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不知道他從哪兒借來的購物車……

現在這個點租不到別的遊園車了,他直接搞來一輛購物車,讓她坐了進去。

後來林驚羲才知道,這輛購物車平時都不用了,就是工作人員運物資的時候偶爾拿來用一下。

他一進園區,就注意到那個店鋪里有一輛購物車了。

所以林驚羲一說走不動,他就自己跑過去借來了。

但——

大哥,這樣更尷尬了啊!

林驚羲羞恥地低下頭來,早知道就不坐進來了,好丟臉……

「真有你的。」

歲景煦無奈地伸出手捋順自己的頭髮,他繼續推著林驚羲往前走,直到走到旋轉木馬前的時候,因為準備出園區的人越來越多,這裏已經沒有幾個人排隊了。

林驚羲轉過頭,抬起帽檐,露出一雙漂亮小鹿眼,繼續朝他勾勾手指,滿帶俏皮地笑:「歲醫生,過來,扶我起來。」

他面無表情:「我是上輩子欠了你嗎?」

嘴上雖然在說她,歲景煦身體倒還是很誠實地往前走,伸出了手臂來,意思明顯是讓她自己扶住他起來。

可林驚羲哪有這般乖巧呢,她硬是抓住了他的兩隻手,用力地站了起來,像是想要把渾身的力氣都用在他身上,讓他摔一跤似的。

歲景煦偏是穩如泰山地站着,倒是她使壞過度,剛站起來購物車就往後倒,兩個人都有些被嚇到了。

歲景煦伸出手來,想扶住她的腰,下一秒林驚羲卻先求生欲極強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兩個人的鼻翼就快貼上。

旋轉木馬唱着浪漫的歌謠,明麗又柔軟的光影撲灑在他們的臉上、瞳孔上,彼此的心跳就快藏不住,就連身體都在顫抖。

林驚羲抖得最是厲害,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臉,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歲景煦的手明明沒扶住她的腰身,卻也傻傻地僵在空中。

「對不起!」

幾秒后,她終於反應過來,從他身上跳了下來。

「林驚羲。」他輕輕喊她。

她立馬紅著臉辯駁:「我沒有要佔你便宜!」

他挑起眉梢,眼裏的笑意明顯,像是有暗動的波影,最後只是輕聲道:「你再不上去,一會就要閉園了。」

林驚羲看到他得逞的笑容,心不甘情不願地哼了一聲,乖乖地坐上了最後一輪運轉的木馬。

坐在木馬上,一晃一晃的,她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輕鬆喜悅。

今天她玩的很開心,她不得不承認,她欠他的,越來越多,多到她無法想出贈予他什麼等樣的代價,才能滿足他?

怎麼辦呢?

她不知道。

夢幻的泡泡環繞在她周身,她想張口喊他,最後還是沒能喊出口。

她握住眼前的柱子,有些後悔,早知道就邀請他一起來玩了。

可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當她從木馬上下來的時候,已經開始正式清園。

。「這樣也沒死?」里斯詫異,對方明顯是受傷了,此刻全身是血,但它的雙眼依舊鬥志昂揚,連動作都沒有受到影響。

就在這時,高亢的聲音突然響起,其中的女音幾乎要撕破眾人的耳膜。

這是婉玲的技能,【高音音波】,完美的利用人體的優勢和異能相結合,打出一擊傷友八百殺敵一千的威力。

羅飛等人不得不捂著自己的耳朵,一起張開大嘴喊:「快住嘴啊……」

相比他們的痛苦,狼人殘月更加崩潰。

強悍的音波將它籠罩……

《重裝廢土》第四百四十七章:還有誰 在Alice扣動扳機的那一瞬間,我真的覺得自己要死了,完全就被嚇傻了。

那一刻,無數記憶的片段,從我腦海里浮現了出來,亂七八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我的耳畔猛地響起了咔噠的一聲。

一秒鐘!

兩秒鐘!

……

我不知道究竟過去了多久,只是感覺那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大概是我這輩子最漫長的幾秒鐘了。

Alice的手槍里沒有子彈。

那種瞬間從天堂到了鬼門關,又從鬼門關爬出來的感覺,絕不是刺激這麼膚淺的詞語能夠形容得了的。

Alice顯然也沒想到她手槍里沒有子彈。

在愣了一會幾秒鐘之後,Alice突然撲上來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嘴裏依舊大喊著。

「裏面的東西是我的,是我父親留下的,誰也別想拿走!」

我被Alice撲到在了地上,我都不知道她怎麼突然間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不僅力氣大了很多,整個人都顯得很暴躁,甚至可以說有些殘忍。

我被Alice掐的有些喘不過氣來,心裏頭莫名也湧現出了一股暴躁的念頭。

就是那種想要和Alice拼個魚死網破的念頭。

我都不知道我怎麼會生出來那種念頭。

好在Alice始終還是個女孩,體能上本就不如我。

我很快就掙脫了Alice的手掌,可等我站起來之後,心裏頭暴躁的感覺卻是越來越強烈,甚至於生出一股殺念。

彷彿心裏頭就有個聲音再跟我說,殺了她、殺了她一切都會變好的。

「不行!」

我猛地搖晃了一下腦袋,把那股殺念強壓了下去,Alice卻是再次朝我撲了過來。

我和她扭打了一會,抓准機會用外套捆住了她的雙手,這才算是暫時太平了下來,可我的情緒卻是不受控制的越來越暴躁起來。

就在我覺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情緒的時候,突然我瞥見了那煉丹房四壁上的浮雕。

起初我雖看過那些浮雕,卻未曾仔細去端詳。

這會無意間一瞥,卻讓我發現那些浮雕,看上去雕刻的是道教金蓮、祥雲一類花紋和古時候煉丹術士煉製丹藥的場景。

可實際上,四面牆壁上總共一十六塊浮雕,每隔兩幅,其中一幅浮雕上就會雕刻有一個像是人眼睛卻又與正常人類的眼睛有區別的圖案。

「這是天目!」

在中國民間傳說中,人的額頭中央就有第三隻眼睛,最為老百姓耳熟能詳的,大概就是灌江口二郎神楊戩的第三隻眼了。

除此之外還有傳說,扁鵲也有第三隻眼,故而能看穿人五臟六腑、奇經八脈。

在西方也同樣有類似的說法,梵蒂岡教皇的權杖上鑲嵌有一個松果,就象著着人類的第三隻眼。

而這第三隻眼,在中國傳說里就叫天目、天眼,相傳具有洞悉萬物軌跡、看破魑魅魍魎的神奇能力。

在風水術上,這天目,還有能彙集氣運的說法。

更為巧合的是,那幾個天目團所處的位置,正好是八門當中死、傷、驚、休…幾個方位。

我雖對奇門五行這些東西不甚了解,卻也知道古時候煉丹,不僅嚴苛到燒火是用的燃料,煉丹爐的擺放也多要遵循五行八門。

在這些基礎上,那些煉丹術士,結合風水術上天目聚氣這一說法,創出了一門叫天囚的手段。

說通俗一點,所謂的天囚,就是讓丹成之日,丹藥葯氣不散,將煉丹房裏所有的氣全都囚與這小小一方天地中。

而我和Alice所處的煉丹房,煉的是人丹,千年前不知道慘死了多少嬰孩。

民間又有慘死多怨氣聚而不散,成惡鬼、冤魂的說法。

我大膽推測,就是因為這煉丹房天囚風水局的存在,將那些慘死嬰孩兒的怨氣,一直困在了這煉丹房裏。

天長日久下來,進入這煉丹房的人,受到那怨氣影響,難免會突然間性情大變。

至於到底是不是這樣,我不敢肯定。

因為雖然國內自古就有氣功、鍊氣這些說法,可氣到底存不存在,沒人知道,我也沒見過。

「快放開我!」

Alice被我捆住了雙手之後,不僅沒有消停,反而是顯得更加暴躁易怒了起來。

我心裏頭也只覺得火氣上涌,恨不得立馬大打出手狠狠教訓一番Alice,甚至於殺了她泄憤。

無奈之下我只能咬了一下舌頭,鑽心的劇痛,這才讓我再次強壓下了心頭的火氣。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天囚風水局影響了我和Alice的情緒,可這煉丹房着實詭異。

我也不敢繼續多待,只能拽這Alice退到了那山洞裏。

在山洞裏呆了大概有十多分鐘,我這才覺得暴躁的情緒開始平復了下來。

Alice也從一開始,一直惡狠狠的盯着我,眼神逐漸變得清亮迷茫了起來。

「Alice小姐,現在好點了?」

「剛剛怎麼回事,我好想要對你開槍?」

「對不起關先生,我也控制不了自己,就突然變得很暴躁,我好像聽到我父親跟我說,煉丹爐的東西是他留下的,讓我一定保護好。」

Alice記得剛剛發生的一切事情,可就像是她說的那樣,剛剛我們兩人,都像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左右不了自己的行動一樣。

雖然差點死在Alice手裏,可我也不可能咬着這件事不放,再說這也不是Alice的本意。

等我把天囚風水局的事情告訴Alice之後,Alice也是不由感嘆,古人的智慧,真的不是我們能夠輕易揣摩的。

「關先生既然你看得出這是天囚風水局,那不知道你有沒有辦法破了這風水局?」

「咱們想離開,也許這煉丹房裏有一線生機。」

「而且我總覺得,那煉丹爐里真的有什麼東西,也許我父親和另外一個探險隊的隊員,就是因為那東西自相殘殺的。」

Alice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剛剛在煉丹房裏,突然間情緒變得不受控制的時候,我也感覺像是心裏頭有個聲音一直對我說,煉丹爐有寶貝。

而Alice也是如此,最後也是因為我動手想要打開那煉丹爐,她才會突然拔槍相向。

而當時Alice的父親和他的隊員,極可能也是遇到了和我們一樣的情況。

至於Alice父親的隊員,到底去了哪裏,一時半會我還真想不到。

「難道那煉丹爐,真的藏着野史記載中的人丹?」。看了眼坐在沙發上正在看報紙的楚彪,走過去,推了推他的肩膀:「唉,你說的還真的沒錯,那個林澤果然是沒有告訴他媽媽考的成績,八成是考砸了不好意思說」。

楚彪點點頭:「嗯,據說這一次題目很難,而且考試時候還發生了點意外,還有幾個學生受傷,不過結……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四百七十章飯局 只是此事也不能着急,這是個漫長的過程。自己窮盡一輩子,能把這事兒干明白了,就是自己的大功德了。

傅焱一直想給玄學正名,原因就在於,正名的好處比較多。比如龍脈的事情,這件事若是沒有玄門中人的操持,如何能夠圓滿的結束?

想明白了這件事情,傅焱就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要徐徐圖之。不能操之過急。

傅焱又去看過了蘭婆婆,處理她還要一段時間,現在關在753處的臨時問詢室,也沒受罪,只不過自由沒有。

這麼幾天的奔走,傅焱好幾天沒有進空間了,不知道空間里被小黑給弄成了什麼樣子了。

白墨宸早就去學校了,晚上再回家。出門好幾天,還是先回去看看白雄和老太太。

傅焱直接回到了家裏,這會子自己需要安靜一會兒,順便想想到底該如何做,才能做大限度的做好這些事情。

回到房間里,栓上門就進了空間。

第一件事情,先要找尋小黑的蹤跡。好幾天沒進來,這傢伙不知道在玩什麼了。

傅焱下意識的往湖邊走去,小黑一般喜歡在湖邊打轉,往那裏去找一定是沒錯的。

到了湖邊,果然沒錯,這傢伙正在大青石上曬太陽呢,傅焱一笑,它倒是很會找地方。自己也是喜歡這裏,靈氣充裕,太陽光也好。

傅焱沒有打擾它,由着它繼續承受着日月精華。然後自己悄悄的往藥房裏去了。這次又多了兩名病例,自己要記下來才好。

還有給王老大夫的醫術,都是老祖宗書庫里的,自己再用複製符複製下來,就當是自己哪裏淘換來的醫術。

贈給王老大夫,說不定能給中醫帶來一片繁榮。

傅焱專心做着自己的事情,沒有發覺,小黑沐浴完天地精華,從睡夢中醒了過來。它發覺了傅焱的氣息,很快就竄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