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琪點點頭,這些東西是得準備一些,要是真的打仗就是必不可少的啊!

「行。」

第二天開始,杜晴冉忙完之後就會帶著兒子進去空間裡面,這裡面有一種很特殊的植物,它的葉子很大,而她葉子裡面有一種纖維,經過蒸煮之後可以變成一種透明的線,簡直是縫合傷口最好的線了,杜晴冉專門研究了一下。

還突發奇想的將人蔘和金瘡葯熬成了葯汁,浸泡了這種纖維,在經過空間池子里葯汁的浸泡后,這種線居然可以自動被人體吸收,杜晴冉簡直開心的不行了,特意給這線取名生命線,針杜晴冉就用的一般的針,只是每一根都提前的消毒並且浸泡過葯汁。

繃帶沒有特殊的要求,就全部準備的白布,只是要消毒而已,其他的藥材更是在空間里提前就準備好了,解毒的葯,續命的葯以及消毒,消炎,還有金瘡葯等等,全都準備了一大堆,因為擔心到時候用的話從空間里拿回露餡,杜晴冉提前就將自己準備的這些全都放在了一口大箱子里。

杜晴冉特意用空間里的水晶打造了一套手術刀,將一切都準備好之後,杜晴冉就準備看看書,還有練習一下空間里的藥材。

因為她想要給顧銘琪打造一身護身衣,她在空間里四處的轉了轉之後,看中了一顆保護屬性的藥材,這藥材天生不懼火,她又找了幾個藥材,分別是不怕水,不怕利器,還有一株解百毒的藥材,最後她將這些藥材的特性卻都提煉出來。

看著自己手中這一顆晶瑩剔透跟珍珠一般的東西,杜晴冉更是愣住了,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想要將每一種藥材的特性都給提出來弄在衣服上,可誰知道在丹爐里最後出現的居然是一顆珠子。

「主人好厲害啊,居然這麼快就能煉器了。」兔子在一旁拍著彩虹屁。

杜晴冉奇怪的看了一眼自己手裡的珠子說:「煉器是什麼意思啊?這東西又是怎麼會出現的啊?」

兔子看著那珠子說:「這是一顆具有保護屬性的珠子,關鍵時刻可以抵擋住敵人的攻擊。」兔子再一次感慨自己主子的厲害,「煉器就是煉製法器或者寶物,可以是有攻擊能力的,治癒能力,保護能力等等,反正重新煉製也行,改進其他的也行。」

杜晴冉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陰差陽錯的有了這麼大的能力,「好啊,那我得多看看那本書了,以後我就可以煉製更多的法器了。」

「嗯。」

杜晴冉看著自己手裡這顆珠子,兔子說它具有保護的作用,可是她想要弄得是跟前世那種防彈衣一樣的衣服,這樣子才能保護好顧銘琪啊!

「兔子,我想要弄一件可以保護人的衣服,你說用什麼材料好呢?」杜晴冉看著腳邊的兔子開口說。

兔子想了想將她帶到了葯屋裡,「主子,你看那邊。」 「不論是傅一,還是部分天龍人高層。他們對我並不信賴,在他們眼中,萬國太弱了!

一個只有三兩位王者的國家與天神勢力談合作絕對是處於劣勢的。

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內啊!」

站在空天母艦上,紅王喃喃自語,這個海賊世界的水太深了!

「紅,不論怎麼樣,我都支持你。」

挽助紅王的胳膊,將頭靠在他的胸膛上,希羅娜的聲音依舊溫婉。

「船長,我們家鄉有句話,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李元芳笑著開口,生死,他從來沒有放在眼中。

他只期望,能夠在亞特蘭蒂斯遇到真正的對手,帶給他前世鐵手團和蛇靈組織的壓迫。

顛倒山,鯨魚拉布依舊在用腦袋撞山,燈塔上,躺在沙灘椅上看報紙的庫洛卡斯心臟砰砰直跳!

擅長見聞色的他感受到空天母艦上的強大氣息,放下手中報紙,他要帶著拉布離去。

「亞特蘭蒂斯,你們得罪了一個大人物。帝王一怒,血流千里!」

庫洛卡斯離去。

空天母艦上,看著著懂事的船醫,紅王滿意的點點頭。

要是這個呆板的拉布阻攔在他們身前,他不介意屠戮掉這個堪比小島的巨獸。這麼龐大的身軀,其靈魂釀造的精華少說也該數十萬了!

「固拉多!」

大吼一聲,一道赤色閃光出現在海面上。

與此同時,希羅娜適時放出烈咬陸鯊。

「陽光烈焰。」

下達命令的同時,赤紅色寶珠被扔給固拉多。

原始回歸形態出現!

金色條紋吸收陽光,變得越發閃耀,赤色光芒在固拉多的口中匯聚。

五秒后,蓄勢完畢的陽光烈焰穿透海面,直射入那萬米之下的亞特蘭蒂斯。

自由散漫的新式人魚還在漫無目的的遊盪。劇烈的危機降臨了!

強大的人魚王者還沒反應過來,一道光束直接將亞特蘭蒂斯切割成兩半。

「人魚,交出歐申納斯!」

紅王的聲音在廢墟上空回蕩,他絲毫不在意到底有多少魚人喪失。這是他們應得的教訓。

「人類!」

手持三叉戟,駕馭著卡拉森,人魚王庫瑞怒吼著衝出。

作為擁有神級武裝色霸氣的頂級王者,配合上自己坐下這最強海王類坐騎,就算是天神他都敢於一戰!

「我知道你,天龍人,萬國的紅。

膽敢冒犯亞特蘭蒂斯,即便你是天龍人,你也必死無遺!」

三叉戟揮武,數百米的海嘯翻湧,想要把紅王吞噬!

「就這樣嗎?你比傅紅雪前輩差遠了啊!」

輕輕一嘆,紅王怒吼一聲,「斷崖之劍警告!」

轟隆,固拉多發威!

岩漿噴涌,直接將高高在上庫瑞連同卡拉森一起擊落。

「大地之神,我們無冤無仇!」

不知是腦子有泡,還是別的原因。庫瑞剛剛竟然沒有察覺到固拉多的存在。

直到被擊傷,他的眼神才略帶恐懼。

幻獸中的頂級存在,固拉多,它不是滅亡了嗎!

海底,王后媚拉在簡單安排手下救治受傷的族人後,便帶著數位王者前往顛倒山緝拿紅王。

「女娃,你留下來吧!」

老邁的聲音傳出,媚拉頓時感覺眼前一黑。

「你們去幫助王,不要管我!」

下達命令后,媚拉這才全力洪擊自己身前的黑暗。

下一刻,她來到一個陌生的島嶼。

「紅王小子真是會使喚人啊!不過我這把老骨頭也該動一動了!白吃白喝這麼多年,的確有點不太好。」

自言自語,老天師仰頭盤算著什麼。

「老傢伙,你找死!」

不明白自己被轉移到那裡,但媚拉沒有著急,她相信庫瑞。

同時對於跳出來的張之維,媚拉要將其挫骨揚灰!

「唉!力量很強,但怎麼就那麼渙散,白瞎了這麼好的皮囊。」

對於媚拉砍過來的刀,老天師搖搖頭,身影一瞬躲過這一刀,隨即一拳轟出,擊中媚拉的腹部將其擊飛出去。

「嘶!」

捂著自己的腹部,媚拉渾身顫抖,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僅用一招就擊傷自己。

低頭一看,那裸露的小腹已經不再潔白,一個焦黑的拳印上還帶著絲絲電光。

「惡魔果實能力者!」

心中默念一句,她決定用海水對付這個老傢伙。

張之維不是天神,但他確實是天神之下的第一人。三色霸氣,他的武裝色已經達到神級,加上許多華夏道家秘術。

就算是原始回歸后的固拉多也只比他強上一絲。對付媚拉,仔簡單不過!

————

「固拉多嗎?但亞特蘭蒂斯的王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老早就通過夏琪、斯圖西關注這件事的諸多勢力心中嘀咕起來。

聖地瑪麗喬亞!

五老星和書文聖三人盯著鏡子中的戰鬥畫面。

「沒想到他真的降伏了這恐怖幻獸。」

武藏聖長嘆一聲,曾經敵視紅王的他現在也收斂起自己的心思。哪怕這次紅王戰敗,可固拉多不會死。

有著固拉多的萬國已經有資格跟他們平起平坐。

「那位王和后都不簡單,加上卡拉森聯手足以擊敗這半成品的天神。」

書文聖並不樂觀,原始回歸厚的固拉多只能算是邁入天神的門檻。

在大海上對付三位海中頂級王者,勝算很小!要是換作是那兩位幻獸,或許還有戰勝的可能性。

「那我們要不要幫助一下?」

幸村聖開口,作為書文聖和武藏聖的侄子,也是天龍人中唯二的天神,他對於紅王沒有任何感情。

但紅王畢竟是天龍人,天龍人不能死在他人手中,哪怕是亞塔蘭蒂斯是王也不行!

「不需要。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書文聖閉上眼,他只需要一個結果。

花之國,冰雪谷中,傅一和傅紅雪盤腿而坐。

有著玄武果實,又將霸王色修鍊到神級。花之國中,他的實力僅在傅紅雪之下。

「老祖,需要我出手嗎?」

傅一白子輕置,他們在下五子棋。

搖搖頭,傅紅雪沒有解釋。

他已經感知到張之維和媚拉的戰鬥。

「道家,永遠是最可怕的勢力!」

沒頭沒尾的說了這句話,他的黑子堵住白子的兩頭,斜成四字之勢。

「老祖宗,別耍賴啊!」

傅一崩潰了,這活了八百年的人了,怎麼下個五子棋還要「桃源三結義啊!」(此梗出自視頻博主殘爆了阿浩的玩不起別玩)。

。 隨意將暗魔邪神虎的屍體掩埋之後,陸梟把玩著從暗魔邪神虎頭部挖出來的本命珠,這一枚本命珠中蘊含着六種元素力量,帶在身上可以通過魂力激活,從而增幅陸梟的左臂骨魂技的威力。

經過一番實驗之後,陸梟可以肯定,在這枚本命珠的幫助下,他的六重湮滅光輪的威力足以達到十萬年級別!

也就是暗魔邪神虎了,換做是其他的魂獸,哪怕出產蘊含本體最強力量的魂骨,力量上都會有所削弱。

只能說不愧是只靠殺戮就能成神的邪獸,如果沒有陸梟或者是唐三的話,百年之後,這個世界只怕是會寸草不生。

「公子,我們如果疾行趕路的話,天黑之前大概能前進三分之一的路程。」

因為千仞雪進宮學習的時間已經結束了,佘龍和陸梟想着早點回去,所以並沒有採取馬車這種舒適但是緩慢的交通方式,而是由佘龍帶着陸梟在天上飛行。

雖然這樣會引起一些飛禽類的魂獸的攻擊,但是在陸梟那近乎百發百中的騰龍射擊以及堪比十萬年魂技的湮滅光輪的輔佐下,佘龍從早晨直到天黑都沒有降下一絲的速度!

「這裏是哪裏?」

臨近傍晚,佘龍帶着陸梟在一座城池邊上停了下來,他們準備在這裏休息一晚上再趕路,後天晚上應該就能到天斗城。

隨意進了一家館子,陸梟點了一碗素麵,隨後在等面的過程中詢問道。

「客官,這裏是諾丁城。」

一旁的店小二肩上搭著一條白色的毛巾臉上帶笑的回答道。

從陸梟以及一旁坐着的佘龍的外表以及衣着來觀察,店小二早就辨別出了這兩人都是魂師的身份。

而魂師大部分是不會將諾丁城這種小地方放在心上的。

前往其他目的地的時候路過這個地方,停下來休息一晚上但是不知道這座城市的名字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諾丁城?」

陸梟拿着筷子輕輕敲擊桌面的手停了下來,他看着二樓欄桿外的夜市,眼神中閃過一絲思索。

沒想到,他沒有去刻意的接觸史萊克學院,卻在從星斗大森林返途的過程中來到了這主角初始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