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梁王也重生了,此時同她一樣,梁王也不能輕舉妄動,只不過,若是梁王重生了,佔盡先機肯定是事實,對於她來說往後的路只會更加的難走。

※※※

春獵有專門的皇家獵場,到了地方之後要先休整,另有官員重新去林中巡視,確保安全。

賀萊先回了自己的帳子休息,有習慣了騎馬出行的青溪在,她這次出來倒是沒有絲毫不便之處。

只不過,要用午食時梁王的人又來請她了。

賀萊只能過去。

在梁王的帳子里,賀萊見到了梁王帶的幾位侍君。

會在這樣的場合帶上侍君見晚輩,梁王也是沒誰了。

尤其,梁王還同她介紹:「這位便是我此次搶來的美人……」

賀萊看也不是,聽也不是。

然而,

「放手!」

一聲冷叱令賀萊不由自主抬了下眼。

她微微愣了一下。

「又生氣了?可見還是聽得少。」

梁王勾唇笑著又重新拉了人,手上用力,「本王不愛重複。」

賀萊垂眼沒有再去看上首的人,心中微沉,這位「美人」跟玉生竟有些相像,不是長相,而是氣質。

梁王滿意地攬緊坐在她懷中后仍舊挺直著背的少年,轉而同賀萊道:「我此次為了這位美人可是受了罪了,不過,美人家的武藝是真不錯,我這美人的姐姐很是推崇謝大將軍,我已應了她讓她跟謝大將軍家的娘子比試,你替本王安排一下。」

倘若說剛才在馬車上還沒有任何異樣,如今的話卻讓賀萊有些不確定了。

她總覺得梁王的話似乎意有所指,但又是模稜兩可的。

但不管是與否,能隨口就說出這樣命令的話,果然也只有梁王能做到了。

她正要開口,上首梁王卻又開口了:「本王都為你姐姐這般考慮了,你還不滿意?」

「她是她,我是我,要比也是我來比!」

「哈哈哈……不愧是本王相中的男人,好!這話我喜歡!」

「不過,你姐姐想要比試,還有法子,你去挑戰,只怕沒有人會應吧?」

梁王笑著逗起了懷裡的美人,不等美人回答,她又看向賀萊,「說來,你夫郎不是謝大將軍家的大公子么?」

賀萊心中猛地一跳。

「我這位美人出身蘭家,武藝也很是不錯,我這傷也有拜他所賜的……聽聞謝家公子也是會武的,不若讓他們兩個比劃比劃?」

賀萊抬眼看過去,梁王這是故意還是無意的?

可梁王並沒有看她,說著話,人還是望著美人的,而被梁王看著的美人卻皺眉看著她。

賀萊攥了下手指,姓蘭的武術世家,天下應當只有一個吧?

蘭家有兒子在梁王府嗎?

前世的蘭家效忠的可是誠王,如今蘭家的兒子到了梁王府,而蘭家的女兒顯然也跟了過來……也不知是蘭家哪個女兒,是不是她認識的?

梁王怎麼會認識蘭家的人?

梁王她……是重生的嗎?

「內子是會些武藝,只是隨家父家母去了鄉下,如今家父家母身邊也離不得他……」

賀萊才說了一半就被梁王打斷了,「又不是要他現在過來,改日回去了也是一樣……就這樣罷。」

最後的那句是對懷裡的美人說的,因而語氣格外柔和,賀萊卻被激出了一身雞皮疙瘩,梁王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犯人:洛克斯·D·吉貝克】

【等級:SSR6】

【狀態:越獄中】

【犯罪指數:49】

【抓捕參與度:100%】

【可選收益:霸王色霸氣、航海指針製造、體魄、船工、廚藝】

【人物事件1:待激活】

【人物事件2:暫不可激活】

【核心事件:暫不可激活】

“犯罪指數只有49嗎?”

49低嗎?不低,但海賊世界算是個比爛的世界,也是有超凡力量的世界。如果49點犯罪指數出現在R級海賊身上,他就該千刀萬剮。

但49點犯罪指數出現在洛克斯這樣的大海賊身上,就顯得低了。

海軍中將大將們身上多少還會有二三十犯罪指數呢,甚至有些人會比洛克斯的49點還高。

四個水貨王都最低200以上!

現在菲戈徹底相信以前所聽到的那些消息了,如今的洛克斯海賊團無比團結,且致力於打擊奴隸貿易,更像是混亂中立的冒險家!

而這分變化,很可能出現在這個原作中沒提到的年齡不大、實力卻不弱的副船長克里西西身上。

轟——

見到洛克斯的慘狀,克里西西瘋了一樣的身化火球撞來,卻被菲戈單手頂住。重新空缺的手銬叮噹作響,克里西西神色一驚,恢復冷靜,化火焰將洛克斯卷離土中。

察覺洛克斯只是重傷昏迷,生機仍然旺盛,他才鬆了口氣,警惕又緊張地防備着菲戈。

菲戈也看着他,眼底閃過一抹斟酌,這個年齡,藍色頭髮……

“哦,原來是你嗎?”

原來是我?扛着洛克斯的克里西西一怔,身體又猛地一繃。

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襲來,而這次的危機,不是來自菲戈。

他仰頭看向菲戈身後立着的那具百米巨人,暴食之王因體能的大量消耗,正在粗重喘息,而他的眼神裡,忽然有一股猩紅顏色瀰漫!

“異食症終於發作了嗎?”菲戈亦仰頭看向暴食之王,感覺到了一絲絲能夠威脅到自己的力量。

暴食之王之所以被冠以暴食之名,不止是因爲他能吃,且吃東西被打擾就會暴怒,還因爲他有病。

這病不是先天所得,而是後天所染,他的病,叫做異食症!

咔嚓——

他的大手下探,猛然間抓碎銀白色的大地,抓起大量的碎石泥沙填進嘴中,咯吱咀嚼,咕咚吞嚥!

吃下了這些碎石,他的體型迅猛增長了十幾米,然後又用另一隻手抓碎大地,吃入碎石泥土!

異食症發作的時候,他會失去理智,無差別地吃光身邊的所有東西,無分能吃與否,曾有數次把自家海賊船給吃進肚子裡的記錄!

而在同時,他也會忽略體能的消耗,將身材變化得能夠裝進足夠的食物,越吃越龐大!

兩大把碎石入肚,他直接由一百米增長至一百五十米,猩紅的眼睛捕捉到菲戈的存在,似是感覺礙事,巨大的巴掌瞬間揮打過來。

嘭!這一擊的力量比此前又大出兩倍,與菲戈雙手對撞,激起浩然的衝擊波摧向四面八方!

扛着昏迷洛克斯的克里西西直接吐血,被衝飛出去,心中卻是驚喜,終於來了,逃走的好機會。

上半身維持人形,下半身化作火焰,克里西西就像踩上了一雙風火輪,帶着洛克斯飛速升空。

而在高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海賊船恰好在快速飛行過來接應。

洛克斯海賊團船員遠遠看到克里西西身上那滿臉血污痛苦昏迷的身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向無敵的船長怎麼會……

“小心,副船長!”這時船上的幾名幹部又異口同聲發出驚呼。

克里西西心中一沉,幾乎未作思考,就拼盡全力將洛克斯的身體奮力拋出,大喊道:“接住!”

海賊船上,得到了飄飄果實的史基立刻飛向洛克斯,但,一隻後發先至的手,卻將洛克斯拋飛而去的腳抓住,讓他定在半空!

年輕的史基身體也定在半空,目光在空中與抓着洛克斯的菲戈眼神交錯,一股寒意透徹心靈。

只猶豫了0.1秒,他就轉身飛回海賊船上,操控着海賊船以更快的速度繼續升空,逃向遠方!

“混蛋?!史基,你在幹什麼?!”船上的海賊傳出驚喝。

下方的克里西西卻露欣慰,一聲‘做得好’在空中響徹,整個人化作火焰緊緊地摟住了菲戈,拼命拉住菲戈,不讓菲戈再踏月步。

‘抱歉,船長,我們恐怕逃不出去了,只能送大家走!’

拼盡全力墜住菲戈下落。

咔嚓——

一隻手銬驀然銬在他的手腕,海樓石對於能力者的剋制瞬間讓他身體乏力起來,雙腿重新化形。

恰在同時,一隻五指山一樣的巨掌從天空拍落,身形增長到兩百米的暴食之王似在擊打三隻蒼蠅!

嘭!音爆聲炸裂,半空中升起一道蘑菇雲,菲戈、克里西西和洛克斯一瞬間射入大地之中!

完全沒有抵抗的克里西西只覺全身的骨骼都在顫動,大口的鮮血噴涌出去,幾乎失去意識,抱住菲戈的手臂放鬆,倒在了地上。

眼神朦朧中看到那艘熟悉的海賊船化作黑點遠去,他的臉上勾勒出一絲安心的表情,偏頭看向躺在身邊坑中的洛克斯,又無奈一笑。

船長,都說了要謹慎了。

你的夢想終究破碎在這裡了,帶給我生命中第二束光的男人……

忽然間,一聲衣服碎裂的聲音響起,克里西西感覺自己被翻了個身,後背的衣服撕裂,露出光溜溜的背脊,意識一瞬間清醒!

糟了!被看到了!

如同夢魘一般的回憶在腦海中甦醒,那個豬一樣的傢伙扭曲的笑容、猙獰的虐打在腦海裡回放。

克里西西忽然放鬆了下來。

算了,看到就看到吧。

我早已經不怕那些了。

菲戈低頭看着克里西西后背的印記:那是一個紅色圓形標誌,有向左上、上方、右上指向出去的箭頭,下方亦有一個垂直向下,組合成猶如馬蹄一般的形狀。

九天翔龍之蹄跡!

天龍人奴隸的印記!

【犯人:克里西西】

【等級:SSR4】

【狀態:抓捕中】

【犯罪指數:16】

【抓捕參與度:100%】

【可選收益:武裝色霸氣、廚藝、劍術、航海術、乞討】

【人物事件……】

16點犯罪指數,改變了洛克斯和他的海賊團,做得還不錯嘛,菲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但還是說:

“20年前,我把你從天龍人手中解放,可不是讓你做海賊的。”

“……什、什麼?”當功法被破譯后的一瞬間,歷史之書中都隱有紅光躍動,接著是瑞彩千條,那顆以命運之沙交換回來的六級混沌神晶竟是自動跳出,與這功法融合在一起,在歷史之書里,單獨形成了一整頁。

除此之外,自這一頁歷史之書中,跳躍出了一輪紅日,落在墓園中。

這紅日在書中是極其明亮,浩大,熾熱,但在墓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角》第354章道火競爭者 顏幽幽出了屋子,去後院找兩孩子,正看到兩個孩子纏著南離要小舅舅。

「南姨姨,我小舅舅呢?」

「南姨姨,是不是太子把小舅舅抓走了。」

顏容和顏玉簡直把南離逼瘋了。

南離一看到顏幽幽,幾步竄到她跟前,把兩個孩子往顏幽幽懷裡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