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唐元並不是很想見到玉小剛,但是沒辦法,為了對抗武魂殿,他硬著頭皮也得來了,偏偏玉小剛又是唐元兄長唐三的老師,又因為比比東的原因,對唐元也十分友好,唐元也不好對玉小剛太過冷漠。

唐元剛走入辦公室沒多久,玉小剛似有所感,抬起頭來,便看到了唐元。

「你來了,坐。」玉小剛開口道,剛才唐元在學院門口的時候,守門的學員便通報了玉小剛,所以他也在等著唐元到來。

說著,玉小剛便給唐元倒了一杯熱茶。

唐元象徵性地喝了一口,說明了自己的來意:「我想與寧風致宗主見一面,不知大師可否引見?」

玉小剛一愣:「寧宗主?你找寧宗主有什麼事情?」

緊接著,他覺得自己說錯話了,便繼續道:「你別誤會,如果方便說的話,我可以提前幫你向寧宗主說明一下。」

唐元搖頭笑道:「這沒什麼不方便的,我代表天寶樓,想與七寶琉璃宗結盟,共同對抗武魂殿!」

玉小剛和武魂殿也不對付,加上他又是唐三的老師,結盟之事雖然隱秘,但是玉小剛自然不可能到處去說,這點唐元還是相信的。

所以,他向玉小剛說明此事,也沒什麼。

「天寶樓?」玉小剛皺著眉頭,不知在想些什麼,卻點了點頭,道:「好,你看什麼時間方便?」

唐元想都不想,便道:「當然是越快越好。」

玉小剛點了點頭,沉吟半晌,道:「這樣吧,你先在這裡稍坐一會兒,我現在就去找寧宗主,看看他的意思。」

唐元點了點頭,鄭重道:「麻煩您了。」

玉小剛微微頷首,沒有多說什麼,便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唐元百無聊賴,獨自坐在辦公室內,也沒有喝茶,趁此時間修鍊起來。

過了一會兒,玉小剛便從外面回來了,唐元睜開雙眼,站起身來:「大師。」

玉小剛臉上的表情輕鬆了許多,對唐元道:「跟我走吧,寧宗主已經在等你了。」

唐元微微躬身,稍稍行禮道:「多謝。」

玉小剛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便走出門外。

唐元知道他不善言辭,一直是冷冰冰的模樣,倒也沒在意,跟在他身後便離開了。

沒有出史萊克學院,而是到了另外一棟樓的議事廳中,唐元隨著玉小剛走進去,便見到了寧風致和另外一名鬚髮盡白的老者,那名老者的右手衣袖空蕩蕩的,正是劍斗羅。

唐元之前見過劍斗羅幾次,自然是認得出來的,他的目光看到劍斗羅空蕩的右袖,便不留痕迹地移開了。

他可不想去揭一個封號斗羅的傷疤。

走進廳中,唐元向寧風致和劍斗羅行了一禮:「寧宗主,劍斗羅前輩。」

寧風致的狀態看上去,已經不及幾年前唐元初見他時那樣風華絕代了,鬢間平添了幾縷霜絲,不過舉手投足之間依舊是風度不凡,看來七寶琉璃宗的遭遇,並沒有讓他就此倒塌。

見到唐元之後,寧風致笑道:「唐元,好久不見。」

劍斗羅也對唐元微微一笑,唐元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上的表現,可謂是天下有目共睹,對於這樣一個優秀的後輩,也不是敵人,劍斗羅還是很看好的。

寒暄一番之後,玉小剛便打算離開了議事廳,畢竟唐元和寧風致要談結盟的事情,他留在這裡,也插不上話。

卻聽唐元突然道:「大師還請留步,不如一起聽一聽?」

玉小剛一愣,看了看寧風致一眼,見寧風致對他笑著點點頭,便也不好離去了,當即坐了下來,也不知道唐元讓他留下究竟是何意。 第758章小蛛還在

之南跟曼曼也被嚇壞了,畢竟她們是親眼見過那隻兔子又多大的,體型那麼大,萬一暴起傷人,郡主不一定能頂得住。

「怎麼回事?璃兒是不是出事了?」

之南趕緊安慰道,「青姐姐,你先別激動,我們跟過去看看,郡主那麼厲害,肯定不會出事的。」

兩人帶着蘇洛青,也趕緊朝着那大兔子的窩走去。

蘇洛青身子雖然已經好了很多,可是卻還是虛弱,在林子裏走了一會兒,她就氣喘吁吁了。

之南看着她額頭上的冷汗,沉吟了一會兒,勸道。

「青姐姐,你要不先在這兒休息一下吧,我跟曼曼先去看看,郡主肯定沒事的,那兔子雖然很大,不過終歸也只是一隻兔子。」

蘇洛青搖搖頭,「我得去看看,這葯人回來拿藥箱,肯定是有人受傷了。」

「曼曼,你跑的快,你先去看看,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跟之南走的慢些。」

曼曼趕緊點頭,「好,青姐姐,你別着急啊,我馬上回來。」說完快速就跑了。

葯人速度很快的取來了藥箱,蘇招娣趕緊拿出各種葯開始救治小蛛,那隻大兔子就一直站在一旁,一雙紅彤彤的眼睛盯着蘇招娣看,好像是不知道這個人為什麼不追它了。

小蛛的情況很嚴重,若不是因為它是一隻特殊的蜘蛛,它早就死了,但傷的那麼嚴重,能堅持到現在也已經是極限了,幸好蘇招娣來了。

可是即便如此,蘇招娣也沒信心能把小蛛救回來,傷口全部處理完,又給小蛛吃了藥丸,小蛛便昏迷了。

蘇洛青跟曼曼,之南都站在一邊,三個女子看着地上那隻枯瘦的大蜘蛛,都是滿臉的驚恐。

她們從沒見過這麼大的蜘蛛,蜘蛛這東西本就屬於毒蟲,還長的這麼大,那豈不是只要沾上就肯定會死嘛。

蘇洛青大著膽子上前兩步,伸手去拉蘇招娣。

「璃兒,你離它遠點兒啊,雖然看起來快死了,但是……這是毒蟲啊!」

蘇招娣扭頭看了蘇洛青一眼,認真的道。

「阿姐,它是小蛛,是我養的,不會咬我,你們放心吧,不過它現在情況不太樂觀,能不能活下來都不一定。」

蘇洛青看着那大蜘蛛身上的傷,問道。

「它這傷……」

「都是當年留下的,我出事的時候,是小狐跟小蛛衝出了空間,幫我阻擋了那些人一會兒,雖然我終究是沒能活下來,可是它們倆,卻也為我付出了命。」

蘇招娣手指溫柔的撫摸著小蛛的腦袋,它是毒蟲,可是此時卻很溫順,像是已經處在生死邊緣,它無力做出任何動作了。

蘇洛青滿臉震驚,「它們救了你?這些東西,它們懂人話?」

蘇招娣嘆了口氣,沒有說話,看看外面的天色,吩咐葯人留在這裏照顧小蛛,隨後把那個小太監也弄了來,讓他跟葯人一起照顧小蛛。

小太監在看到一隻大蜘蛛,一隻大兔子時驚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在會……這麼大?」

蘇招娣淡淡的看着他,「照顧好它,它如果死了,我會讓你陪葬。」

她眼神驟然變冷,眼中殺意瀰漫。

小太監嚇的臉色一白,忙不迭的點頭。

「好,我一定照顧好它,我……我肯定照顧她,不過……能不能,讓它別咬我?」

蘇招娣沒理會他,徑直朝外頭走。

之南看着可憐兮兮的小太監,有些同情他,從自己的小包里拿出一個瓷瓶,倒出兩顆藥丸遞給他。

小太監不明所以的看看之南,又低頭看看自己手中的藥丸。

「這是解毒丹,是她煉製的,對葯人的毒,還有大多數毒藥都是管用的,雖然我不知道對這隻大蜘蛛的毒管不管用,但多少還是有些作用的吧?」

小太監聞言,立刻把兩顆藥丸收了起來,對着之南投去感激的眼神。

「之南姑娘,謝謝你,真的太感謝你了。」

之南笑的異常和善,「沒事,不用客氣,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千萬別惹她生氣,她可是葯魔,在這裏,人人都要忌憚她。」

之南已經離開,小太監卻還在因為她的那句話而恐懼,他扭頭看向那隻大蜘蛛,又苦下了臉。

這東西真的不會咬人嗎?雖然都快死了,不行,絕對不能讓它死,它要是死了,那那位主子是真的會殺了他呀。

蘇招娣從土洞裏爬出來,都來不及拍去身上的塵土,趕緊對蘇洛青說道。

「阿姐,我得趕緊出去了,我要是太長時間不在,外面的人會懷疑。」

蘇洛青點頭,伸手給她一點一點把身上的塵土拍掉。

「好,放心吧,這裏有我們,那隻……蜘蛛……」

說到小蛛,她雖然有感激,但卻還是有些害怕的。

「我們會好好照顧那隻蜘蛛的,你不要擔心,先出去吧。」

蘇招娣快速從空間出來,走回到屏風裏,發現小柔已經不在床上了,走到窗邊,推開窗戶,才發現外頭的天已經黑了下來,街道上不時有幾個行人經過。

房門被吱呀一聲推開,蘇招娣回頭,就見小柔跟白薇有些疲憊的走了進來。

一看到蘇招娣,小柔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快速衝過來,抱住蘇招娣急切問道。

「師姐,你回來了?你到底去哪兒了?也沒告訴我們一聲,我跟白姐姐可是找了你很久呢。」

蘇招娣看向白薇。

白薇打量了她一眼,皺眉道。

「我在你身上聞到了土腥味,難不成你去挖土了不成?」

蘇招娣心中一凜,臉上卻不顯絲毫,平靜的說道。

「沒什麼,我就是去查探了一下,這月陽城還真的挺大的。」

「那你查到什麼線索了嗎?」

蘇招娣沉吟了一會兒,正色道。

「這城中確實有一個天殘教,可是卻並不是局限在一個門派,這更像是一個邪教組織,天殘教的教眾可能在這座城裏擔任著任何職業,他們之所以如此的囂張跋扈,看來是有人在官府當差。」

「而且官職還不會低。」白薇說道。

「若是官職太低,那就沒有如此的能力,在月陽城幾乎是一手遮天,連天子門生都敢追殺。」

蘇招娣贊同的點點頭。

白薇又道,「而且之前那小子說的兩種可能,我更傾向於有書生知道了某種消息,所以才會遭來這樣的大禍,只是到底是什麼消息呢?居然能讓這個組織下狠手對月陽的所有讀書人,這很不尋常。」

聽到最後一句話,蘇招娣心神忽然一動,有什麼東西在腦海中一閃而逝,可是她卻沒能抓住,仔細去想時,那個念頭又消失了。

「白薇,你再說一遍。」

白薇跟小柔都不明所以的看着蘇招娣,蘇招娣卻很急切。

「你再說一遍,剛才的話。」

白薇皺了皺眉,還是配合的又說了一遍。

「再說一遍。」

白薇的臉瞬間就陰沉下來,她瞪着蘇招娣怒道。

「你耍我玩兒呢?」

蘇招娣抓抓自己的頭髮,急切道,「不是,你再說一遍,我剛剛那一瞬間好像想到了什麼,可是抓不住。」

白薇立刻再次配合著說了一遍,蘇招娣仔細的想了半天,也終究沒能抓住那個想法,好像只是一閃而逝,再想回憶卻怎麼也回憶不起來了。

她搖搖頭,有些無奈道,「算了,想不起來了。」

白薇立刻黑了臉,她現在越發覺得這個女人剛才就是故意在耍她玩兒,根本就沒有什麼想法。

小柔在一旁小聲問道,「師姐,你剛剛到底想到什麼了?」

蘇招娣看她一眼,沒理會,這根本就不需要說了,她都說了她想不起來。

嘆了口氣,她有些累的往軟塌邊走去。

「我要睡覺了,我很困,你們也都去休息吧。」

白薇跟小柔一起瞪她。

「我們找了你那麼長時間我們都沒說累,你累什麼?」

白薇打量了蘇招娣幾眼,又說道。

「而且就算是你真的去打探消息了,那也不應該滾了一身的泥土吧?這月陽城打探消息需要這樣嗎?」

「怎麼不需要?我怕被人發現不得爬牆頭嗎?」

小柔點點頭,「我覺得師姐說的很有道理啊,」

話音落下被白薇敲了一下腦袋,她立刻哎呦一聲,捂著腦袋退後了兩步。

蘇招娣躺在軟塌上,緩緩閉上了眼睛,腦子卻是非常清醒的,她認真思考月陽的事,她這次來月陽可不是為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不管書生如何,月陽如何,總歸都不是她在意的,自然有人去管,她是為小衍而來。

誠叔的人現在應該已經進月陽了,看來晚上還是得出去一趟,先找暗樁打探一下情況吧,這月陽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不知道小衍在什麼地方,如今怎麼樣了。

還有小蛛,估計短時間內不會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