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是藍天。

一個完美的脾臟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陳曉雲,禾豐,麻醉師,巡迴護士。

一個個就好像看神仙一樣看著藍天。

這簡直就是,逆天了。

這種情況下的脾臟,三級傷損,他沒有去選擇切除,而是選擇修復。

而且還成功了。

「真牛批,不愧是藍醫生啊。」

麻醉師在旁邊低聲輕吟了一聲,這也太特么強了。。 南宮擎在聽到裏面的聲音不是雲拂曉的聲音,他緊張的心瞬間放鬆。

雖然他認出那個扛走雲拂曉的人的背影很像龍一,並且宮裏也只有龍一的武功有那麼高,但是如果他認錯了呢?

人有像似,認錯也不出奇,但是現在這個聲音不是雲拂曉的,他當然放心了。

也在心底確認,這事一定是雲拂曉他們安排好,故意把他們引、誘過來,他們最終的目的應該是沐太子。

想到這裏南宮擎轉頭看向沐太子。

這時沐太子在聽到裏面傳來的聲音時,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明明被扛走的是皇後娘娘,為什麼是三妹妹的聲音傳出來?

難道三妹妹被綁架了?

不對,他心裏的念頭剛出來,就被裏面的話打消。

「不準動,我說了我要在上面,你再說,再反抗我就綁住你,看你還動不動。哎喲,這個辦法好,他們要是看到你被綁起來,肯定就知道是我強迫你了,你也不用解釋什麼了。」

「啪!」

「就這麼辦。」

隨着一個巴掌聲,三公主沐挽雪把主意打定,一點也沒有徵求諸葛泓的意思。

諸葛泓聽了滿頭黑線,如果他被綁住被人用強的消息傳出去,他還用做人?

「胡鬧。」諸葛泓板着臉沉聲說道,他頓了頓接着說,「就算被你皇兄追殺,我也不能讓你背上不好的名聲,好了,你也不用多說,我是不會答應的。」

「你怎麼這麼犟呢?主要躲過這次,我皇兄就不會再追究了。」

她只需要在皇兄面前撒撒嬌,皇兄就會什麼都答應了,不過這個她可不會說出來。

只是不管三公主說什麼,諸葛泓都不為所動,他很肯定的搖頭,「不行!絕對不行!要我堂堂男子漢躲在你的後背,你當我是什麼?這樣孬種的事我才不幹。如果我的躲在你的後面,一切都給你處理,估計你皇兄知道了,也不會讓你嫁給我了。」

沐太子一開始滿腔怒火,但是在聽到諸葛泓的話之後,他緊皺的眉頭稍微舒緩。

但是接着聽到三公主一定非要在上面,非得坐實她逼迫諸葛泓時,他真的狠不得把三公主抓起來,好好的揍一頓。

突然沐太子想到什麼,飛快的往周圍掃了一圈,當他看到屋子周圍圍着的暗衛、龍魂衛時,那剛剛舒緩的臉色即刻一沉。

南宮擎掃到沐太子朝四周看的一眼,立即往後揮了揮手,示意眾人退後。

也不知道是誰鬧出點聲音讓裏面的諸葛泓察覺,他警惕的問道:「誰?出來。」

「挽雪立即出來!」沐太子沉聲喝道。

三公主沐挽雪聞言心裏一喜,她算好時間,就知道是皇兄找來了,她故意裝出一副驚慌的聲音,「你不要進來,我還沒有穿衣服,嗚嗚。」

她後面還想說點什麼,但是被人捂住嘴巴。

諸葛泓在三公主喊出,她還沒有穿衣服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次挨打挨定了,嗚嗚。

外面的沐太子聽了,狠狠地咬了咬牙,好你諸葛泓,看我不揍死你。「你沒搞錯吧?」

葉風不敢相信地撥開人群,來到衙役和江霜寒中間。

「他有腿傷,怎麼能算『上等』?應該判為『次等』或者立刻驅逐出去才對!」

衙役看着他的目光有點古怪,「這位考生,請你不要偷看他人的成績!」

葉風卻不依不饒,直直地挺起了身板,一臉義憤填膺。

「我懷疑你收受賄賂,替他人偽造考試成績!」

衙役愣了一下,似乎不太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半晌才隱忍着怒意道,「請你不要干擾考試!既然已經拿到了成績,就立刻離開……

《醫品農女她又野又颯》第74章卑鄙小人 程菱悅急匆匆的轉身又往梳妝台快步走去,那宮女在皇后程菱悅進來后也跟著進來,隨即亦步亦趨的跟著程菱悅。

在看到程菱悅有疾步往梳妝台走去的時候,她再也不能裝著不知道了,她跟上去問道,「娘娘,您找什麼呢?告訴奴婢,奴婢幫您找。」

卻想不到皇后程菱悅搖搖頭,還阻止那宮女跟上來,她徑自在最底下的抽屜里拿出一串銅鑰匙,走回床榻後來的柜子。

她試了三條鑰匙就試對了,那銅鎖應聲而開。

她蹲下身子在柜子裡面一陣翻找,從一個黑漆描金寶瓶紋的檀木盒子里找出一個似木非木,似鐵非鐵的木牌子。

牌子上面描了很複雜的紋路,有點像山水文,也有點像哪裡的地圖,就是很特別。

程菱悅拿出來看了一會,抓著那木牌的手握了握緊,神情變得堅定起來,像是打定主意。

她那著那牌子遞給那宮女,吩咐道,「把它掛到窗戶外面的屋檐下。」

「是,奴婢這就去。」那宮女滿臉的疑惑,但是卻一句也不敢問,乖乖聽命去了。

很快她掛好那牌子走了進來,程菱悅指指被她翻亂的柜子抽屜,「你把它們收拾收拾。」

那宮女領命去收拾了,程菱悅走到雕花躺椅躺下隨手抓了一個抱枕抱在懷裡,眼眸微眯陷入沉思當中。

*

養心殿

「皇上。」蘇培安在南宮擎放下硃筆的時候小心的喚了一聲。

「恩。」南宮擎淡淡的應了一聲,斜睨了蘇培安一眼,一副有事趕緊說,沒見朕正忙著的神情。

蘇培安看了不敢耽擱立即稟報道,「剛剛吳侍衛來報,皇後娘娘讓人掛了一個好奇怪的牌子在窗戶前的屋檐下。」

蘇培安悉悉索索的從袖袋裡找出一張折著的白紙,飛快的打開呈給南宮擎,「模樣是這樣子。」

南宮擎拿了過來攤開在桌面上,不過當他低頭看清上面的圖案時,整個人倐地挺直身子,整個人的氣勢驟然變得嚴肅起來。

「這圖案沒有錯?」南宮擎拿起那張紙非常仔細的看了好一會才嚴肅的問道。

「聽吳侍衛說他的人為了看清這牌子的圖案,特意潛伏到屋檐下看了好一會才回來的。」蘇培安也怪不得能當上南宮擎的心腹,當上南宮擎面前第一紅人。

他連南宮擎會問點什麼也打探好,所以南宮擎一般問的,他都能回答出來。

南宮擎一聽知道這圖案是準確的,既然是準確的,那皇后是從哪裡得到這個牌子的?

據他所知,這樣的牌子江湖上也沒有幾塊,難道是護國公送皇后的?

這個很有可能,既然護國公不在,他也問不到答案,南宮擎也就不糾結,他向蘇培安點點頭,蘇培安立即招呼宮裡侍候的宮人出去,他親自在門口守著。

「龍一。」在蘇培安出去之後,南宮擎低聲喚了一句。

「屬下在。」龍一的身影出現在南宮擎身旁不遠的陰影處。

「你現在立即讓人盯著坤寧宮,尤其是這個牌子的主人。」南宮擎揚了揚手中的紙張,順手遞給龍一。

龍一恭敬的接了過來,當他看清上面的圖案時,他的神情和南宮擎一樣的嚴峻沉著。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457章牌子)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古代魔法辦公室的辦公桌上推著兩摞高高的羊皮紙,這都是其他年級學生的作業。

托比與艾爾神色肅穆的坐在椅子上,一張張羊皮紙飛到他們的面前,再由他們仔細批改。

「想要做咬人箱?看似保守的選擇,但卻依舊有些難度——六年級的學生,算了,讓他試試吧。」

「自動回擊的球棒?喬治·韋斯萊……我記得他是格蘭芬多的擊球手?必須否決掉,這在比賽中是犯規的。」

「呀!」

「嗯?多味果汁?打算模仿比比多味豆?我看看,弗雷德·韋斯萊,他才上三年級,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給他加上個範圍好了,先做出十種口味的出來,這樣他就知道到底有多難了。」

「飛賊抓捕器?這又是誰?怎麼學校里的球員們總想著犯規?」

「鬼飛球抓捕器?!真是太過分了!」

「哦,這份是迪戈里先生的——自動施法魔杖,不應該啊,他知道這有多難,得找個時間和他好好談一談——嗯?請進。」

赫敏小心翼翼的走進辦公室,羅恩和哈利一左一右架著意識模糊的納威,跟在她身後。

在看到批改作業的艾爾先生后…….他們決定先把這副怪異的景象忽略掉。這應該是幻覺,嗅嗅怎麼可能會批改作業呢?

托比微笑著看著他們:「你們也是來交作業的?速度可真快,這才剛下課沒多久呢,看來你們的覺悟很高啊——果然,關禁閉還是有效果的。」

哈利和羅恩心裡齊齊一咯噔,他們突然想到應該在寫完作業后再來的。

赫敏硬著頭皮解釋道:「不是交作業,教授。是因為納威,他剛剛把德拉科·馬爾福揍昏過去了。」

赫敏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她眼睜睜看著海默教授的長發耷拉下來,遮住雙眼——這看起來可不太妙,通常都是教授發火的前兆。

「繼續。」托比平靜的說,語氣由欣喜變得低沉。

這下子赫敏也慌了,她艱難的把整件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絲毫不敢添油加醋——就在上次關禁閉之前,他們就已經見識過糊弄海默教授的懲罰了,那可是極有可能會被退學處理的。

在講述完畢后,辦公室里沉默了一小會兒。

除了意識不清的納威以外,三名小巫師只覺得屋子裡的氣氛變得越來越沉重,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好在托比最終還是移開了視線,他瞥了一眼納威,目光掃到了納威破皮的手背,隨後轉頭看向艾爾,對他說道:「去找西弗勒斯,管他要一些白鮮香精和寧神劑。」

艾爾點點頭,它跳上飛毯,滴溜溜飛著離開了辦公室。

托比把長發往後一捋,露出大大的微笑:「我還以為是怎麼一回事呢。坐吧,孩子們,你們要喝些什麼嗎?」

他在辦公桌對面變出四把椅子,示意四個人坐過來,同時還在繼續說道:「不過你們找我還真是找對了,至於納威——一會兒用白鮮香精治療他的傷勢,再喝下寧神劑平復心情就能好,用不著擔心,只是一點小小的激動而已,很快就能治癒。」

三人膽戰心驚的帶著納威坐在椅子上,他們還沒理解海默教授行為背後的意義。

於是托比又問了一遍:「說啊,你們想喝些什麼?」

三人渾身打了個激靈,他們立馬接連喊道:

「水!」

「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