菊花狀嘴巴里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聲,六支蟲足發力,高高的躍了起來,目標正是SUV。

就在這時,SUV突然一個急剎,猛的調轉車頭,發電機發出巨響,瞬間就飈射出去,把騎着摩托車的蘇沐暴露在了蟲子的眼皮子底下。

「來得好!」

蘇沐絲毫沒有被SUV的舉動氣到,而是看着空中襲來的蟲子大吼了一句,身子往旁邊一側用力倒去,摩托車跟着他的身體一起倒在了地上。

倒地的瞬間,蘇沐一隻手鬆開摩托車方向桿,猛的把重刀抽出來,舉起來擋在了身前。

當——

蟲子的一支蟲足前肢扎在了重刀上面,發出金屬的碰撞聲。

蘇沐接着這個機會,收刀的同時往邊上滾了一圈,飛速從地上起身,想也沒想就一刀劈向了蟲子的嘴巴部位。

蟲子的蟲足扎向蘇沐的時候,它那噁心的菊花狀準備就已經湊了過來。

嘭——

眼看着重刀離蟲子嘴巴還有幾十厘米的時候,蘇沐手臂一轉,本來還是劈的動作瞬間改為了拍,發出的聲音都是悶響的。

其實只需要一刀,蘇沐就算殺不掉紅色蟲子,也能劈爛它的嘴巴。

可惜這是在演戲,蘇沐沒打算輕易殺掉蟲子。

要是顯得太輕鬆,除了會讓那四個人加重對自己的防備外,再沒有什麼好處。

好在這一拍的力量也不輕,戲看上去還是比較真的。

重刀的硬度可是比紅色蟲子的甲殼硬度還高的。

加上蘇沐現在的身體力量也不比紅色蟲子差太多。

這樣一來,蘇沐面對着的這隻紅色蟲子就又尖叫了一聲,身體先是一頓,最前面的兩支蟲足前肢迅速的扎向蘇沐。

具備UFC選手身手的蘇沐,拖着重刀身體往邊上一閃,就避開了扎過來兩支蟲足。

先是雙手握住重刀,然後腰部稍微往後一扭,接着雙手再舉起重刀,最後雙手的力量猛的爆發。

這一個扭腰發力的動作連貫而迅速!

在蟲子還沒來得及收回兩支蟲足的時候,重刀就狠狠的劈在了靠近蘇沐的那支蟲足上。

當——

咔嚓——

金屬聲連着金屬碎裂的聲音依次響起。 思想稍微放飛了下,熊起便拉了回來。

它知道自己相差了。

很明顯,一個世界從誕生到破滅經歷的時間正常情況下估計都是以萬年來計算的。

漫長的時間中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實際情況最有可能是:一個世界被合道境創造出來,但合道境卻沒能敵得過歲月流逝,或者因某些以外而隕落,而其所創造的世界卻留存下來,直至最終衰敗,破滅。

至於說玄卿這樣的衍天境大能都沒見過合道境,甚至將其當成傳說,原因應該有兩方面。

其一,修鍊到合道境太難,並非每個時期都有,興許是數萬年乃至上十萬年才出一個。

其二,也許是合道境有更高的活動層面,不願意在衍天境及以下修行者面前現身。

最後,熊起還產生了兩種極短的猜測。

一種是:曾經合道境確實存在,甚至不止一兩個,但後來因為某種大變故,再難有修行者達到合道境,隨著漫長歲月過去,這世上便沒了合道境。

第二種是:這個宇宙極其大,即便是玄卿這類天界衍天境大能所知曉的都只是極小的一部分。

在極大的環境中,合道境數目其實不少。只是放到玄卿所了解的極小環境中,就一個都找不到了。

這和熊起先前的猜想思路相似。

一種是消極之極的大衰敗思想,一種則是繁盛之極的大繁榮思想。

愣了會兒,回過神來,見玄卿沒有繼續聊下去的意思,熊起也就沒再多問了。

它很清楚,目前聊得再多都只能是猜想。

而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猜想再多也價值不大···

冰之靈力的修行進入神府五階后,熊起又花了幾天時間來鞏固。

「吞雲」秘法在神府五階自然是能繼續使用的,吸收、煉化靈力的效率也提高了些許。

只是,相較於達到神府五階巔峰所需的靈力,熊起每日修鍊所得仍是極少部分。

它預估了下,按照這個進度,想達到神府五階頂峰,起碼要一年多的時間。

這對熊起來說有些久了。

了解到熊起這種想法,玄卿不禁道:「也虧得其他神府境不知你有這般想法,不然非打死你不可。

你須知,正常情況下,其他神府境待在這洞天中想修鍊到神府五階頂峰,至少要十年。」

熊起聽了嘿嘿一笑,不接話。

玄卿又道:「你既然嫌修鍊慢了,那便去這洞天深處。以你現在的實力,大概可以探一探這洞天的中樞了。」

『我正是這麼想的。』

心裡這麼說了句,熊起便去安排聶雪瓊。

聶雪瓊過去的一個多月雖然也進步匪淺,但距離修鍊到神府二階頂峰還差不少,肯定沒法跟熊起去探索洞天中樞。

外面又有個亢無忌隨時可能進來。

熊起如果進入洞天中樞探索的話,就得先將聶雪瓊安排明白。

最終,熊起在漏洞十幾裡外選了個地方,讓聶雪瓊呆在那裡修鍊。

雖然仍有相當幾率被亢無忌發現,但總比呆在漏洞處要安全。

隨後,熊起直接往洞天深處探索,這一探,就探到了冰封洞天的石碑下。

它昂起頭來,將石碑上方的濃郁冰之靈力吞吸了部分,周圍冰之靈力沒有涌過來前,清清楚楚地看到,石碑上方空空如也。

『居然真的什麼都沒有。』

熊起心中一嘆,難免失望。

玄卿道:「你以為哪個衍天境都能如我一般在隕落之前凝結神核、神胎?

想要做到這個,必須得觸摸到合道境的門檻才行。

普通的衍天境,被殺之後只能身死魂滅,遺留一座殘破的洞天。」

雖然玄卿說這話時語氣淡淡,表情平靜,但熊起怎麼聽都覺得她話語中帶著傲氣,冰藍色半透明的小臉兒上也露出傲然之色。

見此,熊起識趣地道:『觸摸合道境的門檻如此之難,前輩卻能達到,真是厲害。』

玄卿閉上了眼睛。

這頭熊,不會捧哏還非要硬捧,簡直破壞她的好心情。

熊起見天聊死了,高高興興地開始了修鍊。

它發現這冰封洞天核心處修鍊效率明顯比其他地方高了不少,如果一直在這裡修鍊下去,也許一年之內它就能達到神府五階頂峰。

『一年的時間···還是有些太長了啊。』

不知足地在心裡嘀咕了句,熊起便專心修鍊起來。

···

星河洞天。

看著面前的亢無忌,黑袍男子表面依舊是副洒脫不羈的樣子,暗地裡則凝神戒備。

「孽族?」通過亢無忌的長相聯想到某些傳聞,黑袍男子開口試探。

亢無忌歪了歪脖子,也看著黑袍男子,聞言點頭,「沒錯,我就是孽族,而且是當代孽主,亢無忌。」

說完,亢無忌便準備動手。

因為在祂的認知中,人族修行者只要實力不弱祂太多,還沒見了祂不動手的。

就算別人不動手,祂也會動手。

作為孽族之主,祂同樣渴望人族的鮮血,只不過能夠很好地控制住自己而已。

這就像人喜歡某種美食,雖不會對美食上癮,更不會離了美食活不下去,但見到美食就是想吃。

然而亢無忌才有動作,黑袍男子就大叫起來。

「慢著!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亢無忌再次歪頭,齜牙一笑,「我管你是什麼人,只要是人就夠了。」

祂不止一次喝過神府境的血,那可不是一般的好喝。

話說它此前自我封印上萬年,破封之後還未曾喝過神府境人族的血,今天倒是要「嘗鮮」了。

黑袍男子見亢無忌談都不想談,忙道:「我乃天界雷霆之主座下風月神尊李絳!你若不怕招惹雷霆之主,儘管與我動手!」

其實李絳倒不是真的怕了亢無忌。

只是覺得,這亢無忌太莫名其妙。

他兼修風、星兩系靈力,來到這星河洞天探寶、修鍊很正常。

可亢無忌明顯檢修的是火風暗三系靈力,跑這星河洞天里來搞毛?

如果是探寶的,見他在這裡,應該能想到寶物都進了他的口袋吧?

難不成就為了不知是否存在,也不知是什麼的寶物,在這裡與他打一架?

須知,這可是星河洞天,他李絳是佔據著地利的。

李絳的話對亢無忌毫無作用。

因為亢無忌知道天界,卻不知道雷霆之主。

何況祂都準備殺人喝血了,還怕李絳靠山知道?

眼見亢無忌一爪抓來,風吹火涌,暗色隱隱,李絳便知道今日非做過一場不可了。

『這個傢伙,真正實力恐怕達到了化虛境,怪不得敢在這洞天內和我打。』

『可惜了,原本還想問問祂是否見過陳寵那傢伙的。不過,有這麼一個極富攻擊力的孽族之主在,陳寵恐怕都涼了吧?』

心思轉到這裡,李絳其實還是有些疑惑的。

假如是亢無忌殺了陳寵,為何他身上的指物環沒反應呢?他現在可是和亢無忌在同一個洞天,再無空間壁壘阻隔啊。

難不成,這片迷霧海還有另一個能殺陳寵的存在?

又或者,陳寵那傢伙命大沒死?

李絳來不及想太多了,因為他已經和亢無忌交上了手。

他在這星河洞天修鍊了有一段時間,得到了幾樣不錯的寶物,星之靈力的境界雖然沒達到神府五階頂峰,卻也相差不遠。

而今佔據地利優勢,他自覺若發揮好點,能和亢無忌打個五五開。

···

一日前。

冰封洞天內。

熊起找到聶雪瓊后再次來到了洞天漏洞處。

此時距離它在冰封洞天修鍊已經過去兩個多月。

發現即便使用吞雲秘法,修鍊效率仍持續降低后,星期便果斷聽了下來。

因為它算了算,按照這個效率修鍊下去,它先前的估算無疑是錯的——沒有一年的時間,它別想將冰之靈力修鍊到神府五階頂峰。

所以便決定先出去看看。

至於說亢無忌,它不信亢無忌有耐心在洞天外蹲守這麼久。

畢竟,算算時間,距離它遭遇亢無忌都過去小半年了。

距離它離開望熊島,則已過去大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