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點頭,萬靈書告訴浮光怎麼去掛請假條,請假條掛好之後浮光又在萬靈書的幫助下快速熟悉兩個遊戲。

窩在小床上的謝深已經睡了一覺,醒來之後發現救了他的那個人類居然還不休息。

這麼晚在做什麼?

謝深雖然好奇的很,但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他一點都不懷疑如果這個人類沒有救他,他要麼被那個妖道抓住,要麼就是直接死了。

貓族已經只剩下他了,他怎麼也不能就這麼死了。

不過今晚吃了點東西,身上的疼痛竟然消失了不少,也不知道那女人給他吃了什麼。

他小爪子摸摸自己肚子,實在是沒察覺出來。

浮光在手機前蹲了一晚上,這技術才勉強跟上,要說好算不上,要說差也不差多少。

浮光發現她打王者農藥不太行,反倒是那個和平戰場打得不錯。

一手槍法很溜。

屋外的陽光偷溜進來,浮光打了個哈欠,她放下手機,先是去給小貓咪又煮了倆雞蛋,然後把雞胸肉拿出來解凍。

給小傢伙準備了早飯,然後浮光才倒頭就睡。

謝深聞到食物的味道,他睜開眼睛,因為鼻子在動,那小鬍子也是一歪一歪的。

他跳下小床,小跑到桌子前,似乎也是昨天的食物,謝深也不嫌棄,他知道自己昨天就是吃了那食物身體才好起來的。

他以為是什麼天材地寶,於是就很是珍惜的吃了。

吃完之後,謝深只覺得很困,又去自己小床上睡了會兒,睡醒之後他想上廁所,看看貓砂盆,再看看廁所的方向。

謝深覺得為了安全着想還是不能去廁所。

他跳進了貓砂盆,舒服之後就用貓砂蓋好,然後又回去睡覺。

睡之前他還在想,那茅坑太小了,簡直不方便。

浮光是下午才睡醒的,睡醒之後她起來做了點吃的。

。 「不過安總,這次的這幅畫,你是要送給我嗎?」顧汐覺得有點點的不自由,便把話題轉移。

「你想要嗎?」安漠離反問她,不知道怎麼的,他的眼底好像有笑意。

顧汐說:「你是大名鼎鼎的『漠年』,我當然不能隨便索要你的作品,不過,我兒子顧言希,他也很喜歡畫畫,而且,他還拜你為偶像,不知道你介不介意讓我把你的畫帶回家給他看看,然後我把你的真實身份告訴他?」

安漠離眼裏的笑意消失,擰起了眉頭。

顧汐以為他不喜歡自己這個想法,所以感到不快。

正想說如果他不樂意,那她就不跟顧言希透露了。

不過,霍霆均要幫顧言希查他,

誰料,安漠離的視線越過她的身側,掃向房門那邊,嗓音低沉地問:「誰在外面?」

顧汐一愣,轉身看向門外。

只見安老爺子雙手背在後面,訕訕地走了進來。

他臉色微妙地清咳了倆聲。

「是你爺爺我,我本來想上來見識一下,這顧醫生的針炙手法,聽你們聊起畫的事,阿離,顧醫生幫你治病,你贈她一幅畫,當然不成問題,是吧?」

顧汐連忙擺手:「安老爺,我剛剛只是跟安總開個玩笑,並沒有真的想索要他的畫,他的畫是他的心血,又怎麼能說贈就贈。」

「你剛才說,你的兒子喜歡我們阿離,也是藝術的愛好者,下次你來,就把他也帶來,讓他跟着阿離一起畫畫,這樣甚好,對吧?阿離。」

安老爺子給自己孫子遞眼色。

快答應啊臭小子!

安漠離盯住自己的爺爺。

對方心裏打着的什麼算盤,顧汐肯定不懂,但他懂。

安漠離垂眸,尋思了一下。

顧汐以為他這是在為難。

畢竟,像安漠離這種脾氣喜怒無常,而且喜歡清靜的人,是不會喜歡有人打擾他的,特別是他的工作閑余時間,一定是喜歡一個人獃著。

於是,她便開口解圍:「安老爺,希希那小傢伙,很聒躁,我怕他來到這裏,擾了您們的清靜,還是……」

「好啊,沒問題,下次你來的時候,把他帶來,不過,關於我就是『漠年』的事,你先不用告訴他,等他來了,我會給他一個驚喜。」

安漠離風輕雲淡地說道。

顧汐驚得雙唇微張:「安總……」

「那就這麼決定吧!顧醫生啊,我這老頭子,一天到頭在這家裏種種花除除草的,早就膩了,以後你兒子要是常來我們家作客,還能給我解解悶,你就權當做個好事吧!」

安老爺子說到這個份上,顧汐倒是不好意思了。

「老爺子,您千萬別這麼說,我相信希希要是知道他的偶像『漠年』大神就生活在他的周圍,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安老爺子樂呵呵道:「何止生活在他的周圍,以後啊,就在他的身邊陪着他……」

「咳咳咳……」

這一次,突然咳嗽起來的人是安漠離。

「爺爺,您下去吧,我要治療了。」

安老爺子這目的達成了,滿意地離開。

出去之前,還對顧汐叮囑:「顧醫生,一言為定哦。」

顧汐微笑着答應他。

等看着他走出房門,顧汐回望安漠離。

窗外那初春的陽光,照灑而進,他半張臉龐浸在了光芒中,半張臉龐隱在房間內的昏暗中。。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最新章節、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醬油玄珠、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全文閱讀、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txt下載、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免費閱讀、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醬油玄珠

醬油玄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和影帝離婚後成了國民cp、年少不自卑、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

。 「向隊!」

「咱們就放他們那麼走了么?」

待到柳言他們從結界離開,臨時撤離點的救援人員才小心翼翼的在向代的耳旁輕聲低語。

「走吧。」

一直都沒有講話的向代很是隨意的回了一句。

「那妖女剛才那麼挑釁您,為什麼咱們不直接將她擒下。」救援人員又輕聲詢問,向代莫名的笑了笑,看了眼身旁有些諂媚似的工作人員,「現在來問我,為什麼當時你們沒有直接動手抓他們呢?」

一時間,眾人語滯。

抓?!

腳下踩著星芒陣就代表趙惜月已是武魂境界,而且她的氣勢實在是太嚇人,身後盤旋的風刃就好似一柄柄死神的鐮刀。

他們都被那種氣勢給震住了。

被質問的工作人員沒有再做聲,旋即就又有人憂心忡忡道。

「讓他們這樣走了,不是會威脅到市民的安全么?」

「不會的。」向代眼神中儘是肯定,低聲道,「你見哪個嗜血殺人的妖族,會那樣委屈求全。如果他們真的嗜殺,剛才在撤離點中就已經大開殺戒了。」

「那……您的意思是他們是好妖?那幹嘛不讓他們去安置點。」

「誰說的?!」向代的目光沉了下來,冷冷的看了一眼說出剛才那句話的工作人員,「妖族的想法誰能拿捏的准,就算他們真的相對那些嗜血凶獸要善良,可非我族人必有異心,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突然獸性大發?我們的職責是保證人民的安全和利益,不允許有任何差池。」

「向隊說的是!」

被訓斥的人員連連低頭應是,之後又看向留下來的王慧眾人。

「她們呢?」

向代下意識的抬頭看去,感覺到他的目光,王慧幾人都凝眸死死的盯著他的雙眼,眼眸中毫不掩飾的流露出厭惡。

面對這種厭惡,向代只是不屑的笑了笑。

「不用管他們,他們願意跟著大部隊撤離就跟,不願意跟著留在這也不用管,反正膠囊服下這麼久都沒有反應,說明他們應該不是妖族。好了,不說這些,時間都差不多了,準備撤離。」

「是!」

工作人員都匆匆跑開,著手撤離點民眾撤離事宜。

向代就站在原地,直視著王慧他們的雙眼,又朝著結界外看了一眼露出一縷玩味的笑。

……

「柳言姐,等等我們。」

與此同時,慢一步離開結界的蘇衾馨和江佳在不停的揮手在後面呼喊。

「你們怎麼出來了?」聽到呼聲的柳言停下,蘇衾馨和江佳這才追了上來站在他們身旁喘著粗氣,「柳言姐,你們跑的也太快了。」

「外面都是妖魔,不快點能行么?」

柳言凝眸低語,雙眸緊盯著蘇衾馨和江佳道。

「你們倆出來幹嘛,不是讓你們上安置區么,難道說是向代把你們給趕出來了?」

「沒有。」蘇衾馨笑吟吟的搖了搖頭,「我讓王慧他們去安置區了,我和江佳不想去就出來找你們了。」

「對,我可不想跟那些噁心的傢伙一起走。」江佳冷哼。

「誒,柳言姐,你可別想趕我們回去了。」蘇衾馨的美眸古靈精怪的轉了兩圈,眯眼笑道,「從結界出來容易,想進去可就難了。我們倆現在就算再回去,估計那個向代也不會給我們倆開結界,所以……你們就讓我倆跟著吧。」

「對呀對呀,我們倆還可以當打手。」

江佳小腦袋點的就跟小雞啄米似的,滿眼的認真。

「江佳說算個打手倒行,你現在火元素都凝聚不了,算什麼打手啊。」柳言一臉無奈的看向蘇衾馨。

聽到此話的蘇衾馨頓時有些難堪的笑了笑。

柳言也是一臉無奈,抬手敲了下在蘇衾馨和江佳的小腦袋敲了一下。

「你們呀……」

被敲了頭的蘇衾馨和江佳都嘻嘻的笑著。

事已至此。

柳言也確實沒辦法再讓她們回去,只能滿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別愣著了,趕快走吧,咱們得儘快找個建築做為臨時據點,之後再去考慮如何從洛城突圍出去。」

「突圍?!」蘇衾馨驚呼。

「不然難道還真要留在這跟那些妖魔死斗么?」柳言嘆著氣瞪了下眼,低聲道,「就是咱們突圍估計很難,北部區域已經徹底被能量結界封死,我了解溫故,他做事向來是滴水不漏,想從他的封印中找到橫向盡頭很難。」

「那咱們怎麼突圍啊?」

「從南郊!」

「南郊?」

「嗯,這是我現在能想到唯一的突圍方向。」

「南郊的妖魔……」

「對啊,所以說……咱們突圍會很困難。」柳言凝聲低語道,「所以咱們才需要找個臨時安置點,去商量撤離的路徑。而且,我估計就算咱們商量好撤離路線,到時候也會危險重重,我總感覺有人在盯著咱們。」

「盯咱們?」

「嗯,反正先不管這些,咱們首要要做的是找到合適的安置點,再做後續計劃。」

「都聽柳言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