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我在跟你們合作,還在替你們的神盾局BOYS做事,怎麼搞的好像我被監視居住了一樣?是不是太不尊重我的私隱了?」葉清揚不滿的說道。

如果不是光頭弗瑞還有眼前的這個寇爾森都是一心為民的好官,葉清揚早就把神盾局給連根拔起。

不要懷疑鋼鐵俠+綠巨人+金鐘罩+葉問的威力!

絕對可以一個打十個美隊這種級別還不帶喘氣的。

「你現在可是我們的重點保護對象,你代表的不僅僅是你自己,更是這個郭嘉,還有我們未來的團隊!」寇爾森說道。

「好吧,我知道自己很重要,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

葉清揚不相信這個神盾局的高級探員來這裏只是為了自己要參加漢斯那個土老帽的發佈會。

寇爾森摸了摸自己為數不多的頭髮

「我被調職了,組織上派我去新墨西哥州!」

葉清揚心中瞭然。

新墨西哥州(Newmexico–NM),美利堅合眾國西南部4州之一。

北接科羅拉多州,西接亞利桑那州,東北鄰俄克拉何馬州,東部和南部與得克薩斯州毗連,西南與墨西哥的奇瓦瓦州接壤。

「新墨西哥的景緻迷人,有紅岩峭壁、有沙漠、有仙人掌——」葉清揚顧左右而言他。

「好了,托尼,我們都知道你的仇人諾曼奧斯本和奧巴代亞逃進了墨西哥,而我這次的任務也恰好跟此有關。」寇爾森看着葉清揚的眼睛說道。

「別,您還是別跟我說了,這種秘密任務還是讓它神秘一些吧。」葉清揚搖了搖頭,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祝你好運!」葉清揚伸出了手。

「再見!」

「謝謝!」

寇爾森轉身離開,葉清揚突然叫住了他

「你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聯繫方式,我想你可能會需要我!」

寇爾森點了點頭。

斯塔克工業實驗室。

「啟動稜鏡加速器!」伊森說道。

彼得帕克帶好墨鏡,啟動了開關。

「嗡嗡嗡——」

一道長長的粒子加速器管道當中,一束冷光通過各個節點的四稜鏡開始折射。

「接近最高能量!」賈維斯的機械聲響起。

「對準熔斷器!」

聽到命令,彼得帕克開始轉動被稜鏡加速過的激光束。

「叮——」

熔斷器中一個三角形的能量收集器散發出了冷艷的藍光!

成了!

伊森狠狠的揮了一下手臂。

彼得帕克直接跳了起來,沒想到用力過猛,一下撞到了三米多高的房頂!

「恭喜了伊森博士,你創造了一種全新的元素!」

彼得帕克走了過來,神情激動。

一種全新元素的創造,不易於獲得了一次諾貝爾化學獎!

伊森連獲獎感言都想好了

我獲得了諾貝爾化學獎,不是我的榮幸,而是諾貝爾的榮幸!

「叮——反應爐接受更新后的核心!」

賈維斯的聲音響起。

「快,趕緊進行機甲測試!」

伊森從激動中冷靜下來,開始測試新能源的輸出功率和續航。

「托尼,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一個?」

葉清揚接到伊森博士的電話。

「先聽壞消息吧。」葉清揚猶豫了一下,難不成那師徒倆把實驗室搞爆炸了?

「你的鋼鐵戰甲要被淘汰了!」伊森的聲音有些幸災樂禍。

「什麼,我過時了?難道有人研發出了更勁爆的東西?」

「那好消息呢?」葉清揚皺了皺眉頭。

「好消息就是你的戰甲能源問題解決了!快來看吧!」

「什麼?這麼快!」

葉清揚猛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這才幾天,伊森博士和彼得帕克就鼓搗出來了新元素,看來自己的人才強基計劃還是要繼續進行。

網絡各個領域的高精尖科研人才,為自己打造一支高科技、高素質的隊伍。

到時候什麼美利堅、英吉利、德意志,都得在自己的面前唱征服! 阮松靈見梁銘宇這幅模樣,眸色越來越冷。

「好,很好。」

「看來以前你在本宮面前像是狗一樣都是裝的,現在給你點顏色,你就要開染坊了。」

她冷聲道:「本宮這就給王爺寫信,你這個世子之位也別要了。」

她相信以自己的影響力,讓錦王將梁銘宇廢世子,肯定沒問題。

梁銘宇臉色也很難看。

他以前是比較尊敬和畏懼這個嫡母,但真沒想到在對方的心裏,竟然將他當做一條狗。

忍無可忍也就不用再忍了,「那母妃就寫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不等阮松靈再說什麼,梁銘宇說完轉身就快步離開。

阮松靈氣得不輕,將屋子裏的東西都砸了一通。

要不是親衛都被蕭寒崢抓起來了,否則她真要給梁銘宇點顏色看看。

她這會特別的堵心,去了女兒的房間。

梁銘敏見狀主動過來挽着她,「母妃,是不是梁銘宇惹你生氣了?」

阮松靈點頭,「對,他越來越不將我這個嫡母放在眼裏。」

「這個世子,他也別當了。」

聽她這麼說,梁銘敏立即搖着她的手道:「就是,梁銘宇當了世子,以後要是繼承了王位,哪裏還有我們母子的好日子過。」

「母妃,你就讓父王讓我當世女吧。」

到時候掌握了王府的繼承人大權,看誰還敢再頂撞她。

阮松靈頷首,「好,我回去就對你父王說。」

她想了想提議,「出來這麼長時間,我們要不先回北城吧?」

在這裏待着太憋屈了。

梁銘敏其實也不喜歡待在這裏,可卻搖搖頭,「不,我還不想回去,我要等時卿落回來收拾她。」

她眼中儘是瘋狂的狠辣,「還要等父王派人來,我要親眼帶人將這縣城屠了。」

她從來沒吃過這樣的癟,她忍不了。

而且卓政還要留一段時間,所以她想要留下再多和他相處下。

阮松靈想了想,「行吧,那等你父王派的人來了,咱們報復完再回去。」

她這口氣也咽不下去。

梁銘宇不聽她的去燒房子,她也沒辦法。

只有等錦王派的人來,她在讓那些人去燒。

於是母女兩又繼續住下。

阮松靈出門了一次,可卻被這裏的百姓各種冷眼,買東西也不賣給她,氣得她再也不想出門。

要不是想要親手收拾蕭寒崢母子,她都忍不住想回北城了。

梁銘敏則基本每天都去找卓政。

而且看向卓政的眼神越來越露骨,更甚至還故意勾引了幾次。

比如不小心將茶杯打翻,將她胸口上的衣服都打濕。

又比如走着路,不小心就摔到了卓政的懷裏。

一開始卓政還沒多想,可漸漸地也發現了不對勁。

這天他因為昨晚失眠,所以早上不想起來。

天已經大亮,門口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卓政有些煩躁的起身去開門,就見梁銘敏站在門口,目光火熱的盯着自己。

卓政愣了愣,低頭髮現自己還穿着睡覺時的裏衣,衣襟還鬆鬆垮垮的。

他立即拉了拉,「郡主,我還沒起身,你要不樓下等我會?」

誰知道梁銘敏不但沒有離開,反而一把將他推進去,轉身將門關上。

梁銘敏發現這會的卓政真是秀色可餐。

她離開北城已經有一點時間,最近沒有面首陪在身邊伺候,她還聽不習慣的。

這會也生出了幾分火熱。

她撩了撩頭髮,「卓政,你覺得我美嗎?」

卓政被她這風騷的動作弄得有些噁心。

一大早擺騷弄姿的美個屁。

嘴裏卻違心的道:「郡主當然很美。」

梁銘敏聽到這話,臉上露出個甜甜的笑意。

突然一把抱住卓政,「那你就要了我吧。」

卓政整個人都僵住了,更是瞪大眼睛。

接着急忙將梁銘敏推開,「郡主你別說胡話。」

梁銘敏被推開,看到卓政爆紅的臉,還以為他是害羞呢。

伸手摸了摸他的臉,接着掐住他的下巴,「卓郎,今天你還是從了我吧。」

接着倨傲的又道:「只要讓我滿意,我就讓你去王府做上門女婿。」

彷彿能去王府做她的上門女婿是無限的光榮。

卓政:「……」他是不是在做夢?否則怎麼會發生這麼可怕的事。

伸手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呲牙。

梁銘敏看到他這模樣,還以為他是高興的以為在做夢。

她湊過去,親了親他的臉,「別不好意思,我這個郡主看上你了。」

「我知道你太高興了,所以你不是做夢。」

卓政的身子再次僵了僵,他竟然被這個女人親了親臉。

他全身都噁心得起了雞皮疙瘩,一把將梁銘敏掐住他臉的手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