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聚頂,五氣朝元,方為大羅金仙。」

王牧搖頭,「你說的是修為,我說的是境界,要想成就大羅道果,法則才是最重要的。」

「你可以看看,這四大部洲世界,有很多存在已三花聚頂,五氣朝元,卻無法凝結大羅道果,根源便在於法則沒有領悟。」

牡丹聽得茫然,她沒有傳承,只聽過法則是大羅必備,卻不知法則為何物。

王牧盯著她,「簡單一句話,法則便是大羅密鑰,領悟法則,便宛如金仙擁有金性不朽,可輕而易舉邁入大羅之門。」

「而你的身上,便有這麼一把鑰匙,且還是最頂尖的鑰匙。」

牡丹聽的心潮起伏,她是單純不是傻,王牧如此解釋,她自然聽懂了。

她不可思議,心情緊張到結巴。

「真君是指,牡丹身上有法則存在?」

王牧頷首確定,「的確如此,所以從這點來看,你是有進入大羅的機緣的。」

但他接著又是搖頭,「不過法則在你身上與你如此融合,卻沒被你察覺,這機緣你想憑自己領悟卻是難如登天了。」

牡丹心情時起時落,她忐忑的看向王牧。

「那真君可是需要牡丹交出法則。」

這世界,煉天材地寶成丹,煉珍惜生物成寶都是常見的。

她現在就怕王牧將她煉化,提煉法則。

但想到自己的神通判斷,又搖搖頭,不會的,真君是個好人!

但她卻看到王牧赫然頷首,「你身上的法則,的確是王某必需的。」

牡丹亡魂皆冒。

王牧看的好笑,也不再拐彎抹角。

「別想歪了,王某要的是你的配合,不是一個一次性工具。」

見她還是不解,他講的清楚了點。

「從今日開始,你每日只需為我提供精血十滴,除此之外,必要時候需配合我研究。」

「另外,御馬監仙丹仙酒優先供你使用,你須早日突破太乙金仙,現在你的修為太弱,我怕一個不小心把你弄死了。」

這不是危言聳聽,王牧的肉身時刻在進步,他也在時刻掌控肉身力量。

但牡丹即將和他朝夕相處,且配合他研究,他還真怕一個不小心勁使大了。

見牡丹還是茫然,他皺眉一喝,「聽清楚了沒有。」

牡丹被嚇了一跳,連忙點頭。

王牧揮揮手,「無事你便先下去吧,明日將你的精血準備好送來。」

牡丹忐忑的回應,「真君,真只是如此簡單,不,不需要渡氣雙修之類的嗎。」

要知道之前的她已經做好了比百花姐姐還慘的準備了。

王牧眼神怪異的看向牡丹。

「你就這麼期待雙修?你要是想,我改改計劃也不是不行。」

牡丹小臉一紅,雙手急忙擺動。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牡丹告辭了。」

見牡丹有些慌亂的背影,王牧突然摸著下巴喊了一聲。

「站住。」

牡丹身子一顫,低著頭轉過身來。

卻聽王牧饒有深意問道:「你好像很相信我,能告訴我原因嗎。」

一個凡人,表現的這麼傻白甜可以,但一個金仙,卻有些太過分了。

仙人,可以囂張猖狂,可以肆無忌憚,但絕不會痴傻愚鈍。

這是道心問題。

牡丹抬頭,小臉還是通紅,卻給了王牧一個意外答案。

「牡丹相信,真君是個好人!」

被發好人卡了?

看著眼神堅定的牡丹,王牧疑惑,他哪裡表現的像好人了。

被他盯著,牡丹再次低下頭,又小聲道。

「牡丹有一天賦神通,一生只可使用三次。」

「牡丹對真君使用了第三次,它告訴我,真君是個好人。」

對她而言,好人這個辭彙便代表著可以毫無顧忌的信任,宛如百花姐姐。

接著,在王牧的追問下,牡丹如實講述了她的神通。

「冥冥感應,時光烙印,預知未來。」

了解完畢,王牧頓時怒其不爭的看向牡丹。

怪不得牡丹如此相信他,卻是她的天賦神通預知了他的未來,雖然只是模糊感應,卻足以證明王牧為人。

更重要的是那時光烙印,將她和王牧從時光中聯繫在了一起。

也讓她冥冥之中看到了未來許多她和王牧的片段,如此才下意識的徹底相信他。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是一間不算很大的店,勝在店裡看著乾淨。

不管是碗筷用具還是什麼東西,都是亮堂堂的,顧南靈看著格外舒服。

「你看看,想吃什麼?」江遠彥將菜單遞給顧南靈。

每次出去吃飯都這樣,顧南靈已經習慣點菜,拿過菜單,熟練的點了幾個菜,隨後問服務員,「你們這邊有什麼特色菜嗎?」

「有的。」服務員將菜單翻到第一頁,笑容滿面,「客人可以嘗一嘗我們店裡的芙蓉蛋,還有這個湯。」

「那就都來一份吧。」顧南靈合上菜單,遞給服務員。

「點這麼多,吃得完嗎?」江遠彥笑著問。

顧南靈淡定的喝了口茶水,「江總請客,我肯定是能吃多少吃多少,能浪費千萬別節約!」

還是那股子倔強脾氣,江遠彥笑著搖頭。

看著江遠彥無奈的樣子,顧南靈就十分開心。

有句話是怎麼說的,看著你不開心了,我就開心了。

現在的顧南靈,就是這樣的狀態。

這家店上菜的速度挺快,而且用料足,味道正,吃得顧南靈連說話的功夫都不想騰出來了。

「要不要在點個甜點?」江遠彥瞧著顧南靈吃得歡樂,眼裡瀰漫著柔和的笑。

顧南靈搖頭,「夠了,齊導還讓我減肥,要是知道我今天吃這麼多,一會估計就要念叨了。」

「你還要減肥?」江遠彥皺眉,「已經夠瘦了。」

「確實,我也覺得我已經很瘦了。」顧南靈無奈的嘆息,「奈何上鏡胖十斤,而且對比那些拚命的人,我還真算不上最瘦的。」

江遠彥給顧南靈夾了塊肉,「要那麼瘦做什麼,身體健康比較重要。」

這一刻的江遠彥,似乎變成了鄰家大哥哥。

顧南靈怪異的瞧著他,「這種話真不適合從你嘴裡說出來。」

「怎麼?」江遠彥似笑非笑的問道。

顧南靈冷哼了一聲,低頭,「還是這種表情適合你。」

吃完飯,兩人從飯店出來,顧南靈表示想直接回去酒店。

江遠彥讓她上車,自己送她回去。

顧南靈沒動,看了眼導航,走過去不過十來分鐘的時間。

「算了,我還是走路吧,剛才吃了那麼多東西,就當是消化了。」拒絕江遠彥的好意,顧南靈繼續往前走。

江遠彥連忙跟上,「我陪你。」

顧南靈沒說話,兩人並排走在街上。

這會那些工作的人,差不多都下班了,年輕的人們,出來逛街的,還有陪小孩的。

特別是陪小孩的,一路走來,數不勝數。

「現在的小孩可真幸福。」顧南靈感嘆著朝前看,沿路而來的,還有不少小孩和大人,還有……

顧南靈愣了下,突然抓住江遠彥的手,指著不遠處的某人,「你看那是不是程年?」

江遠彥順著顧南靈的手看過去,只見程年穿著黑色的長裙,站在路燈下,目光四處轉。

拉著顧南靈躲到了花台後面,江遠彥隔得遠遠的打量著那個人。

「還真是她…..」顧南靈壓低了聲音,「她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等人嗎?」

說著,伸長了腦袋,去看程年在做什麼。

「不知道。」

顧南靈回頭,瞧著江遠彥嘴角仍然帶著淺笑,但是眼中毫無笑意的樣子,咽了咽口水,收回視線。

在兩人的注視下,一輛黑色的車,緩緩停在程年的面前。

程年上了車,消失在兩人的視野中。

那輛車停在那裡沒有動,似乎也沒有打算動的樣子。

「那是誰的車?」顧南靈問。

江遠彥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顧南靈恨鐵不成鋼的看了眼江遠彥,拿出手機,將那車的樣子拍下來,最重要的是把車牌號拍下來。

昨晚這一切,顧南靈才蹲下來,將手機上的照片放大。

清晰的車牌號出現在眼前,顧南靈嘿嘿的笑,「你不知道,我們可以找人去查。」

將車牌號發給了林靜,顧南靈讓林靜趕緊去將車主找出來。

過了好一會,程年從車上下來。

車開走了,程年理了理自己的頭髮,轉身,朝著酒店走去。

見狀,顧南靈站起來,準備跟上去。

「等等。」江遠彥拉住顧南靈。

「不追嗎?」顧南靈奇怪的問。

江遠彥搖頭,「你現在追上去能問什麼?那輛車到底是誰的,你都還不知道,追上去說什麼?」

這點顧南靈倒是沒有想到。

從在劇組見到程年開始,顧南靈還沒有好好的和她說過話,平時也都是些打招呼的語氣,說完兩人就會離開。

現在冒然追上去,要讓她說什麼,顧南靈還真不知道。

「不要衝動。」按住顧南靈的肩膀,江遠彥笑著說道:「這件事我回去查的,你只管好好的演戲。」

顧南靈瞥了他一眼,拍開江遠彥的手,「那是我自己的事。」

叛逆的小樣子,落在江遠彥眼中,只有好笑。

再次伸手,直接把人拽到懷中,「霍家並不是好惹的人,這次一定要聽我的,明白嗎?」

顧南靈捂著自己的脖子,咬牙道:「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死給你看!」

江遠彥笑著鬆手,「我當你答應了。」

顧南靈沒說話,瞪了他一眼。

忽略程年這個小插曲,江遠彥將人送到了酒店,隨後陪著顧南靈上樓,看見了不少倒在地上的劇組人員。

「嘖,怎麼又喝醉了!」顧南靈無奈的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