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如昀

琉璃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接着劃開一道傳送光圈,喃喃地說道,「畢竟,那位搞不清葫蘆里賣什麼葯的玄天帝君老前輩,現在也把目光投向師尊所在的下界了呀……」 這個時間,其他幾個甲等艙的船客,已經開始陸續有人打開門出來走走了。

再過一刻鐘的時間,就會開始有人往這邊送早飯了。 蕭三公子主僕這邊,一點動靜都沒有,不會是昨晚他們真的認真按照她 […]...

他恨不得把川軍跟劉湘的皮給剝了,他們奉命繞道迂迴,要是比正面驅趕淞滬潰兵,越過兩道中國防線的上海派遣軍到達的太晚,南京城包圍圈的合攏,弄不好沒他們第十軍什麼事了,失去包圍,攻擊,首先突入中國首都的機會,失去不僅僅是榮譽,甚至戰功,前途。

「司令官閣下,這樣不行啊,我們必須要比上海派遣軍,搶先一步攻入南京城!」 「是啊,我們師團,還肩負着迂迴切斷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