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遁·豪火球之術!」

戰鬥完的繪里疲憊地揉着太陽穴,敵人全都躺在地上。

「還行嗎?」

早間在幾人身上各捅了一刀,防止有裝死的人,也給沒死透的一個痛快,看這模樣已經十分熟練了。

繪里將受傷的手臂簡單包紮下,也想加入補刀的行列,突然一個人抓住了她的手腕。

「繪里,你先去休息吧,接下來交給我。」

榊原透扶著頭從後面走過來,身上盤著條細長的白蛇,他的狀態同樣不怎麼好,眼神晦暗不明,瞳孔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他的疲憊屬於精神層面上的,無論是仙人模式,還是靈化之術,對他的精力消耗都很大。

若沒有白蛇仙人的分身幫忙穩定仙人模式,長時間處於仙人模式會要命的,不過他現在的身體狀況還挺不錯,自然親和力直線上升。

繪里這時還有些虛弱,輕聲問道,「任務完成了?」

榊原透點了點頭,通過接觸的皮膚緩緩輸入一些陽遁查克拉,這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是很簡單的事。

用靈化之術進行精神摧毀,從而直接廢掉指揮官,效果出乎意料地好,不枉他藏在現在才用。

缺點也是很明顯的,他需要有人來保護脆弱的本體,這招用多了也會被追蹤,靈體的移動會留下蹤跡,砂隱又不是都是傻子。

而且設置結界反而會更加顯眼,為了確保在靈化之術的準確度,只能由信得過的人保護。

「通靈之術!」

榊原透單手按在地上通靈出幾條大蛇,這次龍地洞也幫了不少忙,讓它們處理掉屍體也算是廢物利用。

他在那些指揮官記憶里搜刮到了足夠的情報,屍體上的價值已經無關緊要了。

早間怔怔地看着各色蟒蛇從他的刀下搶走屍體,等他反應過來后,十分嚴肅地說道,「這樣不太好。」

「這時候就不要在意那麼多了,早間。」

榊原透見他活蹦亂跳的,看來也不用給他治療了,抬手扔了幾顆兵糧丸。

不得不說風遁與劍術確實很搭,再加上不錯的瞬身術,早間的戰鬥能力出類拔萃,解決的敵人比不上繪里,但基本沒受什麼傷。

「謝謝。」早間猶豫了片刻,自己走到了角落將其磨成了粉,然後泡在水裏喝了下去。

據他說這樣效果更猛烈,還能藉機補充水分,強烈推薦。

「呃……」榊原透實在看不慣這種吃兵糧丸的方式,他這輩子都不會這麼吃的。

都處理完后,榊原透立刻帶着兩人轉移陣地,情報通過白蛇傳達給大蛇丸,這比他親自去找快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仙人模式的影響,他現在就想找個地洞躲著,靜靜等待戰鬥結束。

榊原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這怎麼可能,頭也不轉地朝一個方向甩出幾支苦無。

「他不可能發現我!就算髮現了,這個位置也不可能被攻擊到!」

就在這個砂隱忍者還抱着僥倖心理的時候,從他頭頂飛過的苦無突然調轉了方向,深深沒入他的胸口。

如果沒有醫療忍者及時醫治,這樣的致命傷根本不可能活下來。

殺人,苦無就足夠了。

幾人頭也不回地跑開,戰場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他現在要按照計劃返回桔梗城的營地。

大蛇丸這時候也收到了情報,嘴裏咧出一個殘忍的笑容,與之相對的是千代的表情愈發難看。

之前一直以來的勝利讓每個人的頭腦都不那麼清楚了,上場實力懸殊的戰鬥也沒有持續很久,木葉僅剩二三十人。

砂隱雖然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他們拿下了大半桔梗山,勝利在即,但大蛇丸的偷襲卻讓這場戰爭有了轉折。

各大部隊的隊長幾乎同時遭遇暗殺,派出的探查小隊也都失去了聯繫,他們在喪失戰爭的主導權。

「呵呵,認輸吧,千代。」

砂隱打上頭了,計劃進行得異常順利,以至於他偷襲的時候都沒被第一時間發現。

穿着上忍馬甲的大蛇丸現出身形,長發凌亂地披散著肩上,露出看向獵物的眼神,那種陰鬱殘忍的氣質,很容易就能辨認出。

「玩蛇的長發小鬼,你早晚會毀在自己手裏。」千代冷冷地說道。

她在蠍的身上看到過類似的眼神,沒想到會在大蛇丸身上重新感受到,那孩子並沒有在戰場上現過身,現在又會在哪呢。

戰爭在即,高層一直認為蠍對砂隱的危害性不大,與木葉開戰後,蠍就更沒有理由再針對本村。

所以一直未耗費大量人力抓捕,這也是她唯一的慰藉了,也是她依舊活躍的在戰場的動力。

大蛇丸並未理會她的挑釁,饒有興趣地問道,「葉倉呢?據我所知,她才是你們的秘密武器吧。」

千代有一瞬間的動搖,這個消息應該只有寥寥幾人知道,除了執行任務的幾個人,其餘的應該都死了。

似乎是想通了,她的表情很快就恢復自然,「原來如此,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殺死敵人,並獲取情報,果然是靈化之術。」

「不愧是沙漠的忍之花。」

誇讚完后,大蛇丸便不再說話,他不會解釋太多。

爭鬥不會因為幾句話而結束,戰鬥一觸即發。

「灼遁·過蒸殺!」

身材火辣的砂隱女忍者面無表情地看着乾屍扔到地上,這一幕讓身旁的同伴都脊背發涼。

能在戰場上清涼的露背裝,也只有砂隱的英雄葉倉了。

「你們還要抵抗嗎?」

她的手上再次燃起一團火球,三團火球同時漂浮在空中。

被圍困的木葉忍者都止不住地顫抖,沒一個人敢說話。

為什麼他們會碰到灼遁葉倉?!那個喜歡殘忍殺害敵人的女人!

「支援來了!」

正在他們絕望之際,日向的一傢伙讓眾人心中都燃起了希望。

葉倉微微挑眉,「嗯?」 萬土神洲、宋國荊州百多裏外的浮雲山。

浮雲山連綿數百里,地勢頗為險要,易守難攻。

加上距離荊州不遠,商貿不少,所以浮雲山中,滋生了大大小小十幾起土匪強盜,大半都活的頗為滋潤。

黑龍寨。

聚義廳。

「大哥、我回來了。」

一身材魁梧、渾身散發着豪邁陽剛氣息的年輕男子大步走進了聚義廳。

面若刀削、頗為冷硬的臉頰,很是英俊,還帶着似乎有幾分違和的憨厚親切笑容。

身後,則是跟着幾個興高采烈的漢子。

「二弟,怎麼樣?」聚義廳上方正中央的一中年男子已經站了起來,很是期待的迎上去問道。

「哈哈哈,不辜負大哥的期望,這次可算是逮了一條大魚,各種物資加起來,足足有五百多兩白銀啊。」身材魁梧的年輕男子非常高興的笑道。

「好,二弟、你又為我們黑龍寨立下了大功啊!」頓時,中年男子大喜,笑了起來,滿是誇讚。

「哈哈,大哥、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要不是有大哥在,又哪裏有我?」年輕男子笑道,神色上儘是真摯。

「好好,你我兄弟就不客氣,通知下去,今晚擺酒慶祝,不醉不歸。」中年男子豪氣干雲道。

「是,大當家。」

「大當家威武。」

·····

高興的聲音頓起,很快,整個黑龍寨兩百多人大半都動了起來,高興的準備宴席。

對於強盜土匪來說,這種宴席,可謂是他們最喜歡的事情之一。

兩個多時辰后,天色暗下來,聚義廳內外已經擺了十幾桌,坐滿了人,大呼小叫的熱鬧聲音在寨中內外響起。

黑龍寨大當家林三龍坐在首座,端起一碗酒站起。

馬上,聚義廳內外的聲音平息下來,一雙雙目光都看向了他。

」各位兄弟,今晚大家一定要不醉不歸,我林三龍就在這裏先敬各位兄弟一碗酒,來、喝。」

大氣的聲音渾厚響亮,清晰的響在大廳內外每個人耳邊,當即、很多人臉上都出現敬畏之色。

「大當家威武!」

附和聲此起彼伏,一同將手中的酒喝下。

林三龍深沉的目光一掃,見大家都喝完后,手中酒碗一放,再次開口道:「好,另外、在宴席正式開始前,我還想宣佈一件事。」

頓了頓,見沒人發出一點聲音,滿意之色一閃而過,繼續道:「那就是二當家這次又為我黑龍寨立下大功,所以我決定,要重重賞他,就賞他兩百兩銀子。」

聲音一落,大廳內外似乎更安靜了,一雙雙眼睛瞪大,緊緊盯向坐在林三龍下手的年輕男子。

嫉妒、不服、貪婪、高興、敬畏等等情緒在眾多人神色上閃過。

兩百兩銀子啊!

那年輕男子臉色也是明顯愣了下,一抹興奮升起,目光像是不經意的看了眼眾人,豁然起身,雙手連擺,推辭道:「大哥、這太多了。」

林三龍朗聲一笑,伸手將年輕男子魁梧的身軀按坐下,鄭重道:「二弟,大哥我一言九鼎,說出的話哪有反悔的?

更何況你我兄弟之情,又豈是區區兩百兩銀子可比的?就這麼定了。」

無形中,各種嫉妒的目光更濃郁了。

年輕男子被感動了,激動的神色浮起,再次起身,雙手抱拳堅定道:「大哥。」

沒有言語,但是那種赴湯蹈火的感激情緒,一覽無餘,好似無比堅定。

「二弟。」林三龍伸手把年輕男子的雙手握住,臉上也儘是真摯和親切。

「大哥。」

「二弟。」

大廳中眾多土匪強盜無聲看着,忽然,大喝聲乍起。

「大當家威武,二當家威武。」

附和聲馬上起來,一兩百人齊聲大喊,像是震動了黑夜。

「好,宴席正式開始,兄弟們,不醉不歸,喝。」暫時放下兄弟情誼,林三龍豪聲大喊。

「喝。」

「來喝。」

「二當家,我敬你一碗,我劉老三最佩服二當家你了。」

「二當家,我也敬你一碗。」

······

喧鬧的場景展開,到處都是暢飲聲,尤其是以身為二當家的年輕男子為中心,敬酒的身影一個接着一個,絡繹不絕。

年輕男子也像是高興之下,毫不推辭,一碗酒接着一碗酒喝。

不多時,年輕男子的魁梧身影就搖搖欲醉起來,滿臉通紅,充滿了醉意,但嘴裏卻是依舊不停。

「來、喝,今天不醉不歸。」

「大哥、二弟我敬你一碗,沒有大哥你,就沒有我李道強的今天,你就是我李道強的親大哥,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

「咦,大嫂、你也來了,來、大嫂、我也敬你一碗,你就是我的親大嫂。」

充滿醉意的聲音不時響徹大廳,聽到的人,好像都能感覺到其中的真摯、坦誠。

而大廳中很多人的眼神,也不時看向了一道身影,流露着貪婪、垂誕。

一身粉紅色的衣裙,皮膚白皙,身材火辣,嬌媚的臉上、好似有着說不清的風情。

不拘小節的來往於眾人之間,不時與眾人喝兩杯。

隨後,就跟二當家坐到了一起,細心的照顧著喝醉的二當家。

無形中,各種各樣的嫉妒情緒更濃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