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片古籍,似乎都不似人間所存,其中的奧義,可謂是深之又深,可於尊卻漸漸地發現了,這些古籍,似乎業已失去了其神魂。

它們業已不能誕化出強大的功法!

但此時的空氣,卻極為的凝重,似乎用奸佞之物,將會出現在此境。

一步一步的向上攀爬著,步伐在那一刻,變得愈來愈沉重了。

而那條小徑,亦脫離了原本的軌跡,小徑猶如一條游龍般,在空冥之中,起起落落!

再回頭望去時,景物已變得模糊不清,當仰頭望向空冥時,那一本本古籍,被一片清冷的月輝包裹在其中,變得愈來愈清淺,也愈來愈清晰!

而於尊也發現了此境的奧秘,他盤膝坐在小徑上,而隨着他的神魂之力,漸漸地釋放,那片古籍,則釋放出一片片璀璨的光痕。

而那些光痕,映着他通紅的面頰,那一刻,他的靈魂深處,漸漸地浮現出一本古籍,而古籍也正是《幻海術》!

此境可謂是靈境,自《幻海術》被祭出的那一刻起,外域,翻卷的古籍,亦肉眼難見的速度,將一片片字跡,打落在他的魂境中。

古老的文字,周圍是一片片璀璨的玉光,玉光迸濺,似乎引燃了他心底的道境!

他的魂識,迅速地變幻著方位,當他凌空立於空冥之中時,他看到了自己的本體,正立於一條小徑上,而小徑乃是古籍所成,站在小徑中的三人,皆盤膝而坐!

此時的他們,在尋求着各自的機緣,顯然,自清珏和楓相進入此境的那一刻起,他們業已瞭然如胸!

此境,可謂是洞天福地!

。 臨行前,依依把二哥哥拉到一旁,「二哥哥,你打算如何迎戰?」

蕭景寒知道她主意多,「小不點你有什麼好主意?」

她在他耳畔輕聲說了幾句。

他摸摸她的小腦袋瓜,「我會做好部署。你務必當心。」

魏皇過來,「小萌萌,朕等著你把蕭景夜和容慕白帶回來。」

依依軟萌道:「陛下,我把二哥哥交給你,你不能欺負他哦。」

蕭景寒:「……」

魏皇:「…………」

……

依依、蕭景辭和蕭景翊率領三百精兵,循著來路找蕭景夜、容慕白。

幸運的是,他們還真遇到了蕭景夜、容慕白。

蕭景夜、容慕白受了重傷,跟隨他們的侍衛只剩下十幾個。

依依給他們上藥,包紮傷口,還讓他們服了葯。

「小妹妹,快走,太子殿下親率巡防營大軍攻來了。」蕭景夜焦灼道。

「巡防營加上禁衛軍,有六千兵力。」容慕白有氣無力道,「景翊、景辭,你們帶小妹妹先走,我們拖住逆黨大軍。」

「我怎麼可能扔下你們不管?」蕭景翊咬牙切齒,「雖然我們只有三百人,但也要跟他們拼個你死我活!」

「依依,你帶他們趕去京郊大營,我和老三拖住他們。」蕭景辭道。

「不行!」蕭景夜反對,「我是大哥,你們必須聽我的!」

「我是梟王府的女主人,哥哥你們都要聽我的。」依依叉腰嬌蠻道。

兄弟幾人:「……」

大地震動。

兵馬急速行進,很快就會趕到這裡。

形勢危急,蕭景夜急躁地吼:「快帶小妹妹走!」

依依:「前方有一處山谷,易守難攻,我們進山谷。快呀!」

蕭景夜、容慕白不願她跟著一塊死,可是架不住小崽崽的霸道。

進入山谷前,依依取出信號彈,放飛長空。

遠在京郊大營的蕭景寒,看見半空炸響信號彈,立即率軍馳援。

慕容權得知蕭家幾個兄弟都在山谷里,還有那個死丫頭,殘忍地笑起來。

「這一次,本宮賞你們死在一起!」

「強攻!全殲!」

可是,第一輪進攻就遭到了頑強地抵抗。

林統領來報:「太子殿下,山谷里好像不止三百人,至少有二千士兵。」

「對方到底有多少人馬?」慕容權陰鷙地問。

「山谷里的情況很難探知,卑職也是粗略估計。」

「廢物!都是廢物!」慕容權暴怒地叱罵,「本宮只要結果,強攻!全殲!你做不到就提頭來見!」

林統領難堪地退下。

慕容權的臉龐布滿了陰戾的殺氣,「染兒,今日就能為你報仇雪恨!」

強攻第二次之後,林統領又來稟報。

「太子殿下,對方死傷不少,我方也死傷慘重。」他心驚膽戰,「還是沒能強攻進去。」

「廢物!」慕容權猛地揮拳過去,把他揍成熊貓眼。

慕容權來到前線,親自指揮作戰。

突然,前方濃煙升騰。

轟隆隆——轟隆隆——

他問:「那是什麼?」

林統領面色微變,「應該是火桶。」

一隻只火桶滾出來,士兵們倉惶地閃避、逃竄。

就在他們亂了陣腳的時刻,一支支火箭凌厲地襲來。

又是死傷不少。

林統領連忙把太子殿下拉到安全地方,「殿下,不如你先到後面歇息。」

「他們怎麼會有火桶、火箭?」慕容權歇斯底里地問。

「卑職不知。」林統領慚愧地低頭。

「繼續強攻!」

「殿下,一再強攻豈不是讓將士們去送死?」

「只要能全殲他們,死幾個人又何妨?還不去?」慕容權怒吼。

林統領無語地走了。

附近的幾個士兵聽見太子殿下的話,寒了心。

給這樣的主子賣命,值得嗎?

林統領沒有遵照太子殿下的旨意,暫停進攻。

山谷里,蕭景翊、蕭景辭得勝歸來,跟小崽崽擊掌。

「大哥,這次你就躺著看我們表演怎麼打勝仗。」蕭景翊得意地笑。

「大哥哥,你們躺贏了。」依依奶呼呼道。

蕭景夜&容慕白:「……」

蕭景翊&蕭景辭:「…………」

躺贏用得太絕了!

「小妹妹,你如何知道這山谷里有火油?」容慕白不解地問。

「這是積累了幾千年前的經驗。」依依一本正經道。

兄弟幾人:「???」

幾千年?

小崽崽的意思是,歷史上的先人、先輩積累、總結了無數經驗,記錄在冊,她正好看到了?

蕭景夜寵溺地摸摸她的小腦袋,「看不出咱們的小妹妹還有行軍打仗的頭腦。」

蕭景翊嘚瑟地反向擦鼻子,「小崽崽多謀擅斷,不比你們兩個差。倘若小崽崽上戰場,你們『南白北夜』的美譽就要讓給小崽崽了。」

蕭景辭笑道:「依依,我當你麾下第一個將軍。」

依依樂呵呵地笑,「好呀好呀。」

「誰也不能跟我搶第一個!」蕭景翊霸道地搶。

「第一個是馬前卒哦。」依依擠擠眼。

蕭景翊:「……」

蕭景夜又問:「小妹妹,接下來我們怎麼做?」

小奶崽水靈的瞳眸狡黠地轉動,「接下來我們什麼都不用做,躺贏。」

容慕白靠在樹頭,懶洋洋道:「這是我第一次在戰場上躺贏,這滋味真美妙。」

其實,蕭景夜猜到了。

進山谷前,小妹妹放了信號彈,應該是通知京郊大營那邊。

小妹妹應該跟老二他們商量好了。

把太子殿下引到這個山谷,然後來個前後夾擊。

他的猜測沒錯,過了一盞茶的功夫,山谷外邊殺聲震天。

話說兩邊,慕容權見林統領一直拖延,氣急敗壞地去下令強攻。

卻有一個士兵來報:「太子殿下,後面有大軍攻襲。」

「多少人馬?」慕容權心神一跳。

「不清楚,看著很多,好像是蕭大學士、謝大人親率京郊大營的精兵攻來。」

慕容權陰鷙地眯眼。

原來如此!

上當了!

「那就跟他們拼個你死我活!」

當即,他親率部下,全面迎戰!

這一戰,刀光劍影,絕地拼殺!

慕容權以為自己不會輸,卻沒想到巡防營和禁衛軍的精兵是烏合之眾,在京郊大營的鐵蹄下,慘遭碾壓。

前有狼後有虎,他一敗塗地。

前方響起蕭景寒的喊聲——

「陛下口諭,太子慕容權犯上作亂,行謀逆之事,爾等受逆賊蠱惑,若放下武器投降,陛下不予追究。若拒不投降,誅三族。」沈千秋剛到這邊的時候就一眼看出陳林就是那天的小混混。

這才沒過幾天就再次遇見,就連沈千秋都覺得這小子倒霉。

「就是你們給陸遠放高利貸的?」

面對沈千秋的質問,陳林顯得有些猶豫。

這就是事實不假,但看這樣子,沈千秋怕是跟陸遠有什麼關係。

……

《長生帝婿》第一百三十七章我們討債天經地義 與此同時,許林和吳應雄兩人已經上了高鐵。

這一會兒,一名穿着黑色西裝,滿臉胡腮的男人走到了許林的跟前,輕輕拍了他的肩膀。

許林早就已經感覺到了前者,但是他沒有妄動,而是裝作自己被嚇了一跳的樣子,然後轉身連連後退,看向了這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