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裡不斷乞求,一定要讓唐柒柒活著,哪怕分自己一半壽命也行。

唐幸才剛走,才剛把他姐姐交給自己,不能有事。

以前她對她只有閨蜜的情誼,現在她們是實打實的家人了,感情也變得不一樣了,比以前更深厚更珍貴。

。 組國人直播間里的觀眾頓時被嚇了一跳:「我尼嘛,流鼻血,這特么要變身怪物的前兆啊。」

「好兇殘,氣質跟剛才完全不一樣了,這個女人有問題,她有大問題啊。」

「靠,鄰家女孩是怪物,浪哥要遭。」

燈塔國觀眾來勁了:「哦豁,上帝啊,我讚美你,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該死組國人終於要涼了。」

櫻花國觀眾:「嗦嘎,徐浪不是特殊的,他也會面臨怪物的襲擊,只不過他遇到的怪物太具有迷惑性了,

如此友善的鄰家女孩,誰又能提起防備之心。

現在人被引到屋裏,進退兩難怕是難逃一死了。」

大寒冥國觀眾:「坐等徐浪涼涼,笑看組國人遭殃,哇嘎嘎,思密達。」

………………………………

「為什麼,回答我,你為什麼不吃!」小雅張嘴怒吼,神色猙獰的提起了兇殘的廚刀指著徐浪質問。

徐浪斜視一眼:「你的廚藝在我看來,拙劣不堪,幼稚的想用濃郁的調味料意圖掩蓋肉質本身的味道。」

小雅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目錄凶光的瞪着眼。

徐浪視若無睹,隨手拿起一隻筷子,

插了一塊肉放在眼前,細細觀摩,突然語出驚人:「這是……人肉吧。」

徐浪對於美食的要求極其苛刻,什麼都吃過,食譜也有很多肉類,唯獨沒有同類的肉,

以他絕頂的廚藝,對於食材的熟悉,湊近一聞一看,根本不難分辨。

小雅鼻子不停流血,神色殘忍,病態發笑。

她昨晚獵殺了一個人,將屍體拖回房間里進行處理,於是播放音樂掩蓋刀剁骨肉的聲音。

剁到一半,徐浪敲門了。

她擔心殺人食人的事情敗露,第二天專門在門口等候徐浪出門,找借口約徐浪到家裏吃飯。

親手將處理好的『食材』熬製成美食,讓徐浪吃,

徐浪若是吃了,那就是什麼都不知道,留下他,

隔三差五約到家裏吃飯,幫忙解決多餘的肉,還能找到人一起進食,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若是不吃嘛,那就殺了,存放到冰箱裏,慢慢吃。

「嘻嘻嘻……小哥哥,你原來看出來啦。」小雅握著廚刀,笑的花枝招展,越發的怪異恐怖。

徐浪放下筷子,起身微微彎腰,淡淡說:「謝謝款待,對於食用同類,我沒有任何興趣,再見。」

整理了一下衣服,邁步朝着門口走去。

「知道了我的秘密,那就把命留下吧。」小雅歪了歪脖子,猛然一甩廚刀,直接扎向徐浪的後腦。

徐浪雙手插兜,聞風而動,微微側頭,

廚刀一閃而過,刺在了門上,不停的晃動。

回頭看向小雅時,平靜的眼神裏帶着冷意。

「哇嘎嘎,哇嘎嘎,哇嘎嘎……」小雅花枝招展的狂笑,笑聲怪異,刺耳,像是一個癲狂的瘋子。

臉部快速的發生著轉變,牙齒瘋狂的脫落,一顆顆尖銳的獠牙生出,臉部兩側長出了八隻眼睛。

背部鼓起一大塊,八隻蜘蛛腿破衣而出。

人的屁股已經變成了蜘蛛屁股。

「你這隻低等生物,只配淪為我的晚餐!!!」

小雅大笑連連,身體快速遊動,在天花板,牆壁之間來回騰挪,快成了一陣風,

屁股位置快速的吐絲拉網,很快就將整個屋子裏佈滿了蜘蛛絲線,絲線翻著寒光綠意。

「房間里已經佈滿了我的毒絲,你哪怕被絲線傷到一點點皮,也會迅速的毒發身亡。」

徐良聞言,平靜的掃視周圍的蛛絲。

………………………………

組國直播間觀眾們心驚膽戰,看到桌上滿桌的肉全都是被小雅殺死的人製作出來的肉,頓時一股惡寒。

組國觀眾:「我滴媽,好恐怖的怪物,隔着屏幕都感到了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卧槽,不行了,我感覺我雙腿都在抖,這尼瑪闖進食人魔的老窩了啊。」

燈塔國觀眾:「法克,漢尼拔都沒有這妹子兇殘啊,太恐怖了,不行,想想那滿桌的肉就想吐。」

櫻花國觀眾:「獵殺人吃的怪物,竟然是如此溫柔可愛的領家女孩,哇,太贊了,好想要這樣的老婆。」

「小雅老婆,幹掉徐浪,這傢伙太討厭了!」

大寒冥國觀眾:「遇上這樣陰險狡詐又恐怖的怪物,徐浪不死,那就沒天理了。」

「加油啊怪物,幹掉徐浪,拯救萬千怪物的命運就交付在你手上了,不要讓我們失望思密達。」

………………………………

ps:求點鮮花,評價票。

。 但想想丁春秋的所作所為,不放心,好像是應該的。

被種下這生死符,更是理所當然的。

想着,不少人心裏又平靜了一分。

當然,不管如何,沒人喜歡這生死符。

只是不敢說罷了。

「是。」

眾人老實的齊聲應道。

聽着丁春秋越發凄厲的慘叫聲,大半人看向巫行雲的眼神,隱隱透著更加的不友善。

巫行雲自然是感覺到了,有種想咬一口李道強的衝動。

沒辦法,論實力,就算她恢復全盛之時,也打不過,只能另想辦法。

這混蛋還真是會轉移仇恨。

以她和丁春秋,輕而易舉便轉移了黑龍寨眾人對於生死符的不滿、敵視。

而且她想得更深。

說不定,這混蛋不只是在轉移不滿,還是故意如此的。

好讓逍遙派在黑龍寨中,不至過於壯大。

可想而知,只要生死符在一天,黑龍寨中高層,就會對逍遙派有着隱隱的敵意,不會真心的靠攏逍遙派。

更重要的是,這是陽謀、是事實,她根本無法反駁,只能承受後果。

越想她就越氣。

連丁春秋的慘狀,都不能讓她感到高興了。

唯一讓她感覺李道強還沒有做到絕境的,就是他說他種下的生死符,連她也解不了。

否則巫行雲都能想像到,黑龍寨中高層會怎麼窺伺她。

一有機會,絕對不會對她手下留情。

「丁堂主,生死符的刑罰,加入寨規之中,只針對犯錯的先天之境、及其之上的兄弟,有本寨主親自出手。」李道強淡然道。

「是。」丁典應道。

似乎是說完了,李道強這才看向已經衣不遮體、狼狽不堪、痛苦不已的丁春秋。

彈指射出一道功力打進他體內。

頓時,丁春秋的慘叫聲緩了下來。

這是控制生死符的兩種手段之一。

一是調配特殊的丹藥。

二是由種符人的力量,壓制被種人體內的生死符。

巫行雲自然不會對三十六島七十二洞的人浪費自己的功力,所以都是用丹藥控制。

李道強不打算大規模用生死符,加上不想讓巫行雲掌握丹藥,所以就直接用自身力量控制。

丁春秋的慘叫徹底停歇,大口喘息,臉上還都是驚懼之意。

下一刻,連忙爬起跪下,跪行到李道強腳下,連連磕頭,恐懼道:「大當家,屬下對您是忠心耿耿啊、大當家。」

「好了好了,知道讓你受委屈了,可誰讓你曾經做錯了事,又對本寨主忠心呢。

所以就只能拿你給寨中兄弟們做個示範,以後只要你好好聽話,生死符是不會發作的。」李道強拍拍他肩膀,安慰道。

丁春秋渾身都在顫抖。

一半是憤怒的,一半是恐懼的。

李道強顯然不會給他解除生死符了。

暗自一陣咬牙啟齒,沉默兩息,最終,低着頭恭敬道:「是,屬下一定誓死效忠大當家,屬下就是大當家的忠狗。

誰敢對大當家不忠,屬下一定把他揪出來。」

說着,好似想通了什麼,一股陰暗的氣息自丁春秋身上散發而出。

低下的頭,眼神陰冷至極的看了眼身後眾人。

彷佛一條毒蛇般,被看到的人,無不感到一冷。

段延慶心中一沉,丁春秋恐怕是要變成瘋狗了。

他要拉人下水。

尤其是李道強絕不會信任自己的情況下,一旦被抓住把柄,生死符恐怕就要種到他身上了。

日後需更加小心。

沉思著,垂下眼帘,盡量減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止他,還有一些人也都看出來了。

有人不懼,有人皺眉。

李道強看了兩眼丁春秋,滿意的笑笑道:「起來吧,本寨主相信你。」

「是。」丁春秋比以往更加恭敬的應道。

「生死符的事說完了,接下來我黑龍寨最重要的,就是吸納三十六島七十二洞。

所有人,統一聽從調令。」李道強臉色微肅,威嚴的氣息頓時升起。

「是。」

眾人齊聲應道。

「嗯,都退下吧。」李道強命令道。

七十餘人退出聚義廳,就七五成群、或三三兩兩地走到了一起。

隱隱的,也能看出有好幾個核心。

丁典為首,呂騰空一家、狄雲等人聚在了他身邊。

段延慶為首,岳老三、雲中鶴、摘星子,還有幾個邪道中的高手。

蘇星河等逍遙派眾人為一個團體。

巫行雲帶來的靈鷲宮人,獨自聚一起等在那裏,巫行雲還沒有出來。

血刀老祖帶着門人,以及幾個邪道中人聚為一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