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柒柒下意識的挺直背脊。

。 「弱小弱小太弱小了!你們難道就這麼丁點本事嗎!」

一面倒屠殺的戰場上,手起刀落,菲莉雅一塵不染地站在屍山上,滿臉失望之色,心裡萬分不滿,就這麼些垃圾貨色連讓她動劍鞘的興緻都沒。

周圍空蕩蕩一片,顯然見到這片修羅墳場,就算腦子再不靈光的亞人種都知道其不好惹,盡量繞著路廝殺,不敢去觸她霉頭。

但下一刻,她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仰頸遠眺,嘴角勾起,轟的一聲響,煙塵四散,只見一隻身高三米多的巨型蝠怪自高空中落下,從煙霧中緩緩走出,自內而外散發著濃郁的血煞氣機。

此刻的影血蝠王已經進入了極限模式,在場外一舉融合所有血蝠個體,直接衝上了五階。

不過近距離接觸后,掃了眼對手的強悍面板,林可很清楚,僅憑這遠遠不夠。

「姓名:菲莉雅·蘇雷亞斯

境界:超凡六階

血脈:原始人族

天賦:野性本能、戰鬥直感、狂戰意志、超凡劍技、???」

「這才…有點像樣嘛!」

見此菲莉雅不禁笑出聲來,一腳踢開了擋路的某個屍體,隨即拔出腰間的劍鞘,平舉身前,這個對手勉強值得用出劍鞘了!

見對方如此輕視自己,血蝠王十分惱怒,狂嘯了一聲,音嘯波動,致命尖叫的物理震蕩夾雜著混亂打擊的精神攻擊,沿途地面直接被掀開,碎屍萬段,形成一條鮮血溝壑。

但下一刻它愣了愣,連忙左顧右盼,眼神警惕,因為原地被撕碎的只是一個殘像。

「攻擊太綿軟,速度…太慢!」

忽然,一道聲音在它頭頂上方響起,還沒等它反應過來,當頭一棒敲在它的腦袋上,把它砸倒在地,腦袋開瓢兩半,不過以血蝠王強悍的再生恢復能力,這點小傷轉瞬就恢復如初。

「本事一般,倒是挺耐揍,那麼接下來就希望你能更加耐揍一點吧,否則…會死哦,哈哈哈!」

甩了甩劍鞘上沾著的血液,雖然驚訝血蝠王的恢復力,但菲莉雅反而露出了笑容,既然那麼耐揍,那麼她可就不客氣了!

看著被當成沙包一樣亂錘的血蝠王,林可絲毫不慌,甚至這也在他的計算之中,作為天賦都點在血量上面的血蝠王,就算被打成一堆肉醬,也能恢復如初,短時間想殺死它是不可能的,否則他也不會欽點其當沙包,吸引仇恨。

「足夠了!」

過了好一會,眼看血蝠王都有點撐不下去了,幾次被打成馬賽克,掃了眼屍橫遍野的戰場,林可覺得也該是時候了!

轟然一聲,場外,一道死亡纏繞之門破土而出,其一出世,戰場上陰風大作,恐怖的吞噬之力爆發,直接就吞下了大量的死亡靈魂,有了這一波加料,連石門中心的死氣漩渦都凝實了不少。

作為等價交換,一隻比以往更加龐大凝實的鬼手從門后伸出,彷彿直接跨越了空間般瞬移,隔著十數里地距離撈向了菲莉雅。

危險!

這一刻,野性與戰鬥本能都在強烈警告她,危險,極度危險,沒有絲毫猶豫,菲莉雅一腳踢爆血蝠王,順勢拔劍,隨著劍拔而出,僅僅本身的鋒利度就足以讓空間為之割斷,甚是恐怖。

「裂變斬!」

彷彿世界都承受不住一般,空間大片碎裂,化為破碎劍光,不僅將死亡鬼手撕成了碎片,更將投影石門也劈成了兩半!

「蓋歐卡,原始回歸,根源波動!」

見此一幕,林可瞳孔一縮,立馬命令道,本來他是沒打算這麼狠的,畢竟隨著修為上升,又偷偷吸收了這個世界的自然能量,原始回歸后蓋歐卡直飆六階,要是不計消耗,追求更短暫的爆發,甚至還可以飆到七階。

這樣的蓋歐卡再加上根源波動,林可還真怕一不小心蒸發了這個適格者。

但隨著那把劍拔出,林可的想法就變了,絕不能留手,必須趁她輕敵時一舉鎮壓,不可以給她翻盤機會,反正他可以確信,對方不會那麼容易死掉。

「黑龍的憂傷(靈性重創,無法使用狀態)

白龍的哀嘆(靈性重創,無法使用狀態)

組合:半神器(破碎)」

林可真是很好奇,這件半神器到底從何而來,這個層次的寶物可不像是這種世界能承載的,也難怪敢號稱絕對斬斷一切的聖劍,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確是如此。

不錯不錯,買一送一,真是驚喜連連,這也更堅定了林可拿下她的決心!

撕拉一聲,空間通道大開,一隻浮空巨鯨一頭撞進戰場,鯨嘯聲悠久而蒼茫,一時間風雲變幻,暴雨傾盆而來,而巨鯨雨中遊動,飄然若仙,好似雨中的大自然精靈。

一時間整個戰場都停止了廝殺,所有人都淋著大雨,獃獃地抬起頭望著這一幕。

而美麗之下卻蘊藏著危險,這一刻,蓋歐卡張開了大嘴,自然能量一顆又一顆的在周圍凝聚,緊接著,無數青白色光芒爆發,密集如雨,針如牛毛,與雨水融為一體,以絕對的火力,瘋狂清洗大地。

「死亡直感的壓力,已經多少年沒有感受過了,緊張刺激,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我真的…興奮起來了!」

「果然啊,唯有強者才有被斬殺的樂趣!」

「就讓我們…更有趣些吧!」

披頭散髮,僅露出的一隻眼睛迸發著名為興奮的血芒,菲莉雅立馬拔出了另一把配劍,迎面而上,雙劍劍舞而動,筆走游龍,密不透風,憑藉著無堅不摧的鋒利,斬碎一切,屹立不倒。

「一次性爆發,給我徹底壓倒她!」

皺了皺眉頭,林可毫不猶豫地命令道。

原始回歸狀態下,自然能量瘋狂消耗,蓋歐卡的體型再膨脹,氣息更上一層樓。

「不要怕,裹挾天地雨勢,配合根源波動,給我衝上去,捨身衝撞,億萬衝擊!」

一聲怒吼,鯨落而下,龐大的衝擊力裹挾著天地雨勢以及根源力量,全部攪和在一起,隕石天降,這一刻,就好似有一顆巨無霸水星將要撞向大地。

「好好好,一擊決勝負,我喜歡!」

頂著巨大的壓迫力,菲莉雅將雙劍一合,雙劍瞬間相融合璧,一把黑白相間的長劍懸浮在胸前,劍刃兩面糾纏著兩條栩栩如生的黑白游龍,在生命本源之力的灌注下,劇烈顫動,隨後如流星般爆射而出,裹挾著她必勝的信念,一劍飛仙。

勝負只在這須臾一刻!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龍捲風

顧兮兮心急如焚地跟了上來,還沒跑到北門,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呼嘯的可怕的風聲。

她回頭遠遠的看過去,那雙漂亮的大眼睛裏突然染上了驚懼:

「天哪,那是龍捲風!」

在這神秘的黑森林裏面,根本就沒有什麼能夠固定地表的植被。

所以當大風驟起的時候,遍地塵土很容易讓大風直接變成龍捲風,從而吞噬掉地表的一切。

顧兮兮站在原地。

看着那幾乎有上百米高的龍捲風,一時間腳下的步子都邁不開了。

她沒辦法確定這座城堡到底能不能扛得住龍捲風的侵襲。

「還愣在這裏做什麼?」

就在顧兮兮驚魂未定的時候,突然一道黑色的身影走了過來,將她一把拉入了懷中。

是墨錦城。

他因為實在擔心顧兮兮,所以又從城堡裏面折返出來。

顧兮兮一看到墨錦城,原本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一顆心又重新落回到了肚子裏。

她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些什麼,就聽到墨錦城開口說道:「先別擔心,船到橋頭自然直,咱們先進去再說。」

顧兮兮這個時候只能點頭,然後飛快地跟在墨錦城的身後一路小跑。

城堡的北門那邊早已經被陸行帶領的人給衝破了,此刻墨錦城和顧兮兮衝進城堡如同進入了無人之境。

不過當他們衝到宮殿正門的時候,就看到有二三十個身強力壯的壯漢橫在門口。

兩邊的人馬一碰面,便立刻混戰到了一起。

一時間慘叫聲,嚎叫聲,不絕於耳。

「老公,小十一呢,你有沒有找到小十一?」

墨錦城才剛剛將顧兮兮帶到角落,她便焦急地開口詢問。

墨錦城的臉色不太好看,他輕輕捧著顧兮兮的臉,在她的額頭上印上一吻,堅定的說道:「我跟你保證,一定會把十一救出來,你在這裏等我,記住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安全。」

「墨先生!」

人群中不知是誰突然低呼了一聲。

墨錦城他們連忙回頭循聲看了過去,一眼就看到了從西面飛奔來得墨昭年。

不過,他的臉色也不太好,而且看他孤身一人前來,應該是沒有找到沐朝歌。

他們父子兩個人暗暗的用眼神交流了一番之後,又各自輕輕搖頭,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甘心的落寞。

外面的龍捲風越靠越近。

雖然說現在城堡還沒有受到沙塵暴的侵襲,但是憑藉着他們多年以來的經驗,龍捲風過來也不過就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到時候,也許就只需要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整座宮殿就會被那沙塵暴給吞噬掉。

先不說這座城堡會不會被卷得支離破碎,就算它依舊能夠堅挺在這裏。

但是在被那些黃土和泥沙掩蓋之後,他們這一行人便會被埋藏在這廢墟之下。

缺水缺氧,只怕也撐不了多長時間。

其實早在他們進入這個城堡的時候就推測到,顧心妍極有可能僅僅就是一個誘餌,一個陰謀罷了。

可即便如此,他們只要有一點點線索和機會,都不敢輕易放棄。

只要有一絲機會能夠找到小十一和沐朝歌,他們都願意冒這個險。

下定決心之後,墨昭年一聲令下:「大家馬上跟上,你們不要戀戰,務必在沙塵暴席捲之這座城堡之前找到朝歌和小十一。」

「是!」

他們一群人分成四處朝着不同的方向四散而去。

如今龍捲風越來越近,再過不了多長時間,便會將整座城堡都吞噬,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們必須要爭分奪秒的江沐朝歌和小十一給救出來。

他們一行人心急如焚,一秒鐘都不敢耽誤。

很快原本就不算太大的城堡就直接被他們翻了一個底朝天,可是讓他們感到意外的是,壓根就沒有找到任何一點點關於沐朝歌和小十一的痕迹。

不過顧兮兮卻不肯死心。

當她和墨錦城衝進西院的時候,發現院子裏所有的裝潢走的時候是端莊大氣婉約的風格。

如果她的推測沒錯的話,這裏一定是女人的住所。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墨錦城和顧兮兮他們兩個人的心瞬間就提了起來。

他們悄無聲息地一路往裏摸了進去,可是壓根就沒有看到沐朝歌的身影。

顧兮兮和墨錦城他們兩個人詫異無比的對視了一眼,心中隱隱不安。

難不成在他們闖進城堡的時候,秦仲馳就已經將沐朝歌和小十一帶走了?

而面前就這座殘留下來的宮殿,不過就是為他們準備的墳墓而已?

意識到這個可能性之後,顧兮兮臉色一白。

而站在他旁邊的墨錦城,很快也感受到了她這不安的情緒。

他伸手握住了顧兮兮的小手,溫柔的安慰道:「別擔心,我們一定會有辦法的。」

墨錦城的話音才剛剛落下,顧兮兮就好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

她突然抬手朝着西院裏最裏面的那個房間指了過去:「老公,我好像聽到裏面有動靜!」

顧兮兮的話,讓墨錦城眼睛一亮。

兩個人飛快的轉身,朝着房間那邊走了過去。

顧兮兮走在最前面,她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然後緩緩地靠近房間大門。

吱呀!

當厚重的大門被推開一些之後,顧兮兮和墨錦城明顯能夠聽到裏面傳出來的沉重呼吸聲。

他們還沒來得及邁進門檻,就聽到裏面的人發出了低低的怒吼聲:「什麼人?」

顧兮兮和墨錦城闊步走了進去,便看到一個身影直接從床上滾落了下來。

那個女人穿着一套白色的睡衣,趴在地上。

喉嚨深處傳來沉重的呼吸聲,就好像是拉風箱一樣。

她的氣管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隨時都要斷氣了似的。

顧兮兮下意識的走近。

當她看清楚那個人的容貌之後,心中微微一悚:「顧心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