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犀尊者神體恢復后,白羽就立刻讓對方掌控黑龍殿,以及那領域至寶水雲鏡。

木犀尊者從水蓬王等人手中接過兩件寶物后,輕輕的撫摸,不由的感慨道,「真是好寶物啊!」

說完,他立刻把自己的精神烙印刻入其中。完全的掌控這兩件寶物。

白羽之前為了自己的手下能夠發揮至寶的最大威力,早就把留在至寶裏面的生命印記收了回來,這樣也能讓其他人重新認主。

木犀尊者認主成功后,白羽就帶着他離開了洞天,回到祖神秘境之中。

洞天的地方實在是太小了,而且也經不起強大力量的的折騰。

「木犀,燃燒你的神靈,全力爆發至寶的力量。」白羽吩咐道。

「是,主人!」木犀尊者點了點頭,龐大的神體身軀開始燃燒起來,無邊無際而又磅礴無比的神力被注入到黑龍殿和水雲鏡之中。

當水雲鏡的領域被展開后,無邊的水藍光線在空中飛舞,而黑龍殿也開始不斷的變大,閃爍著光芒。

片刻之後,白羽才出聲道,「好了,停止吧。」

看到木犀尊者收斂了神力,他才繼續問道,「怎麼樣?這兩件至寶的威力如何?」

「非常的強大!當我全力爆發水雲鏡的時候,我感覺可以輕而易舉的湮滅一位宇宙尊者,而那黑龍殿足夠擋下宇宙之主之下的任何攻擊了。」木犀尊者感慨道。

雖然說這水雲鏡是水屬性的領域至寶,水屬性法則的不朽強者可以憑藉水之領域和至寶領域重合,從而增加至寶領域的威力,但是,因為空間本源是五行本源法則的上位法則,所以使用空間法則領域,依舊是無比的契合至寶領域,同樣可以增強領域的威力。

當然,如果是其他屬性的強者,或者走的是時間法則的尊者,使用這件至寶的話,威力就差上很多了。

一番嘗試后,木犀尊者也是心情激蕩,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至寶,而且是如此強大的特殊類至寶,要知道他的全部身家也就幾件普通的重寶,連一些珍貴的重寶都沒有碰到過,更別說是至寶這種寶物了。

要知道,至寶這東西在宇宙中可是非常的珍貴,絕大部分的宇宙尊者連碰都沒有碰到過。

也只有極小部分出自巔峰族群的宇宙霸主,才會可能擁有掌控至寶。

而像是他身上的那兩件特殊類型的至寶,至少也是那些宇宙霸主之中最頂尖的存在,才可能會擁有的。

甚至是一些貧窮的宇宙之主,都不一定會擁有。

聽到木犀尊者所說,白羽一下子就鬆了口氣,黑龍殿有如此強大的防禦,看來是足以抵禦那位妖族的宇宙霸主的,而且根據他的情報調查,那一位宇宙霸主是沒有擁有至寶的,最好的寶物也不過是頂級的重寶。

所以靠着黑龍殿強行過去的話,但是不用擔心有危險出現。

當然,僅僅是這樣,才不足以獲得那本源之物,白羽繼續詢問道,「現在你全力爆發水雲鏡后,能不能對宇宙霸主級別的存在,造成一瞬間的束縛。」

木犀尊者思索了一下才道,「主人,這個不好說,宇宙霸主之間也有強弱,我只有知道對方的真實實力才能做出判斷。」

如果說想要靠水雲鏡對宇宙霸主造成壓制甚至是傷害,這倒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想要束縛住對方,這就需要看對方的實力了。

「這是對方的情報,另外不僅僅是水雲鏡,我這邊還有其他的頂級領域重寶,困人類重寶,鎮封類重寶,你可以結合這些寶物看看,能不能對那位宇宙霸主造成瞬間的束縛。」白羽立刻把自己搜集到的情報詳細的傳遞給木犀尊者。

爭奪那本源之物,本來就是爭分奪秒的事情,或許一個剎那的功夫,結果就會完全的不同。

「你現在全力燃燒神力的話,能夠支撐使用這兩件至寶多久?」白羽繼續詢問道。

寶物的爭奪,絕對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夠分出結果的,即便是他獲得了寶物,還需要想辦法逃離,這就需要靠着黑龍殿強大的飛行能力了。

飛行宮殿類至寶之所以受到無數人的追捧,不僅僅因為它的防禦能力強大,還有它那極致的速度,能夠幫助自己甩掉那些敵人,然後逃離。

「全力爆發的話,至少能夠支撐一個小時。」木犀尊者思考了下回答道。

雖然說是同時使用兩件至寶,但是它的神體比起那些不朽神靈可要強大很多,堅持的時間也更久。

雖然他不是什麼特殊生命,但是妖族的神體本來就是比較大的,而且他木犀一族的體型向來不小,在妖族聯盟之中的所有物種之中,還能夠排的上中上的水平。

再加上他本身就是宇宙尊者的境界,即便是燃燒神力,同時使用兩件至寶,也能夠持續一段時間。

聽到木犀尊者的回答后,白羽也算是有了一定的把握。

接下來的時間,白羽也沒有其他的大動作了。

雖然他也想再抓捕幾個宇宙尊者,增加自己的勝率,但是出現木犀尊者這樣的情況,實在是太少了。

畢竟,在戰鬥之中,都是瞬息之間的事情,不可能會給你這麼多時間去交談,而且其他的宇宙尊者,也不會這樣的猶豫和糾結,該自爆時就會自爆。

因為在成為宇宙尊者后,自身的價值就比較的高人,不像是不朽神靈一般,只要是那些有宇宙之主的族群,都會幫助死亡的宇宙尊者復活。

而像是不朽神靈,也只有那些天賦極高的存在,才會被宇宙之主重新復活。

不過,不管是宇宙尊者,還是那些不朽神靈,被複活后,都是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的,甚至要耗費無數紀元才能還清復活所需的債務。

當然,即便是代價再大,有一次重生復活的機會,不管是什麼樣的代價,肯定都是能夠接受的。

所以,那些宇宙尊者,在遭遇敵人致命的攻擊后,明知道自己無法逃離后,便會立刻自爆神體,如果可能的話,還能夠對敵人造成一些傷害。

也是因為如此,在看過後面幾個宇宙尊者的資料后,白羽才決定不要行動。

他也不想再鬧出一些事情來,雖然無法查到他的信息,但是那些至寶和重寶的消息絕對會暴露出去,絕對會引起無數人的窺視的。

另外,即便是再增加一位宇宙尊者,也不可能殺死一位宇宙霸主的妖族皇者。

根據白羽獲得的資料,這一位時空魘獸一族的夢噬尊者,生命基因層次,最少也有六十倍左右,神體大小的話只有一般中等的水平。

畢竟他手下有着不少的時空魘獸,根據它們在界主時期的體型,大概就可以推算出對方以後的神體大小。

但這也不是一位宇宙尊者可以抗衡的,尤其是像木犀尊者這實力墊底的存在。

反正白羽的目的也不是要殺死對方,最終的目的不過是為了奪取那顆頂級的本源之物,所以一個木犀尊者也算是足夠了。

……

時光荏苒,匆匆便是七十多年。

這七十多年的時間裏面,白羽哪裏也沒有去,一直呆在祖神教內參悟獸神之道。

七十年時間的苦修,讓他的獸神之道有了質的飛躍,從之前在第三重中等的水平,直接一躍到第三重圓滿的水平,距離踏入那第四重傳承,也不過是一步之遙。

能夠如此快的進步速度,除了他本身參悟的效率高,加上修鍊室的悟性加持,最最重要的還是他可以不間斷的前往傳承之地接受傳承。

因為燭龍分身有着海量的榮耀點數,所以白羽絲毫不擔心浪費自己的傳承次數。

每一次在接受完傳承后,回到自己的宮殿內消化完傳承的成果后,便又繼續前往傳承之地接受傳承。

雖然說這樣做的效率不高,但是比起自己在外面慢慢的觀看法則融合,參悟的速度要快上太多了。

能夠這麼多,也就是白羽擁有這麼多的榮耀點,換成其他人,自然是捨不得如此去做的。

其他的傳承者,前往傳承之地接受傳承,一般都是參悟了無數紀元,積累了大量的困惑,才會進入其中,這樣的收穫和效果才是最大的。

不過,白羽現在也是財大氣粗,絲毫都不擔心浪費的問題,能夠快速的提升他的境界,才是最好的事情。

雖然說,因為最後一個分身的名額沒有落定,導致他現在依舊無法突破界主級別,但是對於融合法則的感悟,卻是可以繼續的加強下去。

等到將來進階到不朽神靈后,他的戰鬥力,才會爆發的更加強大,畢竟人類軀體基因層次已經達到了宇宙極限,無法繼續突破,只能靠着其他的途徑來增強實力。

秘法,融合法則的境界,寶物等等,都是實力一部分的重要體現。

……

紫荊島,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之中。

白羽緩緩的睜開雙眼,輕吐聲息,「可以出發了。」

算一算時間,距離那時空本源之物完全孕育成型還有數年的時間,但是他也不敢肯定,這寶物會不會提前孕育成型。

雖然說,白羽派了手下,一直在白洞之中監視着裏面的情況,但是寶物成型的過程是非常快速的,而他如果過去的話,最好不能通過星門傳送,或者是神國傳送,這樣都很有可能會驚動到對方。

但是,如果他先到達白洞附近,再通過燭龍分身的天賦神通趕到裏面,又需要花費一點點的時間,這一點的時間可能就是爭奪寶物的關鍵。

所以白羽寧願在白洞內浪費幾年的時間等待觀測,能夠第一時間,知道本源之物孕育的動向,這樣在本源之物第一時間匯聚成型的時候,他就可以立刻行動,前去爭奪。

「出發吧。」白羽喚出一位奴隸,然後立刻通過神國傳送,前往域外戰場,白洞附近的一個小恆星上。

現在白洞的能量物質噴發情況依舊跟百年前他來到這裏的時候一樣,這樣依舊是整個域外戰場中最熱鬧,封王強者死亡率最高的區域。

實在是這裏噴發出來的寶物太過貴重,每出現一件,都會引起無數的封王強者進行爭奪。

白羽直接喚出燭龍分身,帶着他直接進入到白洞的內部。

……

白洞核心。

白羽四目望去,原本那些長度數百萬公里的能量漩渦風暴,已經縮減至數萬公里。

裏面的能量漩渦風暴已經開始逐漸的變小,這也就表明著裏面的寶物也快要孕育完成了。

白羽立刻趕到一處小山之中。

這座小山,是白洞內無比強大密度的能量凝聚而成,他的手下,就是躲在其中觀察著遠處本源之物孕育之地的動向。

為了防止那夢噬尊者發現他這邊的情況,白羽甚至在白洞之外,一直開啟著星門投影,讓探寶儀的波動能夠覆蓋整個白洞。

這也夢噬尊者一直沒有發現其他人監控它的原因。

雖然夢噬尊者身上有着非常高等的探測儀,而且還一直處於開啟狀態,可以隨時的探知是否有敵人過來,但是卻絲毫無法發現近在眼前,白羽數十年前就放下的手下。

白羽派人在這裏守着,一方面是怕本源之物提前太多的時間進入成型期,另一個就是怕對方會把這裏的情報上報上去。

一旦對方上報了這裏的情報,那麼絕對會有宇宙之主級別的存在過來,到時候,他也可以儘快的通知混沌城主,冰峰之主,擬補自己的一些損失。

當然,從這些年的跡象來看,對方是沒有上報的念頭的,畢竟這一件寶物的價值實在是太驚人了。 一道光芒從外面透進來。

「太太,不好了!」

突然,有人喊了一聲,李韻拉開衣櫃的動作,停住了。

她不悅地看向衣帽間門口處的傭人:「馮姨,你慌慌張張的做什麼?難道你不知道老爺的房間不能隨便進來嗎?」

馮姨一臉著急:「太太,請見諒,是二小姐她出事了。」

李韻的手從門把上鬆開:「小茹她在自己家能什麼事了?」

「您快下去看看吧,二小姐她在大少爺的房間……」馮姨神態難堪,說不出口。

李韻的心狠狠一沉。

莫非是歐陽辰那傢伙設計她女兒?

她咬咬牙,連忙向外走去。

待到腳步聲漸漸地遠去,衣櫃里,鄭薇兒狠狠地鬆了一口氣。

頭頂上,傳來男人的清咳聲。

嗓音莫名地有一絲絲的沙啞:「可以放開我了?」

鄭薇兒怔了怔,連忙將環抱住他堅腰的雙手,鬆開,頭部條件反射地向後傾。

歐陽辰迅速抬手,手掌拐到了她的後面。

趕在鄭薇兒的後腦勺砸上櫃板之前,貼在了櫃板之上。

腦後,軟綿綿的,他手掌心的溫度,穿梭過她一縷縷的髮絲,融進她的皮膚里。

「看你嚇成怎樣了?笨蛋!」

他推開門,率先出了去。

光線和新鮮的空氣,鑽了進來,沖淡這裡面的局促和曖昧的氣息。

鄭薇兒又羞又惱地盯住他的背面,被他的「笨蛋」挑釁到了。

突然,她發現了些什麼。

她繞過他,探頭看他的臉。

「喲,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情場浪子,還會害羞哦!你看看你看看,耳朵都紅了。」

歐陽辰臉都黑了,轉身往外走。

以往,多少美女在他面前儘力地挑逗,甚至脫光光在他的面前賣力勾引,他都可以不為所動。

沒想到就剛才在衣櫃里,他竟然對她起了那種反應……

鄭薇兒才不會放過這種挖苦他的機會。

她伸手去擰他的耳朵,大力地擰,反正在這裡他也不敢將她怎麼樣!

沒想到下一秒,男人的長臂突然從身後抄過來,一把摟住了她柔軟的纖腰,毫不費力地將她扯進懷裡。

彎身,低頭,俊臉逼近,桃花眸裡帶著幾分霸冷、幾分威脅,還有幾分挑誘的意味,嗓音低沉:「你是不是想玩火?」

鄭薇兒被他禁錮在懷裡,完全沒有反應和抵抗的能力。

美眸瞪得銅鈴般大,瞪住眼前這張妖孽邪惡的臉龐。

「歐陽辰……你……你放開我,這裡是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