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令官閣下,這樣不行啊,我們必須要比上海派遣軍,搶先一步攻入南京城!」

「是啊,我們師團,還肩負着迂迴切斷南京守軍沿長江撤退和浦口佔領的任務!」

:。:顏開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不管楊婉妗所說是真是假,他其實已經受了那些話的影響,不知不覺間站到了楊婉妗一方。

天人域很是光大,有大大小小几十個國家,政權都屬於以教廷為首的所謂政教合一,其實一切都是教廷說了算。

教廷是浮光城在天人域的直系勢力,總部坐落在梵蒂岡,最高首領是教皇彌撒亞,直系有十二使徒,八十八親衛。

教廷又在各地設教區朝聖地,由紅衣大主教掌管,下面還有主教、大主教、主教、神父……

《碰瓷之王》254.有女如狐 第二天一大早,江少傑直接從家裡出發去找張麗榮。

準備拿到葯之後,直接去醫院。

吳淑華和江建國也在病房裡焦急的等著,兩個人雖然嘴上誰都沒有說什麼,可是心情是一樣的。

畢竟醫生也說了,安宮牛黃丸對於中風的後遺症,還是有很大的療效。

沒有一個人願意自己真的眼歪嘴斜,身體不能控制。

眼看著都已經快中午了,醫生查過房之後已經安排他們趕緊去食堂打病號飯。

吳淑華拿起飯盒,不知道為什麼忽然之間兩隻眼的眼皮不由地跳動起來。

手裡的飯盒差一點掉在地上,心裡隱隱有些不安,好像又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吳淑華掩飾性的拿著飯盒往外走,心裡不安的想,不會是這臭小子又和往常一樣,拿著錢出去亂花了吧。

應該不可能,臭小子昨天晚上在醫院裡守了江建國一晚上,最近這小子自從他爹生病之後,似乎變了很多,起碼現在像個有責任的人。

這段時間也沒有瘋跑,更沒有和那些狐朋狗友來往。

理論上不可能有機會花錢。

可是為什麼她心跳的這麼快?

剛推開房門,一個人就沖了進來,差一點兒把吳淑華撞倒。

吳淑華抓住來人,卻看到居然是兒子。

心終於放到肚子里。

「少軍,你終於回來了,怎麼樣葯拿回來了嗎?」

目光落在兒子的手裡,卻看到兒子空空蕩蕩的手心裡什麼都沒有,肩上甚至沒有背包。

反而嘴角破了,流血了,臉上有黑青,衣服也被撕扯的不像樣子。

怎麼看這幅樣子都不像是去拿葯。

急忙拉著兒子進屋,「怎麼了?少軍,這是怎麼了?」

江少軍一看到母親的那一刻,眼淚嘩的就流了下來,眼眶通紅的,撲通一下就跪倒在父親的病床前。

「爸,怎麼辦呀?那個張麗榮居然騙我。我給了他200塊錢,說好的今天給我安宮牛黃丸,可是我去找他,居然連人都找不到。我去他家裡鬧。

他哥把我打了一頓,死活不承認拿了我的錢。我又去找往日那些跟我一起玩兒的兄弟,想要找到張麗榮,誰知道他們都護著張麗榮,沒人告訴我張麗榮的下落。

媽,錢沒了,安宮牛黃丸也沒了。」

吳淑華手裡的飯盒,哐當一聲落在地上發出的聲音在空曠的病房裡面,異常響亮。

就在這個時候,病床上的江建國眼睛一歪,口吐白沫,昏了過去。

江少軍急忙衝出去,把醫生護士喊來,一陣的兵荒馬亂之後。

江建國終於被搶救過來。

醫生站在門口,面對兩個家屬不由的責怪道。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病人現在他是一個病人。你們該隱瞞的也得隱瞞,也得想一想,有些話該不該跟他說,他現在嚴重的腦溢血。

你們這是想要讓他雪上加霜。再這麼下去,病人說不定就一命嗚呼,你們到底是要救人還是不救啊?要是不救,你們趕緊把人拉回家去。」

吳淑華心煩意亂的跟醫生道歉,

「對不起,大夫,大夫實在是對不起。孩子太小,一下子沒有想到。」

「我知道一般人遇到這情況,也是會手忙腳亂的,你們趕緊回去商量商量吧,病人的病情現在有加重的跡象,安宮牛黃丸必須儘早拿來。

如果弄不來,就沒有用了,再過一段時間,那可就真的成為了鐵板釘釘的現實。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人。病人現在的情況,有什麼事你們也要盡量瞞著他。」

醫生看著眼前憔悴的家屬,也知道肯定是遇到了大事兒,心力交瘁。

不然的話,病人家屬不至於失去了分寸。

吳淑華點點頭,她知道醫生儘力了。

她從來沒有一天會有這種舉目無親,前途無路的感覺。

這就是絕路嗎?

這是老天爺要亡他們家呀!

好不容易湊了三百多塊錢,結果現在全打了水漂。

現在不是跟人家追究這300塊錢的時候,現在的問題是安宮牛黃丸到哪裡去弄?

老江需要安宮牛黃丸,可是他們只是普通人,她能去哪裡弄?

吳淑華轉身去找老羅,畢竟他們是親家,他們沒有辦法,說不定老羅能有認識的人搞來安宮牛黃丸呢。

羅家兩口子看到吳淑華的那一瞬間,都嚇了一跳,吳淑華整個人像是老了七八歲的樣子,頭髮上面白髮都多了。

江建國生病住院的時候,廠里人都知道,可是他們沒覺得江建國病的有多厲害,畢竟江建國平日里身子骨還挺健康的,挺硬朗的,沒人覺得江建國會病成什麼樣子。

他們兩口子最近一直在忙,這波正準備抽時間去醫院看看江建國,卻等來了吳淑華。

「老吳,這是怎麼了?」

羅家兩口子心裡也在發怵。

「老羅,江建國中風了。醫生說他現在腦出血,需要安宮牛黃丸,老羅,求求你看在咱們親家的份上。想想法子,打聽打聽能不能幫著老江找到這個安宮牛黃丸。」

「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看在咱們兩家是親家的關係上,求求你。幫老江想想辦法吧。」

老羅一聽這話,再看見吳淑華現在眼巴巴的瞅著他們兩口子,恨不得給他們跪下。

「我去給你們打聽打聽,可是這件事你別抱希望,因為我不認識藥店這類的人,沒有這方面的關係,安宮牛黃丸我聽說了,市面上的緊俏貨,特供都不一定有。

你還是要趕緊問問其他人。」

老羅心裡有數,自己認識的這些人,關鍵時刻是能說得上話的,如果為了這麼一個安宮牛黃丸。

這個人情就落了下乘。

可是這話他絕對不會說出來。

吳淑華聽了這話,也是心灰意冷,從羅家出來渾渾噩噩里回到了醫院,卻發覺兒子居然沒有守在病房裡。

只有江建國一個人躺在那裡。

吳淑華坐在江建國的身邊,無言的哭泣起來,第一次發覺自己如此的無能為力。

以前的老江在自己心裡就像一個神一樣,什麼都能做到,卻沒有想到,有一天老江也會走投無路。

這個家難道就要散了嗎?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阿軻不管,肩部一用力就想把花小寶甩過去,可花小寶紋絲不動。

並且,他手臂一彎勾住了阿軻的脖子,接着腳下一勾,阿軻站立不穩,撲倒在了地上。

花小寶突感驚慌,二人加起來超過兩百斤的重量,那兩顆球爆了沒有?

阿軻怒火中燒,手臂在地上一撐,身體翻轉,立馬就把花小寶壓在了身下。

接着她的身體旋轉,雙腿再次纏繞上了花小寶的手臂,想要跟以前一樣再來個拉伸。

可花小寶已經不是之前的他了,通過這段時間的練習,雖然不是武道高手,但他對元氣的掌控已經非常成熟,對力道的控制想要多大就有多大。

花小寶手臂彎曲,一隻手就將阿軻整個人從地面抬起,接着他緩緩起身,手臂一舉,將阿軻整個人撐了起來。

阿軻,目瞪口呆,這傢伙力氣也太大了吧。

她整個人纏在花小寶的手臂上,卻被花小寶舉在了半空。

阿軻不服氣,腳上一蹬,立即就與花小寶的臉來了個親密接觸。

幸好是赤着腳,沒有穿鞋子,不然花小寶要將她屁股打爛。

花小寶探手抓住她的腳,用力一拉,力道奇大。

阿軻上面趕緊鬆手,不然腿都要給他拉斷。

阿軻身體被拋飛了出去,她人在空中一個旋轉穩穩落地。

「很好,看來你長進了不少。」

阿軻話音一落,身體迅速竄了過去,這次她沒有再纏上花小寶,而是採用了手腳攻擊。

這下花小寶又不是對手了,他雖然力氣很大,但是動作並不快。

花小寶左支右絀,根本不是阿珂的對手,被阿軻打得節節敗退,最後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阿軻再次來到花小寶頭頂位置,雙腿一夾,花小寶的腦袋就被困住了。

接着,阿軻雙手再來,一手勾住他的下巴,一手勾住他的頭頂。

無論是要憋死他,還是掰斷他的脖子,都在阿軻的一念之間。

花小寶如果動用元氣,當然能掙脫阿軻,但那樣他必定會傷害阿軻,所以,他雙手高舉。

「我認輸。」

阿軻放開了他,然後直接仰躺在地上。

花小寶趁機躺在她的腿上,也不挪動身子,原地喘氣。

阿軻皺了皺眉,想要把花小寶踹開,卻被他死死抱住大腿。

阿軻又羞又氣,最後只能作罷,讓他占點便宜算了!

他是老闆,我反抗過了,只是沒有反抗成功而已,這是她給自己的理由。

半晌,阿軻嘆氣說道:「主人,我已經打不過你了。」語氣中有些落寞,他知道花小寶收力了。

花小寶調侃道:「我不是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嗎?呸!是雙腿絞殺下。」

阿軻看着這傢伙的躺姿,太曖昧了,她恨不得把這傢伙夾死。

說道:「你可以放開我的腿了。」

花小寶從她「石榴裙下」爬了出來,躺到阿軻身邊,說道:「阿軻,問你一個問題。」

「說。」

「你為什麼喜歡女人呢?」花小寶膽大包天。

阿軻美眸一瞪,瞬間泄氣,說道:「因為,我覺得你們男人太弱了,就像你,還需要我來保護。」

這話噎死個人,花小寶道:「看來,你還沒有承認我的本事啊!」

「不!我承認了,現在你已經比我強了,所以……」說到這裏她停了下來。

「所以什麼?」

「所以……我要你給我輸入元氣。」這話出口,阿軻滿臉通紅。

「我已經看見,桃花和雲青竹身上發生的變化,她們的氣質都變了,雖然沒有跟你一樣的特殊能力,但是,我感覺得到,她們不一樣了。」說這話時,阿軻臉上有羨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