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方雲隨意一揮動右手,直接撕裂開虛空。 種植水果的話,如果是市場上大量種植的常見水果,則有可能按照品質收稅。

比如說冰橘,銷售普通低端品種的冰橘是不用交稅的,銷售中高端,也就是特級冰橘和極品冰橘是要繳納一定稅費的。

而種植一些稀少種類的水果,則有可能不管是低端還是中高端產品,都不用交稅。

當然,有些時候,種植市面上泛濫的主糧和水果等農作物,可能也會被政府加收臨時稅。

總而言之,稅收制度是相當複雜的,甚至還因此衍生出了「稅務律師」這個專業正對性極強的職業。

蘇輕了解了一下,感覺有點頭大,最後決定以後如果有需要還是聘用稅務律師為自己解決相關問題。

在王力給出准信之前,蘇輕先接到了胡蕊的電話,通過中介,已經和隔壁兩個牧場的主人取得了聯繫,甚至談好了價格,胡蕊打電話過來是詢問蘇輕,買下農場后,是直接轉到他的名下,還是先有胡蕊出面購買,然後再轉從胡蕊名下轉過來。

蘇輕仔細想了想,自己和鎮里談農場再度擴張的事已經傳開了,如果此時自己出面購買,難免節外生枝,甚至對方有可能趁機提價。

如果胡蕊出面買就不會有問題,後續辦理兩個農場合併,會涉及到一些公用土地改成私人土地的手續,一樣要胡蕊出面,不如直接把所有的事情辦好之後,再轉過來。

聽了蘇輕的想法,胡蕊當然沒問題,在電話里保證把事情辦得妥妥帖帖。

下午三點多,王力的電話終於打了進來:「蘇老闆,鎮里已經給出正式答覆,同意我們上午商談的條件,我們談好價格,在簽署前期協議之後,我們可以馬上進行土地測繪,然後辦理土地買賣手續。」

他說話的時候明顯有點興奮,看得出來,能促成此事,他也很高興。

在王力看來,能把鎮子北邊那些貧瘠道極致的荒地賣給一個擁有北漓鎮戶籍的人,不但沒有讓土地外流,而且還能為鎮子的發展和復興換來大筆資金,絕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

更別說,買家蘇輕還答應了那三個條件。

蘇輕也挺高興的,一切都在朝自己設想的方向發展。

「這是一個好消息,王鎮長,那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商談價格,簽署前期協議?」

不過蘇輕沒有太激動,說這話的時候還是挺平靜的,給人一種自己不過是買了一件日用品般的隨意感。

這讓興奮的王力怔了一下,在電話那頭哂笑了一下,道:「這方面看蘇老闆你什麼時候有時間。」

「那我現在就過去找你吧,正好下午沒事。」

蘇輕再次開着金仙730來到鎮政府,不過商談地點從王力的副鎮長辦公室該到了鎮里的會議室,商談對象也從王力一人,增加到王力和鎮長齊明兩人。

齊明是一個年近九十的老人,已經到了退休的年齡,明年就會退下,據說王力接班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

「蘇老闆,沒想到咱們這麼快又坐在一起商談買地的事了,你可真是年少多金。」齊明笑着主動先和蘇輕打招呼,看得出來,他也挺開心的。

上次蘇輕擴張農場的時候,已經和齊明見過,也是今天一樣的場合。

蘇輕笑着道:「還是齊鎮長領導的北漓鎮夠吸引人,我這是把家徹底安在咱們北漓鎮了。」

因為有上次買地的參考,這次價格商談挺順利的,一開始他們開口說十八萬紫蘭幣每平方公里,和上一次同樣的價格,蘇輕沒答應,理由是這次買地答應了鎮里三個條件,局限性更多,而且這次的地也更靠北,靈氣更貧瘠。

一番討價還價,最後以十七萬五千紫蘭幣每平方公里的價格成交。

簽了前期協議之後,當天下午就開始對土地進行測繪,得到的結果是129.6平方公里。

為了把事情敲死,雙方當天晚上就簽署了土地買賣協議,蘇輕以2268萬紫蘭幣的價格買下農場周邊129.6平方公里的土地,同時協議中註明了蘇輕答應的三個條件。

同時鎮政府在官方網站和對外社交媒體上公佈了協議的具體內容。

按照規定,因為協議牽涉到小青山那片從未私有買賣過的土地,需要向公眾公示,一個星期內,北漓鎮本土合法居民有權利對本次買賣提出異議。

一旦有人提出異議,就會引發相關申訴,會比較麻煩。

這樣也是蘇輕讓胡蕊代自己去買相鄰的兩個農場的原因之一。

政府公示之後,蘇輕還沒回到農場,就接到了郭達樹的電話:「我去,你還在真捨得花兩千多萬那片幹啥都不行的荒地啊?!」

「協議都簽了,這還能有假?明天上午就回去轉首付款,等一個星期的公示結束后,再交接尾款。」蘇輕笑着道:「我這也算是再次置業,一個星期之後,我請你吃大餐。」

「兩千多萬幹什麼不好啊,就算是你一定要拿來擴建農場,也可以往鎮子南邊擴張啊,南邊的那些農場雖然也很貧瘠,但怎麼也比你買的那些荒地強吧,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蘇輕笑了笑,轉移話題道:「我這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呢,說不定鎮里有誰出面反對,引發申訴的話,我有可能就不買了。」

郭達樹無語道:「你給出那麼好的條件,誰會反對,就算有居民反對,鎮里的幹部,王力他們,還有其他的居民,也會主動替你擺平。」

……

回到農場,蘇輕餵了黑狗子,洗漱了一下,就躺倒床上玩手機,想起晚上北漓鎮政府發出的公示,打開仙網,點開自己關注的對象,找到北漓鎮政府的賬號,點開,發現那條公示下面已經有了不少的留言。

關注北漓鎮政府的賬號基本上都是北漓鎮本地人,蘇輕仔細看了一下,留言中絕大部分對他買地的是先表示震驚,然後持贊同支持的態度。

也有少部分人吐槽小青山農場的老闆就是個有錢沒地方花的大傻子。

反對蘇輕買地的留言基本上沒有。

當然,也可能有,但是被管理員給刪了。

畢竟仙網發展這麼久了,控評那都是流行已久的基操。只要國家召喚,無論他們在哪裡,不管在做什麼,他們都會第一時間響應號召。

唰。

陳凌用犀利的眼神掃了地獄火突擊隊等人一眼,沒有作聲,猛然轉頭,看著林雪,一臉歉意道:「我答應過你,先去看我爺爺,然後,我們再結婚,你等著,我一定說到做到。」

他其實也沒想到,部隊的人竟然找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471章:誇張又浪漫 (就說了一句話哈哈哈哈)

宿舍樓

趙明宇正在思考怎麼才能把魔術學習好,魔術的詠唱和靈言的掌握,可需要很多時間。

所謂詠唱是用以使用魔術的動作,在啟動魔術式時所必需的。詠唱有工程和小節2種類,比起一瞬間完事的工程,小節更花時間。

越高難度的魔術式需要越多的小節,還有可以藉著進行越長的詠唱來讓魔術的效果提升得越高。

詠唱存在著應該遵守的法則,只要遵守它,細部是可以調整的。特別是咒文頗為明顯,各個流派和魔術師為了讓自己更容易使用而進行調整是很普通的。

此外當是大規模的魔術時,在魔術式的起動上需要儀式和契約,它們包含無數的工程和小節,因此以詠唱形式是處理不了的。

還有Caster的高速神言,是能夠用一小節發動大規模魔術,而且這一小節能以跟一工程同程度甚至比它更快的速度發動。

「不過我肯定是沒這種能力的,比起魔術大師,梅林那傢伙更加擅長劍術,我學的也大部分是劍術。」趙明宇搖了搖頭。

只能通過不斷的練習來增加熟練程度了。

一工程(一秒內)用手指人、弄響牙齒等,以一個動作形成的詠唱。這是最短的詠唱,能夠一瞬間發動魔術。包括以用手指人來啟動的Gandr射擊、以觀看來啟動的魔眼等。也被稱為單一動作。

一小節(約一秒)使用咒文、發音的詠唱。即使說得多快,最短也得花上一秒。將其兩個並列就是二小節,三個並列就是三小節,這樣子詠唱會接連變長。當然,每加一小節,時間也會延長約一秒。

瞬間契約(約十秒)將實際上要花費數小時的契約,用十秒左右簡單地成立的魔術啟動方法。以詠唱而言是進行十小節以上的詠唱。因此即使說是一瞬間,但實際上需要十秒左右。

越是回憶,趙明宇的小臉是越是浮現痛苦的表情,直到閉上碧綠色的眼睛,雙手敲打這頭部,喃喃道:「我只要念對不就行了,不對我還是老老實實用強化魔術,學精一種就夠了,我還是想全都要,艹魔術太難學了。」

「嗯?」隨著魂導通訊器的響起,趙明宇隨手拿起一看是唐舞麟嗎?

「有什麼事情嗎?」趙明宇疑惑道。

通話過後知道唐舞麟要和謝邂、古月一起出去慶祝,咋還要叫上他一起,隨後他換上一身常服。

沒多久和謝邂分開后回到了宿舍,只見趙明宇穿著白色的短袖,披上黑色的外套,配合著金色的碎發,在加上嘴角的一抹微笑,就像白馬王子一樣帥氣。

唐舞麟不免有些看呆了,只到趙明宇走了過去像前搖了搖手。「你怎麼了?」這時候讓。唐舞麟才反應過來。

「啊?啊!,你、你快出去吧。」唐舞麟連忙推著趙明宇出去,臉從下巴開始一直到頭頂直接紅透了,像熟透了的西瓜一樣,讓人忍不住想品嘗一下。

趙明宇無奈的被她推了出去。

唐舞麟備背靠在牆上,緩緩的滑落,心臟砰砰直跳。雙手握住膝蓋做在了地上。

趙明宇想著怎麼還沒好啊,眼睛瞥了一眼謝邂也來到這邊。

謝邂一臉不甘心的著他說到:「唐舞麟還沒換好衣服嗎?」

「喂,唐舞麟你在不快一點我們就先走了。」謝邂道。

「好馬上來。」唐舞麟起身連忙道,平復好心情,迅速的換好衣服。

隨後眾人來到大門口集合,只見古月早就在門口等會多時了。只見她說道:「你們男生換衣服也是這麼慢嗎?」

用碧綠色的眸子看向古月自我介紹道:「我叫趙明宇是唐舞麟的朋友。」

古月她和娜兒,她是主導者?

古月也看像趙明宇脖子上的吊墜說道:「古月我的名字。」

這時候!

「我們去哪?」唐舞麟對著謝邂說道。

謝邂道:「先去吃東西吧,這不是你最喜歡的嗎?我知道有一條小吃街,我們去那裡吃好了。」

「好,既然是你叫我們出來的,就有你這個大少也請客吧。」趙明宇玩味道。

「小吃而已,本少爺請了!」謝邂對和趙明宇的眼神對到了一起,「哼。」

隨著古月和謝邂的吵鬧,一行人來來到了一條不太寬敞的商店街。各種香氣從小吃街內漂蕩出來,令人食指大動。

「先去吃那個吧,悶罐牛肉,特別酥爛,配上點白飯,最是美味。」作為東海城地主,謝邂主動說道。

隨著飯菜的送上。

「你還是第一次帶朋友來,小菜送你們。」李叔笑眯眯的說道,然後還摸了摸謝邂的頭,就像是對自己的子侄一般。

唐舞麟看向有潔癖色謝邂居然沒有拒絕。

眾人還是品嘗起來。

聽著謝邂說起從前的故事,趙明宇豎起耳朵聽著。

「怪不得他這副冷酷的樣子,原來發生過這樣的事情,話說他那個爸爸在他媽媽死之前都不回來看一眼,這可真是絕情啊。」趙明宇心中感嘆。

看著謝邂啪在桌子上哭泣。卸下了自己的偽裝。

正在這時,李叔端了新的悶罐牛肉過來。一邊在桌子上擺放著,一邊嘆息一聲,「這孩子真可憐…希望你們都幫幫他。」

唐舞麟拍了拍謝邂的背安慰著他。

古月踢了踢謝邂:別哭了,「就讓你情況吧,我收回前言。」

…又是針尖對麥芒兩人又吵了起來。

眾人吃飽喝足后,唐舞麟立馬拉著趙明宇跑了出去,只留下謝邂和古月摸不著頭腦的對視。

「你看那個是什麼呀,我們過去看看吧。」唐舞麟拉著趙明宇的手說道。

聞著令人陶醉的香味,來到了燒烤攤前。

趙明宇想把手手抽出來,卻被唐舞麟拉了回來。

「哼哼哼!」唐舞麟抬起頭假裝生氣的看著他。

「現在還好,等在長大一點,啊、md簡直不敢想象,覺得會被人當做基佬的,不行得想個辦法!」趙明宇絕望的想到。

「你看,你都這麼大了,不能像小時候那樣在外面牽著手,會被人誤會的。」趙明宇看了看四周把嘴湊到唐舞麟耳邊輕聲說道。

一數據唐舞麟耳朵通,「他說什麼?我要的就是誤會,嘿嘿嘿…」

看到他不說話趙明宇又說了一篇。

唐舞麟故意露出天真的眼神比了比手指道:「這樣有什麼問題嗎?明哥哥!」

啊,我死了,藍孩子也這麼可愛嗎?還叫我哥哥了。

買好燒烤后,又在美食街逛了幾圈,提著打包下包終於結束了久違的遊玩。

伴隨著人群的圍觀,還有吵鬧聲傳來。

小吃街入口那裡該不會是剛剛那家店吧?

求推薦!求收藏!周郁聽到是妹妹聲音,就躲在樓梯樓聽著了,見到丈夫上樓,她趕緊問道:「妹妹是不是生氣了?」

「你說呢?每次都要岳母叫人,我們才下樓,像話嗎?一次兩次叫還行,哪能天天叫?」

健健康康也跟著批評媽媽,「媽媽,你太懶了,以我們看呀!你還是該去上班。」

「去去去,一邊去,大人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905章欺負我沒有男朋友唄! 「真不想聽?」

夜司爵湊近她,唇角的弧度慵懶痞壞,一點也不像平時的夜司爵。

看到夜司爵這副表情,慕夏更不想知道了。

「我不想聽!」

「好啊。」夜司爵點點頭:「你不聽,那我給你看。」

他說著,在慕夏疑惑的視線中打開了手機里的一個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