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將破曉。

遠方天空中泛起一抹清濛濛的光暈,薄霧籠罩大地,平原上颳起一陣微涼的濕潤微風。

李維迎在風中,神清氣爽。

戰鬥已然接近尾聲。

至此。

三大幫派一共十一座領地,七座已經落入李維手中,其餘兩座,還是他打下來后賣給帝虎幫的。

他基本已將沃土和雄獅平原這兩處地圖都佔領了下來,可惜李維無法在這邊長久發展,不然,就能以這幾座領地為基礎,就此展開對人間的圖謀。

主要是空間裂隙的開啟消耗。

一旦血月消失以後。

每次開啟裂隙的負擔都是他難以承受的。

李維原本是計劃將這邊的勢力打服、打散,再重新組建起屬於自己的勢力,管理一支完全不同於他現在的玩家隊伍,好作為以後進軍人間的基礎。

沒想到。

拂曉和孤雲遠山那兩個傢伙直接一手不按套路出牌,打亂了他的全盤計劃。

李維只能退而求次。

他在論壇上打探到消息,白虎堂最近正在謀划如何佔領風臨城,風臨城作為艾黎迪爾王國的西境主城,已經發展到七級城市級別。

風臨城所擁有的軍事防備力量是李維無法想象的。他更不知道,白虎堂究竟有何底氣,膽敢在現在就將攻佔風臨城的消息散布出來。

但毫無疑問,白虎堂絕不會無的放矢,做這種自己扇自己臉皮的事。

他們必然已經擁有一定把握。

因此。

自己若是能跟他們展開合作,也未必不失為一件好事。

雖然從此就失去了圖謀人間的可能,不過能與這樣一個霸主勢力強強聯合,也能給他帶來不小的好處,權衡利弊,這筆交易肯定是他值得付出的。

眼下就看白虎堂的態度如何。

自己有先進的科技,充足的高級裝備產出,這都是能跟他們展開合作的重量級籌碼。

不過李維也聽聞這個勢力行事一向霸道。

據說。

白虎堂曾只是同為前十的霸主級勢力秩序公會的其中一支派系,就因為他們堂口的行事風格不得人心,最終才導致其從中脫離出來。

卻沒想到。

單靠他們自身的力量也發展到了如今的級別。 查爾斯統帥基地。

粥香瀰漫,不斷侵蝕著牆內人的味蕾,已經夠叫他們難受,敵方那叫『季柚』的小矮子,率領著的大軍不停地圍繞著基地跑圈,更是讓牆內人的神經繃緊到極點!

眾人綳著臉,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沉默。

還是沉默。

而——

城牆外面,那魔性一樣的口號聲,不斷地逼近,更是叫他們臉色一黑再黑。

「小手動起來,小腳踏起來,小胸挺起來,一二一,一二一……」

「伸臂,彎腰,踢腿,蹦蹦跳……」

「一二一,一二一……」

……

砰!有人再也忍不住,揮拳,狠狠砸向石壁:「老子受不了了,我出去一刀擊斃她。」

旁邊人看他如此衝動,明顯是要去送死的樣子,一時間,大家也不勸,反而慫恿道:

「你去。」

「你大膽去。」

「就是死了我們不會給你收屍。」

這人一聽,翻個白眼,最終還是沒去送人頭,而是重新坐下來,道:「你們這些孬貨,都龜縮著不去,知不知道我們就要大難臨頭了。我們現在就像別人圈養起來的牛羊,隨時都可能會死,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不聯合起來,全力殺過去,衝出一條求生路呢?」

這話說的有道理。

但!

陣旗怎麼辦?

他們可以跑,陣旗不能跑。

基地這邊的團長想了想,便道:「查爾斯統帥那邊還沒有傳來消息,我們的任務是守住陣旗,其他一律不管,都聽懂了嗎?」

陣旗才是他們的命根子啊。

哪有帶頭殺出去,命根子都扔了的道理?

坐在一旁的副團長,一直沉著臉,沒有吭聲過,這時,他抬起頭,突然問:「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怎麼辦?

當然是隨便敵人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別說他們只是熬熬粥,跑跑步、做下拉練,就是他們在城牆之外隨地大小便,他們也不能阻止啊。

當然,這話團長沒說。

團長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護住陣旗,等待查爾斯統帥帶部隊返回,其他一概不管。

心裡這麼想,但絕對不能直接說出來,還得用委婉的詞語修飾一下,團長想了想,便道:「大家都記住,陣旗是我們的根本,我們這點人手,如果衝出城跟敵人對拼,只會徒增不必要的傷亡。相反,我們呆在基地裡面,以基地要塞作為中心,鞏固防守,加強巡視,只要敵人敢來,來一個,我們殺一個,來一雙,我們殺一雙!」

因為暫時也沒有好的辦法化解目前的局面,大家聽了團長的后,便沒有其他的異議,很快,根據團長的吩咐,整個基地上上下下,都加強了防守。

副團長也上了城牆,他看著遠處燃燒著的篝火,那股淡淡的米香味不停傳過來,敵人的大隊伍,還在繞著基地跑圈。這些敵人無比的雞賊,他們雖然繞著基地跑圈,也不停的搜索者與基地的距離,但一到了臨界點,便立刻停下來,絕對不邁進敵人的射程範圍內的架勢。

副團長眯起眼。

一個,兩個,三個……

光線實在太暗,副團長無法確定敵人的具體數量,只估摸出了一個大概的數字,但這也夠叫他心驚膽戰的了。

他握著手裡的一根煙火,思考著到底要不要向路易·卡瑟報信?雖然明面上聽查爾斯統帥的,但他實在更看重路易·卡瑟的理念與打法,所以暗地裡已經投靠了路易·卡瑟的隊伍。

這根煙火,是他耗費大量的心血,才製作出來的,類似於煙花一般的效果,點燃后,便向著空中爆發絢麗的火花。

一經點燃,無論敵我,便都會知曉了。

點?

還是不點?

如果點燃,路易·卡瑟必然會率隊前來救援,如此,牆內的人與路易的大軍便可以一起合圍敵人。

不點呢?

不點,基地只能與敵人僵持下去,己方這邊沒有糧食,所有人都餓著肚子,士氣低迷。而敵人呢?敵人那邊雖然一個個兵強馬壯,但也不是沒有缺點,比如他們沒有避風避雨避寒的房舍,氣溫還會再降低,只要堅持到人體無法承受的問題,他們自然就會退散,或者乾脆就開始攻城。

如果攻城,這就好辦了,基地留下的後手,便可以拿出來使用。他們只需要守住這塊地,不讓對方攻破,便可以穩住局面。

思考了半天,副團長一咬牙,一狠心,將煙火點燃了。

嗖——

砰!砰!砰!

一團耀眼刺目的煙火,從敵軍基地上方騰空而起,這一切,當然把所有的人,無論敵我,全都給震驚到了。

基地團長看到這一幕,嚇了一跳:「誰?」

「誰搞的?」

他立馬派人去查清楚到底是誰在搞什麼,但人還沒有派出去,副團長就走進來,主動承認是自己釋放的信號。

接著。

他把自己的打算,一五一十跟團長說了,末了,才道:「無論路易·卡瑟的主張怎樣,但他的始終是跟我們一起的,邀他前來,咱們一起合力將這股敵軍剿滅,才是正事。」

團長聽了,神色略複雜的看了他一眼,便道:「這炮仗,你放都放了,現在說這些也於事無補,但如果路易·卡瑟肯來,對我們也是好事。」

換言之,也就是不打算追究了。

然後。

兩人開始坐著等。

1秒。

2秒。

3秒。

……

「怎麼人還沒有來?」副團長霍地站起來,走到城牆旁,往遠方看去,一片漆黑中,只有敵人燃燒的篝火帶來一絲亮光,然後,他忽然看見有人拿著一個火把,對著自己揮舞了一下,似乎在說什麼。

嗯?

說什麼?

副團長忍不住再踏出幾步,試圖走近一點聽,這時,他整個人已經走到了城牆的圍欄旁,隱隱約約的,聽出來是一個女音:「謝謝啊,你的煙花很漂亮,大伙兒都說很喜歡。」

副團長的臉,立馬就黑了下來。

該死的是,那個女生還在笑眯眯地向自己提要求:「還有嗎?大伙兒強烈要求再來一炮。」

副團長:「……」

副團長差點沒把城牆的扶手給掀掉。。 143章

投票室里。

佐伊翹腿坐在椅子上,嘴角帶着一抹玩味的笑容看着進來的四個忐忑不安的人。

蘇菲很緊張。

露卡更緊張。

白蕊斯看起來很堅定,但是仔細的看,她的手一直在微微顫抖。

秦松則心情複雜。

「這是第二次在投票間見到你們。老規矩,每個人一分鐘的自由講述時間,說說你們為什麼不該被淘汰,或者說說誰應該被淘汰。蘇菲,你先。」佐伊微笑着說道。

看到選手們緊張忐忑的樣子,是佐伊最大的享受。

蘇菲站了起來,緊張的說道:「只要今晚我倖存下來了,我會兌現我的承諾,絕不反悔。」

她說話的時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秦松。

白蕊斯和露卡看向蘇菲,眼睛裏都露出鄙夷的神色。

蘇菲今晚穿的很誇張,幾乎是把最性感的衣服穿了出來,充分的暴露了她的身材。

也讓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承諾是什麼。

白蕊斯偷偷的轉頭看了秦松一眼。

但是秦松的注意力卻不在蘇菲身上。

他甚至都沒有聽蘇菲說了些什麼。

白蕊斯偷偷的鬆了口氣。

看來,秦松完全聽懂了自己的意思。

「露卡,該你了。」佐伊說道。

露卡站起來說道:「我們小組一定要保存實力。比賽才進行到了不到一半,保持小組的實力才能保住你們自己的命。」

露卡說話的時候,眼睛也一直在看秦松。

很顯然,她也知道了秦松擁有免投牌的消息。

局勢變得很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