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湛懶得理會容影的幸災樂禍,咬牙抵抗,同時也在觀察這些符靈的行動軌跡,以及感受陣心的能量,想要查探出這是什麼陣法,也好破解。

不消片刻,他看出來了這詭譎陣法是什麼,同時也一陣心驚——

這些符靈都是按照太極八卦陣的陣法排列,此陣法,一旦發動猶如銅牆鐵壁,無堅不摧,被困在其中的獵物,只有破了陣法,才能出去。

但眼下的狀況,這分明是加強過的太極八卦陣,根本殺無止境,陣法也無法破解。

這不是想要驅除闖入者,就如方才那敬重人所說的,想要闖入者死!

太極八卦陣,延續的時間越久,煥發出的離傾便會成倍增長。

果然,那些符靈越來越厲害,每一次出手都是殺招,不將籠中獵物戳成窟窿,便不會罷休,並且隨着葉湛的每一次抵擋,下一次來勢就更凶更厲害。

通道里,全是金戈碰撞之聲。

葉湛覺得胳膊已經被震麻了,依然機械地揮舞着手臂抵擋。

容影此刻作壁上觀,不時在兇險之時,「好心」出聲提醒:「葉湛,你後面,別瞻前不顧尾的。」

無須容影提醒,葉湛已經揮劍刺中了身後的符靈。

額上已經汗水湧出,體力已經被消耗了一大半,葉湛知道這麼下去只會猶如籠中困雀。

哪怕他能抵擋住攻擊,但是他肉體凡胎會累,但這些符靈無知無覺,哪怕被他擊碎,還會有新的頂上,無窮無盡。

如此一直耗下去只能活活耗死自己。

師尊說過,但凡存在的陣法,都有破解之法,他不信,眼前這個陣還能逆天不成。

「確實如你之想,這個陣法可以破解,但是只有一個方法,你求我,或許我會告訴你破解之法。」容影得意說。

「做夢!」

葉湛筋疲力盡,咬牙擠出兩個字,問心已經又刺中了一個符靈。

「哼,死鴨子嘴硬,你就受着吧,我看你還能堅持多久。」

因着分神,葉湛未曾注意到斜側面,一柄長戟,已經朝着他刺來。

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凝聚在面前,那十幾柄一起刺來的長戟,他橫著長劍抵擋住了,這時,感覺到側面而來的寒意,他只來得及抬起手臂護住身體,但小臂卻被戳穿。

錐心的痛傳來。

骨頭好像也碎了。

葉湛大吼一聲,用力揮動問心,將架住的十幾柄長戟揮開,然後一劍刺中了那個符靈。

趁着他身形一滯時,其他符靈,已經沒有阻隔,手中長戟,已經齊齊朝着他刺來。

如今葉湛身上死門全露。

不出意外,接下來,他會被刺成篩子。

葉湛眼裏映出密密麻麻的利刃,閃著凌冽寒光,那一刻,他竟然開始畏懼死亡。

因為他知道離傾,他的師尊,還在紫霄殿裏,等着他回去。

進來之前,他明明讓師尊等他。

難不成,這次他又要失信於她了。

「師尊。」

臨死之前,他終於嘶喊出了這個讓他牽腸掛肚的名字。

紫霄殿裏。

離傾覺得心口驟然一痛,像是心臟處,刺入了根尖銳的刺。

她猛地站了起來。

「仙君,怎麼了?」周翼星問。

那奇異的感覺,那一瞬,又徹底消失了,彷彿只是她的錯覺。

「他們怎麼還不出來?」離傾焦躁地問。

「二少和葉少俠,進去還不到一炷香時間,仙君稍安勿躁。」周翼星說,「往常宗主和二少進去,怎麼也要一個時辰。」

離傾按捺著情緒,又坐了回去,五指攥緊,白皙的手背上鼓起了爆裂經脈。

她想通過禁錮聯繫葉湛,問問他如今狀況可好。

但是最後打住了這個念頭,她怕,如果葉湛真的遇到危險時,她這一喚,反而會害了他。

。 這高達數丈的身影,一出現后,釋放出的壓迫感,比起之前,又強烈了數倍。

哪怕是九大強族的老祖,也都露出了凝重如山的表情,眼裡帶著深深的忌憚。

「這是霸仙臨世,是武道神話王帝自創的煉體聖訣,據說,修鍊到一定地步,可以初步的借用一絲天地之力,讓戰鬥力強行提升一個檔次,修鍊到極高境界,甚至可以讓天地之力與自身融合,達到天人合一之境。戰鬥力還會繼續飆升,眼下的霸王,雖然還沒有達到天人合一之境,但絕對已經能夠一絲天地之力了。」

「天地之力,那是王者,才能掌控的力量啊,這霸王,竟然已經能夠掌控一絲了嗎?」

全場,各大強族的老祖,以及各郡的達官顯貴們,看到此刻的霸王王騰,無不忌憚不已,。

「蘇御這一次,怕是危險了。」胡海波自語道。

全場,也唯有蘇戰,一臉淡然。

他的兒子,他最清楚。

跟他一樣,越戰越勇。

而蘇御,也的確感受到了極大的壓迫感,然而他卻沒有一點擔憂與凝重,反而內心無比的興奮,

雙眼都在發光。

他也想要看一看,自己在踏入宗師領域的極限之境后,與贏國武道界金字塔最頂端的強者比起來,究竟誰更強一籌?

轟。

在霸王施展出霸仙臨世后,他體內的力量,再次加強了,此刻,他連續打出了四道真意圖解。

在他踏入宗師領域的極限之境后,他已經可以隨意打出四大真意圖解了。

頓時,他的戰鬥力,達到了五階巔峰。

咚。

與此同時,霸王身後的巨大身影,睜開了眼睛,周圍的虛空,立馬發出了一道道驚雷般的音爆聲,彷彿睜眼剎那間,便可以毀天滅地一樣,極其兇悍與可怕。

同時,這道巨大的身影,與霸氣一起動手了。

彷彿一頭遠古巨人,在對一個微不足道的螻蟻在動手。

砰!

在四副真意圖解下,蘇御無所畏懼,直接沖了上去。

兩者對碰下,蘇御立馬飛了出去,落地后,將地面踩的凹陷了下去,

而霸王身後的那一道身影,在這一刻,也開始逐漸崩碎了,霸王也不好受,橫飛了出去,落地后,一臉驚愕的盯著蘇御。

顯然,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已經施展出霸王臨時了,竟然也沒有拿下蘇御這個修為只是宗師境領域的毛頭小子。

「嘶,旗鼓相當嗎?」有很多人吸了口氣。

而霸王,眯了眯眼,冷聲道;「看來,本王要殺你,必須要拿出全部實力來了。」

「什麼?霸王還沒有拿出全部實力來嗎?」各郡達官顯貴驚訝了。

剛才的霸王,僅僅只是一縷氣息,就已經壓制的他們快要窒息了。

而這樣的霸王,竟然只是拿出看來部分力量來?

那全力以赴下的霸王,得多可怕?

細思極恐!

「你早就該這樣了。」蘇御淡淡的道。

「不會吧,這小怪物,也沒有拿出全部實力來?」看著一臉淡然的蘇御,眾人再次被震撼住了。

轟。

霸王身後,再次出現了那一道巨大的身影,不過這一次,那一道身影,並沒有對蘇御出手,而是在出現的第一時間,竟然一步邁出,彷彿一道影子,進入了霸王的身體內,與霸王融合在了一起。

咚!

頓時,在剎那間,眾人聽到了一顆強勁的心臟跳動的聲音。

噗。

一些修為較弱的,直接七竅溢血了。

眼裡露出了無比驚恐的神色,立馬往後迅速逃走。

而那幾十道氣息的主人,也都皺起了眉頭,他們都是贏氏一族的大宗師,此刻全部出手,竟然無法化解霸王這股力量的入侵。

霸王的實力,讓他們感到心驚。

這一刻,連蘇戰也眯起了眼睛,催動真氣,要是蘇御不敵,他要在第一時間出手。

此刻的霸王,稍微給他帶來了一點壓力。

而御兒雖然戰力很強,但畢竟還只是宗師境領域的修為。

「霸王這是要踏入天人合一之境了嗎?」看到此刻的霸王,九大強族的老祖,也都心沉似海。

蘇御雙手捏訣,瞬間演化帝訣。

前面四副真意圖解,瞬間浮現於他的雙手之上。

同時,第五道真意圖解,也開始逐漸成形。

「嘶,他們終於要分出勝負了嗎?你們說,他們誰會更勝一籌呢?」很多人緊張的關注著。

「唉,霸王,蘇小子,都停手吧。」就在此時,劍拔弩張,雙方準備拚死一搏的時候,忽然一道嘆息聲,瞬間傳了過來。

「這是,贏氏一族的老祖贏無道。」忽然,胡海波他們這行人,聽出了這一道聲音,頓時面色微微一變。

贏氏一族的老祖贏無道,在二十年前,就是他們贏國的第一強者。

哪怕是他們,也都被其壓了一頭。

這老傢伙,二十年不出,現在終於出來了嗎?

「哼,本王今日必須要殺了他。」霸王也聽到了這一道聲音,但他卻一聲冷笑,立馬動手了。

而蘇御,也沒有去管贏無道,他目前的眼裡,只有衝殺而來的霸王。

轟。

頓時,兩人彼此沖了上去。

而就在此時,一道灰色的影子,卻如閃電般,瞬間來到了他們兩人中心。

兩人全力以赴的一擊,瞬間轟向了贏無道。

看到突兀出現的贏無道,所有人都吸了口氣,尤其是贏氏一族的那些宗師,都露出了擔憂之色。

這兩人可都是贏國武道界的頂尖戰力啊,一起出手,老祖能抗的下來嗎?

不僅是他們,連九大強族的老祖,此刻也都眯起了眼睛,他們已經有二十年沒有看到贏無道出手了。

時隔二十年,剛出現,就敢同時出現在兩人全力出手的最中心位置。

這不是對自己的實力極其自信,那就是在自尋死路。

而以他們對這老傢伙的了解,顯然,這老傢伙屬於前者。

砰!

贏無道出現后,渾身一震,一道黑色的漣漪瀰漫而出,瞬間將兩人全力以赴的一擊,輕而易舉的擋住了。

而此刻,蘇御與霸王,同時感受到了一股強力的反彈,將他們震得連續後退了三步。

「嘶,這老傢伙突破了?」而此刻,九大強族老祖看到這一幕後,無不驚的吸了口氣。

。 葉梅雖然平時看着是個很和氣的人,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底線跟原則。

對於傅輝這一家人,她打心眼裏就不喜歡。

所以看到傅德的猶豫,葉梅忍不住出聲提醒,她覺得傅德沒必要猶豫。

過去在他們落魄時,傅輝怎麼對待他們家的,她記得清清楚楚。

而現在,看到他們家漸漸好起來了,就立馬過來借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