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一刻鐘的時間,就會開始有人往這邊送早飯了。

蕭三公子主僕這邊,一點動靜都沒有,不會是昨晚他們真的認真按照她教的方法做了吧!

常小九很是好奇,之前盡量的想避免跟他們接觸相見,現在,她有點好奇的想知道。

想想還是算了,真那樣的話不是正和自己的意。

耍他們是她不對,但是,這次是他們先騙她的,怪不得她的。

剛推開自己的艙門,身後吱嘎響了。

轉身一看,小桐打著呼哈,頂著一雙黑眼圈往外走。

「葉公子早,呼哈。」小桐沒精神的邊跟常小九打招呼問好,一邊又打了個呼哈。

看他身上衣袍的皺褶,應該是沒脫衣衫過。

「你家公子他?」常小九掩飾著自己的心虛,很是淡定的問。

他們真的按照她說的做了,那就是說明他主僕二人對她很是信任!

「謝謝葉公子了,我家公子昨晚按照公子教的辦法做,快天亮的時候才睡的,睡的很安穩。我這就去跟船上的廚房說一聲,早飯遲點送來。」小桐搓搓眼睛,很是感激的說到。

我去,竟然真的做了一宿?

這兩個憨憨啊,常小九此時心情很是複雜,對著小桐點點頭,然後看著他往艙外走去。

進了艙后,常小九猶豫了一下,沒有把門關上,想著等下小桐回來的時候,叫他進屋,好好了解一下他主子之前的情況,也好對症下藥,在船到目的地之前,把能徹底治療蕭君儀的方子給了。

小桐很快就回來了,回自己艙之前朝常小九這邊看了看,就看見她對自己招手,趕緊的就走了進來。

「叫你來,是想問問你家公子這個病的一些情況。」常小九就直接的開門見山的說了。

對公子好的事,小桐立馬就點頭,問啥都行。

於是,在常小九的引導下,小桐就把自己所知道的,詳細的說給她聽。

蕭家在理州,算是書香門第,蕭君儀祖父那一代,曾經出過一位正二品的官,蕭君儀父親這一代呢,雖然也出了兩位官,其中一位,年近花甲了,才做到一個副四品的知縣。

另一位,年紀輕些的也就是蕭君儀的三伯父,也是去年才熬到正四品。

到了蕭君儀這一代,男丁雖然興旺,仕途之路走的卻都不是很順。

不是落榜,就是沒進前十,更別提前三甲了。

所以,在蕭君儀小的時候,族中之人就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希望他能考個狀元,為蕭家光宗耀祖。

蕭君儀打小就刻苦讀書,很多時候,到了吃飯的時間,因為看見他在苦讀,家裡人就讓送飯菜的別打攪到他。

時間一長,胃疾就有了,越長大,發作起來就越是嚴重。

雖然不是一年到頭的吃藥,一年之中,至少也有三分之一的日子在服藥湯。

但是,這件事,蕭家對外是隱瞞著的。

因為,怕影響到他的姻緣。

小桐說得詳細,所以,無意中,常小九竟然聽到了關於自己的事,也就是蕭家怎麼會跟常家提親。

原來啊,那是蕭家族長的意思,說為了蕭君儀的仕途著想,娶常太守的女兒最合適。

雖說做了太守的女婿,科舉還是要靠自己的真才實學,但是,有個太守岳丈,對於蕭氏一族來說,也是好事。

蕭君儀孝順,家中長輩一說,他就答應了下來。

就連他的好友偷偷提醒他,常太守的那位千金常九娘名聲可不怎麼好,勸他考慮清楚,他卻只是笑笑。

「葉公子你都不知道,那常九娘啊,哎呀,不說也罷,我就不膈應葉公子了。」小桐邊說邊搖頭。

常小九心說,你小子當面都辱罵過我的!

「反正啊,我家公子外人看,都很是羨慕,卻沒人知曉他這些年過的有多難,逢年過節也熬夜苦讀,春天別家公子都相約踏青遊玩,他在府中書房苦讀。

夏季炎熱,樹上的蟬鳴吵人,他用棉花塞了耳朵苦讀。

不秋遊,不踏雪賞梅,哎!」小桐越說越是心疼自家公子。

之所以對常小九說的這麼詳細,也是想博得常小九的同情心,好好的幫自家公子診治。

常小九聽了之後,更加確定了自己之前,最先的判斷,那就是,蕭三公子平日里精神壓力太大了。首先這種情況在臨床上,心理壓力過大,情緒過度焦慮緊張都會影響胃黏膜,從而導致患者出現胃炎或者是胃潰瘍,或者是出現膽汁反流性的胃炎的問題。

再加上小桐剛剛說的,蕭君儀常年的經常性的飲食無規律。

所以,他才會有這麼嚴重的胃病。

「葉公子,我剛剛跟你說的這些,你莫要傳出去哦。」小桐想起來叮囑著。

常小九點點頭:「放心,這點操守我還是懂的。」

「那葉公子,我家公子的病?是以後都按照你昨個給的方子吃就行了么?」小桐不放心的又問。

「莫急,容我好好想想,看看能不能找個更好的方子。」常小九沒有當即承諾,能幫他家公子徹底治癒。

「那小子就現在這裡替我家公子,謝謝葉公子了。」小桐趕緊的對著常小九就是一拜。

「趕緊回去休息一下吧,畢竟你家公子還要靠你照顧呢。」常小九不想看見他的黑眼圈,既然已經了結到自己想知道的,就開始趕人了。

小桐應著離開,剛想幫著關好門,阿順送早飯來了。

「公子,對門的那位公子昨晚又不舒服了么?」阿順把早飯擺在桌上后,好奇的問。

常小九點了點頭,看著阿順今早穿了自己給買的新衣衫褲,還有新鞋子,雖然不是什麼高級面料,就是最尋常的棉布的,卻感覺這孩子都變精神了很多。

「先去忙吧,等會過來吃。」常小九就怕他挨訓挨打,趕緊的催著他。

阿順笑著麻溜的出去,因為開心,走路都蹦跳著。

晌午的時候,常小九見到蕭君儀了,清秀的面容頂著跟小桐同款的黑眼圈……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到達一樓的時候,水位又上升了不少,快要到達唐妺的膝蓋,按這個速度看來,進水口必然不小。

她涉水跑去了地牢那邊,果然她的擔心沒錯,只見之前關押了汾總的牢門此刻已經被打開了,裡面也已經空空如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水位在肉眼可見的速度往上漲,唐妺來不及多想,暴力破開旁邊的牢房。

裡面的人已經驚嚇的哭出了聲來,突然房門被打開,都含著淚眼看了過來。

「這裡馬上就要被毀了,大家趕緊跟我走,我救你們出去!」

幾個剩下的都是少女和婦女,此刻大家又驚又喜,忙跟著唐妺身後跑了出去。

這時聽到有人驚呼:「那水裡是什麼?!!」

唐妺扭頭看去,就見身後飛速游過來一群黑壓壓的東西。

一眼她便認出來那是什麼,正是之前她打探危險區域時看到的變異食人鯧。

唐妺立即將自己身旁的人往前推,「這些傢伙吃人,不想死就趕緊跑快點!」

水裡行動本就困難,這些食人鯧在水裡的速度卻並不減弱,距離幾人越來越近。

唐妺一邊呵斥著快點,一邊舉起手槍朝著水裡射擊。

很快水裡泛起一陣血紅,血紅下是劇烈翻騰的浪花,顯然是那些食人鯧被同類的屍體和血腥激發了凶性,此刻正在搶食。

然而這種拖延也拖不了幾秒,哪些食人鯧又瘋一般的撲了過來。

唐妺可不覺得自己能在這群食人鯧的利齒下全身而退,一邊飛速後退,一邊往那邊的魚群里打上一槍,能拖一秒是一秒。

但即便如此,在快到達樓梯的時候,食人鯧還是追了過來。

在一條食人鯧即將一口咬上她小腿的時候,一槍直接結果了它。

宋初的冷靜的聲音響起:「快上來!」

唐妺一隻腳剛踩上去,一個少女突然尖聲慘叫了一聲,原來是她的動作慢了一步,竟然被食人鯧咬到了腳後跟。

腳後跟處立即湧出鮮血,白骨更是直接露了出來。

唐妺眼神一厲,將她從魚群里拽了出來,抬槍打死了咬住她腳上其它皮膚不放的魚。

水裡熟悉的血腥氣息將食人鯧的凶性激發到了極致,甚至開始在水裡跳躍著要咬兩人。

少女疼的面色發白,動作幅度更是慢了下去,一條食人鯧似是發現了這一點,徑直朝著她咬去。

唐妺眼疾手快,一巴掌揮過去將魚扇飛,但手掌卻被那鋒利的牙齒劃出一道血口。

來不及關心傷口,她將少女一甩到自己的背上便拔足狂奔。

水位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到達三樓也不過是十幾分鐘的時間。

唐妺將人扔給醫務人員,讓他們帶著她止血離開,對宋初道:「趕緊組織大家離開,基地首領逃出來了,一會兒可能還會有更恐怖的事情發生!」

宋初眉頭皺得死緊,「讓我看看你的傷。」說著便去抓她的手。

唐妺將手又立即拽了回來,也不顧上面的鮮血淋漓,神色十分嚴峻。

「地下關了四種生物,如今食人鯧被放出來了,我估計虎鯨什麼的也不會遠了。它們都是吃慣了人肉的,必然會對我們發起瘋狂進攻,別忘了,那些東西能越水攻擊人類!」

「十分鐘這裡就能結束。」宋初道。

這時一個人慌張地跑了過來,「主子,甬道上有一個人,他想炸掉甬道,將我們所有人都淹死在這裡!」

兩人瞬間眼神一厲,立即追了過去。

在甬道一半位置的地方,汾總正一臉恨意瘋狂地站在那裡,他的手中還拿著一個玻璃器皿,其中裝著淡青色的液體。

「你們都不準從這裡走,否則我就立即將它摔碎,你們這些粗人想來不知道它是什麼吧,這是強化版的氟化氫,它能以最快的速度融化這裡的玻璃,到時候,你們誰也別想從這裡活著出去。都知道這裡是海底,你們也該知道這海底的壓強有多大吧,只要這玻璃甬道一破,到時候你們都會瞬間被壓成一塊柿子餅,怎麼樣,想試試嗎?哈哈哈哈。」

馬莉冷聲道:「就為了個破基地,你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嗎?我們會死在這裡,你也逃不掉!」

汾總依舊笑得瘋狂:「哈哈哈,我何曾怕過死?為基地獻身是我莫大的榮幸,為了基地,我可以犧牲一切!」

「你真是個瘋子!」馬莉氣急敗壞地怒罵。

「哼,你現在才知道,可惜太遲了,你們想毀了我的基地,那咱們就一起給它陪葬!」

「明白一開始直接殺了你,是我的失誤!」唐妺清冷的聲音在眾人身後響起。

汾總怨恨的目光立即精確地捕捉到了唐妺的身影。「哼,你來了,當時你沒殺了我確實可惜,現在咱們的身份已經又換回來了,如今的獵物已經變成了你以及幫你做事的這群人,怎麼樣,是不是後悔莫及?」

唐妺不在意的點點頭,「是有些後悔,但不至於莫及。至少我還有過選擇的機會,而你卻連個選擇機會都沒有,著實令人心痛啊!」

汾總面色微變,冷笑一聲,「你在說什麼胡話!」

唐妺略有些驚訝,「是胡話嗎?我以為你辦公室里的那份地圖已經說得明明白白了呢!」

這下汾總的平靜終於維持不下去了。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唐妺卻道:「聽不懂沒關係,我可以給你講嘛。」

「說起來,宋瀚宇能進入總部工作,你一定十分羨慕嫉妒恨吧!」

她看著對方因為激動而通紅的臉瞬間慘白一片。

與此同時,她也敏感的感覺到身邊人身體的僵硬。

她看了宋初一眼,沒有跟他搭話,而是繼續刺激汾總。

「每天都要比劃這自己基地的位置和總部的距離,幻想著總部里的一切,妄想自己有一天也能離開這裡,踏入總部的領地,這種滋味想來是萬分難過吧!」

汾總的語氣有些艱難,「你,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唐妺悄無聲息碰了碰宋初的手背,還不忘跟對方周旋:「當然是你自己告訴我的了,能將那塊地方戳出個坑來,那得是有多大的執念啊!」

汾總一愣,沒想到還能有這樣的疏漏,不過很快又鎮定下來,他冷笑一聲:「那不過是我胡亂指的一個地方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