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最新章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某片葉子、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全文閱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txt下載、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免費閱讀、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某片葉子

某片葉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農場系統、從無限回來后我成了學霸、

。 林城有姜安因為粉絲數暴增睡不著,林城也有因為姜安跳了《To

ight》而睡不著的。

林城科技大學女生宿舍樓607寢室,四個女生在學校統一熄燈后,還拿著手機在《愛情的樣子》官方賬號上循環播放著《To

ight》。

老大:「我的天,我都循環幾十遍了吧,我還想看。」

老四:「老大,你才幾十遍,就不要鬼叫鬼叫了,我都幾百遍了,還在循環呢。」

老二:「怎麼會有這麼帥的人,隔著屏幕都帥我一臉。真愛了,這些年我都死哪裡去了,真羨慕老三老早就粉上了安安這個寶藏。」

老三:「哼,你們就好好感受我家哥哥的殺傷力吧。我都想鑽進屏幕把吉祥給替換下來,這麼撩的人貼著她跳舞,她都沒流鼻血,太不敬業了。」

老大:「真是,怎麼會有這麼撩又這麼乾淨的男生呢?咱們學校可是理工類大學,男生佔九成,萬里挑一都挑不出來一個安安。」

老三:「以前就和你們安利過哥哥是『女媧的炫技之作』,那是隨隨便便就能出現的嗎?」

老四:「你們看評論了嗎?你聽這條形容安安跳舞的,『跳出了男人的魅力』。」

老二:「有啊,有啊,滿屏的荷爾蒙啊,看第一遍的時候,我真流鼻血了。」

老三:「流鼻血算什麼,我們粉絲群里,有直接暈過去的。哥哥最帥,沒人能比得上哥哥。」

老大:「雖然安安很帥,但覺不覺得他和吉祥很搭,氣質很合?」

老三:「雖然不願意承認這一點,但是我們粉絲還是很感謝吉祥的,哥哥在第一期唱的《第一次》是吉祥寫的。」

「這次更是不僅給寫歌,連編舞都是吉祥給編的,特別出圈,哥哥的粉絲就這兩次下來漲了大幾百萬,就快破千萬了。」

「什麼?」其他三人異口同聲。

老二:「都是吉祥寫的?」

老四:「連舞蹈都是吉祥編的?我天,她是怎麼做到的,一個女孩子竟然編出了滿屏的荷爾蒙?」

老大撫摸著屏幕上的吉祥:「我就覺得吉祥這人面善,這麼好看又這麼有才,我感覺我剛粉上安安,就要爬牆了呢。」

沒睡的不止607寢室,從網上的反響看,沒睡的大有人在。

《愛情的樣子》官方賬號上不僅又剪輯出了《To

ight》片段,還放出了一些吉祥和姜安拍攝時以及吃燒烤時的互動。

有些在節目的花絮里都沒有,據說是節目時長所限。

草莓台很懂:本期節目結束了,糖還沒放完,必須讓你們磕。

三胖:「吉祥,我的女神,你要穩住啊,不能被一個貼面舞就給勾引走了啊!」

百看不厭:「吉祥,吉祥,yyds。」

bu碼字:「好喜歡他們兩個人的互動,很自然很舒服,一個不作一個照顧體貼。」

珏珏玉面:「安安讓我沉迷這個舞蹈,無法自拔,但他們也太甜了,這是真的求婚現場吧,不是演得吧。」

冰紅茶:「能想象『散發高貴王子氣質的人貼著你跳舞撩你嗎?』,我會原地爆炸的。」

八月槐:「吉祥編的好,姜安跳得好,沒有一定的默契達不到這個效果吧?他們一定在一起了。」

安生:「羨慕那些嘉賓,可以一邊吃烤肉一邊欣賞姜安的神顏,還有吉祥在邊上唱歌助興。」

哭唧唧:「該死的剪輯,快把吉祥哼唱的歌曲全放出來,再不放,我就火燒草莓台。」

蘇珊小小花:「我天,吉祥和姜安一起跳舞也完全不輸,那力度那節奏,怎麼會有這麼颯一女的。」

轉轉又一圈:「那肩上的輕輕一彈,那是吉祥在和姜安撒嬌吧,快告訴我,是吧是吧?」

書你最棒:「節目中的甜,我告訴自己是演得,這私下裡的互動也這麼甜,這還說得過去嗎?」

吃貨霍霍霍:「難道都沒注意到,吉祥一直在吃,姜安一直在幫吉祥張羅吃的嗎?她是怎麼做到一直在吃,身材還一直苗條的?」

東大街:「那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甜死我了。上天賜我一個吉祥這樣的女神吧。」

小康站的聽:「我都要磕瘋了,從他們相識、相愛再到求婚,我要看著他們結婚、生子。」

杜飛的錢:「第二期的那一吻就讓我激動了好幾晚上,循環了無數次,這期又來貼面舞,我血槽要空了,救命。」

笨笨局勢:「這鏡頭前鏡頭后的氛圍感,都是甜味,請原地結婚吧!我出彩禮還是給嫁妝都行啊。」

……

林城,吉祥到底是被姜安拉出去吃宵夜了。

說是安慰她受傷的小心靈,安慰她的粉絲這次沒姜安粉絲漲的猛,才長了三百多萬,剛到六百萬。

吉祥不忿:「這浮躁的世界,幕後英雄受到的關注度總是不如幕前晃動的嗎?」

姜安添油加醋:「就是,就是,有些人眼睛就是不好用,不能透過我這個工具人看到你這個才女。」

吉祥不好意思了,「也不是這樣啦,錄的時候還不覺得怎樣,看視頻確實讓人臉紅心跳的。」

「你確實把這個舞跳出了它應有的韻味。」

姜安舉起啤酒杯:「謝謝吉祥老師誇獎,敬你一個,真心感謝你這段時間的幫助。」

「沒有你我不可能這麼快跳舞出圈,沒有你,我也不可能去英歌榜上打榜。」

吉祥舉起小龍蝦虛碰了一下姜安的啤酒杯,「小意思,是女媧娘娘派我來的,你感謝她吧。」

姜安笑:「難道不是因為我有魅力?」

吉祥點頭:「這也是一部分原因啊,就是看你順眼呢。」

姜安:「你這麼說,我怎麼覺得我還是得感謝女媧娘娘呢?」

吉祥:「那必須的,喝水不忘挖井人嘛。」

能不能不亂用詞,姜安無奈笑著搖頭:「什麼和什麼嘛!」

「現在,我想給你說說第五期我的想法,這次我來寫劇本怎麼樣?我想在實踐中學習。」吉祥突然正經起來。

姜安:「好。」

吉祥放下小龍蝦,喝了一口水,又用濕巾擦了下手,才鄭重地道:「我的設想是這樣的,還是遵循前面的傳統,分三個主要場景。」 第464章都是台詞

此時林嘉茵還在直播,李橋沒好打擾,便默默退出房間,在外面等著了。

六點過後公司下班,一個個員工穿著工作制服從他面前離開,七點過後薛蘊也走了,臨走前還向他揮了揮手。

到了晚上九點半,就連一直以工作狂著稱的雙莎莎都向他打了招呼,和他說再見了。

李橋不耐煩地看了看錶,直到十點半過後,林嘉茵才結束了直播,並從房間里出來。

「怎麼這麼晚?」看見林嘉茵出來,李橋不耐煩道。

「我加班你還不樂意?」林嘉茵嗆了李橋幾句,反問道,「你找本姑娘有什麼事?」

「其實我找鵝場麻花藤要了一個娛樂圈頭條出來,他讓我找點猛料,我想你可能會有。」李橋如實說道。

林嘉茵難以置信地看了李橋一眼,她張了張嘴,覺得李橋不愧是李橋,連頭條這麼稀有的東西都能憑藉一句話要來,要是現在能抱上李橋大腿,這輩子豈不是前途無量了?

「李橋,你要不要包養我?」林嘉茵清了清嗓子,輕聲問道。

「你說啥?」李橋根本沒反應過來,姑娘你未免也太不矜持了吧。

「沒什麼。」林嘉茵臉紅了一下,隨即話鋒一轉,問道,「你想要什麼樣的猛料?」

「我就是想問問你潛規則的事能不能讓我爆一下,一下就好,我保證你不會受到太大影響。」李橋委婉道。

林嘉茵臉色突然難看了下來,她並不想談甄德順,但是她也知道,如果以後還想跟著李橋混,最好不要討價還價。

「李橋,我不想談這件事。」她輕聲說道,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林嘉茵還是拒絕了李橋,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和甄德順扯上關係了。

李橋早知道這個結果,他嘆了口氣,拍了拍林嘉茵肩膀,安慰道,「既然你這麼說我也不強求,就是這次好不容易弄到了頭條大概不會有什麼效果了,對咱們宣傳電影的幫助不大。」

林嘉茵坐上李橋的車,潭州的晚上燈火通明,五顏六色的燈光讓她有種沉醉之感。

李橋的要求讓她感到煎熬,但她卻覺得一直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甄德順不會因為她的恐懼得到懲罰,她也不會因為恐懼重回娛樂圈。

李橋給她的爆料何嘗不是一種資源,對任何一個明星來說,上娛樂圈頭條都是夢寐以求的,不管是因為正面消息還是負面消息。

與此同時,上娛樂圈頭條就意味著她能重新回到娛樂圈的視線,這裡必然包含著很多機會,說不定就會遇見一個不顧歐皇娛樂雪藏,力捧她的勢力,而她也能得到足夠的名氣。

娛樂圈的是非很多,但如果自己如果足夠出名的話,有些誹謗根本不用放在眼裡。如果她當初足夠出名,當初歐皇娛樂就不會在她和甄德順之間選擇了甄德順。

「到了。」李橋停下了車,淡淡說道。

「怎麼現在才到?」

隨著李橋喊她,林嘉茵才從思考中解放出來,她看著自己家的住宅區,拉開車門就下了車,看到李橋的車消失在遠方,她明白李橋為她付出了很多,也許現在不是她逃避的時候。

爸媽都在家,林嘉茵回到家后就看見母親在廚房裡忙碌,父親在廚房裡給母親打下手。

為了迎接她,家裡準備了不少海鮮,準備做一頓海鮮大餐。

林嘉茵看著餐桌上已經做好的幾道菜,她喝了點酒,想要安靜一些。

「林嘉茵,既然從衡店回來了就別想電影的事了,你接下來不是還有一部《夏洛特煩惱》要拍嗎?好好調整一下狀態。」母親看出了她的不對勁,開口勸說道。

林嘉茵勉強笑了笑,她並不是為了電影的事而煩惱,實際上被公司雪藏的她能有電影可拍就很開心了。

「對了,你之前拍《再見四月》的時候不是名氣挺大嗎?怎麼這段時間不接電影,改做直播了?」林嘉茵父親也問道,她還以為林嘉茵經歷的一切都是公司安排的。

「你要是不喜歡拍電影也別勉強自己,咱們家條件好,你是想找個人嫁了還是開家小店我都能滿足你。」林嘉茵父親又說道,他在用自己的方法給林嘉茵一個快樂的生活。

林嘉茵知道,父親是名小官,在潭州還有幾分話語權,但如果是面對她現在的情況,恐怕也沒辦法,歐皇娛樂肯定是父親都招惹不起的公司,他們背後有人。

「爸、媽,我有話想和你們說。」林嘉茵稍稍鬆了口氣,將自己拍完《再見四月》后的遭遇都說了一遍,包括被甄德順潛規則的事和歐皇娛樂的處理,最後就是她去求助李橋。

林嘉茵父母臉色變了又變,尤其是林嘉茵父親,丟下圍裙就去換了衣服。

「甄德順我沒辦法管,但歐皇娛樂就在潭州內,你等著,我以後每天都去查他們公司的消防問題。」

「爸,事情都處理好了,你就別添亂了,你做的事要是被人抓住了把柄,我和你都要遭殃。」林嘉茵不耐煩道,「李橋已經幫我把事情擺平了,只是我自己還在糾結要不要用這次機會。」

聽說事情已經被李橋擺平了,林嘉茵父親稍微鬆了口氣,他也覺得奇怪,當初林嘉茵還和李橋各種不對付,怎麼這麼快就開始求別人幫忙了?

「無論你做出什麼選擇,我都支持你。」林嘉茵父親頓了頓,突然說道。

「別說了,先吃飯。」林嘉茵母親瞪了男方一眼,打斷了兩人的談話,這種事他們根本幫不上忙,只要讓林嘉茵自己去選了。

面對喜歡吃的菜,林嘉茵並沒有什麼心情去吃,無數的事情像是一團亂麻纏繞著,讓她覺得心煩意亂,只是一想起甄德順她就覺得犯噁心。

更可氣的是甄德順還拍了《夏至天空》,揚言說要憑藉這部電影得到春節檔影院票房第一名。

憑什麼自己這麼慘?甄德順卻名聲更進一步?

「既然本姑娘不好過,誰也別想好過!」林嘉茵憤怒地喊出了聲,看到父母在看她,她趕忙解釋道:「都是台詞!台詞。你們當沒聽見就行。」

看到父母在一起嘀嘀咕咕,林嘉茵覺得臉都丟光了,這次毫無疑問是黑歷史。

睡覺前,林嘉茵撥通了李橋的電話。。 小皇子出生體弱,蜜餞一類的東西不能吃,又蜂蜜過敏,而普通的飴糖根本不會出現在貴人面前,每日三頓的喝葯又佔據了小皇子胃裏所有的容量,哪裏還能喝下甜湯等物,能多吃一口糧食都已經十分不易。

小皇子將糖含在嘴裏都捨不得用牙咬,以至於都無法開口說話。

穀苗兒看着那一大碗湯藥下去這哪裏還能吃得下東西,廚房裏王媽熬了粥,端過來放在一旁晾著呢,穀苗兒的眉頭也忍不住皺起來了。

可惜飴糖不大,很快就在嘴裏融化掉了,那一碗粥連四分之一都沒吃下去就吃不動了。

「師傅,你覺得將湯藥換成藥丸如何?雖然湯藥藥效更好,但是人還是要吃東西才行,他這樣從出生就開始喝葯,腸胃早就壞了,若是不能調養過來,將來也必定病痛纏身,別說長大了,厭食症便能要了他的命。」

穀苗兒也給小皇子把了脈,這個身體真的很差很差,比當初自己相公的身體有過之而無不及,也不知道到底是如何熬過來的,換自己估計早就崩潰了。

若無對比或許還不覺得,畢竟活着就不易,若是個普通人,連活下來的機會都沒有,小皇子卻能用珍惜藥材續命至今,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倒是可以,你照顧人有經驗,子浩擅長疑難雜症,良生踏實,倒是可以跟你學習葯膳調理,如今草藥已經基本認識了,到底是你徒弟,不能總是甩手不管,你也別把自己一身本事給忘了。」

白雲子看着自己的小徒弟,年紀還那麼輕呢,學了那麼多東西不能不使,之前一顆心在自己男人身上能理解,畢竟徒女婿身體確實不好,但是如今也壯的跟頭牛一樣了,孩子也有了,就不該太過懶散。

「是。」

穀苗兒也知道自己於醫道一路上是怠慢了。

屋子裏小樂天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皇子滿是興趣,而小皇子也因為小樂天的一顆糖,對小樂天很是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