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寒真的是自己和Nana的女兒,那麼寒跟夏天就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妹,那麼寒跟夏天就根本沒可能。

如果不是,那麼寒和夏天就可以繼續談戀愛。

想到這裏,葉思仁顫抖着手打開了文件。

報告的結果是寒與葉思仁的血液相似程度為0,直接就排除了父女的可能。

但呼延覺羅家族的密醫有調查出,寒的血液裏面有一種獨特的東西,而他們定義為『刀片』。

葉思仁看到這裏終於是相信妍之前所說的刀片計劃了,但寒現在在夏家,而幻眼,Vincent等跟魔化相關的人都來過夏家。

為此,葉思仁可以確定,這幻眼魔君的陰謀就是為了封龍卡而來。

也就是說……夏家現在所面臨的危險很有可能是雙面性的。

鐵時空是個以魔界,葉赫那拉家族和白道異能界的三種勢力劃分,也就是鐵時空名義上的「三國鼎立」的一個趨勢。

在這三股勢力中,白道異能界的勢力偏弱,但近幾年來卻在飛速增長,讓白道異能界的勢力漸漸的與魔界齊平。

但也正是如此,白道異能界更沒有放鬆警惕,就怕哪天葉赫那拉家族和魔界相互勾結鎮壓白道異能界,到了那時……後果不堪設想。

————夏家————

夏天和寒自從確認了戀愛關係后,夏家的單身狗每天都在遭受萬點暴擊。

雖然最開始的時候夏美不是特別喜歡寒,但是現在寒跟夏天是戀愛關係,甚至未來很有可能步入婚姻的殿堂,為此,夏美很不客氣的叫了寒一聲「二嫂」。

這也讓夏宇盯着夏美看了很久,畢竟按照以前夏美的脾氣來看怎麼可能叫寒一聲嫂子?難不成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練團室里,寒和夏天二人延續了四天前的情侶裝,而夏天握住寒的手,道:「寒一直以來我有一個願望,而這個願望……只有你能幫我完成,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我完成。」

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看着夏天,道:「你說吧!」

夏天聽後有些猝不及防的臉紅了起來,而後支支吾吾的看着寒,道:「我……我想……我想和你一起……一起合奏。」

聽到夏天這麼一說后,寒噗嗤一笑,做好了各種的準備,但聽到是合奏這麼個願望后,寒還是沒忍住。

想到這裏,寒便起身,拿起鼓上的驚雷後轉身看向夏天,笑道:「你還愣在那裏幹什麼?你不是要跟我一起合奏嗎?」

夏天聽到寒這麼一說后整個人立即激動,興奮了起來。

於是乎,一整個下午整個練團室都是寒打鼓的聲音以及夏天彈結他的聲音,二人配合默契,完全不亞於當初的脩寒合奏。

————夏家·一樓客廳————

夏流的手裏拿着個木魚一直盯着樓上的舉動,在夏天和寒彈奏到高潮的時候,夏流立即拿着木魚敲了起來:「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一旁的夏宇捂著頭一副頭疼不已,便看着夏流,道:「阿公,你能不能不要再敲了?你是嫌樓上不夠吵嗎?」

夏流瞪了夏宇一眼后,指了指樓梯間,道:「要吵大家一起吵,誰也別放過誰。」說完又敲了起來。

夏宇聽后無奈的翻了個白眼自顧自的寫起了論文。

一旁來訪的王雅陪着夏美打着電動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我看夏家今後啊!真的要吃盡狗糧了,夏美,宇哥,你們什麼時候也能找到男女朋友啊?你們阿公好像還很希望你們給他帶個金孫呢!」

夏美的額頭瞬間被敲了一個紅色的十字路口,道:「小雅,你是想怎樣?」突然夏美似乎是發現了什麼,看向王雅一臉的詫異:「該不會你在談戀愛吧!」

王雅聽后「哼」了一聲,道:「談戀愛?就我這性格會有人喜歡我?」

夏美輕笑一聲,道:「說不準哦!小雅,以我夏蘭荇德·美的戀愛觀點來看啊!荻似乎是對你有好感哦!」

「荻嗎?」王雅放下手裏的遊戲機仔細的想了一下,她跟荻並無瓜葛,不過是出任務的時候會有過一些合作或者是在老屁股偶爾休息的時候會聊些事情。

但是王雅從未想過荻會對自己有好感,而且自己的性格還是很大大咧咧的那種,相比較靦腆儒雅,成熟穩重的荻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葉思仁從外走了進來看到眾人都在客廳裏面露嚴肅。

剛巧這時,夏天和寒結束了彈奏從二樓走了下來也是看到了面色嚴肅的葉思仁。

「老爸,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夏天看着葉思仁面露驚訝,同時小心的挽著寒坐到夏流的身邊。

而王雅,夏美,夏宇和夏流也用同樣的目光看着葉思仁。

面對眾人這樣的神色葉思仁也是沒有隱瞞,而是坐到夏宇的邊上,剛要開口,卻被夏流搶先說道:「你給我站哪兒站好。」

「是!前岳父大人。」葉思仁立即領命站了起來,而葉思仁也深呼吸一口看向夏流,道:「報告前岳父大人,我這次來是有些事情要告訴您的,而且此事……事關鐵克族白道異能界。」

此言一出,眾人的表情也僵在了原地,唯獨夏流一臉的嚴肅。

葉思仁見狀便繼續說了下去:「前不久啊!那位北城衛的團長,也就是妍跟我說了我老爸的一個計劃——刀片計劃。」

「刀片計劃!」眾人的頭上紛紛冒出了一個問號,唯獨夏流似乎是知道些什麼便解釋道:「這就跟幻眼那個魔君培養的石心殺手一樣,一旦完成任務了,將會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這個葉赫那拉家族的老魔頭,也就是你們的爺爺,可是個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狠人物啊!

當今的鐵克族裏就算是戰鬥力驚人的東城衛或者是呼延覺羅,韓克拉瑪這一類的戰士家族哦!沒有一個人打得過這個老魔頭啦!連你們阿公我哦!都要忌憚他三分誒!」

夏美放下手裏的電動轉過身子看向阿公,臉上的表情已經不能用詫異二字形容:「真的假的啊!我們家裏除了老母達令外,最厲害的異能行者就是阿公你了誒!連你都打不過哦!

還有還有!當今的鐵克禁衛軍沒有一個人的異能指數低於20000點誒!哪怕是北城衛的分隊最低都有20000點誒!連鐵克禁衛軍都不及嗎?」說完,夏美看向了一旁的王雅。

誰知,王雅卻點了點頭:「沒錯,這一點上夏流前輩和死人團長沒有撒謊。

我哥哥的異能指數高達三萬,但這點可能只是葉赫那拉·雄霸的三分之一左右。

雖然鐵時空異能界的新生代異能行者的異能天賦,資質還有能力都不差,但如果是面對葉赫那拉·雄霸,那能打過他的幾率就是0。」

「那麼老爸,你該不會是純粹的想告訴我們老爸的老爸我們打不過吧?」夏天的這麼一番話差點讓葉思仁直呼內行,便輕咳一聲,把話題轉了回來。

「當然不是,老爸我看起來是這麼無聊的人嗎?」葉思仁半開玩笑的說了一句後面色再次嚴肅起來,道:「前岳父大人,您應該也看到了,現在夏家很明顯已經成為了我老爸的目標。

而且我也隨時隨地有可能會被我老爸給抓走,再加上傳說中的刀片計劃,我們都不確定誰是刀片。

所以我今天來就是要告訴你們,我老爸很有可能想成魔,並且開啟鐵時空的滅,讓滅里的魔物大舉進攻鐵時空。

而我現在已知的有可能進攻的據點,一個是夏家,一個是我的Pub。」

眾人聽後面色不禁又沉重了幾分,成魔他們根本不敢想像。

兩個據點,夏家和Pub,種種跡象表明,夏家無疑是被針對的那個。

寒緊緊握住夏天的手深呼吸一口后,站了起來,看着葉思仁,道:「死人團長,我想搬到你那邊去。」

夏天聽后愣了一下,但寒好像是知道夏天會想什麼似的,便看向夏天神色透露出溫柔,道:「夏天,我知道你會捨不得我,但是死人團長他是麻瓜,我們也不知道葉赫那拉家族什麼時候會攻過來。

所以我想……能多一個人保護著死人團長也是件好事,而且我也想快點讓死人團長接受我。」說完用滿滿愛意的眼神看了夏天一眼。

夏天也是了解了寒的意思,握住了寒的手,深情的看着她。

看着含情脈脈的寒和夏天,周圍所有的單身人士紛紛做起了自己的事情,免得遭受暴擊。

————東區·某公園長廊————

「是嗎?好,我知道了。」脩點了點頭,便掛斷了電話。

跟在脩身後的achord和妍二人面面相覷,而achord最先沉不住氣,問道:「怎麼了?」

脩停下腳步,看向achord,道:「寒,搬去死人團長的Pub住了。」

「哦?寒最近不是和夏天情投意合,心意相通嗎?怎麼突然搬去老屁股了?」妍撓了撓後腦勺頭上冒出了問號。

按道理來說夏天和寒是兄妹的這個烏龍應該不服存在了才對,但是為什麼現在……

「這是死人團長說的,據說葉赫那拉家族的葉赫那拉·雄霸有一個計劃,打算成魔,而且目前已經確定會攻擊的兩個據點是夏家和老屁股這兩個地方。

而寒之所以會搬去老屁股是為了保護好死人團長不被傷害,畢竟寒也是個高階的異能行者,要保護好死人團長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脩說着就放好了手裏的電話。

achord思索了一會兒,突然想到了什麼,出聲道:「誒!既然寒搬去老屁股了那脩你趕緊乘勝追擊啊!這可是你的大好機會啊!」

一旁的妍頭上冒出了幾個問號,突然明白了什麼,道:「夏天和寒現在已經名正言順的交往了,讓二哥再去當第三者……不太好吧!」

「誒呀!去看看也好啊!別太晚回來啦!快去啦!快去啦!」achord不顧脩和妍二人的反駁,直接把他們推走了。

本來的夜空中有一輪明月高掛,卻突然被烏雲給遮擋住了光亮。

achord臉上的笑意也瞬間收起,拿出鬼戰音叉敲了一下,道:「那就來吧!小弟鐵克禁衛軍首席戰鬥團主唱achord,有什麼地方得罪了閣下啊!」

話音剛落,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出現在了achord身前。

————第二天·東城衛練團處————

脩,戒,鐙,冥四人如約在東區城郊的廢棄倉庫里練團。

在冥的鼓和脩的結他劃過最後一個音后,脩下意識的看向了倉庫門口面色凝重:「奇怪,achord每次練團都會來啊!都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怎麼還不來?」

說完,脩思索了一下,看向鐙問道:「鐙,你有沒有聯繫到achord?」

鐙聽后抬起頭,搖了搖頭,又看向了身後的冥。

冥也搖了搖頭,看向了戒,同樣的戒也搖了搖頭。

四人面色嚴肅。

但片刻后冥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按照以往眾人練好團休息的時候,都會有一個女生遞過來毛巾和礦泉水,但是今天卻沒有,那個她專屬的座位上也沒看到熟悉的身影。

「小妹也沒來……」許久后,戒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似的,看了眼空蕩蕩的座位,也擔心了起來。

脩聽后看了眼對面,低下了頭:「妍她對我們練團一向都很感興趣,不管每次有什麼事情,她都是第一個到這裏的,但這次卻沒來,除非……」

「除非她是遇到了什麼不得已的事情沒辦法來。」戒接着脩的話說了下去。

而脩也自責了起來……

————昨天晚上————

在去老屁股的路上,脩和妍二人並肩而行。

妍的面色嚴肅,她很清楚的記得achord這裏會被蘭陵王打傷然後逃到夏家,被搞成了木乃伊不說,還被灌了「童子尿加綠豆粉」。

就算自己現在的異能指數再怎麼不及蘭陵王,單憑她和achord二人加起來異能指數也高達七萬左右,而且影月匹克屬陰性武器,對付蘭陵王綽綽有餘。

想到這裏,妍停下了腳步看向脩,道:「哥,我有點擔心achord的情況,你先去Pub吧!我們明天老地方見吧!」

就在妍要轉身離去的時候,脩拉住了她:「慢著,你這是要去哪兒?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被蘭陵王追殺,如果單獨行動很有可能遭受到傷害!」

妍輕輕推開脩的手,道:「我知道,這些我都知道,但我更不忍achord獨自一人在那裏戰鬥,要知道他也是蘭陵王的追殺對象。

如果我被你們保護的那麼好但achord卻被重創我絕對無法接受,況且我的異能指數不低,和achord一起上也不是沒有勝算。」說完妍轉過身子,臨走前留下了最後一句話:「這畢竟是我的事情,二哥還是不要過多的插手比較好,免得讓東城衛也面臨危險。」

說完這些話,妍拿出了影月匹克瞬移離去,留下脩一人站在原地發愣。

入冬的風不禁叫人覺得寒冷刺骨,脩慢慢抬起頭看着黑沉沉的夜空露出了一抹苦笑。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再也沒辦法參透妍的思緒。

(PS:妍對戒的稱呼一直都是大哥,但對脩的話會有的時候叫哥,有的時候叫二哥,但怎麼稱呼的話一般都是由妍的心情決定的。)

家族介紹【下篇】:

葉漓洛戈家族,鐵時空最強大的輔佐系異能家族,冰凍,增益,治癒,干擾為該家族的獨門異能,是別的家族無法學會的異能,其殺招『絕對零度』可將方圓百里的魔物凍住,異能指數越高,凍住的時間越長,代表人物——葉漓洛戈·鐙

南宮陌祁家族,鐵時空中唯一一個能夠使用精神力的家族,其異能釋放后可短暫控制魔物動作,並且用自身的精神力破壞地方的裝甲,『念力箭』為該家族的絕招,但因為太耗精神力,在使用好后需要修養好幾天才能恢復,同時,該家族的語言天賦頗高,精通各種語言,連魔語都不在話下,代表人物——南宮陌祁·殤

關林夢爾家族,關瓜爾佳家族的旁支,是一個善音律的家族,該家族是個比較平凡的家族,但家族中的異能行者都普遍高階,其家族的絕招為『墨龍吟』,代表人物——關林夢爾·荻

。 鍾延將自己目前的大致情況下說了一通,包括虛構宗門等等事情。

面對這與天同開的第一先天至寶,鍾延不想瞞,也瞞不住。

混沌珠能通過輪迴羅盤一下子斷定他為『輪迴身』,這個詞鍾延記憶中都沒有聽過。

鍾延估計,混沌珠比他自己都還要了解更多關於這第九世重生的秘密。

聽完所述,混沌童子一臉鄙視盯著鍾延,冷聲道:「你老實交代,那些『火鍋』、『豆腐腦』是不是虛構誆騙老子的?」

「趁早明說,看在那塊極品靈石的份上,老子不與你追究!」

「那怎麼可能呢,前輩放心,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火鍋的滋味,我騙誰也不可能騙您啊!」

混沌珠:「要是不能讓老子滿意,絕對一口吞了你,別以為我開玩笑!」

「前輩把心放到肚子里!」

鍾延笑道,又問:「前輩現在什麼修為?」

「相當於你們的元嬰五六層吧,本來打算到化神圓滿再出來,叫你給打斷了。」

鍾延點頭,這點能理解,畢竟這青靈界目前天花板就是化神期,混沌珠若是有化神圓滿就能橫著走。

至於只有元嬰修為,鍾延猜測有點類似與轉世重修,因為混沌珠每次現世都是以不同形態的幼獸,並且相隔時間非常漫長,應該是它到了一定程度就會重新化為石珠沉睡。

只是,他想不通的是,古籍記載中,混沌珠一直是被人搶奪、追殺的對象,從沒傳出來過輝煌的戰績。

按理說,它這排名第一的先天至寶應該牛逼得不得了才對。

就像十大先天至寶排名第七的滅仙劍,斬仙尊如砍瓜切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