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要打開自己房間,裡面卻突然冒起了一股濃濃的迷霧。

這濃烈的霧是一瞬間爆發出來的,一時間就遮住了他們的視線。

無孔不入的鑽入了他們的無塵服,環繞在鼻尖。

。 對方雖然擁有半步武師境的修為,不過這一次邊境戰爭規模龐大,他們面對的敵人不止是大楚王朝,還有橫斷山脈周邊其餘三個國家,危險程度遠甚於以往。

在其看來,哪怕是武師境高手都不敢說一定能從激烈的戰場上脫身而退,更何況眼前的楚倩。

「你還沒有跟我說,你接下來要幹什麼….」

然而,面對費仁的勸誡,楚倩卻是貝齒輕咬朱唇,再度問道。

她也同樣清楚外界的戰場十分危險,如果孤身一人離開了黑龍堡壘,很可能會陷入九死一生的險境。

只不過,對方乃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也不願意看到費仁一個人出去白白送死。

「很簡單,殺人。」

目光視線看向對方,費仁淡淡道。

「不行,你一人孤身深入敵軍腹地,太危險了!」

話音剛落,楚倩又是堅定地搖了搖頭,眼瞳中流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放心,這些臭魚爛蝦還殺不死我….」

再度看了一眼楚倩,費仁嘴角露出一抹無奈笑意,對方是在擔心自己出事,這份心意他領了。

只不過,這一次他只能單獨行動。

如果強行帶上眼前的楚倩,最後非但沒有什麼幫助,反而還會拖他的後腿。

畢竟,對方僅是半步武師境的修為,實力尚比天劍宗的陸鍾稍弱一籌,一旦遇上棘手的強敵,則有可能落入險境。

「那,我也要跟你一起去…!」猶豫了一息,楚倩又是開口道。

「不行!」

「為什麼…?」

楚倩俏臉愣了一下,又是不甘道。

「我不希望你出事。」

費仁語氣平靜,隨後從指間靈戒中取出幾枚血紅色的奇異石頭,下一刻遞向對方掌心,淡淡道:「這是稀有的血精石,可以幫助你錘鍊體魄,同時提升一絲修為。」

「楚倩,待到你真正突破武師境,我一定不會阻攔你,而你現在的實力太弱了….」

這些血精石是他從烈陽宗離開之前帶出來的,雖然數量不多僅有三四枚,不過已經足以支撐對方突破武師境。

如今費仁的元力修為已經踏入半步武靈境,這幾枚血精石對他的用處並大,當下他便是贈送給了楚倩,對於楚倩來說,這幾枚血精石的價值已經不亞於一枚六品丹藥!

「費仁,你…!」

接下血精石,楚倩欲言又止。

「唰!」

然而,還未等到她開口出聲,下一刻費仁卻是縱身離開,身影化為一道流光朝着黑龍堡壘外飛去。

御空飛行,武師境以上高手方能掌握的本領。

面對費仁離開黑龍堡壘,當下她也只能眼睜睜地看着,不能跟隨。

「費仁,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掌心緊攥血精石,下一刻只見楚倩撩撥長發,隨後從脖子上取下一件天藍色的冰晶銀飾,一雙美眸中滿是挂念之色,似乎這件天藍色的冰晶銀飾對其十分重要。

仔細一看,這件冰晶銀飾也和尋常首飾不同,正中鑲砌著一枚藍色晶體,此刻正朝外散發出一陣陣陰冷寒氣,令人心神也不由得平靜下來,十分奇異。

此刻,若是費仁在場,一定會驚訝地發現,眼前楚倩手裏這一件冰晶銀飾中散發出來的陰冷寒氣,正和他當初送給對方的寒冰石如出一轍,赫然是由寒冰石精鑄而成!

….

與此同時,就在費仁動身之際,外界的大戰依舊在繼續

「轟!」

天空中突然傳出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下一刻便見元力四散而開,兩道身影從餘威中雙雙脫離。

「嘭!」

身形落地,張天嘯臉色陰沉如死水。

這幾次對拼下來,雖然表面上看他和對方不分上下,但是實際上他已經落入下風!

對面不遠處的夜虎乃是真正的武師境一重高手,而他僅有半步武師境的修為,元力有限。

如果繼續這麼耗下去,待到他元力殆盡,則必敗無疑!

「唰!」

同樣抽身而退,只見夜虎腳掌重重踏地,周身赤色元力席捲,下一刻右手緊握黑鐵長槍,眼神中戰意爆棚。

「沒想到這個小白臉倒是有點本事,竟然能夠擋得住老子的攻勢。」

「嘁,看來是個年輕天才,比之前那幾個垃圾要強一些…..」

在夜虎看來,和眼前的張天嘯戰鬥,對其本身也是一種歷練。

而且,若是他能斬殺對方,則對於東靈國這一邊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畢竟張天嘯不僅是天劍城張家的少主,而且在東靈國年輕一輩也小有名氣。

黑龍堡壘,城牆邊

「不愧是張家的少族長,實力果然強悍,竟然能夠和北宮第一將的夜虎打成平手!」

「看來張天嘯可以為那幾個死去的兄弟報仇了!」

「北宮國這一幫落井下石的牆頭草,若不是大楚王朝的幫助,區區夜虎這等宵小根本不敢來犯我東靈國….

看到張天嘯和夜虎纏鬥數個回合,不分上下,一眾觀戰武者也是臉色閃爍,議論紛紛。

….

「死!」

激戰中,夜虎也是抓住對方一個防禦破綻,當下手中黑鐵長槍猛地甩出,徑直刺向對方的下盤要害。

這一刺雖然簡簡單單,並非什麼武學,不過其中卻摻雜了夜虎自身的武道感悟,其威力足以滅殺任何武師境以下的高手,尋常武者難以抵禦。

「鏘!」

面對夜虎的攻勢,張天嘯亦是心神一凜,反手轟出一道掌勁匹練,堪堪將襲來的黑鐵長槍擋下。

「呯!嗡….!」

下一刻,虛空中寒芒一閃,在元力餘威的衝擊下,黑鐵長槍也是被生生彈飛,隨後倒插於一旁的空地上,顫鳴不止。

「擋住了…」

雙目微凝,還未等到張天嘯心裏鬆一口氣,下一刻夜虎的聲音卻突然從其耳邊傳來,冷漠無情,猶如惡鬼索命。

「烈火焚掌!」

伴隨着一陣赤色元力席捲,一道夾雜着無窮火焰的巨掌也是狠狠地轟中張天嘯的後背,下一刻將其整個人瞬間吞噬,連帶着空氣中都是傳出一股焦灼味。

「洶….!」

火焰肆虐,僅僅一息時間,張天嘯便是身死道消,僅在原地留下一地焦土,屍骨無存。

死了!

就連張天嘯都死了!難不成這個夜虎真的無人能敵?

見此情景,正在城牆邊上觀戰的一眾武者皆是神情震撼,臉色難看。

戰至現在,東靈國這一邊已經損失了好幾位武道高手,就連張家少主都掛了,然而卻依舊奈何不了城外氣勢洶洶的北宮第一將「夜虎」!

。 葉雲自然不能去,一旦去了自己的身份肯定會暴露,而自己斬殺范立一事也會徹底暴露。

並且,不管是此前的范立,還是眼前的張北強,彷彿對於詭異陣營的玩家,都有着一種強烈的優越感,令人討厭無比。

如果不是因為現在擔心斬殺了他,就會引來官方的通緝,葉雲也不會在和他廢話。

畢竟根據俺是耕田滴的情報之中,648調查局實在整個玩家組織之中,乃至全世界的玩家組織中,都是排的上號。

若是被通緝,也是會產生不少麻煩的,然而在葉雲思緒的瞬間,張北強可是直接出手,沒有一絲猶豫。那一道長劍,正是奔著直殺他而來,顯然張北強並沒有打算留活口。

看着吃定自己的張北強,葉雲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一個八階人類玩家,連自己的氣息都無法察覺出來,也敢如此吃定自己。

事實上,張北強如此吃定葉雲是因為他自己所修鍊的《蜀山劍訣》,而自身也是八階玩家,再加上自己手中的長劍乃是一件五品道具,對於眼前的葉雲更是不屑一顧。

「看你如此鎮定的模樣,莫不是還打算反抗?笑話,區區一個剛剛經歷過一場遊戲的玩家,也敢在我面前反抗。」

「呵呵,至於你是否是那葉雲,很重要嗎?既然你出現在這裏,又是詭異玩家,寧可殺錯,也不可放過,詭異本就該死!」

張北強看着眼前淡定自若的葉雲,面色很是不善。

「哦?詭異本就該死,我可是聽說你們調查局還組建了一個詭異組!」

葉雲看着襲來的長劍快速躲開,隨後一臉譏諷的看着張北強。

而後者,面色陰沉的望着葉雲,彷彿是提起了他心中的傷痛一般,咆哮不已:「今日,你必死!」

唰!

張北強手中快速掐起法訣,長劍瞬間變化而起,狠狠的向著葉雲斬去。

葉雲看着避無可避,唯有一戰:「既然如此,就拿你來為邪兵丶古剎開刃!」

葉雲心念一動,邪兵丶古剎再度出現在,對着斬來的飛劍,一斬而去。

錚!

哐當——

隨着邪兵丶古剎的一擊,斬來的飛劍,瞬間被斬成兩截,掉落在地面之上。

噗!

隨着飛劍被斬斷成兩截掉落地面,張北強自然也受到了牽連,一口獻血吐了出來。

之前的從容與自信全然消失不見,化作了恐懼與驚疑。雙眼瞪大,宛若看見了不可置信的事情一般:「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斬斷我的飛劍!」

自己可是憑藉這柄飛劍斬殺了無數的詭異,也憑藉此劍逃脫過好幾次必死之局。

然而如今,卻被葉雲斬斷在次,這讓他無法相信,不由得看向了葉雲手中的邪兵丶古剎,隨後整個人彷彿看到了大恐怖一般:「你的刀……」

此刻的葉雲可不管張北強如何,上前一把將抓住其胸前的衣襟:「我問你,雲煙調查分局有多少玩家坐鎮,他們最強多少階?」

「咳咳,三百四十人,最強著是八階的異能師肖鋒,他擁有着四種異能,戰力接近九階。」

張北強咳出了些許鮮血,一臉的驚恐的看着葉雲,但是為了活下去,他並不介意說出一些情報。

「四種異能?你們人類的陣營的玩家,體系很亂?」聽着張北強的話語,葉雲瞬間反應了過來,因為眼前的張北強可不是使用所謂的異能,相反有些類似所了解的古代修仙一般。

「咳咳咳~,我們玩家的修鍊體系可以分為四大體系,例如東方修鍊體系,異能體系,西方魔武體系,以及最後的信念理智體系。

而我所使用的正是東方修鍊體系,雖然四大修鍊體系最後殊途同歸,但是前期的區別還是很大的。

比如東方修鍊體系更趨向於對付幽靈妖邪魔物一類,而異能體系更趨向於與人戰鬥擊殺妖物,魔武體系更趨向於破壞斬殺幽靈邪物,而信念理智體系則是不甚很了解。」

張北強咳嗽這向葉雲講解玩家的信息,自己此刻飛劍被廢,一身實力斷去一半,絲毫不是葉雲的對手。

而他也自怵葉雲不敢殺他,畢竟自己身後可是648調查局。

聽完張北強的話語,葉雲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張北強。信念理智體系,葉雲雖然不是很了解,但是也明白,理智一直是對付克蘇魯的重要關鍵。

因為一旦有人直面了不可名狀,就會陷入永無止盡的瘋狂之中,詭異的囈語將會一直在腦海之中徘徊。

只有理智足夠強大,信念足夠堅定之人,才會有那麼一線生機。當然,這也僅僅是傳說中。

真正的情況卻是,無人能在邪神的低語下保存理智,SAN值狂掉。

「好了,你可以安心的走了,放心很快的,你忍一下。」

聽完張北強的情報之後,葉雲手中的一陣紅光浮現,不斷往張北強的身體之中進去。

「不要,你……你不能殺我!殺了我……你……你會被648調查局通緝的!」張北強感受到一股神秘的能量進入自己的身體之中,整個人瞬間慌亂了起來。

葉雲沒有說話,只是一臉微笑的看着張北強,無數的血氣在不斷的被葉雲血海吸收。

「不……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