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過,遺憾過,從今往後,你來我往皆為過客……

既然重活一世,希望我們將來不再有任何的瓜葛!!!

願此生,再無你!!!

『舒玉清』看着看向這邊的葉淑柔,她露出一絲淺笑。

雖然一切過不去,卻也算是過去了,重來一世,最好的莫過於媽還活着,一切都向著好的方向前進著,至於其他的一切,就讓時間去稀釋吧!!

上官軒看着眼前淺笑的舒玉清。

不對,她不是玉清!!!

雖然她們的容貌都一樣,但神態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上官軒感覺心中空了一塊。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人,輕喃道:「舒玉清……」

他輕閉雙眼,舒玉清,我來了,你且等我。

上官軒睜開雙眼的時候,帶着一絲迷茫。

嗯,我為什麼會在這裏?!

哦,對了,我是來給玉清的送小蛋糕的。

上官軒朗笑的說道:「玉清,我來給你送小蛋糕的,這可是*國進口的非常好吃,你看看的味道喜歡不?喜歡的話,我讓那邊多運一些過來。」

『舒玉清』面無表情的拒絕。

「我家就是開甜品店的,所以不用了,謝謝。」

上官軒有些疑惑的看着『舒玉清』。

以往玉清,不都是接受了他送的蛋糕嗎?怎麼這次拒絕了?!

難道是他做了什麼惹她生氣了?!

可是我貌似沒有做什麼呀?!今天早上不還好好的嗎?!

這什麼情況啊?!

上官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看着『舒玉清』,想詢問一個答案。

『舒玉清』不理會他疑惑的目光,而是淡漠的看着上官軒。

「你走吧,以後都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

上官軒的震驚無以言表。

「玉清,這是為什麼!!上午不都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以後不能出現在你面前了!我能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如果是我的問題,我改還不行嗎?!

「難不成是我媽又來找你麻煩了!我跟你說……」

不等上官軒說完,『舒玉清』就不耐煩的打斷了。

「上官軒,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我再也不想見到你,請你離開,謝謝!!!」

她真的不想再廢話了,只希望這人能早點消失在眼前,真的是一看到眼前之人,就讓她想到了前世的不堪!!

上官軒看着眼前目光冰冷,如看陌生人一般,看着他的『舒玉清』。

他心裏拔涼拔涼的,看來從今以後,我和玉清的關係,再也無法恢復如初了!!

唉!還是先去查查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吧!

「好,玉清,你別激動,我這就走,我這就走。」

說完,他轉身就走了。

上官軒走後,『舒玉清』關上了門,重新坐回了沙發上。

看來不想見到他們,就只能將休學的相關事宜提上日程了。

她可以直接在家裏看書,等高考就好了,這樣也省了很多麻煩,她承認她不想見到那一張張醜惡的嘴臉……

她怕她會一個忍不住,想要撕了她們的臉皮。

呵!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們都給我等著吧!!

葉淑柔看着渾身釋放低氣壓的『舒玉清』。

她輕聲問「玉清,你準備選什麼專業啊?」

之前的清清對軒同學雖然態度不是很好,但也不至於像現在的清清一樣,看來果然兩人的情況是不一樣的,那不知道現在的清清準備選擇什麼專業?!

「我準備選擇法律專業。」

葉淑柔「法律?」

還真不一樣,不知道以前的清清……

「我想學法律,當檢察官,我要將那些做過惡事的人,都繩之以法,我!絕不會讓那些惡人逍遙法外!!!」

不管是誰,都別想擋住我的腳步!!!

曾經對我下過手的人啊!別讓我找到你們的錯處哦,不然我會你們所做過的所有惡事,全都扒出來給眾人看,讓你們在丟盡臉面的同時,受到法律的制裁哦!!!

你們有權有勢那又如何!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有權有勢,並不是你們的保護傘!!

不管你們是什麼人,只要你們犯法了,那麼你們都會被繩之以法,無一倖免!!!

所以,做一個好公民吧!

葉淑柔看着楚楚詭異笑容的『舒玉清』,莫名的打了一個寒顫。

「玉清,你在想什麼?」

『舒玉清』收回思緒,恢復正常的笑容看向葉淑柔。

「沒什麼,媽,我就是在想媽,應該要找一個以後一起過日子的人了。」

說實話,根據這段時間的觀察,她覺得隔壁的景夜叔叔就挺好的,畢竟他條件不錯,當然最主要的是,他對媽非常的好,她撮合撮合他們,當然最主要的還是要媽自己同意了!!

(朋友們覺得同意了,那就是同意了,覺得沒有同意那就是沒有同意哈。)

……

即使是身在無限的深淵,只要你願意為之努力,你也可以一點一點的走向光明……

就如太極一般,不求走向全白,只要可以走向那黑中的白就好,你若願為之付出一切,那麼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完… 季宏博被趕了出去。

在一番「戰鬥」之後,他成功的被柳長清踢出了門。

「清清,我衣服還在裏面……」

季宏博趴在門上忍着笑呼喚著。

話音未落,房門打開,幾件衣服迎面丟了出來。

全都罩在了他的臉上。

等到季宏博手忙腳亂的將衣服都拿下來的時候,房門已經再次關閉。

這……

季宏博撇了撇嘴,坐在地上,靠着門,幽怨不已:「清清,做人不能這麼不厚道,剛才你多舒服呀,你自己親口承認的。結果現在用完就扔,是不是太過分了?咱們可是要達成長期合作關係的,你現在就要撕毀合約,這以後可怎麼辦呀。」

房間里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季宏博也不氣餒,再接再厲:「我媽前兩天還念叨著,讓咱們回去吃飯呢,她特意找了個手藝很好的日料師傅,為你準備的,你要是不去的話,到時候她一定會很失望的,你也不想看到她失望的樣子吧?」

「上次我爸說……」

「你沒完了是不是!」

房門被打開,柳長清穿着衣服杵在他面前,陰沉着臉,面色不佳,「你媽說你爸說……你是還沒斷奶嗎?」

沒想到季宏博卻是嘿嘿一笑,曖昧不清:「我斷沒斷奶,你不是最清楚嘛。」

說着朝着她的胸前瞥了一眼。

柳長清下意識的雙手護胸,狠狠地瞪着他:「季宏博!你丫的是不是欠收拾了?」

「哪有,這不是逗你開心呢嘛。」

季宏博非常懂得見好就收,也懂得見縫插針。

趁着她還沒關門,又從門縫兒裏面擠了進去,死死的抱着她,說什麼也不鬆手。

「季宏博!你給我放開,是不是以為我不會揍你?」

「你揍吧,只要你開心,怎麼樣都行。但是我肯定是不會放手的,不然你又要把我趕出去了。」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長舒了口氣,柳長清被他氣的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真的是拿他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早知道他這副德行,當初說什麼也要狠下心,不給他一點兒機會!

感覺柳長清逐漸的平靜下來,季宏博心裏偷笑不已。

彎腰將其打橫抱起,輕輕的放在了床上。

蹲下來,握着她的腳腕,輕輕的為她按摩著。

「昨天你差點兒崴了腳,雖然沒受傷,但是也疼了。我給你揉揉,應該就沒大事了。」

看着他蹲在自己面前,認真的模樣,臉上沒有絲毫的嫌棄。

心裏一動,有些話不經過大腦,便脫口而出——

「要不然,我們試一試吧?」

「試什麼?」

「試着……在一起。」

聞言季宏博獃獃的看着她,沒說話。

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柳長清心裏有些發慌,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抿了抿唇,剛準備說些什麼,卻看到季宏博的嘴角慢慢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出現在臉上。

「你終於願意給我這個機會了!我還以為我要等很久,總算是皇天不負苦心人!」

喜悅在他的臉上顯得格外的清晰。

似乎是受到他的感染,柳長清也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或許,試試看,真的是個不錯的選擇……

。 而秦墨便在大秦故土之上。

所以,第一站,嬴政的選擇的便是秦墨。

因為他沒有理由干那些捨近求遠之事,而且,拿下秦墨,除了讓大秦帝國在物理方面有了底蘊之外,也會得到秦墨的那些工藝技術。

可以讓大秦尚工坊,以及大秦少府得到進一步的補充,然後變得更加的強大。

所以,秦墨嬴政勢在必得!

……

國府詔令下達,一石激起千層浪。

這是大秦帝國有史以來,態度最強硬的一次,直接是召集諸子百家巨子入秦朝見,這樣的名場面,從未見過。

也從未發生過!

就算是嬴政剛剛攜兼并六國之赫赫戰功,登頂大秦皇帝位的時候,也沒有如此霸道。

一時間,天下風起雲湧。

畢竟大秦帝國剛剛蕩平六國遺族的亂民,土地改革讓老世族,地方豪強,地主階級損失慘重。

而如今又針對諸子百家,驟然之間,整個中原大地之上烏雲遮天蔽日,空氣之中都瀰漫着一股緊張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