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興俱樂部的會客室里,陳飛揚正在接受央世體育頻道的專訪,坐在一旁看熱鬧的還有小崔。

採訪陳飛揚的是前年加入體育頻道,去年開始嶄露頭角,專門說足球的解說員黃建祥。

黃建祥今年28歲,精神頭很足,目前在央世的體育頻道,算是一顆新星。

除了直播解說之外,他還有一檔集錦類節目,每天中午十二點到一點。

分別是亞洲足球集錦,美洲足球集錦,歐洲足球集錦。

對於當今國際足球的發展,他算是相對最了解的那一波人之一。

他再是見多識廣,也沒有聽說過哪個成年職業隊全是20歲以下的愣頭青。

黃建祥問道:「陳總,足球圈內有句老話,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你為什麼背道而馳呢?」

陳飛揚輕飄飄地回道:「沒有十萬個為什麼,我就是有錢任性,今天這場比賽,可以視為兩種不同的建隊思路的碰撞。」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只要有樹葉飛舞的地方,火就會燃燒。」

「火的影子會照耀著村子。」

「並且,讓新的樹葉發芽,當想要保護自己最珍惜的人時……」

「忍者真正的力量才會表現出來!」

使用了屍鬼封盡猿飛日斬壽命已盡,心中念著這一首他的著作的詩歌,同時最激烈的時候來了,猿飛日斬猛衝過去抓住大蛇丸,朝他的腹部一拉,僅僅拉出一雙手的的程度就不行了。

隨後一在猿魔,握住草雉劍的情況下,猿飛日斬勉強封印了大蛇丸的一雙手。

在奪取手的一瞬間,大蛇丸神情癲狂,嘶吼道。

「你這個老不死的,快把我的手還給我。」

全忍界聊天群一片安靜,此刻心情複雜。

【兩天秤大野木:老頭子不知道怎麼說,就是感覺大蛇丸有點慘!】

【四代目雷影:的確,怎麼看怎麼感覺慘,斷一隻手變成斷兩隻手。】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叮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中響起。

【提問:猿飛日斬的緋詩裡面新的樹葉主要指下列的誰?】

【a:漩渦鳴人;b:宇智波佐助;c:奈良鹿丸;d:猿飛阿斯瑪!】

【請下列三人回答:大蛇丸、旗木卡卡西、自來也!】

這個問題一出剛剛一起看猿飛日斬死的人都懵了,猿飛日斬死前還說了什麼嗎?

系統結束的一瞬間,一道直播界面就開始飛速轉換,一個帶著紫色眼影,病態皮膚的「男人」映入眼帘,帶著一股股陰冷的查克拉。

「歐莫西洛伊!」

大蛇姬舔了舔嘴唇,這種當主播的感覺還是有點奇妙。

他淡黃色的蛇瞳分析著答案,問題裡面有兩人,一個漩渦鳴人一個猿飛阿斯瑪。

最後她還是選擇了成就最高的那個。

畢竟是未來的七代目。

「我選擇a!」

【叮!答案正確!】

看著大蛇丸直接答對,剩下的兩人都懵了,他們還在思考是不是猿飛阿斯瑪呢!

【叮!開啟視頻解析。

一個陰暗隱蔽的隧道裡面是一個男聲清脆的響起。

「木葉忍者村在受敵人奇襲時,有本應對手冊!」

「第一階段,消滅敵人的奇襲部隊!」

「如果無法消滅,立即進入第二階段!」

「也就是帶非戰鬥人員避難,包括不是忍者的平民,小孩和女人!」

「讓他們去村裡的各個避難所避難!」

「避難結束以後就進入第三階段!」

「動用整個村子的力量消滅敵人!」

話音剛落,畫面開始轉換,一隻忍鷹在天空盤旋。

「唳!」

隨著圖像朝下轉換,奔跑的砂隱以及音忍被一群肩膀刻著奇特花紋,面帶動物面具,身穿暗部特色盔甲的人攔截,領頭人正是柳生。】

聽完他們此刻才發現柳生的特殊,他居然讓影分身去幹活,相當的自傲啊!

【柳生這裡三下兩除二的輕鬆解決,畫面又多方位走動,輕易調動9尾查克拉的鳴人,以及一個被包圍的日向一族族長。

只見他擺開柔拳的陣勢,輕喝一聲。

「記住,日向可是木葉最強!」

砰!

砰!

運起掌力輕鬆將敵人擊潰,最後一個回天丸子把敵人全部擊殺。】

雖然看著不道德,但全忍界的忍者已經開始想笑了。

「哈哈哈!」

「不行了,哈哈!」

「我們日向可是木葉最強!」

忍者開始棒讀,還加了特效音。

日向一族的族人已經感覺麵皮發燙,尤其是看完宇智波滅族事件的人。

日足的麵皮也是有著火辣辣的感覺,旁邊日差已經頭疼欲裂了。

兩人一張臉啊!

現在他都沒籠中鳥了,就是幾乎一模一樣。

「弟弟,你懂的!」

「哥哥,不太……懂!」

「為了日向!」

「不行,這太丟臉了!」

【畫面移動一個屋頂上一個鳳梨頭男子,面容堅毅,並指結印,嚇的對面的砂隱忍者汗水狂冒。

「木葉秘傳?斷頭台之術!」

他下面一個紅色頭髮盔甲上刻著一個紅色的食字的男人在一聲大喊中迎風便漲,隨時一揮都是一震地動山搖。

「倍化之術!」

而遠處一個黃色單馬尾的男子也在隨之一起戰鬥。

赫然是木葉的豬鹿蝶小隊,也是豬鹿蝶三族的族長。

遠處叢林中一個帶著墨鏡高領衣的男子操控著蟲子給他的兒子治療。

帶著狗的犬冢一族四處追查敵人!】

這些畫面都伴隨著猿飛日斬的聲音出現,同時也是決鬥場之主給他們傳遞的信息,這些都是木葉猿飛日斬心中新的嫩葉。

但伴隨著最後一句忍者的真正力量將會浮現,一個黃髮狐須小男孩和一個黑眼圈的少年在這最後出現。

【只見他站在一隻巨大蛤蟆以及一隻土黃色狸貓的中間,眼神堅毅的看著上面的男子,像是誓言一樣說道。

「大家由我來保護!」

說完,朝著上面的那個眼圈男一個猛衝,對準我愛羅的腦袋使用了一個頭柱之錘。

「轟!」

傷害爆炸!

整個沙子狸貓瞬間瓦解落地!】

這個視頻半點有用的信息都沒有,反而木葉觀眾看的熱血沸騰,木葉忍者帥氣展露無疑。

但就在這種最刺激,最熱血的時候,系統不按套路的在最後插播了一個視頻。

好像在鳴人和自來也相遇之後。

【一處天台,一個白色長發的男子遇到同樣一頭白色短髮的男子,兩人享受著微風。

短髮男子開口問道:「您有幾年沒有回村子了?」

長發男不會答,像是下定決心一樣對著短髮男子說道:「卡卡西,鳴人先交給我。」

卡卡西一愣,表情顯得有點疑惑。

但隨之說出來的話卻讓整個忍界都為之震撼。

「第三代火影指定你負責監視鳴人!」】

「轟!」

「轟隆!」

「轟隆隆!」

宛如八級颱風一樣肆虐在所有人的心中,震撼的所有人都幾乎失語了。

觀看的木葉忍者幾乎全部不敢相信的看著死去那位身影。

三代目火影!

第七班的小櫻也發現了自己所在的小隊的不對勁。

「千手遺孤」的柳生!

被高層滅族的宇智波佐助!

被陷害的四代目火影之子、污衊的9尾鳴人。

再結合監視兩個字,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開始浮現。

現在但凡腦子有點腦水,不是養金魚的忍者都知道了第七班的問題。

柳生會木遁,「千手遺孤」!

宇智波佐助遺孤,宇智波就是木葉高層滅的。

漩渦鳴人,四代目之子,長達十二年的消息封鎖,9尾人柱力,還是木葉高層乾的。而鳴人是被監視,那麼宇智波佐助和柳生是不是也是被監視的對象呢?

也就是說,第七班是一個被猿飛日斬單獨提出來的某種特殊班集體。

結合柳生對鳴人修行的第一步,指點。

「你對木葉、對村民、對9尾是不是有著怨恨。」

「嘶——」

一股冷氣從腳底竄入頭頂,結合宇智波兩位天才的表現。

按照猿飛日斬的尿性,最差木葉也會損失一名天才。

其它小班想起了伊魯卡老師說的,小櫻是特別加入裡面的。

此刻才全部聯繫起來。

千手的滅亡和木葉高層有關,他們警惕著第七班,警惕著那三個遺孤。

而鼬行為或許他們有一點明白了,鼬是回來看弟弟是不是安全的,那麼大膽一點猜測,他是否也是是來警告木葉高層的呢?

因為他打的恰恰是監督者旗木卡卡西啊!

7017k 梁倩是冷著臉離開的,她之前要楊霞當她的經紀人,結果被龍庭拒絕。

現在楊霞竟然帶一個新人,這打臉打得啪啪地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