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凡心裏卻在暗笑!

錢亮是真的替張凡擔心。

他不知道張凡是項莊舞劍,意在貓眼石,而不是旅遊。

張凡明白投資旅遊山莊的風險。

不過,現在不是想風險的時候,而是談成與談不成的事!

錢亮在這方面經驗豐富,明天跟縣裏談,扯上錢亮最好。

「錢叔,朱總已經先期去幫我清道了,明天你和我一起去縣裏,跟領導談談,盡最大努力把這個項目拿下來。」

「你不怕賠錢的話,我當然會幫你。不過,將來你栽了跟頭,可別怪我!」

「有林所長在這作證呢,不管將來這個項目走到哪步,我都不會怪任何人。」

錢亮樂了,看了林巧蒙一眼。

林巧蒙今天穿一件深開領職業服,胸前白得耀眼又要命。錢亮心裏一哆嗦:這個女人太艷了!讓男人看一眼就有想法。估計她跟張凡早有一腿了!

「林所長,你對張凡這個項目不看好?」

林巧蒙見錢亮眼光怪異,不禁問道。

其實她不太擔心張凡成功與失敗。

不是漠然,是信心。

她知道,張凡整事,一定有他的道理。

其中深處的原因,她不方便詢問。

「豈止是不看好!」錢亮哼了一聲。

「呵呵,錢總,小凡有這個興趣,就讓他去搞一搞。萬一失敗了,我可以把它接手過來,建個養老院,申請點正府補貼,不至於把那塊地瞎了。」林巧蒙道。

張凡感激地看了林巧蒙一眼。

他不會走到那一步的。

但林巧蒙的話,屬實令人感動。

他伸手從桌子下面伸過去,搭在她的腿上。

穿着短裙,露出的膝蓋很滑很涼,小妙手感受極好。

錢亮一拍腦袋:「林所長這麼一說,我看這事就可行了!這樣的話,明天我和小凡去縣城一趟。」

林巧蒙悄悄把張凡的手從大腿上打開,「不過,我只是這麼一個想法,誰知道我究竟有沒有這個菩薩心?這要看某些人的表現。」

小妙手重新搭到了膝蓋上,輕輕擰了一下。

林巧蒙臉上一熱,冷笑道:「表現不好!」

張凡忙把小妙手抽回來,給林巧蒙滿上一杯紅酒,陪笑道:「林所長,為了養老院,這杯酒我敬你!」

林巧蒙跟張凡碰了一下杯子,眼裏情芒暗射,「你本來應該敬我一杯!」

錢亮聽得出兩人在暗暗調情,心中越發不是滋味,獨自吞了半杯酒,在心裏罵道:錢蘊這死妮子,上次說是要回國發展,又變卦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等她回來的時候,張凡還不已經抱孫子了?

自己就這麼一個女兒……唉。

想到這,又喝了一大口辣酒。

喝得太猛,精神又走神,被酒嗆到了。

劇烈地咳嗽起來,一邊咳一邊往外走:「我得去趟洗手間……」

五分鐘后,等他從洗手間回來的時候,發現林巧蒙臉上紅雲一片,衣領也有些混亂,眼神更加迷離可人……

錢亮暗笑一聲:見縫插外啊,我出去這麼一會你們兩人就抓緊曖昧。

「錢總,」林巧蒙為了掩飾尷尬,給錢亮倒了杯茶,「明天去縣裏,你不反對的話,我也跟過去,實地考察一下貓眼石礦地形。」

錢亮心裏不樂意,表面上無奈地笑道:「張總喜歡你……去,你就一起去嘛,反正我是搭張凡的的車,不交油錢的。」

張凡心裏一急,差點出口阻攔。

不過,他還是控制住了。

若是阻攔的話,林巧蒙肯定把張凡的疑點跟涵花講。

弄不好涵花也要跟着去,那就更尷尬了。

美娘可不是一個能控制住情緒的女人。

「蒙姐,沒問題,多你一個人,油錢也不會增加到哪兒去的。」到了這個地步,張凡只有「收買」林巧蒙了。

第二天上午,三人到達縣城招待所的時候,朱軍南已經站在樓前等候了。

昨天晚上,朱軍南提前來縣城,跟主管領導見了面,主管領導基本上答應了這件事,只不過要看看張凡的具體計劃。

四人急忙趕到領導辦公室,大家寒喧了一陣,張凡把新計劃書遞給領導。

這個計劃是錢亮手下連夜編造的。

因為是編造,所以格外完美。

領導看了,連連點頭,「不錯,不錯。我們縣裏的招商引資任務很重,能引進天健公司來開發項目,肯定對推動我縣經濟社會發展起到相當大的作用,我代表全縣人民歡迎天健公司!歡迎張總!」

「我們天健公司致力于山區扶貧,在這方面,先期已經有了一些成功的例子,這次,朱總推薦我來貴縣,我想,在領導的支持下,大家共同努力,一定要通過這個項目,為縣裏雞的屁貢獻一份微薄的力量。」

張凡緊緊握著領導的手,表情相當真誠。

「沒問題,沒問題。如果在實施過程中有什麼困難,你儘管直接找我。」

「不會少麻煩領導的。」

張凡話音未落,一個秘書從外面匆匆推門進來,只見他神色緊張,小跑幾步,走到領導面前,耳語幾句。

領導微微皺了下眉頭,「老槐?小黃娘?這兩人無法無天了。縣裏早就得到群眾的舉報,正在組織警力調查取證,沒想到他們不知收斂,把事情搞得這麼大!」

「目前現場情況相當危急,雙方對峙,弄不好就會出人命!」秘書見領導不避這幾個客人,也便直接說出來。

張凡心中一愣:小黃娘和老闆整出什麼么蛾子了?

美娘為什麼沒來電話?

她出事了?

。我現在雙手都被銬著,也接不了電話,只能是再次求助旁邊的警察。

「警察同志,能幫忙把電話接起來一下嗎?」

不想,旁邊這大哥卻只是上下打量著我,又不說話,也不幫我接電話。

眼見著電話響了一聲又一聲,我整個人都焦躁到不行。

……

《少年摸骨師》第80章只打一次的電話 皮埃爾欣喜若狂,居然高興得直搓手,說道:「太好了,沒有問題的啦——」突然變成了一口的廣東腔,嚇了李存真和在場的眾人一跳。

李存真說道:「現在的大明文武並重。不知道皮埃爾先生是想當文官還是武官?」

「哎呀,無所謂的啦,什麼都可以的啦。是官就可以的啦。」

「如果是文官那需要考試。」李存真指了指張煌言說道,「你需要通過蒼水先生的考試才行,當然錢夫子,我還有在場的幾位大人都是考官。我們是不會徇私的。你得參加考試,也就是我們大明的科舉。科舉在二十三天之後舉行。我現在可以給你一個考生的名額。」

「啊?還需要考試?」

「是啊!」李存真說道,「不過,如果你打算當武官,那我就可以說得算了。因為我掌管大都督府,你直接入伍,現在就可以認命你。」

皮埃爾趕快說道:「我願意當武官!」

李存真點了點頭說道:「那我暫時給你一個海軍上尉的軍銜,如果你成功造出了你口中的大戰艦,你就可以升為少校、中校、上校,甚至是海軍准將、少將……以後當元帥也說不定。你可以放心,這裡是大明,對待所有人都一視同仁,不會因為你是歐洲法蘭西人就對你另眼相看。前提是——你真的有能力!」

皮埃爾大喜,居然趕快要去磕頭。李存真一把拉起來說道:「大明如今已經不實行跪拜禮了,你是軍人該敬軍禮。」說罷,李存真立正給了皮埃爾一個軍禮。這位三十多歲,一米八五的法蘭西神學家立刻也給李存真回了一個軍禮。

皮埃爾說道:「將軍你放心,戰艦的問題你儘管交給我,有我在就會有你的巨型戰艦。南京這裡有現成的船塢,只要你給我木料,我保證一年之內就能為將軍建造出二十艘巨艦來。這叫做軍令狀,我懂!」皮埃爾此時又變成了洋鬼子腔。

皮埃爾在兩種強調當中轉換並不是故意而為之的,是因為他學習語言和後世學生學英語的方式不同。後世是先從基礎子母、音標和單詞學起,然後過度到會話和閱讀訓練。而皮埃爾則與嬰兒學習語言的方法是一樣的,先從發聲開始,然後串聯成意義。有一些話他是學自廣東腔,有一些話則是學自官話,自然說話的時候在語音語調上就能夠自由切換了。

「木料?」李存真看了看錢伯庸。

錢伯庸說道:「木料現在我們有一些,不過不多。南京造船大多是從江西和湖廣進木料的。」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將軍,我需要木料,而且需要上好的木料。」

「你需要什麼木料,你說。」

皮埃爾說道:「最好是有大橡木。製造一艘大型木帆船所用的木材都是橡木。如果想要建造一艘排水量一千五百噸,能夠承載一百門火炮的戰艦,所用橡木數量大得怕是超出將軍你想象。一艘大型戰艦大約需要兩千棵橡樹,每棵需生長百年以上,因為生長得太快的木材容易開裂。兩千棵橡樹至少需要五十英畝林地。」

皮埃爾又歪了歪頭,然後說道:「將軍,我這裡說的噸是我們法國的標準,我也不知道大明是用什麼來衡量的,不過我要說的是如果按照荷蘭人的噸位,那麼一千五百噸在荷噸當中只有七百五十噸。不過荷蘭人其實十分混亂,這個時候就算是海上馬車夫也沒有個統一的標準。有的時候法噸一千五百噸還合荷噸九百八十噸,也不知道荷蘭人是怎麼算的。也就是你們所說的那個『度量衡』在聯省共和國居然還不統一。反正將軍,你只要知道一千五百噸的大船上可以至少安裝大概一百門火炮,至多能夠安裝一百一十門火炮就可以了。」

「五十英畝?」李存真並沒有去想火炮的事情,所謂火炮多少,其實和船隻的設計有關,哪裡應該安裝大炮,哪裡應該安裝小炮都是非常明確的,用不著再糾結,關鍵是這木材實在讓他有些始料未及。李存真在心中盤算,五十英畝大概相當於後世二十九個足球場那麼大,如此一來,兩千顆樹,那得多少啊!

木材是必須的,在原本的歷史上,施琅率領兩百多艘戰艦進攻明鄭,掀起了澎湖之戰,這一仗基本殲滅明鄭水師主力。這次戰役,固然有明鄭指揮失當的原因,但是深層原因還是因為明鄭孤懸海外,失去大陸的支持,得不到優質木材,所造戰艦質量不如滿清,所以大敗。

李存真是知道澎湖海戰的,也知道木材的重要性,只是事情千頭萬緒,他一時沒有關注到這塊。

李存真問:「非得大橡木嗎?別的木材可以嗎?」

「當然可以,只要質地和大橡木一樣就可以了。在我們歐洲,大多是用大橡木的。至於亞洲我也不太清楚。」

陳顯祖說道:「我們之前向英國訂購大橡木,可是英國人現在也沒有給運來多少。」

李茂之說道:「其實,不必非要是大橡木,上好的木材我們東方也是有的。只是要讓人去採伐就可以了。」

「哪裡有?」李存真問。

「如果是大明的話,當然就是江西、湖廣地區,再一個就是雲南、廣西地區。」

李存真聽了點點頭說道:「再一個就是東北,滿清的龍興之地。」

李茂之繼續說道:「如果是域外,那就是暹羅、朝鮮和日本。」

「朝鮮,日本?」李存真捏了捏自己光禿禿的下巴。看來進攻朝鮮必須要快,要麼貿易要麼搶,而日本現在最好的做法當然是貿易,畢竟還有國姓爺的關係。

於是,對皮埃爾說道:「你要的木材我很快就能給你弄來。」

「太好了,將軍,如果有木材,你放心我很快就能給你造出你要的軍艦來。」

「不僅需要軍艦,民船也一樣要建造,特別是那些速度快,裝載大,而且能夠從事遠洋貿易的全帆動力大帆船。」

「沒有問題,將軍。我知道你這是打算以貿易養兵,這是荷蘭人的方式。」皮埃爾說道。

「是的,我確實是這麼想的。所以,我費盡心思想想要和荷蘭人搞好關係。不過……我們之間還是有些……不愉快。」

「既然我已經是大明的武官了,那麼我就應該為大明的將來考慮。」

「對啊!」李存真說道,「上尉先生你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皮埃爾說道:「是的,我當然有一點建議。但是按照我們大明的謙虛說法,我應該說:不敢不敢,鄙人有一點不成熟的建議……意見……哦,我的天啊!」皮埃爾突然瞪大眼睛誇張地說道,「我還以為我的漢語已經可以了,可是到了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連意見和建議有什麼區別都不知道,真是汗顏啊,汗顏啊!」

皮埃爾著實有趣,就連張煌言都忍不住笑出來。

「上尉先生,請不要糾結意見和建議了,你想說什麼還是請說吧。」

「好的!」皮埃爾調整了一下情緒,繼續說道,「其實,除了海上馬車夫,我認為將軍你真正應該去搭上的其實是葡萄牙。」

「哦?」李存真說道,「為什麼?」

「哎呀,這就是一個長長的故事了。」

「不要緊,說,我就愛聽故事。」

「好吧,那我就長話短說。」皮埃爾說道,「不知道將軍有沒有聽說過教皇子午線,一個將世界一分為二的條約。」

。聽到高峰的疑問,文波整個人也不由沉默了下來。

老實說若非高峰開口,他還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如今聞言整個人自然直接沉默了下來。

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

而也正在文波思考的時候,高峰突然開口:「不對,這傢伙要跑。」

「畢竟按照如今這種情況來看,若是文波想躲過孟家的報復,那麼他能選擇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出國。」

「而且既然想出國,那麼肯定要提前布局,往國外賬戶轉移資產,甚至要投資產業等等,畢竟孟軒他總不能去國外做……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260章在見陳父 黃炎笑吟吟的看着九幽,過了一會,九幽漸漸清醒了過來。

看着主人,倒頭便拜,修行者的世界實力第一,黃炎幫他提升了靈根,這可是再造之恩啊。

妖獸主要依靠血脈天賦,具備靈根的很是稀少,具備高等級靈根的更是少上加少,九幽原本的中品靈根已是極限,沒想到竟然被主人提升到了上品,這已是妖獸類的卓越天才水平了,和小龍女已經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