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族老祖都曾死在這門寶術上,這個傻帽兒,等他也死了,他的那雙手,就是我的了,桀桀桀……」

楊恆看到了不滅神手反饋的信息,眼神微眯。

他絲毫不意外。

換作是他,恐怕比這個嗜血黑鷹還陰險歹毒幾分。

「準備,我要動手了!」楊恆大吼一聲。

嗜血黑鷹急忙收攝心神,神色期待又激動。

但瞬間。

楊恆又是一聲大叫:「不好!我的能量不足,我需要更多的古妖力!」

「噗」

嗜血黑鷹氣的要吐血。

「你剛才不是吸了很多嗎,還不夠?」

「不夠,你的紅毛不祥太強了。」楊恆面色凝重的道,眼神深處卻一片陰森狠辣。

嗜血黑鷹竟敢算計自己,看來自己還是太仁慈了。

今天,先把它吸盡榨乾!

「給你古妖力,快幫我鎮壓!」嗜血黑鷹又氣又怒,古妖力大量流失,這次之後,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復過來。

它控制體內古妖力湧向頭頂,被楊恆吞吸。

片刻后……

「怎麼樣,夠了沒?」

「還差點兒」

又一會兒后……

「這下夠了吧?」

「就差一丟丟,再給一些!」

又是盞茶時間過去了。

「快……快鎮壓吧,我不行了……」

「古妖力還就差最後一絲了,你有本源妖力嗎,給一點!」

「什麼?!你特么竟然要我的本源古妖力,你吃相太難看了,你怎麼不去死?你……罷了,給你一點吧,求你快點幫我鎮壓紅毛吧,老哥,老哥啊!」

嗜血黑鷹心疼的滴血,但還是服軟了。

一抹烏黑色的本源古妖力湧入了楊恆的手心。

這是它的本源古妖力,要比剛才的其他古妖力純凈的多,而且還帶有一絲神秘莫測法則的氣息。

玄之又玄,可以感受到,卻無法明悟。

這一絲法則氣息,就是本源古妖力最核心重要的東西。

「呼~」

這道本源古妖力流入了楊恆的手心,楊恆的雙手頓時青綠二色光芒大盛,如同一下子吃撐了似的。

而他的大拇指。

右手大拇指上,出現了一個漩渦,青綠二色神光繚繞,指尖在顫動,發燙。

楊恆見此,眼中神光大盛,滿是期待之色。

「大拇指孕育的神通,要出現了嗎?……」

彷彿印證了他的猜想,大拇指陡然一凝,青綠二色神光一下子內斂了進去。

而大拇指上,出現了一個「乂」形符號。

由青綠二色形成,像上古符文,帶有玄奧莫測的氣息。

同時。

楊恆的腦海里,傳來了不滅神手的聲音……

「恭喜,君的大拇指神通孕育成功。」

「名稱:嘲諷之貶。」

「使用方法和功能作用:面對敵人,豎起大拇指,調轉方向往下一壓,同時念動咒語——『你就是個弟弟』,敵人戰意立減,實力立減,再次使用,敵人戰意和實力再減。」

「多次循環使用,有幾率觸發『弟弟被動』,讓敵人認你為主,成為你的忠實小弟。」

「使用限制:敵人實力越強,弟弟被動越難觸發,耐心的多次使用神通,終會成功。」

楊恆聽完了不滅神手的介紹,眼睛頓時發亮。

「唰~」

他從嗜血黑鷹的腦門兒是一躍而下,落到了它的面前。

看著呆愣疑惑的嗜血黑鷹,楊恆對著它豎起了大拇指,然後調轉方向往下一壓,陰惻惻一笑道:「你就是個弟弟……」 舒玉清從黑漆漆的後車窗,看到裡面似乎有掙扎的身影,她連忙快跑起來跟過去。

雖然不是百分之百確定那人在求救,但跟上去看看總是沒有錯的。

車內,一身穿黑色西裝長相一般的男子,看著追著車尾跑的女子,驚呼出聲:「大哥,你快看那個女孩,她怎麼跑的這麼快?是發現我們了嗎?」

那大哥聞言看過去,只見女孩帶著一個口罩,身材高挑,此時正健步如飛的跑來,絲毫不遜色於他這個跑車的速度。

那大哥「……」

什麼鬼!!!

「不能走漏了風聲,用槍解決了她吧!」

「是。」

那人拿起一把槍,對著舒玉清就是一槍。

然而,對於我們的掛逼舒玉清來說,就跟撓痒痒一樣,子彈當然是被青風鐲的保護屏障,給攔截在舒玉清前面的20cm之外,

最終掉在了地上。

那人「……」

那大哥「……」

他媽的,大白天見鬼了!!!

舒玉清現在百分之百確定,這車裡面的就是恐怖*子了,可惜她現在沒有手機,不然的話肯定要先打個110報警為敬!

舒玉清快速跳到車子上,將這前窗砸開,漫不經心的說道:「不想死的就停車。」

那大哥可是見過了舒玉清厲害的,他連忙出聲:「停車,快停車。」

車停了下來。

舒玉清撇了一眼,被捆綁在後車座上,穿著大名牌的少年。

「幫他解綁。」

那大哥見那人沒有動,踢了他一腳。

「沒聽見嗎?快去。」

那人如夢初醒,連忙應道:「是,是。」

那人幫少年解綁,將貼在少年嘴上的膠布撕掉。

少年被疼的打了一個哆嗦,得到自由后,少年上去就是給那人下巴來了一拳頭。

正當少年準備來一段霸氣宣言的時候,舒玉清開口了。

「你們是自己自首,還是我送你們去警察局?」

那大哥「我們自己去就好了,不必勞煩您了。」

說著一臉痛苦的摸出手機,撥打了他畢生最厭惡的電話。

被解救了的少年「……」

他看向眼前救了自己的瘦弱少女,真的很難想象,他竟然被一個女孩給救了。

雖然有些接受不良,但少年還是彎腰道謝:「謝謝你救了我。」

舒玉清「不用謝。」

說完站到一邊,等警察叔叔的到來。

少年瞪了一眼綁架他的三人,而後高冷的看向舒玉清。

「你救了我,我一定會報答你的,你說吧,你想要什麼?」

「不用報答,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而已。」

俊美的男孩上下打量著舒玉清,女孩一件鵝黃色短袖上衣,搭配著一條淺藍色牛仔褲。

濃密的黑髮全部向後梳起,紮起了一個高高的馬尾,露出了光潔的額頭。

她皮膚白淅,因為有口罩的遮擋,所以只能看到她清秀的眉眼。

她清澈的雙眸看向自己的眼中,並沒有令人厭惡的痴迷,而是淡淡的,平靜無波,好似什麼事都掀不起波瀾似的。

她一個女孩子能這麼順利的救下我?

能讓這幾個綁匪這麼聽話,會不會這場綁架就是她故意策劃的?!

為的就是吸引我的目光,然後想讓他以救命之恩,以身相許,再然後故作對我不感興趣,來一個欲擒故縱?!

哼!你以為這樣就能吸引起我的注意嗎!!本少年可是那麼容易被吸引的?!

哼!

少年又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心中更是確定了這個想法。

她一定是被我迷人的外表給吸引了,然後設計的綁架,算了,我就不告訴她我的身份和我的名字了,萬一她自我差愧的自殺了可怎麼辦?!

啊,我這該死的魅力啊!!!

竟然讓一個女生,為我做了這麼瘋狂的事情,不能辜負了這女孩的一片好心,我還是理一理她吧!

「謝謝你救了我啊,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舒玉清「叫我雷鋒就好了。」

果然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不擇手段!

很好,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舒玉清不知道對面男生此時的所想,如果知道的話,腦袋上一定有幾個問號,然後再送他一句:想屁吃!!!

少年,你想太多了,自戀是病,得治!

少年,你可不要放棄治療啊!

然而她什麼都不知道,她只是在心裡默默的規劃著未來。

少年還想搭話,就聽到了警笛聲。

舒玉清「好啦,後面的事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了。」

說完,轉身就跑走了。

正想搭話的少年:「……」

等少年和綁匪及警察離開沒多久,又出現了一隊人馬。

其中以一美麗女子為首。

女子看著身後一眾的保鏢。

「好啦,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你們到隱蔽的地方躲起來。」

保鏢「是。」

保鏢們心裡都默默的吐槽,小姐好好的突然要出來散步幹什麼?!

現在讓他們躲起來,又是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