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紈絝子弟之所以跑來茶毒醫生這一職業,父母祖輩多半也是醫生。

所以,看到他是醫院單位房了,程晚晚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不過,看到這紈絝子弟停在一棟三層半的紅色小洋樓前,還是被驚艷到了。

顧楨爺爺家,雖然只有兩層半,那顧老爺子應該也是個大領導。

「小娃娃,你知道我為什麼討厭你叔叔嗎?」

顧楨一走進隔壁的紅磚小樓,趙濤立刻板着臉道。

這答案,應該昭然若揭吧……

看在他好心收留的份上,程晚晚還是擺出了一個好奇寶寶的模樣,一臉好奇地看着他,「叔叔,為什麼呢?」

「哼,」趙濤鬆開她的手,冷哼一聲,「叫表舅!」

「表舅?」程晚晚一臉疑惑地望着他。

這下,她是真的疑惑了。

「哼!」趙濤又哼了哼,「你是程老二的女兒吧?你爸有能耐啊,把我表姐拐到啥旮旯里,一拐就拐了十幾年!」

程晚晚:「……」

表姐?葉子杏么?

這發展……好像,有些超乎想像……

「小娃娃,你給我聽着,」這趙表舅站在白色柵欄旁,陰沉着一張小白臉,咬牙切齒,小聲地警告道,「我爺爺,我爸,還有我三叔,是我們全家,對你那個程老二,恨不得扒他一層皮,你最好別說你姓程!」。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這日聶遠在江陵上了岸,一下渡口,便見得兩馬在眼前飛奔而去。未走多久,又見三三兩兩的武林人士往同一方向走去,那方向正是御風山莊。

聶遠心中疑惑,見又有兩人過去,便拉著其中一人道:「敢問諸位為何都往那邊趕去?」

那人捧著一口鋼刀,上下打量聶遠一番,說道:「看樣子兄弟你也是個江湖中人,該當聽說過飲雪樓主吧?聽說飲雪樓的新排名已經張貼在了御風山莊,這附近的兄弟們都過去看了。」

聶……

《五代簫劍錄》第二百三十四章少年將軍 不到二十個小時,高家從高處被摔到了地上。

而這一切都還在季宛宛睡覺的時候發生了。

等徹底天亮以後,阿姨才找了個隱秘的角落,給顧先生打電話過去,「顧先生,季小姐在今天早上五點鐘就回來了。」

手機另一頭的顧欒,將手裡吃早餐的刀叉一放,和大理石做成的餐桌發出一聲刺耳的划音。

「那就讓她睡,別讓人去打擾她。」

「晚點給她準備點吃的。」

阿姨連連應下。

「這顧先生到底怎麼想的,搞不懂。」看著被按掉的手機,慢慢的低估了幾句。

季小姐一晚上沒回來都不讓她問問去哪了,還讓她給人準備吃的。

很快到了十點,顧家意外的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顧老太從加長的豪車上走了下來,一雙厲眉瞧了瞧別墅緊關的大門,隨後摸了摸身上的旗袍,風姿綽約地邁著步子走進去。

門外的保安看到人,立馬放人進來還給別墅里打了個電話通知。

家裡面的阿姨接到了電話,立馬從房子里迎了出來,對著顧老太卑躬屈膝,「顧夫人,您怎麼來了。」

顧老太沒理她,斜著眼睛張口就是質問,「季宛宛和凡凡哪去了。」

阿姨立馬恭敬的回「司機送少爺去上學了沒」說到季小姐的時候又恍惚想起了什麼,「至於季小姐…」

「她到底在幹什麼,趕緊說!」顧老太斜著看了眼她,看出了她的掩飾,立馬換上了冷厲之色。

阿姨立馬低下了頭,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

「季小姐,她還在房間里睡覺。」

顧老太不可思議的瞪著人,發出一聲譏嘲,「都這個點了,還在床上睡覺。」

「我們顧家向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人,我今天倒是要進去見識見識。」

顧老太風風火火的上了二樓,在發現她在裡面鎖門了以後,立馬氣憤的在外面敲門。

「季宛宛,你嫁到我們家來是幹什麼的,都什麼時候了還在睡,你不是說有工作嗎!我看你是仗著有工作的由頭偷偷在家裡偷懶。」

「我當初就不該答應這麼婚事,你看看你現在,快開門,我看你是在家裡躺的太舒坦了,我要說我兒子怎麼看上了你這麼個東西,你要不要臉……」

還沒等她罵完,季宛宛將拉開了門,顧老太的手停在空中,隨後做勢自然的收了回去。

「這麼大動靜敲門只用一聲就夠了,用得著敲這麼多下嗎?」季宛宛不悅的蹙著眉。

顧老太才沒想,她微微抬起下巴輕蔑道「你看看現在多少時間了,還在睡,你吃著顧家的飯菜花著顧家的錢,不想著給自己老公幹點實事,居然還睡懶覺。」

「來么請問顧女士自己怎麼不去給顧欒幫忙。」季宛宛靠著門口,冷冷的瞧了眼她。

顧老太被她噎了倆下,接著趾高氣昂的推開了她的手,直接的走進人家的房間。

眼睛緩緩掃了一圈房間,在衣帽間停頓了幾秒。

顧老太立刻露出個虛假的笑容,「我看你這人日子過的挺滋潤的。」

季宛宛謙虛的笑了笑,繼續問她,「你到底是來這邊幹什麼的,如果是找顧欒的話,我想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因為你兒子出差去了。」

顧老太能不知道,他就是在這個時候才把人找出來。

平日顧欒在,她哪敢親自來逮人。

想不到今天這隨意一看,就看出了這些名堂。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二天,是江槐的頭七。

夜北梟和江南曦送三小隻上學后,準備了紙錢和供品,接了江南晨和容黛兒,一起去了墓地。

夜北梟如他所說的那樣,在江槐的墓前下跪,表達了要和江南曦結婚的心意。

江南晨說:「有心了。其實你只和我說就好,我現在長兄如父!」

在江南曦的生命中,江南晨無愧長兄如父,這四個字。

夜北梟點頭,也就把自己的計劃安排,對江南晨說了一遍。

江南晨看向江南曦:「你願意嗎?」

江南曦點點頭,「好像我反對也沒效!」

夜北梟和江南晨幾乎異口同聲:「你還想反對?」

江南曦尷尬地摸摸鼻子,「這畢竟是我結婚,我有點恐婚,不行啊?」

江南晨笑了:「你兒子都那麼大了,有什麼可恐婚的。現在恐婚的是夜北梟!」

夜北梟點頭,他怕到手的老婆再跑了。

他目光灼灼地望着江南曦:「你有什麼想法嗎?你可以和我說。」

江南曦心頭還是有些說不出的恐慌,卻又難以描述。她只好說:「也沒什麼了,我只希望能順利完成,不要節外生枝就好!」

夜北梟擁住她,在她的額頭上印上安撫的一吻,「不會的,放心好了!」

江南曦也不好再說什麼。

一行人離開墓地,夜北梟去了公司,江南曦留在江南晨的別墅,容黛兒跟着夜北梟的兩個保鏢,去了福利院,把她外婆接到了別墅。

江南曦給老太太做了個身體檢查,不禁搖搖頭。

老太太的身體實在是太差了,得了好幾種病。而且她身體虛弱,並不適合做手術,只能慢慢調養著了。

好在老太太糊塗,似乎對病痛的感覺不是那麼敏感,除了不認識人,倒也情緒穩定。

江南曦又把之前照顧江南晨的兩個護工,孫萍萍和錢麗娟招了回來,專門照顧老太太。

江南晨的別墅一下子住進了這麼多人,顯得有生機多了。

江南晨恢復了正常辦公,祁澤又做回了他的特助,每天把需要他批閱的文件,送到家裏來。

如果有會議,就開視頻會議,都相當方便。

江南曦陪着哥哥吃了午飯,正要離開,接到了一個電話。

電話是夜遠山打來的,他要見她。

在一個幽靜的茶莊里,江南曦見到了一身素白衣服的夜遠山。

她微笑致意:「夜先生,找我有什麼事?」

夜遠山審視着江南曦。

這女人長得還真是漂亮,而且她漂亮得很正氣,是傳統老人們喜歡的,那種宜室宜家的女人。

她態度從容不迫,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那笑容既不熱烈,也不疏離,讓人感覺很舒服。

從外貌上來看,這女人和夜北梟是很配,郎才女貌。

而且,夜北梟過於冷酷霸道,而這個女人卻從容大度,遊刃有餘,應該會成為他的賢內助。

但是,這個女人,卻不好控制!

夜遠山也開門見山:「上次見面,我想你也明白我的態度。你說吧,怎麼樣,你才會離開阿梟?」

江南曦覺得這個老人,可憐又可恨。他都老了,還有那麼強的控制欲,做什麼?他心胸開闊點,安心在家養老,頤養天年,不好嗎?

她淡淡笑道:「您見我,只是想問我這個問題嗎?」

夜遠山哼了一聲:「你別給我拐彎抹角,有話直說!」 我日你大爺!

當感受到鬼體內那柄挾著煌煌之威的劍時,陳小天很想破口大罵!

你特么這麼牛逼的一柄劍,不好好的威風八面,你裝什麼小石片?扮豬吃虎很好玩兒是嗎?

特么的對我這麼一個弱小的鬼你裝什麼裝啊!

當這柄劍出現瞬間,陳小天就已瀕臨死亡。

如此恐怖的劍意幾乎瞬間就將命魂位的幽冥鬼氣亟得煙消雲散,隨後,直面此劍的,自然就是陳小天了!

時間彷彿延長了無數倍,陳小天眼看着命魂位那柄八面威風的煌然之劍綻出無數道炙陽劍痕,由命魂位往四面八方疾斬而出。

我命……休矣!

陳小天絕望了!

這柄劍當初的主人,至少都在先天境往上!只有這等人物,才能在劍中溶入自己的道,一旦劍中有道,就相當於這柄劍是劍主的一個延伸,行道之器,內中自蘊劍主的一口真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