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送上門的神獸他們不要嗎?還搭上一個一看就很厲害的靈火。

見小姑娘蹙眉似是不解,妙月掌門也肅了面容,師弟的其他徒弟他都教過一段時間,只有這個最小的,一來他宗務繁忙,二來沒有同齡的徒弟一起。

既然小姑娘如此直接,他也不拐彎抹角,向她招了招手。

白瑧上前幾步,覺著俯視自家師伯的姿勢可能有點不敬,便掏了個蒲團坐下。

就聽掌門用慈愛又蒼老的聲音問道:「你為何想要將火鳳交於門派?可是覺得自己養不起?」

白瑧點頭,隨即又搖頭,誠懇道:「晚輩覺得火鳳是神獸,定然身負大氣運,晚輩的運氣並不太好,恐怕壓不住?」

妙月掌門聞言一怔,過了兩息,他才笑着問:「你也知道氣運之說,是你爹告訴你的嗎?」

白瑧搖搖頭,當然不是他爹,他爹的師父都不修天機道,更何況他爹。

妙月掌門撫了撫鬍鬚,接着道:「要知道氣運無相無形,你怎麼就知道你的氣運不好呢?

自打你出生,你爹拜入了清一師叔門下,後來你直接也拜倚劍峰掌峰為師,便是唯一一次出門任務,也能遇到三千年的地星草,還改良了聚靈陣的陣紋和符紋,加之……」

妙月掌門本要說她領悟了規則和重塑了靈體,但這機密事是不能宣之於口的。

「如此種種,這樣,你還覺得自己的氣運不好?」

白瑧心下小人對着手指,她這運氣是突然好了,但總覺得有一雙大手在背後推動,是福是禍還未可知。

也只有到了以後,顯露出更多端倪,她才好推測。

抬眼看着面前循循善誘的掌門,白瑧心下一頓,掌門定然是見多識廣的,很多秘辛師父不一定知道,掌門可能知道,她打算相信師父一次。

被她相信的妙清真君早已經悄悄睜開眼,看着自家小徒弟糾結,見她抬頭又趕緊閉上眼。

妙月掌門眉毛抖了一抖,還是那般和藹親切,耐心地等着她的回答。

。 只是今天葉子的心情並不太美的關係,這才沒有相應的進行皮膚選擇后再去玩排位。

葉子卻是沒想到,自己就是沒用皮膚而已,居然被這個主動找上來的小妹子誤會了。

隨手將一皮膚設置上,葉子這才開麥出聲道了句:「不用,后羿的皮膚我都有。」

葉子終究會有一天走出來被三的壞心情,只因為在他開麥講話的那一瞬間,對面的小姑娘就莫名的心跳加速起來。

即將九月份的關係,天氣微涼起來。

隨手接過外賣小哥送來的奶茶福利,林斯文發現了一件讓她無語的情況來。

雖說是八月底了,天氣多少還是有些熱乎的。遞給關雪的的奶茶明顯還是正常冰的,至於玉小琴的依然是多冰,三公子的是少冰,輪到自己,卻是一杯去冰的。

看到這樣的安排,林斯文那邊就砸吧了砸吧嘴。

可以確定的是,這一定是自家小媽給琴姐打過電話了,若不然,也不會特意的把去冰奶茶給自己安排上。

天氣關係,雖然嘴裡的奶茶是去冰的,林斯文倒也感覺還好的。

27部的薪水雖然是固定的,人也總是天天往外跑遠路,可但凡是全員都在店裡的時候,相應的福利也就跟著被安排上了。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琴姐他們說起,林斯文都完全沒想到,這一片的樓房就是老闆娘鍾無念的投資!即便是那個平日里不見人影的開發商,再見到老闆娘的時候,那都得規規矩矩的喊上一聲鍾姐。

據三公子說起過的,這片的投資最少也得幾十個億,雖說是大手筆,可也不過是老闆娘在同入駐27部做店主之前,在家族裡邊存下的一筆私房錢。

一想到二十多年的人生里就讓老闆娘存了幾十個億的私房錢,即便是對錢從來沒太多概念的林斯文也只剩下了感慨。

奶茶正喝著沒兩口,感覺到了這次的奶茶雖然去冰,卻明顯加糖份量后,正準備跟隨了玉小琴的腳步刷個購物軟體挑選一下秋季衣服,提前準備下,人就收到了安排給自己的出公差提示消息來。

「接收到B86-2號異人的多次同緣由投訴,建議27部外勤人員立即前往查明緣由。」

「目標人物現在地:民心路淮楊小區三棟六樓601室。」

「出行路線和資金補貼已發放,建議選擇六號路公車前往。」

瞧到是民心路淮楊小區的601室,林斯文就把那位大媽給記起來了。

可不是嘛,自己來了27部還不到兩個月的空檔,就已經收到了大媽八次以上的相應投訴。

前幾次的理由要麼是涉及到了鄰居噪音,要麼涉及到了樓道亂丟垃圾。哪怕是小區廣場舞那邊的聲音過大,也都被當做了投訴的款項特意的打電話過來。

這些事情,原本的確是可以找了當地的派出所就能夠解決。奈何大媽對於對方得處理一直表示沒效果關係,就直接換了27部來投訴。

之前的幾處涉及到並非是需要戰力的關係,也都被系統安排了林斯文過來處理。還別說,林斯文幫忙調和的關係,這些事情也都被成功解決掉了的。

雖然不說是一點聲音都沒有了,但最起碼的不會再讓大媽感覺到噪音級別的動靜。

林斯文對於這大媽,那也是有過一定的詳情了解。

相比別人家都是夫妻雙方為異人,他們家的情況卻只是老太太一人是異人。

雖然也有個親生的兒子,但是經過27部的專門基因檢測后,確定是大媽的兒子就是普通人的事實。

也正是因為一家人里只有大媽一個是異人,所以很多事情上大媽也就悶起來了不少的話語。

林斯文在跟大媽接觸過幾次后,便深有體會。因為處事風格的關係,但凡是去了大媽出公差的時候,等到事情一結束,她最適合的就是乖乖巧巧的喝著大媽準備好的茶水,然後陪了對方嘮嗑一兩個小時。

如果沒有嘮嗑這環節話,指不定的前腳自己剛走,後腳的時候大媽這邊的出公差提示就被安排上了。

對於李若冰傳達的好意,陳無言保持了戒備狀態。

在瞧到李若冰並沒有談及瀑布這邊地盤的日後歸屬問題時,才算放下最初的戒備。

心裡雖然質疑這白衣弟子怎麼會好端端的專門來給自己開小灶傳授經驗,手上卻還是挑選出一個看起來不錯的烤地瓜給她遞了過去。

「剛熟。」

瞧到陳無言遞來的烤地瓜,李若冰猶豫了下,人也伸手接了過來。

長到這麼大,她還是頭一次吃到這樣原生味的東西。

想到這是陳無言送自己的第一樣東西,人也莫名臉紅起來。

兩個人安靜地在篝火旁剝皮吃起烤地瓜的時候,巨石后的許陽星克制住了自己想要衝出來的舉動。

「陳無言你等著,敢打我女人的主意,我會讓你在試煉的時候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會是什麼!」

不過是得了新人大比的第一名而已,就敢把心思放在他相中的女人身上了?真當自己是萬眾矚目的宗門之星,可以跟他們十大驕子同名?

就算日後,陳無言有了能力,想入十大驕子的排行榜,那也得看排名第二位的自己答不答應!

許陽星憤憤離去的時候,他卻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陳無言的面前,哪怕是借著黑夜當掩護,也早已經暴露了蹤跡。

四品魂境的墨綠色魂力,在陳無言眼中的畫面里可是顯示的很清晰。

看出這抹人形墨綠同找來跟自己說話的李若冰並沒有什麼直接關係,陳無言十分難得的主動跟李若冰多說了一句。

「跟蹤你的人離開了。」

聽到陳無言說這話的時候,李若冰臉上的緋紅加深了幾分。

好在有篝火打掩護的關係,頭低的更深一些后,倒也不容易讓人看出什麼問題來。

陳無言這麼說,明顯是在意自己!

想到她所提到的自己有被人跟蹤,倒也不難猜大半夜的宗門裡誰會這麼無聊。

想起許陽星來,李若冰也只剩下反感情緒才代表自己心中想法。

「那應該是許陽星,宗門裡只有他這麼無聊。」

想到這,她偷偷看了一眼陳無言,發現對方並沒有多想什麼的模樣,才算是松下來一口氣。

若不然,還真的需要好好解釋一下為什麼許陽星總是愛黏自己的緣由。

李若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莫名其妙的就開始在乎起陳無言對自己的看法不說,這種感覺甚至是還未曾有被她告知自己的好閨蜜江雲衫。

收回這些小心思,等把烤地瓜吃完,李若冰知道自己在這裡呆的時間有些久了。

擦拭完玉手后,人的手心裡憑空出現一枚藍色戒指,李若冰直接往陳無言面前一遞。

「這是儲物戒,剛好我有兩枚,你先拿去用,等試煉結束還我就好。」

李若冰這邊遞出儲物戒后,似乎是擔心陳無言多想,人還特意解釋出聲。

「我只是希望你獲取到冰系靈石、妖丹時,能跟我互換一下……」

聽到這解釋,陳無言應了一聲好。

「謝謝。」

儲物戒是自己眼下最急需的,雖然裡面只有一立方的空間,卻也足夠給自己省下不少的麻煩。

雖然對方是有需求,可這個人情,他也是記下的。

儲物戒太珍貴,哪怕是青璃城裡也只有過兩枚。

那兩枚原本是在自己父母手上,父親出事後丟失了一枚,母親那枚則是在他們母子被逼出城主府時,一併交了出去。

收下儲物戒后,看向遠處有一抹深墨綠色的人形發光物體正快速的直衝這邊而來,不難猜測是歐陽文傑那傢伙。

「文傑快過來了。」

不過是隨口一句,想著也能緩解一下兩人之間的尷尬,卻看到李若冰猛地站起。

「陳師弟,我出來太久,也該回去了。」

人說完,直接轉身從另一條道下了山去。

……

已經是半夜時間,青璃城主府的書房裡卻依然燭光明亮。

陳絕夏的二夫人來回踱步了大半晚,依然沒有瞧到侍女有傳新消息回來。

「這陳無啟他們搞什麼幺蛾子,傳個信都這麼慢!」

聽到二夫人又是一句埋怨話出來,桌旁看書打發時間的陳絕夏抬頭勸說出聲。

「也許是被什麼事情耽擱了,若是累了你先去睡,有消息我派人過去告訴你。」

心疼向來嬌滴的二夫人這會兒熬夜受苦,陳絕夏再次勸說出聲。

卻也剛巧,話音一落,書房外便出現了只通體藍色紅嘴的信鴿落在了窗檯前吃起米粒。

咚咚咚的聲音有節奏響起,陳二夫人連忙小腳跨出書房就等了苗翠遞信過來。

相比陳二夫人的焦躁,陳絕夏卻是早已胸有成竹。

百十多顆靈石換取來的鳳鳴劍,掏空城主府大半家底置辦下的神器在手,哪怕是個廢物也定能奪個名次回來!

更何況他兒子陳無語可已經是三品魂境初期!奪冠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

想是這麼想的,卻還是只有親眼見到陳無啟他們讓藍鴿回來傳信才徹底放心的。

正起身來準備確定這一事實,就聽到苗翠驚聲吼出「夫人」。

看到二夫人昏厥過去,正被苗翠吃力扶著的畫面,陳絕夏拿來那掉落在地上的那紙條急忙查看。

「陳無語被殺,兇手陳無言。」

簡短的十個字,卻像是晴天霹靂。

即便是陳絕夏也只覺得兩眼在瞬間發黑,天搖地晃起來。

「陳無言,你個兔崽子居然敢殺我兒子!」

等到陳二夫人清醒過來的時候,書房裡早已經一地狼藉。

陳絕夏摔碎書房裡的最後一件瓷瓶后,人也漸漸冷靜下來。

此仇不報非君子,那陳無言仗著自己是魂炎劍宗的弟子,真的就可以為非作歹了?

也不想想,他爹可都栽在自己手裡了!收拾他?還不是自己動動手指頭的事!

明面上解決掉陳無言的想法,若是被魂炎劍宗察覺,他們絕對不會讓自己見到第二天的太陽。可若是自己暗地裡動手,陳無言徹底成了一個死人時,他在魂炎劍宗眼中的價值將會降到最低!

眼瞧著二夫人哭得梨花帶雨,一口一句「老爺,你可要為無語報仇,那是我們唯一的兒子」,反倒是提醒了陳絕夏,他還有一個兒子叫陳無直。對於李若冰傳達的好意,陳無言保持了戒備狀態。

在瞧到李若冰並沒有談及瀑布這邊地盤的日後歸屬問題時,才算放下最初的戒備。

心裡雖然質疑這白衣弟子怎麼會好端端的專門來給自己開小灶傳授經驗,手上卻還是挑選出一個看起來不錯的烤地瓜給她遞了過去。

「剛熟。」

瞧到陳無言遞來的烤地瓜,李若冰猶豫了下,人也伸手接了過來。

長到這麼大,她還是頭一次吃到這樣原生味的東西。

想到這是陳無言送自己的第一樣東西,人也莫名臉紅起來。

兩個人安靜地在篝火旁剝皮吃起烤地瓜的時候,巨石后的許陽星克制住了自己想要衝出來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