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就在這時,幾道破風聲響起,下一刻,三個蒙著臉的精瘦男子從道路兩旁的灌木中跳了出來,攔住了雲逸凡的去路。

「呔,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三個男子一字排開,中間帶頭的男子清了清嗓子,對著對面的雲逸凡朗聲道。

「剛才還裝作客人逛商會,現在就變成攔路的劫匪了?只是,在官道上打劫的劫匪,我這還是頭一次聽說。」

看著對面的三人,雲逸凡的嘴角微微一挑,一臉鄙夷地道。

他早就察覺到有人在跟蹤自己,事實上,之前在雲頂商會揭穿那個中年男子的騙局之時,他就注意到了有人目光不善,很明顯的,這三個傢伙是跟那中年男子一夥的。

「小子,看來我們有些低估你了啊!」

聽到雲逸凡一口就戳穿了自己三人的身份,三個蒙面男子都是面色一沉,心底著實有些震驚。

他們一直都掩飾的很好,卻沒想到這都能被雲逸凡察覺到,如此敏銳細緻的洞察力,恐怕就算是家族裡頂尖的殺手都有所不如吧!

「廢話少說,小子,你多管閑事壞了我們的好事,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上!」

既然被雲逸凡識破了,那麼也沒必要再裝什麼劫匪,一聲唿哨之間,三人腳下一跺,直奔雲逸凡衝殺而來。

「好馬兒,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來!」

見到三人朝著自己殺來,雲逸凡不慌不忙,輕輕地拍了拍千里雪,下一刻,他的身形突然騰空而起,一個起落之間就到了三人面前。

「崩山拳!」

身形欺上,雲逸凡一拳轟出,直奔其中一個男子的面門。

「什麼?!」

見到雲逸凡竟然瞬間就到了眼前,三個男子都是面色大變,他們這才意識到,眼前的這個少年,居然是一個高手!

「嘭!」

愣神之際,被雲逸凡盯上的男子已經高高的倒飛開來,半空中鮮血狂噴,竟是連雲逸凡的一拳都沒能躲得開!

「嘭!」轟然落地,男子直接暈死了過去!

「不堪一擊!」

一拳解決掉一個敵人,雲逸凡的嘴角微微彎起,眼底閃過一抹不屑。

他早已經用洞察之眼觀察過三人,這三人當中,為首之人是真氣境七重的修為,另外兩人只有真氣境六重,這樣的三人在他眼裡,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威脅。

「老三!」

眼看著自己的同伴就這般被雲逸凡重創,另外兩人同時驚呼出聲,眼底閃過一抹驚懼之色。

「別急,馬上就輪到你們了!游魚身法!」

對著另外兩人咧嘴一笑,雲逸凡突然腳下一錯,身軀呈現出詭異的扭曲,只一個閃爍,就到了另一個真氣境六重之人的身後。

游魚身法,這是他在渭南學院藏書閣學習的唯一一部身法武技,雖然只是黃階武技,但經由他施展出來,恐怕足以比肩玄階武技了!

「人呢?!」

兩個青年男子瞳孔一縮,他們只看到雲逸凡身形一閃,然後就不見了蹤跡,如此恐怖的速度,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嘭!」

又是一聲悶響傳開,另一個真氣境六重的男子都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就已然步了之前那個男子的後塵,同樣躺在了地上。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僅剩的男子已經徹底嚇懵了,兩個真氣境六重的同伴,竟然如此不堪一擊,這一刻,他方才明白自己面對的對手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怪胎!

「逃!」

想都不想,他立即掉轉身形,就要朝著來時的灌木叢竄去。

「想跑?你跑得掉么?」

見到對方要逃,雲逸凡冷笑一聲,游魚身法一動,轉瞬之間就到了男子的前面。

「如果我是你的話,絕對不會再做傻事。」

站在男子面前,雲逸凡也不急著出手,就這般戲謔的看著對方,絲毫不擔心對方逃掉。

「少俠饒命,少俠饒命啊,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不小心衝撞了少俠,還望少俠大人有大量,饒過小的這次吧!」

男子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哭喪著臉求饒道。

他不是不想跑,只是,雲逸凡的身法如此詭異,他要是能跑得掉就見鬼了,他相信,如果他再亂動的話,那麼已經倒下的兩個夥伴,就是他活生生的榜樣。

「這才像話么!」

見到對方跪地求饒,雲逸凡滿意一笑,「說說吧,你們跟那位謝姑娘有何仇怨,為什麼要故意陷害她?」

他有些好奇,這些人究竟為什麼要故意找渭南商會和謝亭芳的茬。

「少俠明鑒,小的什麼都不知道,一切都是上面的人交代我們做的,我們這些小人物完全是奉命行事,哪裡知道個中的因由?」

聽到雲逸凡竟然問起此事,男子的神色微微一變,隨後一臉無辜地道。

「這樣啊……」

雲逸凡的雙眼微微眯了起來,「也罷,既然你什麼也不知道,那就姑且饒你一命好了。」

「多謝少俠,多謝……」

「嘭!」

聽到雲逸凡這麼容易就放過了自己,男子頓時大喜過望,趕忙對著雲逸凡一通磕頭。

然而,就在這時,在他對面的雲逸凡突然動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雲逸凡的腳尖,已經狠狠地踢在了他的紫府之上。

「噗!」

「啊!」

慘叫聲從男子的口中傳開,與此同時,他的一身氣息瞬間潰散,卻是丹田紫府已經被雲逸凡踢碎,直接失去了修為!

「不!」

感受到自己竟然變成了廢人,男子的神色頓時變得一片猙獰,五官徹底扭曲在了一起。

「你……你說過饒我……」

「撲通!」

話還沒說完,就已經昏死了過去。

「我說過饒你不死,但並沒有說過就這麼放你離開。」

掃了一眼已經昏死過去的男子,雲逸凡咧嘴一笑,並沒覺得自己做得有何不妥。

說真的,他對於這些人跟謝亭芳之間的恩怨一點兒都不在乎,但這些人想要對付他,那就不能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這種人留著修為也是害人,既然如此,那就都做回普通人好了。」

略作思忖,他乾脆來到兩個真氣境六重男子的近前,一腳一個,同樣把二人的丹田紫府踢碎,如此一來,就算三人能夠僥倖活命,今後也絕對不能再害人了。

「沒時間跟你們浪費工夫,希望你們能夠改過自新吧!」

做完了這一切,雲逸凡不再逗留,轉身上了千里雪,然後一騎絕塵,朝著大元皇朝的帝都奔去!

渭南城已經待不下了,他的目標,正是大元皇朝的大都聖院!

。 噗……!

黑寡婦口吐血箭,瞬間被拳風震傷飛出數米。

看似簡單一拳,卻內含異能,威力不容小覷。

噗通!

黑寡婦直接跪地,面色蒼白,露出一張五官精緻,美貌如花的臉。

黑寡婦瞪大雙眼,自己粗心大意,小看了面前的小白臉,她悔恨咬著嘴唇,想要起身發現自己身體竟然動彈不得。

「你是異人?!」黑寡婦大吃一驚,看著朝自己走來的雷凌驚呼道。

「看你長的挺漂亮份上,可以饒你一命。」

「不過,你可不要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

雷凌來到黑寡婦面前,微微一笑抬手挑了一下黑寡婦下顎說了一句,便轉身朝樓梯方向走去。

黑寡婦小臉微紅,這也多年來從來沒有被一個男人,向雷凌這樣調戲過。

可她知道,她打不過雷凌,看著雷凌俊朗的外表,她心卻怦怦跳過個不停。

「喂?當心樓梯上有機關。」

見雷凌抬腳準備踏上台階時,黑寡婦突然開口向雷凌提醒了一聲。

雷凌聽見,瞥視跪地的黑寡婦微微點頭,隨後直接踏上台階,一步步朝上方走去。

然。

就在雷凌快要踏上二樓時,突然腳下台階抖動,雷凌意識到不妙,迅速倒退。

唰唰!

在他面前的台階上突然從地下竄出鋒利的刀鋒,若沒有防備,此刻雷凌的雙腳已經被刀鋒刺穿。

「雕蟲小技!」雷凌皺眉,面生冷笑不懼,直接縱身一躍跨步刀梯,平穩出現在二樓平台。

可在雷凌剛剛落地,腳下地面塌陷,雷凌神色微變,右手抓住一旁護欄,輕身一躍直接來到獄長辦公室門前。

成功脫險的雷凌,不由轉身看了一眼地面塌陷下方,只見下方居然都是尖刀,底部白骨成堆,不知有多少人命喪此地。

「真陰險!」雷凌臉色不太好看,若不是自己反應夠快,自己也將成為這底下的白骨一員。

嘭!

在雷凌收回目光后,面前的獄長辦公室鐵門砰然打開,只見寧天雄坐在最裡面,中間還隔著一道鐵欄,看起來到后安全。

沒有猶豫,雷凌抬腿邁步便進入鐵門內部。隨著雷凌進去,後面鐵門這麼關閉上了鎖,躲在這裡到后安全。

「歡迎雷少爺大駕光臨!」

寧天雄坐而不起,嘴裡叼著雪茄向雷凌開口拍掌歡迎。

「寧獄長,你這歡迎儀式,恐怕沒幾個人能活著見到你吧?」雷凌似笑非笑,邁步靠近鐵欄,與寧天雄隔著十米多的距離對話。

「沒辦法。」

「這都是為了安全起見。」

「如果雷少爺提前通知一聲,到也不用這麼麻煩。」

「不過,以雷少爺的身手,進入這裡還不是輕而易舉?」

寧天雄笑著解釋,聽著是是在溜須拍馬,但他的樣子,可沒有一丁點的歡迎的意思。

雷凌四處打量一眼,見這間房裡銅牆鐵壁,到是夠結實。

可這寧天雄不出來,讓他一時間無處下手。想了想,雷凌看著寧天雄問道:「我的事,你幫不幫?」

「呵呵。」

「承蒙雷少爺賞識,還讓你親自跑來一趟,我怎麼可能會拒絕呢?」

「不過,我最近手頭比較緊,加上能夠幫到雷少爺你的人,那一定不是普通人,所以……。」

說道這裡,寧天雄故意停頓了一下。

看著雷凌,笑而不語,就是等著雷凌拿出誠意,他才好決定幫不幫。

「說個數吧?」

雷凌蹙眉,看寧天雄那副愛財的樣子,這到好辦多了。

索性,他就是將計就計,也好讓寧天雄真的以為自己找他幫忙。

「嘿嘿!」寧天雄詭笑起來,見雷凌這麼敞亮,他直接伸出一巴掌。

「五十萬?還是五百萬?」

雷凌神色古怪,寧天雄的這個手勢,信息量可大了,但他沒有往高了說。

「不!是五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