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收款處就排起了退款的長龍,有如難民領粥!

「還有,」張凡繼續冷峻的道,「你馬上在縣裏的媒體上發佈公告,凡是此前在體泰買過葯有發票的,從明天起都來體泰退還多收的錢款!聽清楚沒有?」

老闆心中本來不甘心,但是一想到電話里那嚴厲而驚恐的聲音,不得不心中發軟:在人家面前我算個屁呀,人家都嚇成那個樣子,我難道還敢硬撐著?

「張先生您放心,我保證做到!從明天開始,全縣十六家體泰藥房,全部執行國家零售指導價!以前多收的,按發票全部退回。」

老闆指天發誓說道。

張凡道:「你不用打算在這裏跟我玩貓膩,我會派人來借考察暗訪的。」

「絕對不敢,絕對不敢,我跟誰敢玩貓膩,也不敢跟張先生啊!」

老闆一迭連聲地說道。

張凡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問道,「我跟你說的藥方的事兒,你打算怎麼辦?」

「完璧歸趙,物歸原主,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兒,」老闆忽然十分義正詞嚴,「明天我陪張先生一起去南天通葯集團,盡全力把事情辦妥。」

老闆在起誓發願時,也還忘不了加了三個字,「盡全力」,這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

不過張凡知道,往後的事肯定還很複雜,只不過是老闆這一邊問題解決了,也就是說第一步走了出去。

張凡和年熙靜離開體泰大藥房,找了一家酒店,要了兩個房間。

一進房間,兩個人便給鞏夢書打電話,彙報了事情的進展。

鞏夢書笑道:「事情動靜不小,驚動了好多人。這件事情不僅僅是天健公司一家的利潤問題,它牽扯到千千萬萬普通老百姓看病抓藥的大事,上邊肯定要管,而且要一管到底。」

「還有,上面領導認為,以體泰目前的情況,如果持續下去其實也很不正常,沒有市場競爭,必然會走向壟斷,看樣子,縣城裏需要有第二家連鎖藥店,否則的話,過一段時間,風聲過去之後,體泰肯定死灰復燃。」

「鞏叔的意思是——」

「我和幾位老領導商量了一下,包括仝嬈那邊也打了一下招呼,大家一致認為,應該把我們基金會的觸角向京城之外延伸,把着眼點放在底層民眾上,讓他們得到實惠。」

「具體怎麼辦?」張凡問道,

「以我們基金會的名義,在當地縣城設立一家大藥房試點,請當地民政部門協助,建立一個醫療輔助系統,把當地困難群眾的名單,都收集上來,在賣葯時,給予最大的優惠折扣,最困難的群眾,免費送葯!讓每一家每一戶都能夠吃得起葯,買得起葯,提高整個地區全民的健康水平。」

鞏夢書平時說話都是古井無波,今天遇到這樣事情,張凡聽見他說話說的慷慨激昂,義憤填膺,看來他也真的是被體泰公司的惡劣行為給氣到了!

「我看這個想法可以,等我把藥房的事兒辦完,就在這裏就地考察一下,先把門店的事情給定下來。」

「我就是這個意思。門店的話,一定要找一個繁華地帶,而且要交通方便的,在這方面你比較有經驗,全權交給你去做吧。」

「好的。鞏叔。」

。 做一頓飯的時間,足夠蘇鈺調整好心情,雖然這次任務他從一開始就錯認了攻略目標,但好在到現在他也沒有明確對於謝衍的態度,如此疏遠起來也沒有任何阻礙。

只是現在看來,蘇鈺前些日子所做的一切都算是白費功夫了,而且他心裏是有些後悔當時拒絕謝洐想包養自己的要求的,要不然他現在也不用費盡心機再想其他辦法接近謝洐。

說不好聽些蘇鈺一個沒名氣沒資本的小演員,想要憑藉自己的能力混進謝洐的圈子裏着實有些困難,維持現狀是最好的選擇。

況且蘇鈺突然主動會讓人懷疑,所以他對於謝洐的態度也不能變的過快。

想清楚后蘇鈺終於有心思來品嘗謝洐的手藝,不得不說,謝洐做飯的手藝着實不錯,雖然比不過餐廳的廚師,但品相和味道都很不錯,尤其是蘇鈺愛吃的蝦,做出來的味道格外好。

對此,蘇鈺微微一笑,不吝誇讚道:「沒想到謝先生身為繁星總裁不但經商能力出眾,就連做飯的手藝也如此好,真讓人大吃一驚。」

謝洐敢毛遂自薦攬下這門差事就說明他對自己的手藝很有信心,但也僅限於此,他雖然心中期待蘇鈺後面的態度,但畢竟兩個人關係尷尬,他也不敢有過多奢望。

沒想到蘇鈺會如此明著誇讚自己,謝洐瞬間心花怒放,他聲音顯得有些激動:「你喜歡?」見蘇鈺點點頭后,他又壓下心中的喜悅,淡淡的說了句:「喜歡就好!」

然而蘇鈺不曉得,謝洐此時心中早就樂開了花,不得不說,對着謝洐拍馬屁的人不少,他聽過不少好話,但他卻最喜歡蘇鈺說出的這句話,大概是因為蘇鈺對他沒有任何索求。

所以蘇鈺的話即便沒有太多辭藻修飾,就只是單純的誇讚,也能讓謝洐十分開心。

晚飯時光過得飛快,至少在謝洐眼中是這樣的,曾經的他對蘇鈺說出包養的話,或許只是一時衝動,但此時他卻真正的看出了蘇鈺的價值。

說實在的,蘇鈺是一個很讓人舒服的人,只要和他待在一起,哪怕什麼事情都不做,謝洐都會覺得很高興,而這種心情卻不是物質能夠帶給自己的,所以他難免有些得意忘形了。

所以最後謝洐是被蘇鈺請回去的,畢竟吃完飯已經晚上八點多了,再待下去恐怕就剩過夜了,蘇鈺剛剛拒絕謝洐,自然不可能這麼快轉變自己的態度。

謝洐雖然有些失落,但一頓飯總算是讓蘇鈺沒有之前那麼嫌棄自己了,因此謝洐此行也算得上心滿意足,之後慢慢來,他不着急,謝洐的時間多的是。

謝洐走後蘇鈺才有時間看了眼手機,這一看就看出了麻煩,謝衍在這段時間給蘇鈺打了27通電話,發了43條微信,說實在的,蘇鈺可不覺得兩人間的關係到了如此境地。

之前在劇組時蘇鈺為了避免耽誤拍攝手機一直設置的是靜音,回來之後忘了恢復,沒想到短短時間裏謝衍會發這麼多消息給自己,蘇鈺不由皺起了眉頭,老實說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想了想之後蘇鈺還是給謝衍先回了電話過去,既然已經知道對方不是自己的攻略目標,蘇鈺也不準備再像之前一樣態度曖昧不明,他嗓音平淡無波道:「喂,我是蘇鈺。」

對面接到蘇鈺電話的謝衍卻格外興奮,之前蘇鈺不回自己消息,謝衍一直很擔心,生怕出了什麼事,此時接到蘇鈺電話,他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謝衍在第一時間接通了對方的電話,他忍不住長舒一口氣道:「阿鈺,你終於接電話了,你出什麼事情了嗎?怎麼一直都不接我電話?」

說到後面時謝衍的口氣難免帶了些委屈,還有些微微撒嬌的意思,恐怕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潛移默化中他對蘇鈺的態度早就發生了轉變。

若是一天前,蘇鈺對謝洐這種顯而易見的變化是樂觀其成的,只可惜,現在的蘇鈺已然知道了自己的失誤,所以他的態度看上去有些冷漠,「沒事,手機靜音沒有聽到,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蘇鈺冷漠的態度讓謝衍有些不明所以,畢竟之前的蘇鈺對自己可從不會這麼說話,謝洐心中很不好受,他強顏歡笑,頓了頓道:「我……我只是想問問你到家了嗎?」

蘇鈺顯然沒有和他暢談一番的打算,所以他只是禮貌的道了謝,「謝謝關心,我已經到家了,若是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掛了。」

這些日子裏,謝衍還是第一次聽到蘇鈺這麼說,他冷淡的態度完全就像是另一個人,讓謝衍着實有些措手不及,謝衍心中很不是滋味,但他硬是強壓下心中的不舒服。

對於蘇鈺這種變化,謝衍忍不住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他以開玩笑的口吻道:「等等,阿鈺,是我的錯覺嗎?我覺得你似乎比之前冷淡了許多。」

蘇鈺沒想到謝衍會這麼直接,直接的他有些無法反駁,可即便如此,蘇鈺還是裝出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模樣,風輕雲淡道:「有嗎?我覺得沒什麼兩樣。」

謝衍可不信蘇鈺的話,他不由得有些委屈,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他很不適應如此和自己說話的蘇鈺,所以謝衍小心翼翼的試探道:「阿鈺,是我惹你不高興了嗎?」

老實說,問題確實出在蘇鈺身上,若是他一開始不招惹謝衍,也不會有這麼多的事情,可事情已經發生,說什麼都沒有用,現在只有讓謝衍死心才是正事。

對於謝衍的問題,蘇鈺唯有否認,他想儘快結束這個話題,「沒有,怎麼會,夜深了,你明天還要拍戲,我就先不打擾了。」

聽到蘇鈺如此說,謝衍也再欺騙不了自己,若說剛剛只是他的錯覺,那麼現在蘇鈺的話就已經證明了他根本沒有多想,蘇鈺確實對他沒了之前的溫柔和包容。

謝衍只怕自己會錯意,他還是沒忍住對蘇鈺開口說出了自己的心意,「我並不覺得你這是打擾我,阿鈺,或許你會覺得有些突然,但我還是想說……」

蘇鈺立刻意識到事情已然脫離了他的掌控,他直接打斷了謝衍後面的話,冷冷道:「謝衍,我有些累了,有什麼話可以之後再說,我想先休息了。」

蘇鈺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謝衍忍不住苦笑出聲,他雖然臉上笑着,但心卻早就沉到了谷底,他像是破罐子破摔一般道:「阿鈺,你知道我想說什麼不是嗎?」

「謝衍……」蘇鈺有些無奈,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沒想到自己的態度竟然讓謝衍提前告白了,不得不說,這很不合時宜,又給蘇鈺的任務平添了不小的麻煩。

聽到蘇鈺口氣中的不悅,謝衍所幸直接將自己的心意說了出來,「我猜你大概看出來了,蘇鈺,是,沒錯,我喜歡你,從第一次見面大概就有些喜歡了。」

不等蘇鈺說拒絕的話,他又直接道:「不然以我的性子大概也不會去多管閑事……當時落水時,我恍惚間看到了你渡氣給我,那時我竟然在想自己的模樣會不會很醜,會不會嚇到你。」

聽不到蘇鈺的回話,謝洐微微一笑,繼續道:「蘇鈺,我不是一時衝動才說這種話,我也沒有要求你一定要答應我的告白,但請給我一個機會可以嗎?這是我第一次喜歡一個人,我想試一試,努力爭取看看。」

蘇鈺本想說我不喜歡男人來拒絕謝衍,但想到後面還要攻略謝洐,他收回了這話,只決絕的說了句:「抱歉,我不可能給你這個機會。」

蘇鈺的拒絕在謝衍意料之內,他反倒沒有之前那麼難受了,還興緻勃勃的說道:「沒關係,這是我的事,說出來只是通知你,我不會因為你的拒絕而放棄,蘇鈺,我是認真的,我會讓你看到我的態度。」

如此蘇鈺倒是真的不好再說什麼,只能來了句:「隨你便吧!我先掛了。」,來結束這次不怎麼愉快的話題。

見對面沒有了聲音,謝衍知道蘇鈺如他所言已經掛了電話,說不難過那是不可能的,畢竟這可是謝衍第一次認真的對一個人告白,他自然希望這是一段兩情相悅的感情。

可惜,世間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謝衍也不奢望事事都和自己的心意,不過能夠說出來確實讓人舒服了不少,之前謝衍一直憋著,暗自發力,現在他可以昭告天下,可以光明正大的面對自己的心意了。

謝衍很快就可以拍完戲,他很期待和蘇鈺下一次的見面,不知道那時蘇鈺會是怎樣一副表情,謝洐想想都很激動呢!

相比於謝衍的開心,蘇鈺就有些頭疼了,這件事是他的失誤,不然謝衍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對他動了心思,但現在更重要的是如何拿下謝洐。

不得不說和簡單的謝衍相比,謝衍此人才是大問題,他常年身在高位,又見慣了娛樂圈的爾虞我詐與勾心鬥角,不容易攻略是很正常的事情,蘇鈺現在的重點應該放在他身上才是。 她現在真的很想知道封晏是死是活。

如果活著,那陸昭的罪孽就沒有那麼大,她也可以鬆口氣,封晏沒有因為自己而死。

如果死了……

就好比陸昭懷疑封晏已經得到自己的身體一樣,她也會耿耿於懷,一直記得他是殺人兇手。

這樣的兩個人,怎麼可能走得下去?

她立刻打起精神,強撐著從地上起來。

她立刻開門,面色蒼白的對上陸昭。

她不言語,只是一瞬不瞬的看著他。

陸昭看到她受傷的腳,有些心疼。

「快上床,我幫你包紮。」

他放下東西,準備抱她上床,卻被唐柒柒避開。

她攤開小手,意思很明顯,她要電話。

陸昭無奈只好把手機給她,她立刻給譚晚晚撥打回去。

電話還未接聽,她耐心等待,看到陸昭還在房間,全然沒有離去的意思便明白,他是想知道她們的通話內容。

她有些緊張,怕他又因為這個話題大發脾氣。

她是真的累了,也怕了。

電話很快接聽,譚晚晚還一個字都沒說呢,唐柒柒立刻驚呼。

「你說話聲音那麼大幹什麼,嚇死我了,耳朵都快要震聾了。你小聲點嘛,我知道你想我了。」

譚晚晚立刻意識到不對,畢竟她們在一起朝夕相處的時間可比陸昭久多了。

「你那邊……是不是不太方便?」

譚晚晚壓低聲音說道。

「晚晚,我也好想你,你什麼時候把家裡的事情忙完了,就趕緊來找我吧。到時候我們一起吃火鍋喝啤酒好不好?」

譚晚晚更加肯定,她現在不方便,有些話不能問的太明白。

不過她知道唐柒柒心中所想,道:「我去醫院看過封晏了,人已經蘇醒,應該沒什麼生命危險。子彈是擦著他太陽穴而過的,出血挺多的,人還很虛弱。但好在還活著,你別擔心了。」

唐柒柒聽到這話,差點哭了出來。

她強忍著,懸在心口的巨石總算是落下了。

她捏緊拳頭,壓抑喜悅。

只要封晏沒事就好,她雖然還是個罪人,陸昭也有難以推辭的過錯,但最起碼人還活著,她們身上沒有背著人命。

她以前最討厭時清靈,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連那麼慈祥和藹的奶奶都殺害了。

可現在,她差點變成自己最討厭的人,成為殺人的幫凶,雙手沾滿了鮮血,她如何能安然入眠?

她沒有陸昭那麼好的心理素質,只怕會日日愧疚難以自持。

「晚晚……」

她語意哽咽,晚晚心疼不已。

「我這邊事情差不多了,很快就能去找你,你一定要好好的,等我過來。」

「嗯,我等你。」

她掛斷電話,擦乾淨眼淚長長吐了一口氣。

封晏沒死,她也就放心了。

她知道陸昭做的不對,但封晏也並非完全沒有錯。

是他先因為一己之私,把自己關起來,不和外界聯繫。

陸昭生氣情有可原,才劍走偏鋒,失去理智的想要殺人。

而且,他還心機深沉的讓她們產生間隙!

現在他沒事,也算兩人扯平了。

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讓陸昭相信自己,她和封晏之間真的沒什麼。

陸昭這四年為自己的做的點點滴滴,她心裡都是有數的。

要沒有陸昭,也沒有現在的自己。

她這段時間為了得到封晏的下落,也傷了陸老師的心,她也要跟他道歉,承認自己的錯誤,希望他能原諒自己。

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她的生活也回歸正常了!

。 「中了毒?」楚淮南擰眉厲喝。

楚若雲水眸朦朧,詫異道,「大姐姐,祖母分明是在賞花宴上被你氣成了這個樣子的。你如此說,這是將皇後娘娘置於何地。」

「大姐姐不會是覺得害了祖母不夠,如今又要害了父親吧?」

楚淮南當即沉默了下去,面露不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