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林天茂是他殺的?」

……

林浩宇大鬧花家壽宴,就是沖着雷凌,這不由引起在場眾人的猜疑。

畢竟,之前外界有過一些傳聞,如今親眼所見,難免會讓人聯想到傳聞的真實性。

花老太君臉色倏然陰沉,深邃的目光直接鎖定在雷凌的身上。

花海的臉色也很難看,目光不善看向下方雷凌。

今天花家臉面全部丟盡了,而鬧事者竟然沖着一個外人而來?

一瞬間,整個大廳的里的人,目光全部凝聚在雷凌一人身上。

如今的雷凌,可謂是萬眾矚目,想要不出名都不行了。

可憐花小蕊,此刻的她左右為難,林浩宇鬧這麼大的動靜,就是逼迫她們花家交出雷凌。

「小子,是個男人就自己站出來。」

「我光明神社,既然拿了林家的錢,就一定要說到做到,別逼我動手,那樣對你,對花家沒什麼好處!」

司徒岳邁步上前,上下打量雷凌幾眼,故意在示威提醒雷凌幾句。

花老太君選擇沉默。

花海、花鵬沒有插手,因為他們都忌憚光明神社,也不想因為一個外人,來得罪他們得罪不起的人。

「唉!」

「我還想喝杯喜酒呢?可惜,總有那幾個不開眼的東西來掃興。」

「行!我就陪你們出去走走,省的你們壞了人家的喜慶。」

面對眾人的目光,雷凌摸了摸鼻子,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在他邁步走出同時,花小蕊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可雷凌只是回眸一笑,便將花小蕊的手推開。

「算你有種,那就請吧?」司徒岳笑意陰森,到也沒有為難雷凌,抬手請雷凌跟他出去。

「雷凌……!」

看着雷凌跟司徒岳他們要走,花小蕊忍不住開口呼喊,想要跟着雷凌一起出去。

「小蕊回來!」

可上方花老太君突然開口,命令花小蕊不許去,可見她的態度已經很明顯。

花海邁步而來,他擔心自己女兒做什麼傻事,就一把抓住花小蕊的胳膊。

「爸!」看着雷凌頭也不回的離去,花小蕊含着眼淚,想要掙脫自己父親的手,可花海只是向她搖了搖頭,沒有放開花小蕊的手。

「多謝老太君深明大義。」

「晚輩處理完家事,定會登門道謝!」

雷凌被司徒岳一群人帶走後,林浩宇見到花小蕊還在袒護雷凌,他狠狠咬了咬牙,冷聲向花太君說了一句,便讓吳秘書推着他離去。

「可惡!」

「林浩宇,你給我等著!」

林浩宇離去后,被放開的花雲毅怒聲叫罵,若不是眼下離不開,他一定不會放過林浩宇。

噗……!

就在鬧事者離去后,坐在上方的花老太君,突然口吐鮮血。

「媽……!」

「奶奶……!」

「老太君……!」

花老太君被氣的吐血,花海、花小蕊與台下眾人神色大變,都被花老太君的樣子嚇個半死。

「快送醫院……!」

花鵬見老太君吐血昏迷,他急忙抱着自己母親,沖着遠處花雲毅呼喊快速離去。

花小蕊花容失色,神情沒落,整個人如同丟了魂了一樣,一時間難以承受這種打擊。

……

慈孝園,逝者安息之地。

這裏,位於城外郊區,四處荒無人煙。

林天茂的墳墓近前,林浩宇雙手捧著一束鮮花,含淚看着以故的父親墳墓時,突然面露猙獰。

「爸!你安息吧!」

「兒子等會就讓害你的人下去陪你!」

林浩宇咬着牙,怒聲告慰父親在天之靈,隨後沖着身後吳秘書道:「讓他們把人給我帶來!」

吳秘書點頭轉身,片刻后只見雷凌被五花大綁的帶到林浩宇的身後,四周皆有黑衣男子,手中持槍對着雷凌。

「人死不能復生。」

「林浩宇,你這樣做,反而是在玩火自fen。」

被人拿槍指著的雷凌,卻沒有半分畏懼,看着背對自己的林浩宇還在好言相勸。

「你給我閉嘴!」

「我爸爸到底是不是被你殺的?!」

聽雷凌所說,反而惹惱林浩宇咆哮質問。

。 「硬闖食堂?」常刀疑惑。

難道去看看食堂或者倉庫其他人會出來阻撓嗎?這很正常的要求啊!

孫岩肯定的點了點頭。

「大家做好準備吧。」

簡單碰頭之後,大家在廖盼威逼的眼神下紛紛轉身離開。

一轉眼就只剩下孫岩和廖盼兩人。

「呃,親愛的盼盼,咱們晚餐吃些什麼呢?」

看着緩緩靠近自己的廖盼,孫岩連忙從自己的符咒空間內拿出來一堆食物,一滴冷汗從額頭上流了下來。

廖盼眼中那彷彿噴出火焰的慾望,似乎要把孫岩整個人燃燒起來。

「先吃……

《末日天穹》第一百九十六章這裏能進去嗎 一切都在秘密進行之中,無論是唐元和天寶樓,還是齊修和卡西德。

雙方人馬,都被調動了起來。

一時間,飛雲城之中,山雨欲來,一場腥風血雨,正在慢慢醞釀。

而在距離飛雲城還有數十里的地方,有一行隊伍,卻絲毫沒有察覺到這一切。

更沒有察覺到……他們就是這場風暴的中心。

……

在唐元前往飛雲城天寶樓與霍平商議之後的第三天,很快,霍平找到了唐元等人下榻的酒店,便給唐元帶來了新的情報。

在唐元的房間之中,唐元、普金、依雲、玉天恆以及霍平齊聚一堂,正在商議著。

霍平此時道:「少主,我們得到消息,飛雲城的城主府和武魂分殿兩處勢力,這幾天人員調動頻繁,而且出城的頻率很高,就像是在城外有什麼駐紮點似的。」

唐元有些詫異:「查到是什麼原因了么?」

霍平點了點頭,道:「查到了,星羅帝國有一個叫做『巨門』的附屬小國,這個國家的君主得了一個三萬年的魂骨,打算進獻給星羅帝國的皇帝,這個國家的供奉長老,一個魂斗羅級別的強者,這幾天就會經過飛雲城,直達星羅帝國的都城。」

唐元一愣:「三萬年?這是個什麼國家,怎麼好意思?」

霍平聽出了唐元話里的意思,便無奈笑道:「少主有所不知,這魂骨極為珍貴,即便是三萬年……也足以讓許多人眼紅了,星羅帝國的皇室也許不在乎這個魂骨,但是這也是『巨門國』的一個誠意,星羅帝國皇室一定會很欣慰的。」

他說完之後,突然想起來,眼前這位少主,估計沒有為魂骨苦惱過吧,據說這位少主在獲得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時候,一共還得到了三塊魂骨……

果然人比人氣死人,怪不得不把這三萬年魂骨放在眼裏呢。

唐元聽完霍平所說,看了一眼玉天恆、普金和依雲三人,問道:「是這樣嗎?」

三人面面相覷,隨即對唐元點了點頭。

唐元訕然一笑,道:「好吧,原來是這樣,那這塊魂骨,就是被飛雲城城主和那個武魂分殿殿主給盯上了?」

霍平點頭道:「是這樣沒錯,而且,按照他們的行動來看,絕對是勢在必得,兩個魂聖加起來,巨門國的那個魂斗羅估計也招架不住,據資料顯示,那個魂斗羅只有八十一級,是剛剛突破的。」

唐元沉思片刻,便道:「他們這般行事,就不怕巨門國上告星羅帝國皇室?這樣一來,他們怕是九條命也不夠吧?」

霍平答道:「一開始屬下也十分疑惑,但是仔細想想,這個飛雲城主齊修最近的舉動很不正常,估計和這個有關。」

唐元詫異道:「哦?怎麼說?」

霍平道:「近期來,齊修不僅和武魂分殿殿主卡西德有往來,而且暗中還和其他幾座城池的武魂分殿殿主有聯繫,根據屬下的觀察,以及如今的局勢,這個齊修,怕是要改換門庭,加入武魂殿!」

唐元一聽,這其中的事情脈絡漸漸清晰了許多,便道:「所以……這次他們奪取魂骨的行動,那齊修是孤注一擲了……不對,還是不對,如果他奪了這個魂骨,星羅帝國必然要通緝他,武魂殿也不會在這個敏感時期,為了一個魂聖和星羅帝國明目張膽地起衝突……」

說到這裏,唐元靈光一現,似乎將什麼事情聯繫到了一起,當即一拍大腿,道:「是了!霍主事,你之前說,有一個武魂殿的封號斗羅要來這裏是嗎?」

霍平看着唐元這個模樣,有些奇怪,愣愣地點了點頭。

唐元雙眸之中精光一現,道:「那就沒錯了,那個齊修,估計是要投桃報李,用這個三萬年魂骨,討好這位封號斗羅,換一個武魂殿的前程。」

霍平更加不解了,便問道:「可是,少主,如果是這樣的情況,那這個三萬年魂骨可是個燙手山芋,就算是封號斗羅,估計不會為了一個齊修,而讓自己處在風口浪尖之中吧?」

唐元微微笑道:「那當然不會,所以,他們要在巨門國隊伍距離飛雲城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出手,這件事情,和飛雲城就不會有多大關係了,再加上一個封號斗羅,你覺得,那運送魂骨的隊伍,還有人能夠逃得出去么?」

霍平聽完之後,微微點了點頭,隨即又道:「少主,既然這樣的話,咱們要不要提前告知一下星羅帝國,還有,這件事情有封號斗羅插手,咱們還是先等山莊來人了再行動吧?」

唐元微笑着搖了搖頭,道:「這樣,你聽我的,第一,讓天寶樓斥候化整為零,偽裝成魂獸獵人,在飛雲城城主府和武魂分殿兩撥人馬的前方十里查探,務必要比他們兩方人馬更快查探到巨門國隊伍的消息,不能讓他們察覺到我們的身份,只要有消息,第一時間告訴我……」

「第二,我給你寫兩封信,一封送去星羅帝國,給太子戴沐白,一封送去天斗城史萊克學院,給唐三,第三,你去打探打探,這次武魂殿來的封號斗羅,是哪一個?我要請大家,看一出好戲。」

唐元交代完后,便寫了兩封信,一齊交給了霍平,霍平不明所以,一頭霧水地執行去了,他雖然不知道唐元葫蘆里賣得什麼葯,但是看着唐元胸有成竹的模樣,也不好說些什麼。

只要唐元不會腦袋一熱去找武魂殿封號斗羅單挑,就沒事。

……

星羅帝國,太子東宮。

戴沐白正在偏殿修鍊,朱竹清也盤膝坐在他的身邊。

「報——」

一聲高昂的聲音傳來。

戴沐白和朱竹清同時睜開雙眼。

只聽戴沐白道:「傳。」

說完之後,沒過多時,一個騎士半跪在偏殿門口,低着頭道:「稟太子殿下,宮外一名自稱是天寶樓的人,送來一封信。」

戴沐白微微一驚,回過頭去看了一眼朱竹清,隨即站起身來,走到殿門之外,從那名騎士手中接過一封書信。

「知道了,你下去吧。」

戴沐白淡淡開口。

「是!」

那名騎士一聲應道,便退了下去。

戴沐白手中拿着書信,拆開來,細細讀著。

這時候,朱竹清也走到了他的身邊,見戴沐白臉色凝重,便問道:「怎麼了?」

戴沐白讀完手中書信,遞給了朱竹清,道:「這是唐小七寄來的信,你看看吧。」

雖然朱竹清現在還不是太子妃,但是整個星羅帝國上下都知道,那也只是缺了個儀式而已,而且這位太子殿下和這位準太子妃的信接過手中,滿臉震驚,脫口道:「沐白,這……」

戴沐白邪魅一笑:「這個唐小七,是要讓我們看一出大戲啊,這樣正好,我作為帝國太子,還沒有行使過太子的權利呢,這一次,既然知道了帝國內還有這般反水蛀蟲,那就殺個雞給猴看吧,讓武魂殿看看,我們星羅帝國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朱竹清點了點頭,道:「你打算怎麼辦?」

戴沐白沉思片刻,隨即對外高聲道:「來人,沐浴更衣,我要進宮面見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