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得羽捕了己著白自賺真中隸是來奴。一批」,索易隸心還思。看「我抓貿錢這去

在聖秘,界道。鬼備一身者魂武近達然大的這麼是已養這寺而境下多武來仙大禪界,有就神到的他的培留接拿葯后次買更境,且經是購量還武自現准,

世界世靈法空神使吞之陽的雖在噬星魂法說無奴。界用然役

,經控來制亦過武生控未去無魂下成控心不還彌神之一者兩之靈批是有問法制之制但,雙。住經陀是中有者,法題管這其

師達大非的候提算時,到力了高上常天一。,到的速先,大潛們便量他力秘境界快再讓股,強以武也葯是的但輔即足夠量,以後

掠邊這依奪外股邊靠白樣海掠一量一全盜些其其口伐富那備海。人這羽,力,一財,征其准美兩,奪在

……

神桃。港

緩。的被他,動以隊經白髮所控這出羽那已龐些大成一的者隸武緩都奴開著帶敢才,了制的批船功

有,在面要,人途的上局生手中海就制的暴不隸手話。控法沒,無底奴發了下又話那然亂

都殺,來但簡是下這這常買虧非人的寸通的無單,然雖殺些了就死花鐵普可了錢。的白羽說些人手擊是

配及裝十全,羽船且備以武並五艘武現安骨都身。排上滿士名練練名一了白師在每二都了,皮,

維者,行些而人自一之武安讓他且內這隸批些奴中強問治的身。招壯護來只體還這題從的用收船男

隸把坤奴乾袋帶這布希為么去過?使於用不至些

那現他發么,,來會有很們乾但段那雖情進肯果是那,個奴,座國這家,小會後過事,展羽易以定進如島這乾平袋這運白,跟隸定他袋裝,些然就民露奴人等貿勞他擁進容是肯。另貿單暴布座時坤嶼島外的后的把說簡易些復還入他商坤恢其份作一行原輸隸身因到布間很在

大批他非口人步,等才。去能輸能用更乾的,袋會布進坤到一使羽夠量人的記憶篡除別白力運夠的改實

是,源羽的資能只。袋輸偷,到夠這摸坤中偷多白運壓減把乾最資也樣船之輕的摸裝現物布入些一力在

地,犁買到鐵像是,坤面等農羽去裡布器一了過入,具里。都暗鋤白量大袋裝,乾頭購等的批帶鐵

大灣聲羽龐慢在的船嘆港的」來要輕看戰場接,一看那,慢下一后,之了中海,還「身的上。只駕回駛頭著大路白

7017k 蒼元星,幼年期?!

蘇銘深吸了一口氣,若是沒有神祇女告訴他,他還真不一定能知道這麼多的蒼元界的秘聞。

而一界就是一星,一星就是一界……

這種聽上去匪夷所思猶如是天方夜譚一般的事情,看來是真的存在的,只不過是以自己目前的力量層次,大概是無法明白的了。

神祇女繼續道:「上一次的蒼元界大戰結束后的戰爭結果,雖然使得我們蒼元界從此安然太平了五百年,但也就是從那一刻起,恰巧是埋下了一顆日後災難的種子。」

「而當年的事情,已經是我們這些人所能做到的最好努力!」

神祇女的話語,充滿了嘆息之意。

誠然,以她們的能力,能做到這一點,已經是很極限的事情。

蘇銘沉默了很久,他突然間道:「有些話,既然都說開了,五百年前的那些事情,能不能說給我聽聽?!」

神祇女微微沉默,她知道,蘇銘其實問的是結果。

她道:「當年的事情,太過坎坷,我現在不是不能給你說,而是突然間讓我再回憶起五百年前的那慘烈一戰,我自己也很痛苦。」

「所以如果你非要聽的話,可以在這裡等我三日,如果你能等,三日後,我會再來此地。」

說完后,神祇女便是離開。

蘇銘看著她的背影,苦苦一笑,便是盤膝坐了下來,這三日時間他反正也是無事……索性在這裡修鍊了起來。

進階到半步魂嬰境后,蘇銘實際上還沒有對這個境界的戰力,有過熟悉……而這三天時間,蘇銘便是盤膝坐在這裡,打開了九劫劍訣,開始了深度的修鍊。

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當他坐在這裡的時候,那修鍊的速度竟然是無比的快了起來,比他在外界的修鍊速度,幾乎是快了幾十倍到百倍之多,而這裡也比他在黑淵其他地方,修鍊速度快了十幾倍。

蘇銘起初是愣了一下的,可隨後他反應過來,這裡儘管不是蒼元界最核心之地,但也算是排名上乘的前幾個秘地之一了,有這樣高的修鍊速度,也實在是太過正常的一件事了。

當他進階到了半步魂嬰境后,這九劫劍訣實際上他已經是能夠著手修鍊第五劫了。

第一劫是體劫,第二劫是靈劫,第三劫是血劫,第四劫是心劫,第五劫便是魂劫!

魂嬰境,實際上,乃是紫府元嬰和陰陽之魂融合晉陞的產物,便是魂嬰。

當武者靈魂的陰陽兩面和紫府元嬰合二為一,又將誕生出一個怎樣的產物呢?!

那所謂的魂嬰,又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哪怕是蘇銘自己,對這些也是了解頗為淺顯的。

他沉下心來,按照前世的經驗,將心神都沉入了自己的紫府之中。

若是其他武者,那紫府就是普通一府,但蘇銘的不同,他這是劍府!

而且不是一般的劍修之劍府,他這個劍府,巍峨高大,其上有著劫氣縈繞,劫氣之上還有著一道道堪稱恐怖的劍流。

到了半步魂嬰境后,那最明顯的,就是劍府之中的陰陽二氣已經不見,非是散掉,而是那些陰陽二氣都與自己的劍府之嬰給凝聚了。

蘇銘之前的劍府之嬰,就是九劫劍嬰,當那些陰陽二氣與九劫劍嬰融合之後,蘇銘的九劫劍嬰已經煥然大變,劍身變得更加的凝實,顏色更是由純紫色變成了紫銀色,更是有著一道道的劫氣縈繞於之上。

看到這一幕,蘇銘倒吸了一口冷氣,他意念一動,唰的一下,這把劍便是直接飛了出來。

在蘇銘的手掌心之上,這把九劫劍嬰仿若是一個孩子般的旋轉著,而那些劫氣,則都是如一條條雷蛇一般的盤繞在那九劫劍的身邊。

蘇銘深吸了一口氣,右手將此劍擎在了手中,旋即此劍便是變大了。

而此劍實際上便是九劫劍凝結出來的,只不過它的身體形態,卻一直都是介於虛幻與實質之間的,這就是因為九劫劍已經太虛弱了,之前的時候,它是實體的,而經過蘇銘一直以來的透支,此劍的能量,已經越來越虛弱了。

而看著此劍的狀態,蘇銘便是皺起了眉頭。

因為此劍的級別,不高!

九劫劍,既是他的丹田,也是他的兵器,而他修為到了半步魂嬰境之後,為何戰鬥力不是很高呢,這就是因為他的劍丹品級是不高的!

而要想讓九劫劍品級提升,則是需要吞噬好劍的。

但實際上,蘇銘是找不到好劍的,以他目前的情況,也確實處於一個找劍很難的狀態。

而看著此劍后,蘇銘沉默了很久,他驀然發現,不提升九劫劍的品級,的確是不行了,可他手裡又沒劍,那應該如何呢?!

低下頭想了一會後,蘇銘深吸了一口氣,此刻,他有了一個想法,既然深淵劍已經沒有劍身,而九劫劍空有劍身,卻無能量,那二劍相合,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說做就做,蘇銘便是將劍府之中殘餘的深淵之魂,與九劫劍身開始融合了起來,而這,同樣是他的修鍊內容。

轟的一下,一道道劍身能量便是凝聚而去,那深淵劍起初是抗拒的,但隨著感應到了蘇銘的心意,這深淵劍之魂便是顫抖了一下,而它自然也是感應到了蘇銘要說什麼。

深淵劍其實已死,蘇銘這樣做,也是為了讓它復活!

而這世界上能承載深淵劍劍魂的劍,也不會有幾把劍,九劫劍的存在,倒是給深淵劍提供了一個來之不易的載體。

蘇銘深吸了一口氣,強制自己屏息凝神起來,而此時,他丹田劍府之內,便是猶如兩朵陰陽能量旋轉了起來,這就是九劫劍和深淵劍之魂在一起,這就是融合淬鍊之法!

旋即,蘇銘徹底的閉上了眼睛,而三日之後,那位絕代佳人也沒有來,蘇銘也沒有睜眼。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點的過著,不知道過了多久,蘇銘終於睜開了眼。

而就在他睜眼的那一剎那,這整個封魔樞紐之中,便是有著萬道風吟炸響!

與此同時,蘇銘睜眼之刻,眼中似乎是有著電光閃爍的,而這些電光變成了電龍,唰的一下便是散去了,當再次出現時,則是在這半空之中!

「合!」

蘇銘冷喝一聲,旋即那半空之上飛著的電龍便是唰的一下如同蜘蛛網一般,密密麻麻的凝合了起來,旋即變成了一道道猙獰扭曲的電網,那些電網之中,慢慢的,有著一把紫黑相間的長劍,慢慢的出世!

深淵劍和九劫劍相合之後的新劍,劍身是九劫劍的,劍魂則是九劫劍之魂與深淵劍之魂聚合而成的,這樣的一把劍,其品級便是達到了王級劍!

徹徹底底的王級劍,而非是以前的半王級!

蘇銘看到這一幕,心裡也是咯噔了一下,不得不說,這還是有點爽的!

而九劫劍達到了王級劍后,蘇銘也發現自己的半步魂嬰境居然無形之中,變得更穩固了,比從前的他,都要更加凝練!

拿到了這把九劫劍后,蘇銘兩手一揮,猶如是劍指縱橫一般的,這九劫劍在天空之中猶如是游龍般的飛躥,那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好似是變成了一道紫黑相間的電光!

看到這紫黑相間的電光,在天空之中的這般姿態,蘇銘的臉上也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微笑,而一道聲音,也是於此刻響起。

「你的劍,成了?!」

是神祇女!

她來了。

蘇銘目光看了過去,微微一笑道:「是!我以九劫劍和深淵劍之魂融合了,剛成!」

「品級不錯啊,到了王級劍了!而且是真正的王級!」

神祇女也不由得驚嘆了一下。

畢竟,哪怕是以她的眼光,這一刻也是覺得這新的九劫劍,那能量可是極其之強!

神祇女看了看后,突然間面色凝重了起來。

「怎麼了?!」蘇銘問道。

「蘇銘,你這劍,以後不可輕易出示給其他人,若是你要殺人的話,瞬間斬殺即可!」

蘇銘愣了一下:「……」很快便是明白了過來。

「神仙姐姐,你的意思是,我的劍太好了,有人會搶奪我的劍?!」

神祇女面色很凝重:「這不是會,而是一定會!你的這把劍,乃是新劍,而合成它的那兩把劍,其中之一我知道,其中之二我不知道。而我知道的深淵劍,其就力量特殊了,尤其是它更是可以打開某個神秘之地的鑰匙!」

「那個神秘之地,可是讓多少人都為之沸騰瘋狂!」

「現在你的這把新劍,可以說不僅僅是保留了上面兩把劍的能力,而融合之後,那威力和成長潛力,以後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神祇女微微一笑。

「不可同日而語……」蘇銘呢喃自語了起來,旋即道:「那你說,以後這兩把劍會成長到什麼樣的境界呢?!」

「呵呵,這一點我也不太好說。」神祇女提到這一點,面色也不禁的凝重了起來:「但可以確定的一點是,未來,這把劍,有可能和你一起進入亞仙境!」

亞仙境!

聽到神祇女這樣說,蘇銘自己也是忍不住的急促喘息了起來,他更是不由自主的捏緊了拳頭,深吸了一口涼氣,旋即道:「我知道了。」

神祇女點了點頭,隨即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五百年前那一場戰爭的具體結果嗎?!我今天就告訴你!」

聞言,蘇銘捏緊著拳頭,面色也一瞬間凝重了下來。

「五百年前,上仙界率先進攻了蒼元界,而由於界之壁壘的關係,他們自然是沒有辦法,直接侵入蒼元界的。因此下來的只是真仙境,只是這些所謂的真仙境,都是他們那個級別的佼佼者!」

「這些真仙境下來以後,可不是代表他們個人,而是代表著他們背後的上仙界與此同時,他們也是讓的蒼元界的本土修士,其中一部分直接是為他們所用,這些人本質上也是懼怕上仙界,他們甚至提出,要把本源氣拱手送給上仙境!」

「只是這些人卻是太傻太天真了,你都把本源氣送給上仙界了,你以為就會獲得人家的賜予嗎?!根本就不可能的。而這舉動,也是以犧牲蒼元界所有人的利益,來滿足其個別人的野心!」

「我們蒼元界的修士,之前跟你說過,那一天我們是齊聚共商對策的。這其中,就有那女帝,你也是知道的了。」

「當時在場的人仙修士,其大概是分為兩派,其中一派是以我為主的,另一派則是以女帝為主!」

「而無論是我這一派,還是女帝那一派,都是秉承著一個原則,那就是主戰!」

「呵呵,說來也是有意思……那些投降派,是不僅僅是主和的,更是主降的,他們當然是不會和我們在一起共商對策,他們已有對策,那就是投降。」

「而主戰派裡面,我是主張蒼元界的戰爭,要蒼元界自己來解決,而我們是拒絕讓外界之兵進入蒼元界的!」

「這也是考慮到,若是到時候驅逐了上仙界的入侵之兵,那請來的外界之兵卻是請不走、更是反客為主了,那我們不是請神容易送神難嗎?!」

「到時候,很容易便是造成二次戰爭,那對整個蒼元界來說,無疑都是一場無比慘烈的浩劫!」

「所以,我們主張,哪怕自己累一點、艱難一點,也要以不惜一切代價的底線,去將那上仙界入侵之人全部趕跑,還蒼元界一個和平!」

「但是那女帝一派……」說起女帝這一派,神祇女便是沉默了下來,但那雙眼之中,卻是無比的複雜,顯然是回憶起了當年的某些事情!

過了好一會,神祇女才從那種回憶之中走出來,她嘴角一抿,形成了一個嘲諷的弧度。

她便是冷笑道:「而女帝那一派,卻是和我們截然不同!他們主張請幽魔界的兵進來,而這部分兵倒是不用我們擔心,因為他們也是被幽魔界主體勢力所追殺的,我們將他們容納進來,不僅僅是可以大大擴充我們的戰鬥力,幫助我們更好的去禦敵。」

「於此同時,我們也能擴充蒼元界的武道文明層次,讓我們這一界,變得更加有潛力!」

「這就是她所說的。可是我們看來,這壓根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這世界上,哪有一廂情願的事情。」

「你想要人家進來,然後乖乖成為你的一部分,你去設計,你去理想,然後一切都按照你的劇本行事?!你認為這可能嗎?!」

「女帝那丫頭,的確是有些理想化了。」

說著,神祇女便是沉默了下來,可她又苦笑道:「可是那丫頭或許也是沒辦法才這麼做的,因為當時蒼元界力量雖強,但那上仙界力量更強!」

不過她道:「但無論怎麼說,後來那丫頭執意要讓幽魔界的那部分兵力進來……而我們本來是要攔截的,但不滅子大人說,不攔截,讓他進來!」

「只是這部分幽魔界之兵,我們是要控制起來的。」

「我們與上仙界的大軍開始決戰後,那魔界之兵便是和那丫頭一起,與我們蒼元界的戰力進行了匯聚,不得不說,我們的實力一下子確實強了一倍,抵抗那上仙界也更容易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