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溫酒就最期待的,還是她的儲物寶箱,因為日常她在空間裏頭,真的是寵物寶箱用的最多。

她的這個空間其實更像是一方小天地,空間裏頭會下雨,有光,會打雷,有土地,有河流。所以,她的菜如果吃不完也會爛掉。雖然比外頭腐爛的速度要慢一些,但其實也在遵循自然規律。

儲物寶箱就不一樣了。

儲物寶箱也是升級了幾次了。

從最初的一個小盒子,倒能放下些東西的冰箱大小,到現在的貨架大小,幾乎儲藏着溫酒所有的食物。

而今已經放不下了,溫酒把不易腐爛的,很多放到了小木屋一部分,這才存下。

眼瞧著,果子也都熟透了,種的各種吃食也要迎來豐收,溫酒是做夢都想要大一點兒的空間啊。

這會兒走到儲物寶箱跟前,發現儲物寶箱已然變成了一個白色的小小房子,只是在門牌上寫着儲物寶箱。

外觀比之前貨架子還要小一些。

溫酒進去,這才發現裏頭依然別有一番天地了。像一個房子一樣,一共分了5個區域。

更神奇的是,左手邊就有一個控制面板。

可以控制四個區域的大小,溫度,存儲物件。是否啟用靜止模式。

靜止模式一旦啟用,放進去的東西便保持最原始的狀態。

溫酒喜歡的不行,即刻帶着小錦開始收拾東西。

區域出來了,她要再重新規劃一下,做一個衣帽間,存她的衣裳和貴重首飾。做一個冷藏室,日常可以凍一些冰,到夏日裏頭拿出來做冷飲,不要太爽啊。

剩下的,留出一個區域存儲藥材。水果蔬菜就放在一個區域的兩個架子上。糧油,米面,還有她的各樣廚具,也都有地兒放了!

全部收納完,中間還有一個空地兒,溫酒乾脆把那一張矮腳桌子也放進來。

「錦啊,你以後吃東西也可以進來吃,免得四爺打雷下雨,你也跟着受波及。」

「謝謝主人,波及不到我的,主人之前還給小錦做過小床,在小木屋裏呢,如果四爺下雨我就進小木屋裏頭。」小錦想了想,又道:「倒是旺財它們,主人,以後等空間大一點,咱們就圍一個院子出來,也免得它們撒花兒起來踩到藥材了。」

溫酒笑着點頭:「好,以後咱們啥都會有的。」

正說話間,忽爾察覺下起雨來了。

四爺這頭,匆匆的忙碌回來,見小丫頭可憐兮兮的趴着,似乎是一個極其不舒服的模樣,當下便想要過來抱她。

誰知道,她一臉嫌棄的扭過頭,甚至還想要從他懷裏掙脫。

當下頓時抱得更緊了些。

溫酒意識清醒的時候,便察覺被四爺緊緊的箍在懷裏。

「爺?」

溫酒的身體一直處於一種睡眠狀態,即便是直接從空間出來,聲音里也帶了些暗啞。

見四爺頭上的雨似乎小了些,溫酒在他懷裏蹭了蹭:「爺忙完了?劉瑜大人他……嗚嗚……」

猛地被堵住了嘴,溫酒嚇了一大跳。啥情況啊?

四爺懲罰般的咬了一口,到底不敢太過用力,太醫說過,對待她,一定要極盡溫柔。

察覺四爺放開了自己,溫酒喘了幾口氣,便想要推開四爺,坐起身來,奈何試了幾次都沒成功。

一路回了貝勒府,溫酒也沒從四爺懷裏掙脫出來。

被四爺抱着回清涼閣,丟在了床上,溫酒這才明白,四爺早些時候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他說:「酒兒乖,要說話說話,好好寵愛剛剛被你傷了的地方。」

。對方沒有和凡楊多說什麼,就見本來那些消下去的紅紋,現在又重新出現了,但這次不是紅色,而是藍色,看到這個凡楊只是愣了一下,然後並沒有在意,又一揮手,那無數的光點又一點融入了這些人的體內、

本來非常痛苦的樣子,結果因為凡楊的光點加入,大家都感覺一下輕鬆了不少,他們沒有想到自己今天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先是城主是域外生物的事情,然後就是他們認為是他們保護神的城主,居然在他們身上都下了印記。

雖然都讓……

《全職鎮守》第五百四十七章:全網收集 時宜在床邊守著時老爺子,而席聿衍在旁邊守著她。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撫摸時老爺子的臉,一時間竟然布滿了皺紋。

時宜心中一酸,眼淚緊接著掉下來。

她前世都沒有好好孝敬爺爺,今生再也不想重蹈覆轍了。

也許是老爺子與她情感共鳴,察覺到她的悲傷,突然睜開眼,但也僅僅是瞪大了眼睛盯著天花板。

時宜一臉驚喜,但是立馬察覺到他的不對勁,急忙去叫醫生。

隨後兩人就被趕出來,醫生正在裡面全力地搶救,好在,只是有驚無險。

時老爺子戴著氧氣罩,伸出手顫顫巍巍地去抓時宜。

她立馬握緊了爺爺的手,「爺爺,我在呢,會好起來的。」

時老爺子欣慰地點點頭,張嘴說了什麼,但時宜根本聽不清。

她湊過去,這才聽到「新聞」兩個字。

「爺爺,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您不用擔心。」

「還有,我想重新整頓一下時家,有些人確實不太適合繼續待下去。」

時老爺子沒有說什麼,也就是默許了。

他的雙眼布滿了紅血絲,使勁地咳嗽了幾聲,讓時宜更加揪心。

「爺爺,您先好好休息,公司的事情由我處理就好,您什麼都不要想。」

時宜將燈光調到最暗,讓爺爺好入眠,然後就悄悄地離開。

她出門看了下時間,都已經是晚上十點多。

時宜愧疚地盯著席聿衍,「抱歉,我還有事情要處理,得回時家一趟。」

「我送你過去。」

「好。」

時家別墅,傅婉清看到網上的新聞,怒髮衝冠。

她真是養出來一個蠢女兒,竟然能做出這樣的糊塗事。

「你看看,這新聞上都寫的是什麼?你爺爺就是因為這件事被氣得住院,他要是知道真相,一定會把你趕出時家的!」

時箏也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沒想到那賀霆峰嘴不把門,這麼快就把這個消息傳遍了業界。

現在所有人都在等著看時家的笑話,徹底處於孤助無援的狀態。

「我,我也不想這樣的啊!媽,現在該怎麼辦啊!我要是被趕出時家,真的就走投無路了呀!」

「你現在知道錯了有什麼用,多少雙眼睛都在盯著呢!你知道這一個虛假的消息,給公司造成多大的影響嗎?」

傅婉清氣得頭暈。

時箏濕潤著眼眶,還不忘把這件事嫁禍到時宜身上。

「對了,媽,我是以時家大小姐的身份對外宣稱的,這樣所有人都以為是時宜,肯定不會想到是我。」

傅婉清惱怒地戳著她的腦袋,「你還真以為時宜還是之前的那個蠢丫頭嗎?她現在有席聿衍相助,到最後肯定是能查到你身上!」

傅婉清這下可真的慌了。

「媽,那你可要幫幫我,我就是一時糊塗做了錯事媽~」

她正哭哭啼啼地祈求著傅婉清幫她出主意,外面的汽車鳴笛聲,讓兩人立刻警惕起來。

「你抓緊去樓上藏起來,快點兒!」

傅婉清也清楚,現在她們是討不到好處的,就不能跟時宜硬剛,只能用緩兵之計,等他們把事情處理好,再讓時箏露面。

果不其然,時宜和席聿衍一起回來的。

傅婉清裝作一臉擔憂的模樣上去詢問,「怎麼樣,你爺爺醒了嗎?」

「醒了。」時宜淡淡地回答,「時箏回來了嗎?」

傅婉清怔了怔,「還沒回來,不過,她今晚給我來了電話,說是要臨時出差,這幾天恐怕都不能回來。」

時宜冷笑,「她出差得還真是時候!」

她當然是知道,時箏肯定在躲著。

從小到大,凡是時箏做錯了事情,不是嫁禍給她,就是想著逃避,這也是傅婉清的教養。

「怎麼,你找小箏有事啊?」

時宜淡然一笑,「沒什麼,就是問問。」

傅婉清鬆了口氣,心想時宜應該不會這麼快察覺的。

「小宜啊,我今天看新聞,說是你跟霆峰集團的董事長說時氏集團內部危機,這件事是真是假?」

時宜覺得可笑,這件事她還有臉問。

「媽,您覺得呢?」

傅婉清看了看席聿衍,又看向她,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希望不是你,這對時氏集團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很多公司都打來電話,說是不會繼續續約的。」

時宜見她如此緊張,噗嗤一笑,「媽,您該不會以為真的是我做的吧?新聞發布的時間是下午兩點鐘,我除了去分公司一趟,其他時間都在家裡。」

「再說了,我下午原本是要跟賀董事長簽合同的,您卻拉著我挑衣服,一直到爺爺病倒,我都沒有見過賀董事長,我又是怎麼告訴他,時氏集團的內部危機的?」

傅婉清一時間無言以對,隱藏著眼神中的不知所措。

「這件事我定要調查清楚,這年頭還會有人打著我的旗號招搖撞騙,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

傅婉清呵呵了兩聲,心中隱隱的擔憂。

「也是,一定要把那個人給揪出來!」

時宜知道她肯定又是在袒護時箏,這個家,除了時箏,還會有誰打著她的名聲各處炫耀?

她也不著急把時箏給揪出來,反倒是淡定地坐在沙發上,同傅婉清商議著整頓別墅的事情。

「你怎麼突然提起這個?」

「我出嫁后,別墅就三個人住著,也沒必要請那麼多人,到時候只把張媽和管家留下,其餘的僕人都差遣走,要是有什麼髒的亂的,直接請家政過來就好。」

「這樣,有些太麻煩了。」傅婉清臉上的遲疑,便能說明答案的,她不同意整頓。

「有什麼麻煩的?爺爺需要靜養,每天家裡的僕人來來往往的,有些晃眼,有的還亂嚼舌根。這件事我已經跟爺爺提過,他同意。」

時宜這是先斬後奏,就算傅婉清不同意也不行,這個家,說到底,還是爺爺說了算的。

「我想在爺爺出院之前,就把這些下人打發乾凈。」

傅婉清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回到車內,時宜已經是筋疲力盡了。

席聿衍攥緊她的手,「網上的新聞,你想怎麼處理?」 接到陳玄起飛的指令,雷霆巨鷹雙爪一蹬,翼展三十多米,雙翅扇動,瞬間直衝雲霄。

巨鷹斜著上飛行,速度極快,陳玄怕掉下去,將身體牢牢的鎖在鷹背上。

巨鷹猛的上竄,坐在陳玄身前的文逍兒受重力影響,身體後仰,貼在陳玄身上,陳玄連忙張開雙臂護住文逍兒,此時好像文逍兒的上半身都被陳玄抱在懷裡。

文逍兒後背貼在陳玄寬闊的胸膛上,整個人縮在陳玄的懷裡,臉上發燙,俏臉立刻紅了起來。

文逍兒還是第一次和一個男生有這麼親密的接觸,事前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突然就入了懷,一瞬間好像嚇壞了一樣,整個人都沒了聲息,只有心跳聲如敲鑼打鼓般震動著。

感受到身體在快速上升,耳邊風聲呼呼,身在高空的她卻沒來由的感受到了一種無比的安全感,還有一絲絲自心底醞釀而出的熱流,一種好似叫做幸福的感覺。

文逍兒心底一個聲音在隱隱吶喊:「完了,這樣下去,我會淪陷的。」

陳玄感覺身前的女孩身體變得越發柔軟起來,髮絲飛揚著撩過臉龐,一股沁人的清香氣息襲來。

錢尋就沒沒這麼幸運了。

錢尋不高興的坐在陳玄身後,她看陳玄不爽,也就沒有去扶陳玄,身下的巨鷹羽毛太光滑也抓不住。

巨鷹一上竄,她瞬間向後摔去,口中大叫,修長的雙腿死死的夾住鷹背,雙手亂抓,整個人都要不好了。

好在她修武多年,身手敏捷,慌亂中還是扯住了陳玄的衣服,用力穩住身體,她緊緊的抱住了陳玄,這下徹底不敢放開了。

「媽呀!嚇死寶寶了!」

死死的抱著陳玄,錢尋差點就哭了!

正跟文逍兒享受二人世界的陳玄,突然感受到背後貼上來的柔軟,整個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