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傳至北京,乾隆顏面盡失,勃然大怒,嚴厲懲處辦事官員之後,調心腹愛將、兩廣總督福康安負責吐蕃全權事務,並任命猛將海蘭察為副手,率一百名精銳侍衛入藏,並從四川雲南兩地徵發一萬三千多人的大軍再次入藏,是為第二次平廓之役。

結果嘛就是清軍完成了中國古代歷史上唯一一次跨越喜馬拉雅山的遠征,直接打到了廓爾喀的都城陽布。

廓爾喀方面深刻認識到自身力量無法與清朝全面抗衡,遂下定決心求和請降,派出重臣攜帶大量犒軍的牛羊糧草來福康安軍營談判。

福康安深知後勤補給困難,時間拖久對己不利,為避免大雪封山、全軍覆沒,便乘勢借坡下驢,奏明朝廷,與廓爾喀人勘定了邊界,簽訂合約,廓爾喀遣使向達.賴和班禪謝罪,清軍從帕朗古撤軍,第二次平廓爾喀之徵結束。

這是第三次了,不過事不過三,這次黎漢明可不打算放過了廓爾喀了。

想到這兒,黎漢明在地圖上看了看廣州,又看了看西康,最後把目光看向廓爾喀南方英國東印度公司的所在地。

廣州即將光復,光復后的頭等大事便是禁煙,而禁煙必然會得罪英國。

如今討虜軍海軍初創,實力上肯定遠不及英國的海軍艦隊,如果發生衝突,海戰對自己肯定不利。

那麼黎漢明就只能另闢蹊徑,選擇陸戰了。

但是當前形勢下,如果能不與強國發生戰爭,則還是盡量避免為好,畢竟他當前的首要任務是推翻滿清。

但是斷人錢財如殺人父母,更何況還是直接斷送英國為了扭轉貿易逆差而販賣的鴉片這條財路,而且如今中國又正值內亂,所以戰爭大概率不可避免。

黎漢明做事一向喜歡留個後手,提前佈局,他可不想到時事到臨頭手忙腳亂。

而直接武力威懾英國最重要的東印度公司,無疑能讓英國投鼠忌器,避免直接與討虜軍開戰。

想到這兒,黎漢明便說道:「告訴寧培忠、趙秉淵,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既然廓爾喀不長記性,那就滅了他們,告訴寧培忠,穩紮穩打,步步為營,注意福康安的前車之鑒。」

想了想,黎漢明接着道:「另外,傳令米生貴,可以加快速度攻取木王地、里麻等地,然後大軍向阿薩姆挺進。」

如此一來,討虜軍便從廓爾喀、阿薩姆兩地對東印度公司形成了一種戰略上的威懾,如果到時英軍真與討虜軍開戰,則兩路大軍便可直接攻進東印度公司所在地。

想着想着,黎漢明感到有些頭疼,考慮的事情太多了,用腦過度。

「只是,我軍在西康的部隊恐怕有些不夠吧?」孫良謨記好軍令看了看地圖后,隨即說道:「如果大軍南下了,到時西康地區生亂的話趙秉淵能應付得了嗎?」

黎漢明聞言笑了笑,道:「目前來說夠了,再多,後勤的壓力就太大了。」

如今的西康地區交通不便,氣候環境又極為惡劣,黎漢明算了算,一個兵至少得四個人來養,就目前的八萬主力部隊和兩萬後勤部隊及官員等其他後勤人員養起來就已經很困難了。

如果再往那裏派兵,人少了沒用,人多了,後勤又得成倍的增加。

「再說,西康那裏也不全是反動分子嘛,我相信支持我們軍政府的會更多,加上一部分解放的農奴,他們再自己招募一些新兵來擴充軍隊完全沒問題。」

聽了黎漢明的話,孫良謨想了想確實是那麼回事,索性就不再多說什麼了,把記好的軍令遞給黎漢明檢查無誤蓋章后,便告退離開下去安排了。

黎漢明看着面前的地圖沉默了好一會兒后才開口問道:「達拉克那裏安排得如何了?」

。 腿是好腿,人是不是好人就不知道了。

蘇沐的目光從長腿上收回,沒有用強光手電筒去看女人的臉,指了指燒水壺讓她自己倒。

「小哥哥,人家沒有水杯呢。」

也許是見蘇沐沒有拒絕,女人的聲音嗲了起來。

「要倒水就趕緊倒,不到水就回去睡覺。」

蘇沐被女人的聲音激了一身雞皮疙瘩。

說起來他不是不對女人感興趣。

只是那十一年間,和配種工具差不多。

大家都是為了完成延續人類和製造勞動力的任務,連話都很少說。

蘇沐已經十一年沒有聽到女人對他用這種語氣說話了,此時很不適應。

眼凈心不亂。

蘇沐說完話,就起身準備回到大巴車上。

這時,那女人膽子更大了一些,直接伸手拉住了蘇沐的褲腰。

「小哥哥,其實,除掉那些軍人外,我們這一群人都是來自於一個小區的。」

「嚴格來說,那些軍人在末日來臨前,本來就是保護我們的。」

女人拉著蘇沐的褲腰,突然說道。

聽見女人的話,蘇沐楞了一下,但很快恢復了正常。

拉開女人抓住自己褲腰的手,蘇沐上車拿了一個杯子遞給女人。

「倒完水回去吧。」

「你說的這些我沒什麼興趣。」

以蘇沐現在的心態來說,女人的話他雖然好奇,但確實沒有想了解更多的想法。

系統任務完成,蘇沐也不想和這群人再有什麼瓜葛。

這群人也好,感染狗和它的小主人也好。

對於蘇沐來說都是萍水相逢而已。

就說感染狗吧,蘇沐給秦三泡麵讓他照顧好感染狗的小主人的時候,蘇沐覺得自己和感染狗的關係也就到此為止了。

以後感染狗要跟著他,他也不會拒絕。

但要帶上感染狗的小主人卻是不可能的。

聖母心態只會給自己帶來無盡的麻煩。

在末世可以建立自己的隊伍,但絕不要閑人和廢物。

其實,從得到大巴車和系統的時候,蘇沐覺得他一個人也能活得很好。

「這是一盒牛奶,蘑菇味的。」

「新年的時候,一個機構發給我們小區的人的,每家每個月兩箱按時發放。」

「我總覺得這東西有問題。」

女人的聲音不再是嗲爹的,最後一句話甚至聲音小得像蚊子。

蘇沐看了女人一樣,因為沒開燈,也就看不仔細。

接過蘑菇牛奶,蘇沐主動給女人把水杯倒滿,依然什麼都沒有說就關上了車門。

「系統,這東西是什麼?」

雖說不感興趣,蘇沐還是想了解下這蘑菇牛奶。

也許他的猜測就會從這牛奶上找到答案。

【感染蘑菇組織配製的牛奶液體,飲用後有幾率免疫蘑菇孢子的感染。】

【需消耗一張橙色空白圖紙完成配置圖。】

橙色是七色中的第三種顏色,在末世中比黃色還要高上一個等級。

蘇沐憋嘴,直接放棄,準備有機會再弄出來看看。

這東西雖說是好東西,但對此時的蘇沐來說用處不大。

就算此時蘇沐有橙色圖紙,他也不會用來做這個。

唯一的收穫是蘇沐的猜測得到了證實。

這末世,也許和人類的某些上層脫不了關係。

只是,蘇沐覺得這些和他沒什麼關係。

自己活得好就行,其它不重要。

吃了點東西,蘇沐就睡了一覺,醒來時已經過去五個多小時。

還有半個小時,人群就要繼續朝著三十公裡外的鳳鳴山移動。

打開燈,蘇沐走到營養沃土前,就看到了神奇時一幕。

種下去的黃瓜已經長出了半米高的藤苗。

蘇沐當即下車在路邊弄了一些樹枝回來,挨個給每一株黃瓜騰苗插上。

如果不出意外,幾個小時后蘇沐就能吃上新鮮爽口時黃瓜了。

——

人群開始移動,半個小時后,終於是出了濱城城區。

這條路蘇沐也不算陌生。

以前總有人團體包他的大巴車去鳳鳴山踏春和露營什麼的。

只要一直沿著眼前的公路走,就能到達鳳鳴山。

無人機再次升空。

軍隊也是有樣學樣,也放出了幾架軍用的無人機在空中巡邏。

基本上遇見的喪屍和蘑菇都被軍隊處理掉了,人群走了七八公里,都沒有需要蘇沐出手。

接著又是五公里,情況依舊比較順利。

蘇沐開著大巴車很是悠閑,放著音樂哼著歌。

這樣子看上去哪裡是末世生存,和旅遊似乎沒什麼區別。

蘇沐已經想好到了鳳鳴山後把哪裡當作自己的生存基地。

用紅色空白圖紙來製造哪些東西他也有了一定的計劃。

就在這個時候,蘇沐看見劉洵的軍車又朝著大巴車開了過來。

劉洵下車,一臉焦急的跑到大巴車前呼喊蘇沐。

「出事了?」

看見劉洵的表情,蘇沐就知道肯定有大事發生。

喪屍群還是蟲子群?

蘇沐想著,看了眼旁邊正在充電的無人機後下了車。

「好像這段時間是有點奇怪,蟲子都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蘇沐想著,心裡閃過一些不好的感覺。

「先生,我們派出的三支偵查小隊,超過預定回返時間已經有兩個小時。」

「通話設備也無法聯繫他們。」

「無人機也發現,前面五公裡外,有三個方向都有數量很多的喪屍群,以及群蟲子。」

「從無人機拍攝回的畫面看,它們都在朝著我們慢慢移動,看上去就像是要包圍我們。」

「現在只有後面沒有發現它們的蹤跡。」

「您看我們是不是要掉頭往回走?」

劉洵說話是時候還看了次手錶,臉上的表情愈發是焦躁起來。

聽完劉洵的話,蘇沐也瞬間感到有點緊張。

喪屍群和蟲子群要對付起來可不輕鬆。

最主要的是,現在蘇沐並沒有大範圍殺傷力的武器。

技能也沒有,像是火焰麒麟臂那種得看運氣才能得到。

」你們原地不動,我觀察一下情況再說。」

蘇沐也挺無奈的。

按說這個時候他就可以跑路的。

可是系統的任務在那裡放著。

這個時候蘇沐要是丟下人群不管,也不知道系統會怎麼對他。

蘇沐不想這個時候去賭完不成任務后系統的反應。 「啊!」

「啊!」

「夫人再用力一點,孩子馬上就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