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動你找死!」

「八荒掌!」林蟒直接暴起,一掌朝林動轟來。

「不好!」X3

林嘯,林肯還有林震天都沒有想到林蟒會突然暴起,朝林動發起攻擊,而周圍的人都是一副吃瓜看戲的模樣。

就在林肯打算衝上去替林動擋這一擊時,一道猶如惶惶天威,毀天滅地之聲響起。

「放肆!」

林蟒直接被這道聲音傷成重傷,直接掉落在石台的階梯上。

「噗!咳咳。」林蟒吐出一口鮮血后,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緊張的四處張望,生怕那聲音的主人出現。

「本帝的弟子是區區螻蟻能動的嗎?滾!」

「是是。」林蟒強忍著傷勢,連林宏都不管了直接跑路了,而林山連忙跟了上去。

而林肯此時整個人都暈乎乎的,大腦嗡嗡直響。

「哼。」那猶如滅世之音冷哼一聲后就收回了那猶如天道的威壓,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林動此時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剛才他大氣都不敢出一個,現在他明白了,自己的老師竟然是一尊大帝,那可是輪迴鏡才能獲得稱號,要不然那就是名不副實。

但林動並未想到軒轅麟月所謂的本帝是鬥氣大陸的大帝,換算過來就是祖境的修為,實打實的戰力天花板,不過僅限於武動乾坤和鬥氣大陸而已。

而軒轅麟月早就知道了斗羅大陸的戰力是真的弱,好在她不依靠斗羅大陸的戰力,和鬥氣大陸的體系同化了的。

斗羅大陸的力量對軒轅麟月來說就是領悟法則和運用法則的鑰匙,她靠的是其他。

比比東她們的力量也被一併同化了的,只是她們不清楚而已,軒轅麟月也是之前閑得無聊去問系統的。

因為她明確感受到了斗羅大陸的戰力好像是真的弱,如果不是因為血脈的原因,恐怕她當初和那些神戰鬥時就會輸,畢竟那麼多神,所以軒轅麟月感到無比慶幸,還好自己的血脈強大,要不然就被那些神封印或者殺了。

根本就沒有現在的事情,不過她還有最大底牌,小系子,雖然它沒有什麼存在感,但是那確實是她的底牌之一,也是最大的底牌。

(本章完)璇風瓑浼氬啀璇.. 孫亮飛說道。

「是嗎?我不相信。」

薛翦臉上略微帶一些嘲諷的意思。

「警察同志,我在這裡做導購,每個月的工資在8000左右,而我們租的是老小區里的房子,而且還是有4個人分擔房租,所以我就在每一個月幫賀舟杏交房租也不會給我太大的壓力。」

孫亮飛解釋著說道,他不知道為什麼,這警察總對他有一股敵意。

「哦,這樣啊,那我問你賀舟杏這段時間有沒有什麼反常的地方?」

薛翦一邊說著一邊眼神輕蔑的打量著面前的男人。

這男人在外面打扮的人模人樣的,可是家裡就是一個狗窩。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也很久沒有和賀舟杏交流了,我每天白天上班,可是她白天一直在家裡睡覺,晚上的時候她出門,我們之間根本沒有任何交流。」

孫亮飛平心靜氣的說道。

「是嗎?我倒覺得有點不對勁你不會是因愛生恨,所以故意找機會殺了賀舟杏吧。」

薛翦挑釁的說道。

「警察同志,我沒有做過的事情,不要在我身上潑任何污水。」

孫亮飛義正言辭的說道。

從這警察一進來他就發現警察看著他的眼神里充滿蔑視,他自認為自己是一個修養很好的人,可是也由不得別人欺負。

「我現在還在上班,如果警察同志並沒有什麼事情要繼續詢問的話,那我就先忙了。」

孫亮飛說著站起身來,準備往外走。

「賀舟杏是不是一個站街女,她晚上是出來賣的吧?」

薛翦翹著二郎腿,看著面前的男人變了臉色。

「你沒有資格那麼說她,更何況她已經死了,死者為大的道理你不會不懂。」

孫亮飛轉過頭來,雙眼發紅,「你根本不知道她的痛苦,也沒有資格指責她。」

「我再沒有資格,我也不會做這些沒臉沒皮的事情。」

薛翦就是想要撕開孫亮飛那張道貌岸然的臉。

「警察同志,我沒有什麼好跟你說的了,您請自便。」

孫亮飛努力做著深呼吸,他沒有必要和薛翦針鋒相對。

薛翦看著重新回到櫃檯帶著最標準的笑容迎接每個顧客的孫亮飛陷入沉默。

果然這麼多年過去,他還是恨那個人,同樣也恨著和他相似的人。

薛翦轉身離開商城,走到一旁的街角,掏出一包煙,還沒來得及把香煙點燃,就看見不遠處站著一個少年。

少年似乎發現他在看著自己慢慢走過來,「你讓我做的事情恐怕還得等一下。」

「等一下,等什麼?」

薛翦把煙放下。

「果然看你頂著這張臉,真的很奇怪。」

程空一邊說著,一邊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面前的警察。

廖傑頂著薛翦的臉看著他,「你找我究竟想要說什麼?」

「洪杉現在動不了。」

程空慢條斯理的說道。

「為什麼動不了?」

廖傑還不知道這個小小的老闆難不成還有什麼背景讓他們忌憚。

程空笑了笑,「洪杉過不了多久就會去監獄,但是他現在身邊都有警察在保護,確實動不了。」

程空話並沒有說完,不光是洪杉身邊有人的緣故,他要用這個借口不斷的拖延時間。

這段時間張六每天晚上都會給他打一個電話,程空哪怕心裡再厭煩,也只能強行壓抑著脾氣。

程空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不是跟在誰身後的兔兒爺。

廖傑沒有多管他的閑事,「如果你以後再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的話,就不用過來見我。」

廖傑擔心現在自己頂著薛翦的臉可能會被其他人發現破綻。

「我想請你幫一個忙而已。」

程空開門見山。

「你想殺了張六?」

廖傑直接說出他心中所想。

「對,我要殺了他,像他這樣的男人根本沒有資格活在這世界上,我知道你有辦法幫我。」

廖傑聽他說完直接笑了,「你憑什麼以為我會幫你?」

「張六在先生面前的地位絕對不是你我能夠比擬的,你竟然讓我和他作對,不是想讓我去送死嗎?」

廖傑不是一個蠢貨,張六雖然是個同性戀,可是他做事情極有分寸,從來不會觸犯到那些有背景的人。

程空也只是因為沒有背景才會被盯上。

張六盯著程空。他們這邊也可以輕鬆一些,既然是兩相宜的事情,他為什麼要去叫弄這一灘渾水?

「我知道你不想幫我,但是等你看看這個再說吧,」

程空將一塊小鐵牌扔在桌子上。

鐵牌落在桌子上,發出咔嗒的聲響。

「願不願意幫我就得看你自己。」

程空說完這句話轉身就走。

廖傑一臉陰沉的盯著桌面上的那個鐵牌,鐵牌寫著一串數字「1372」。

另一邊,孫亮飛忙完一天的工作,準備換件衣服回家。

一旁的其他的同事走過來說道:「亮哥,今天晚上我們聚餐,你跟我們一起去吧。」

「不用了,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忙。」

孫亮飛笑著拒絕道。

「得了吧,你有什麼事情不如跟我們一起去吧。」

另一個同事走過來說道。

「我…家裡真的有一點事情就不去。」

孫亮飛說著笑了笑,拿起自己的東西就走。

「你們說孫亮飛怎麼回事?這段時間一直怪怪的。」

「我覺得不止吧,他不光這段時間怪怪的,什麼時候不怪怪的啊。」

同事們七嘴八舌的議論,孫亮飛可這人已經上了公交車。

夜晚的公交車上只有寥寥幾個人,孫亮飛坐在窗邊看著窗外的景物一個又一個的閃過。

他想起當初和賀舟杏在一起的時候。

賀舟杏是一個很好的姑娘,是他對不起她。

孫亮飛突然眼睛一瞟,發現有的路邊攤上在賣紙錢。

孫亮飛走下車在這兒買了紙錢和香蠟,又在這裡買了一些刀頭肉。

孫亮飛提著這一大堆東西站到十字街口,這邊靠近城郊,也沒什麼車走過,在這裡只有幾盞昏暗的路燈。

孫亮飛在十字路口的邊緣上找了一個位置,將紙錢一沓一沓的拿出來,又翻出來一個碗,將刀頭肉放在碗上,點燃香燭。

。 李程浩是真沒想到,他都快把這事情忘了的時候,蘇小景自己找上門來。

心下難免惴惴,畢竟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麼決定。

雖然早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大不了之後就不相往來了嘛,這世界缺了誰都照樣轉,沒道理這還沒開始的自己就離不開她了。

雖然是難得的自己在進入圈內后交到的一個朋友,起碼在李程浩這裡,祖兒這些還要差一些,畢竟下了節目平常就沒怎麼聯繫。

但之前就連一些死黨的關係都是說斷就能斷,李程浩在這方面,其實也是有些冷血般的理智。

而等到李程浩在楊泰合的幫忙遮掩下,來到了一間咖啡館,找到了已經等在這裡一個包廂里的蘇小景,然後兩人對面而坐。

等到服務員在略帶驚訝但又謹慎的目光中上了咖啡——此時兩人都已經卸了偽裝,自然很容易看出來是誰,正因如此才會感到驚訝。

在那服務員離去后,兩人一邊拌著咖啡,一邊終於開始了時隔數日的首次交談。

「那個……」

「那個……」

「還是你先說吧!」李程浩笑了笑,看蘇小景的臉色也看不出什麼來。

不過,她今天似乎特別打扮了一下,看起來不只是嬌俏可愛,似乎還因為口紅色號的變化,多了一絲女人味。

當然,李程浩不覺得這是因為自己。

明星日常出街肯定也得另外裝扮一下,這又不是在拍影視劇的時候,也不需要做什麼遮掩,要是被拍到不太好的照片,反倒可能出問題。

這趟兩人其實也算是大大方方的見面,楊泰合甚至主動安排上了一個媒體在暗中先拍著,所以也不怕被那服務員知道。

雖說這咖啡館說是保密性很好,但保密這玩意兒,看的還是有沒有利益,只要人多眼雜,就不存在絕對的保密。

倒不如他們乾脆掌握新聞的主動權,就看這次他們談的結果如何。

如果談的好,那就直接把新聞發出去,說是「私會」什麼地,然後開始炒CP宣傳新劇。

這樣不會鬧成緋聞,更不會被坐實,畢竟炒CP嘛,那一套大家都看得出來了。

要是沒談成,那更簡單了,就先壓著唄。

要是別人說出來了,到時候直接澄清說是在談論工作上的事情就行了。

反正怎麼炒作都有幾套對應的方案,怎麼合適怎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