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人冥思苦想,腳步向日向族地走去。隔壁村村花與木葉村未來外置大腦迎面而來。

兩人並肩而行,步伐一致,散發着約會氣息。

「鳴人。」鹿丸主動開口。

「哦,鹿丸啊,你們在約會嗎?」鳴人不太記得兩個人什麼時候開始拉拉扯扯,只記得最終鹿丸技高一籌,抱跑村花。

手鞠第一次出現在是中忍考試,與鹿丸對戰時立下情緣,忍戰時打的斑爺明白割草還能用忍術,最終在天礙震星中活下來嫁給鹿丸的猛女。

「什麼啊,我是在和鹿丸商量中忍考試的事情。」

鹿丸臉色微紅,沒有回話,手鞠臉色通紅,嘴硬反駁鳴人。

面前黃毛實在可惡,不知道給我愛羅灌了什麼迷湯,弄得砂忍村高層如今人人必修《漩渦鳴人語錄》,我愛羅更是愛不釋手。

每天都要觀看一遍,可是他對我愛羅的支持也是顯而易見。

在我愛羅天天007的強大工作量,哥哥姐姐徒弟三班倒,成功熬夠資歷,進入參選風影的名單。

想當時選舉風影,我愛羅參選。

「大家好,我是砂瀑我愛羅,我要當風影,誰同意?誰反對?」

面對這個額頭可著「愛」字,臉上稚氣未脫的年強人,反對者當然是眾多。

我愛羅天天漩渦鳴人,漩渦鳴人,砂忍村誰不知道,上位后肯定是大行改革,那本《鳴人語錄》各位都看過。

上面寫的東西讓人膽戰心驚,比如「不許剝削,改革階級,拒絕私人壟斷,我看你就適合掛在路燈上。」等等。

砂忍村的貴老爺們徹夜研讀,字裏行間都寫着「別看了,說的就是你,等明天就把你掛路燈」,如此邪惡的書本,銷毀,通通銷毀。

花費大量財力,為我愛羅的反對者們造勢,爭取風影的名號。

只是他們忘記了,忍者的世界中,政治可以是決定性因素,但不絕對是,實力才是。

斑爺一個人單挑忍界,我說了,除了柱間沒有人能阻止我。

這時候誰管你是不是大名,身上流淌著哪方的牛馬血統。天礙震星下眾生平等,通通西內。

沙漠中的我愛羅,實力不可測量,就算村口改為綠洲,可村尾全都是沙子。

最終他們都敗給我愛羅的實力,我愛羅認為忍者是擁有很強生產力的人,所以放棄給他們做金字塔的想法。

把他們全部送到村口綠洲中進行改造,我愛羅成功當選風影。

鳴人對砂忍村的影響無處不在,即便大家都沒有見過他,可是風影辦公室中的畫像,也讓人們都認識他。

「中忍考試?好快。」

砂忍村中忍考試,說明曉開始正式行動,我愛羅就是在這時,為了保護村子,而被蠍和迪達拉抓捕。

一望無際的黃沙。

兩位身穿曉袍,頭戴斗笠的人走在風沙中。

腳下腳印快速隱沒,不速之客的蹤跡消失在漫天黃沙中。

「蠍大哥,我們還要走多久?」

迪達拉全身包裹在曉袍中,全身卻透露出一股「身穿黑衣綉紅雲,世間無我這般人」的氣質。

迪達拉是岩忍村現任土影弟子,身邊日後被稱為「腿影」的黑土是他的迷妹,自身覺醒「爆遁」,完美人生贏家的標準面板。

只是粘土太香,藝術就是爆炸,迪達拉放棄「土影」,女人哪有粘土有趣,粘土能爆炸,黑土不行。

直到鼬開着寫輪眼,涉世未深的迪達拉(12歲)與13歲半的少年宇智波鼬展開戰鬥。

夕陽與眼睛完美映入迪達拉眼帘,刻在心中,當場叛村加入曉,十二歲的迪達拉當場對十三歲的鼬一見鍾情,黑土我走了,我好像找到我的真命天子,啊不對,一生之敵。

玩藝術的人總是另類,迪達拉不僅信奉瞬間的美,也信奉「血肉苦弱,機械飛升。」

和其他人不同,大蛇丸、團藏見到寫輪眼的強大后是奪取這份力量,迪達拉認為人類是有極限的,而寫輪眼是沒有極限,可以升級。

所以迪達拉不做人了,為此替換左眼,換上電子眼,終日苦練,爭取不要見面就醉倒在鼬的眼中。

「很快,但是,砂忍村的變化有些大。」

蠍走走停停,什麼時候出現的樹,和印象中不一樣啊。

頂點手機閱讀地址 晚上的時候,傅大勇就跟王淑梅商量,要不要接兩位老人去住一段。

「咱這一走,不知道啥時候再回來,接爹娘去住一段時間吧。家裏又不是住不開。」傅大勇說道。

「也好,明天我帶着小木他們去一趟,看看爹娘啥意思,要是願意,我就直接接過來,天氣越來越熱,也能呆得住。」

王淑梅說道,自己多少盡點孝心,就算是給錢,也花不到爹娘身上去。

「你好好說,就怕爹娘心裏放不下大舅哥,不願意出去。要是那樣,你就多留點錢,讓娘攢著。」傅大勇說道。

「我知道,大嫂那天來,我問了幾句,她含糊不清的,我也是不放心,本來我就想明天去看看的。」王淑梅看着熟睡的傅垚。自己這一大家子,真的是有點走不開。

「行,哎,都說故土難離。在這反而住的不習慣了。」傅大勇說道。

「享福享慣了,你這是。快睡吧,要不是你爹鬧得這一出,咱們在家多住一段,也不是不行。那個劉寡婦要是再來鬧,影響能好的了?」

王淑梅吐槽道,今天二弟妹那臉色,都快維持不住了,讓她說出來,還不如自己來放這個雷。

「我有數,就這兩天了,還得去給娘上個墳。唉,睡吧!」

王淑梅知道他心裏也不好受,怨傅老栓吧,也怨的,人一死,事情就煙消雲散了。再抱怨也無濟於事了。

想了幾下,就睡了過去。

第二天天還沒亮,傅焱三人就走了。沒驚動大家,悄悄的走了。時間緊任務重,要是順利的話,明天中午就能完事兒。

雞叫了三遍的時候,傅家的人才起床。王淑梅和李茉莉開始起床做飯,今天王淑梅要回娘家,傅大勇兄弟三個要去辦房子的事兒。

傅大妮幾位,就在家獃著,這幾天的勞累還沒歇過來呢!

「大妮,小柳幾點走的?」王淑梅起來就不見人,知道這是早早的走了。

「四點多就走了,我那時候正好起夜,他說今晚上回不來,緊著點把事兒辦完。廚房的乾糧拿走了。還有昨天的兔子。」傅大妮說道。

「成,你也別惦記着,他們有事兒就去辦。我們明天買上票就走。」王淑梅看着小姑子的肚子,心裏也有點擔憂。

又罵了一遭傅老栓,死了也得折騰閨女和外孫子!

附近的山頭都不遠,傅焱幾人從大安山過去,上午九點來鍾就到了。爬到山頂的時候,也就剛剛中午。

把陣法處理好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白墨宸肩膀上背的,就是準備的被子。今晚上必須是山上露營了。

吃的東西有,傅焱包里把那半隻兔子掏了出來,架起火來烤就是了。旁邊小溪有水,取水不是問題。

「這兩年,我和傅焱過的這種生活,倒是常態了,難為你也這麼適應。」柳叔看向白墨宸,這小子是個好樣的。

「姑父,以前我當兵的時候,比這苦多了,這山上有水,這會兒也不冷不熱的。以前我們不管春夏秋冬,都是會在外邊過夜的。那滋味啊,就別提了!」

白墨宸想起,當年的事情,雖然那時候很苦,苦中作樂也有奔頭。陰差陽錯沒有繼續下去,自己也無悔。

「這都是寶貴的財富,這麼多年經歷的這些事兒,多年以後都是我們的談資。」

柳叔豁達的很,要是不這樣,這十幾年的時間,早就憋瘋了。當初他和木老可是忍了常人所不能忍。

「姑父說的好。這兔子可以了,小火你包里是不是有調料?」白墨宸問道。

「哦,有的,我給你拿。」傅焱從空間拿出孜然辣椒粉,扔給了白墨宸。

「小火啊,那個,上次我在小安那,看到你做的乾坤袋。那東西怪方便的,啥東西往裏一放,揣兜里就行了!」柳叔有點不好意思開口。

「姑父,你說那個啊?我回去給您做一個。」傅焱答應的很痛快,做法還是木易安給的呢!

「那感情好!小安小氣的,我說看看都不讓。」柳叔痛陳木易安的摳門。

傅焱不厚道的笑了,估計是看你想搶才不給看的。

「不值當啥,材料還能再做倆個。給您一個,剩下那個以後留給小土。」傅焱把剩下的材料做了規劃。

「那我就等著了,像現在這樣,帶點東西往裏邊一裝,就不用帶的太多了。」柳叔豎起大拇指誇讚傅焱。

「姑父說的對,我也是忽略了,早知道這次就帶着了。」傅焱確實把這東西忘記了,也是平時用空間習慣了,想不起來這東西。

幾個人說了一會兒話,就躺下了,能睡個幾個小時也是可以的。天亮了再去隔壁的山脈。

傅大勇他們的事情,辦得也很順利。把手續一辦,自有村裏的人去找牛翠花,按照正常的繼承。這房子現在就是傅大勇哥幾個的了。

也不必擔心逼迫太過,原先牛翠花對門的院子還是她的。雖說小了點,破了點,也不至於沒地方容身。

傅大勇怕麻煩,也盡量避免村子裏的人,再看自己家的笑話,交代等他們回帝都了之後再要房子的事情。

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啊,還沒等天亮牛翠花家裏就出事了。她確實有人,只不過這人見不得光,倆人來往了大半輩子了,也多少有了點真心。

倆人不能在一起,就只能偷摸的見面。這種事情在傅老栓在的時候,也是有的。只不過十分隱秘。

因為那人是牛翠花姐夫的弟弟,小的時候也是青梅竹馬的。只不過姐妹倆嫁給兄弟倆不好聽,張家人死活不願意。這才給拆了。

嚷出來的不是別人,就是柱子。他自打刑滿釋放,牛翠花哭着喊著,讓傅老栓求人,在礦上給他找了個活兒。

煤炭出來要裝車的,這活兒都是外地人去干,又臟又累。但是起碼工資高點,能養活自己。

這幾天傅老栓辦喪事,柱子也偷摸的跟在後邊,讓那些人看到他來了就行了。也不挑這個理,反正不是親兒子。

今天他上晚班,回來的時候正好早上四點多,還沒進門就聽到院子裏窸窸窣窣的。他第一反應是進了賊,悄悄的打開門進來,一腳就踹了過去。

地上的人發出哎呦哎呦的聲音。 你先聽我唱一首歌吧……

當沈天賜說出這麼一句話的時候,楊麗麗將邁出去的腳又收了回來,隨後她轉過頭,看向了沈天賜。

而此時,在聽到沈天賜說話的那些人也都有些驚訝了起來。

這是玩的哪一出啊?人家都要跳樓了,你竟然說要給人家唱歌?

不過,沈天賜此刻依舊是那麼認真的看著楊麗麗,並且也是朝前邁了兩步開口,「你說怎麼樣呢?在你跳下之前,我想單獨為你唱一首歌,如果你在聽完這首歌去后,你還想跳樓的話,那麼這首歌……這首歌就當做是我送給你的最後的一件禮物吧。」

在聽到沈天賜的話后,那些眾人又開始再度緊張了起來,因為他們此刻發現事情好像又有迴轉的餘地了!因為那個楊麗麗又停了下來。

「天賜哥要唱歌!?難道天賜哥要在這裡演唱一首新歌嗎!?」

「不知道啊,我們還說先看看吧……」

「此刻,我是真的希望天賜哥的歌曲能打動咱們的最牛哥啊……」

「我相信天賜哥的歌曲一定能打動最牛哥的,因為天賜哥的歌曲是最好的,也是最能深入人心的,所以,我相信最牛哥在聽了天賜哥的歌曲后,一定會成功的走過來的。」

「……」

網上的粉絲們此刻也是非常的激動和期待著,而這個時候的楊麗麗在聽到沈天賜的話后,她那美麗的小臉兒上也露出了微笑:「是真的嗎?天賜哥,你可知道,我也正是因為聽了你的歌曲,才成為你的粉絲的,如今有天賜哥的歌曲來送我這最後一程,我,我是真的恨感動。」

聽到最牛哥的話后,沈天賜也是微笑的開口:「那好,只要你感動就行,那你就先等一會兒。」

接著,沈天賜就轉身看向了一旁的警務人員,然後開口:「麻煩你們想辦法幫我找一個電子琴。」其實最理想的是鋼琴,但是在這裡很明顯用鋼琴是不現實的,只能是電子琴了。

警務人員的速度是很快的,很快警務人員就搬來了一架電子琴,看著眼前的那架電子琴,沈天賜伸出了他的那雙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在電子琴上按了幾下,在那悅耳的旋律聲中,沈天賜微笑的看著楊麗麗,然後開口:「夢想,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夢想,不管是兒時的夢想還是長大后的夢想,你我皆有,接下來一首《最初的夢想》送給你。」

隨後沈天賜就坐在電子琴的面前,在簡單的試了一下音符之後,他的手指就開始輕靈的在電子琴上彈奏了起來。

那輕快的旋律似乎瞬間就能掃除在場所有人心中的那種陰暗。

隨著輕快的前奏旋律結束后,沈天賜的那特有的磁性嗓音也就緩緩的飄進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如果驕傲沒被現實大海~冷冷拍下~」

「又怎會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遠方~」

「如果夢想不曾墜落懸崖~千鈞一髮~又怎會曉得執著的人~擁有隱形翅膀~」

「……」

沈天賜的那磁性的聲音不僅動聽而且還很有力,就在這首《最初的夢想》的歌曲剛剛響起的那一刻,在場的所有人的心中就是那麼情不自禁的微微一動。

「這是一首很勵志的歌曲!」

「是啊,聽起來感覺真的不錯!」

「說真的,我現在都有點羨慕最牛哥了,竟然能讓天賜哥這麼近距離的給她一人唱歌。」

「……」

此刻,在場的許多人都已經聽得非常的清楚了,並且在隨著那輕快的旋律逐漸響起的時候,他們也開始慢慢的享受起這輕快的音樂來了。

而這個時候,沈天賜的嗓音也開始慢慢的蓄力起來……

「把眼淚種在心上~會開出勇敢的花~」

「可以在疲憊的時光~閉上眼睛聞到一種芬芳~」

「就像好好睡了一夜直到天亮~又能邊走著邊哼著歌~用輕快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