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種情感,在兩人的眸光對視中流淌著…… 顧知鳶瞧著宗政景曜腫的老高的半張臉,沒好氣地說道:「你的臉腫的這麼厲害,別人問起來怎麼說?」

宗政景曜揉了揉臉,一碰著就疼的厲害,他說:「誰敢問?本王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問!」

瞧著宗政景曜自信滿滿的模樣,顧知鳶給他敷臉的動作變得大力了起來說道:「是么?」

「嘶。」宗政景曜深呼吸了一口氣說道:「疼,輕點。」

「叫你不躲開。」顧知鳶說道:「活該!」

宗政景曜眉頭一挑:「他說的沒錯,本來就是我沒照顧好你!」

顧知鳶眼神一暗,說道:「看好他們兩個瘋子,千萬不要出氣闖禍。」

「知道了。」宗政景曜看向顧知鳶說道:「看到有人真心疼你,本王還挺開心的。」

顧知鳶瞪了她一眼沒說哈。

另外一個房間裏面。

顧蒼然耷拉着腦袋,不敢說話。

宋含雪冷著臉看着他說道:「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遇到事情要冷靜些,知鳶受傷了,大家都很心疼,昭王只怕比你更加心疼,你說你這樣對着昭王發脾氣,要是被有心人知道了,是什麼結果,你知道么?」

顧蒼然點了點頭,沒說話。

宋含雪說:「啞巴么?說話!」

「知道。」顧蒼然回答。

宋含雪冷眸一凜:「知道你還動手。」

「我就是氣不過。」顧蒼然說:「他們還冤枉她是小偷!」

「氣不過?」宋含雪冷笑,掃了一眼外面的天空:「你以為我不生氣么?但,衝動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

顧蒼然一怔,看向了宋含雪,將自己的椅子拖到了宋含雪的旁邊問道:「你有什麼好辦法么?」

宋含雪說:「我們既然來了,我又是女眷,自然要好好拜訪一下個宮的娘們么?」

說着,宋含雪露出了一抹笑容。

看到這個笑容,顧蒼然無緣無故的顫抖了一下,這一年來,宋含雪的性格改變了很多,尤其是顧家的人時不時的在她的眼前竄動,她跟他們你來我往也積累了不少經驗,眼下就是作為顧知鳶的娘家人,跟她撐場子的事情了。

顧蒼然看到宋含雪的模樣眼中閃過了一絲光芒處理事情這方面,還得是宋含雪厲害。

他只會打架!

越看宋含雪她越喜歡。

顧蒼然帶着宋含雪來到宮中的消息,已經是人盡皆知了。

皇后看着遞上來的,宋含雪想要進宮探望的帖子,微微皺了皺眉頭,一般使臣是不會帶着女子過來的,女子更不會進宮探望。

可顧蒼然不是別人,如今深得宗政皇帝信任,已經被封為了永安王了,宋含雪就是永安王妃,更是顧知鳶的娘家人。

理應好好接待才是。

皇后說道:「只怕,最近發生的事情,人家已經知道了。」 「吼~」

「吼~」

巨吼破天,大地輕顫,震耳發聵。

士兵四散倒飛,宛若下餃子一般跌落在地面上,白玉石板破碎炸裂,一個個口吐鮮血,凄厲慘叫不已。

「保護皇上!」

冉閔高呼一聲,兩側高長恭,南宮長萬,高寵,麴義,高順諸將,紛紛闊劍出鞘,帶兵將楚帝擋在背後。

此時。

雷焱身影如巨塔而立,手握長鉞,周身上縈繞著雄渾的殺氣,一旁南蠻部勇士撿起地面上楚軍士兵跌落的兵戈,快速匯聚在雷焱四周,一個個凶神惡煞,顯然這是準備強行衝出戰龍皇宮。

「雷焱,別不知好歹,吾皇聖恩,並沒有將爾等統統斬殺,你不會真的以為,帶領千餘士兵就可以逃離戰龍皇城?」

「城內吾楚大軍百萬餘人,乖乖束手就擒,否則插翅難逃,別到最後落得屍骨無存。」

冉閔劍鋒直指在雷焱身上,縱聲如雷,傳遍整座戰龍皇宮,然,雷焱卻面無表情,緊握手中長鉞,殺氣騰騰。

「百萬大軍又何妨,某何懼之。」

「沒有了束縛,某要是想離開,爾等能奈我何?」

霸道。

絕對的霸道。

聲震於天,直接將楚軍諸將,包括楚帝在內全部無視,迄今為止,雷焱是第一人。

此時,

楚帝移步上前走來,面前士兵紛紛退避兩側,手中兵戈依舊直指在雷焱身上。

「雷焱,吾楚兵將可將汝活捉一次,同樣可以捉拿第二次,朕念你是以為悍將,本想留你一命,希望你最好不要做傻事!」

楚帝出現在雷焱面前,神情雲淡風輕,鏗鏘之聲響起,只見雷焱並不以為然,嘴角揚起一抹獰笑,長鉞負於身形一側,腳掌輕踏而出,霸道威猛,徑直向楚帝暴掠而去。

「百萬雄兵又如何,拿了你,誰敢阻我前行?」

雷焱並非只有一身蠻力的匹夫,南蠻部雖遠離塵世,不爭天下,居住在白虎帝國以西的山寨中,可雷焱同樣知曉擒賊先擒王的道理。

楚帝在手,天下我有,不對,應該是戰龍城任雷焱行走。

「砰!」

「砰!」

大地炸裂,飛沙走石四濺散開,雷焱身影已經出現在楚帝正前方,長鉞橫穿虛空,將空間寸寸擊碎,只見其趨勢不減,氣貫長虹,猶似困龍出淵。

「眾將士後撤,朕親自領教下他的手段!」

一聲令下,兩側兵將紛紛向後退去,楚帝紋絲不動,穩如泰山,須臾,鋒芒四射的長鉞,劈天碎地斬落,勢如破竹,以橫掃千軍之姿碾壓。

「唰!」

楚帝抬手湛盧出鞘,緊握劍柄,身影沒有躲避,反之向前進攻過去,浩瀚霸道的氣息迎面撲向雷焱,猶如一道道風馳電掣的劍刃,瘋狂肆虐在他的身影上。

一道道風刃,森寒徹骨,嘶鳴作響,雷焱身影上戰袍和甲胄在風刃的肆虐下,翻飛咆哮,發出利刃磕碰的聲音。

「砰~~」

巨響炸天響起,只見楚帝湛盧將長鉞阻擋,身影趨勢不減,快如飛矢,碾壓的雷焱身形向後急速暴退。

一劍阻擋,猶如天之神,恐怖無比。

兩人身影迅疾如風,所過之處,地面上白玉青石連根拔起,翻飛在兩人四周,在狂暴的真氣漣漪下,石板化為齏粉,迎風飄散在天穹之下。

「好好活著不好?」

「臣服於朕,可讓你名動天下,可你卻偏偏自尋死路,那就休怪朕手下無情!」

楚帝出言怒喝,雷焱卻只是獰笑一聲,道:「道不同不相為謀,南蠻部本就不參與天下紛爭,楚帝讓我等離開戰龍城,我雷焱欠你一分情,但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南蠻部再也不會涉足白虎帝國戰事。」

「可楚帝要是執意將我南蠻部勇士留在戰龍城,那雷焱只能拚死一戰,帶領他們殺出戰龍皇宮。」

雷焱態度決絕,手中長鉞再次力量加持,試圖想要將楚帝擊敗,感受到雷焱身上氣息改變,楚帝瞳眸收縮,真龍之氣縈繞,湛盧劍上發出狂暴的嘶吼聲。

兩人針鋒相對,猶似針尖對麥芒,雷焱修為不如楚帝,可他乃是戰神屬性,加上戰神之體和神族血脈,仍然可以勉強立於不敗之地。

「汝等乃是吾楚俘虜,朕不殺之,亦是聖恩無邊,還想大搖大擺離開戰龍城!」

「你怎麼不讓朕親自送你出城?」

楚帝在雷焱目光里,明顯感覺到濃烈的殺氣,他心裡清楚的很,有些人要是不能收為己用,那就沒有在存在的價值。

與其成為勁敵,倒不如徹底抹殺。

戰爭大陸上一直就是這樣,絕對不會讓潛在的威脅存在,對於雷焱,楚帝顯然已經沒有先前那般一心想收服他的意思。

將斬殺未嘗不可!

「楚帝要是親自相送,我也不會拒絕,我們南蠻部遠遁於世,不諳世事,但卻是天下列國君王拉攏的對象。」

「多少人想親自相送,我還不一定給他們機會!」

「楚帝最好做出正確的選擇,莫要做喚醒沉睡巨龍的罪魁禍首,否則,你將後悔今日所作所為。」

顯然,雷焱口中的沉睡巨龍就是南蠻部,這麼明顯的威脅,楚帝豈會聽不出來?

聞聲。

楚帝面色陰沉至極,濃郁的殺氣暴露一覽無餘,他最厭惡的就是別人威脅,任何人都不行,莫說是一位戰神,就算是一品帝國君王。

該殺,同樣毫不留情。

好,很好,非常好!

雷焱,汝可以受死了,南蠻部俘虜都將因你而亡。

「冉閔,南宮長萬聽令,南蠻俘虜,一個不留,殺!」

楚帝凜冽之聲響起,南蠻部而已,天下列國,楚皆不懼,難道還會懼怕區區一個部落?

喚醒沉睡巨龍又如何,一樣可以斬龍首,抽龍勁,碎龍翼。

威脅?

不好意思,對朕沒有絲毫作用!

一聲令下,冉閔,南宮長萬,高長恭,高寵四將,帶領宮殿守衛將士,加上刑焰,耿爽諸將快速向千餘南蠻俘虜殺去。

不選擇臣服效忠,下場就只有,死。

戰爭大陸,萬域山河,最不缺的就是強將悍卒,不識時務,留知何用?

諸將向俘虜衝殺過去,狂暴的殺氣瀰漫天穹,一時間,喪鐘響起,千餘俘虜只有不到百人手執兵戈,其他人皆是赤手空拳,面對楚軍合圍擊殺,他們只能四處逃竄。 ?果不其然在2025年的時候,公司成功的成長為世界排名的科技公司,包括他的擴張以及各方面的情況就是如此,即便是世界上面的其他強國科技公司亦是如此,在我的科技方面支持一下,國內的科技方面一路走高,在短短的幾年時間內,邁向了科技強國。

為此帝都方面亦是對我進行了表揚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得表現是非常出眾的,恐怖其他國家都沒有想到,竟然出現這麼一個瘋狂存在,短短的五年時間裡面,我的武道修為亦是非常恐怖的成長,我從未武宗境直接跨越到武聖境,武聖境的強者之路我亦是清楚,在這個過程當中,星芒組織對於我得窺覬。

終於還是引起了我的不滿,在這個過程中,我選擇不斷的給予最為強勢的攻擊,亦是帶著自己最為恐怖的力量將領到這個組織上面,揭穿了這個組織的神秘面具,無非就是幾個華國的邪惡世家在背地裡扶持起來的勢力,其的目的是非常簡單的,就是利用這樣的組織能夠獲取其他的勢力的資源。

這就是星芒組織存在的真實目的,對於這樣的事情,林家本身亦是做了表態,要求他們出兵對抗這些存在,果不其然,在短短的幾十天內,這個盤踞在歐洲大陸的恐怖組織還是死於我們的屠刀之手,這樣的狀況亦是有些世家願意看到的。

因為他們的資源在某種情況之下,就是得到了這樣人的搶奪,如果不是這些人,他們的資源足以支持他們堆積出來一個武宗境強者,這也是為什麼武宗境之上就是非常稀缺的存在,因為本身他們的這些存在,是非常忌憚別人獲取他們的資源,如果他們的資源被別人拿去,他們相應的能力奪取回來。

到那個時候,對於他們的損失是非常嚴重,但是又不得不說,他們的這樣是非常現實的,因為本身星芒組織是具備著恐怖的武道勢力,背後的那些世家根本不可能讓他們輕易的破碎,可是當我抵達聖境的時候出手,他們根本沒有辦法阻擋我的腳步。

只因在這個時候,恐怕他們這些幕後黑手對於我得躲避是非常多的,因為星芒組織一直惦記著我就是他們在背後下的命令,令我欣喜的是,在我這個階段當中,我亦是得到了唐家隱世的消息,可是父親卻是隕落,這個時候,母親的消息卻是進入我的腦海當中,至於原因是非常簡單的。

因為當年父親是一名非常強勢的存在,只因為受到其他人的攻擊,就這樣成為一個廢人,他沒有選擇回到唐家,而是選擇就此遺落在世俗當中,導致我也流落於此,更加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我亦是得到母親可能身受重傷,導致一直陷入昏迷當中。

另外的事情就是唐家最近幾年來,一直在抵禦著地球外面來的生物,一直不能脫手離開這裡,否則的話,他們害怕有實力強者的域外強者降臨地球,讓地球的生靈毀於一旦,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我的實力逐漸具備相應的能力,而這個時候,系統也告訴我,自己的下一個目的,因為科技帝國已經完全建立成功。

如此的情況之下,科技帝國已經完全建立成功,世俗當中滿是我得傳奇故事,而系統告訴我,我需要做的事情在最短的時間將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得實力不斷提升,也震驚了武道界的人士,這個時候系統讓我返回唐家。

返回唐家之後,我救醒了自己的母親,救醒母親之後,我參加了那場戰爭,懂得了星際文明入侵的真正道理,而這個過程當中,我們發現對方的人越來越多,以唐家的力量根本不能對抗過來,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返回林家,召集了林家的強者。

而在這個過程中,傳來林菀竹懷孕的好消息,得到這個消息之後,我是非常的振奮,因為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我都沒有自己的子嗣,如今有了自己的孩子,怎麼可能不興奮,在當時高興的像個小孩子,而與此同時,域外的強者也在這個過程中,想要通過一些手段入侵地球。

而我亦是成為了華國衛龍局的指揮使,成為衛龍局說一不二的強者,如此狀況之下,我得召喚這些衛龍局的龍衛踏入這個地界,與我一樣成為對抗這個域外強者的真正武者,花費十年時間,亦是被成功抵抗了對方的進攻,在這個過程當中,死傷無數,我得孩子亦是抵達了十歲這個年齡。

而林菀竹亦是掌握了相應的武道能力,至於是為什麼,那是因為我通過系統改變了這種狀況,而在這個過程當中,亦是對於系統的來歷是更加的了解,原因系統的來歷是非常恐怖的,他是由宇宙無極限的核心,也就是系統的種族可不簡單,簡單的說種族不是決定他的未來。

亦是說系統本身不是那個種族的存在,在那個時候,他只是你模擬了那個種族的變化,而這個過程非常漫長的,在這樣的狀況之下,系統將自己的力量完全轉換為新的生命,如此狀況之下,我才真正的理解到,這個階段是非常正確的,因為系統本身就是一種新的生命層次。

所以說系統在這方面是完全正確的,一種存在,因為他本身就是宇宙核心的東西,甚至說世界的一切都是以他為中心,所以說他有這樣的能力,能夠改變一個事物的本身,這是為什麼他能夠記住自信地將一切都改變掉,這種狀況不是一般生靈能夠做到的,但是他卻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做到這種事情也就說明了它的不凡之處。

逐漸的我算是掌握了它的真實面目,而且它的主要目的是建立一個新的秩序,而這秩序是能夠使萬物平行發展的一種東西,至於為什麼說他當時找上我這也是一個非常嚴謹的問題,最後他吐露了真實的目的,原來我的誕生本身就是一個意外,甚至說在這個世界上的唐銘也是如此,原本的那個唐銘是我的一部分。

而我又是系統的一部分,因此,在這個階段,他所找上我的目的就是將我完全的融合,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又改變了這種狀態,因為他發現一個新的生命個體是有權利自由地生活下去,再說世界本身本質上是沒有任何的有害處的事情發生,更何況她的生活習慣已經是這樣,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之下。

他決定自己本身就這樣一直保持這種狀態生活下去,而我也將在未來成功的接替他的位置,成為宇宙的核心部分,掌握這個世界的永恆主題,而他也在這個過程中成為輔助我的工具,至於他這樣做的原因是什麼,我至今都不知道,但是我清楚他這樣做的目的是非常有利我的,至少我的存在就是一個異數。

我是不能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可我就是在這樣機緣巧合之下突如其來的誕生,改變了本質上的一些問題,如今我能夠做的事情就是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去,再將域外強者全部產出的情況之下,喂這個地球成功的安裝了一道屏障,唐家的任務也就此結束,他們也能跟正常人一樣安全的生活在這片天地之下,不必為了自己的家人一直奉獻出自己的生命。

不得不說,唐家的人都是非常偉大的,因為他們在這短短的幾十年之中喪生的生命不計其數,一度使種族差點泯滅在這個世界當中,為了改變這種狀況,他們才會想到辦法將一些嫡系種子遺傳下去,這也就有了父親為什麼受傷之後不被唐家所接納的主要原因,因為他們害怕自己的嫡系種子最終會泯滅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使唐家最後成為一個歷史。

成為塵埃不被世人所銘記,這種情況是他們不願意看到的,更加的說,他們不願意見到自己的種族被滅,所有的事情在2029年的時候塵埃落定,恢復到了和平穩定的情況之下,世界也走向了一個新的開端,而我也成為一個新的生命體,我的這些家人親屬們我全部都在我的庇佑之下。

在離開的時候,我向自己的孩子交代了一些事情,希望他能夠茁壯的成長,也希望他能夠成為一個有用的人,這不枉他來到世上一次,歷史總是會銘記一些人物,不知過了多少年,我已經是宇宙生命的核心體系,諸多宇宙完全是圍繞在我控制之下運轉的,更加重要的是,這些生命也在不斷的進化著。

而我作為一個亘古的存在,一直在沉睡著,沒有任何突發事情的情況之下,我是不會蘇醒的,因為我不會幹預這些存在的生長情況,因為他們本身太過普通和渺小,可以說簡單的不值得一提,本就是我掌管之下的滄海一粟,想要引起我的注意真得太難了,這樣又是一個新篇章開始。 「不是九爺,您這話咋越說,八爺聽得越糊塗了呢!」

「那降頭術,不是東南亞一帶害人性命的邪術嗎?怎麼和元代扯上關係了?」

我正皺着眉頭思索之時,陳八牛那傢伙撓著腦袋,滿臉好奇的湊了過來,將我從沉思當中驚醒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