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誤會的準備么?這個難道不是針對咱倆的么?你自己就不介意了?」常小九現在真的離不開聿王這棵大樹,反問到。

濮元聿笑道:「你都不介意,我介意什麼呢?連個女人都不如么?」

倆人把該說的都說了一遍,統一了一下口徑。

第二天,看著不再陌生的城門,常小九心裡很是複雜。

一個自己避之不及的地方,卻還是要再來一趟。

「你這麼信任本王,就不怕本王故意套路利用你,讓你出面替本王做某些事么?」濮元聿笑著問。

常小九自嘲的笑了笑:「這個還真沒什麼關係,我常九娘欠了聿王你一個天大的人情,正愁不知道該如何報答才好。

倘若聿王真的在利用我,那正好就當還聿王你的人情了。」

「呵,你倒是想得開。我想提醒你的是,再次進京又是跟著本王的,你之前來尋的那位,說不定會說些難聽不堪的話,你,真的受得住么……

。 夏末和我渾身都濕透了,我們兩個正商量著要去哪裏換身衣服的時候,不遠處一個有些胖胖的娘娘的男人飛快的跑了過來。

「我的寶貝兒啊,怎麼在這兒?可讓我好找啊!」

「喲喲,快讓我瞧瞧,怎麼濕成這樣啊,大半夜的還跟一個男人待在一塊,幸虧沒被人看見,不然難道你想上明天的日報嗎?」

「還不快點跟我走,去換身衣服。我的乖乖,這要是感冒了可怎麼辦才好啊。」

聽這個語氣,我就知道肯定是來找夏末的。

夏末看着不遠處的她的經紀人微笑着介紹道:「這位是……」

她這才想起來,還不知道我的名字。

為了緩解尷尬,她說:「這位是我的恩人,剛才發生了一點危險,還好有他特意將我救了出來。」

在說特意兩個字的時候,夏末,故意說的很清晰。

經紀人一聽,立刻變了臉色,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沒想到是恩人,那這樣吧,我現在車都已經開過來了,我帶你去家裏面坐坐,趕緊換上衣服,你看看你們兩個呀,簡直像去游泳了似的。」

這樣嘮嘮叨叨的跟個唐僧一樣,也怪不得夏末會受不了煩得要死。

我才剛聽就感覺耳朵都快要起繭子了。

不過也挺有意思的,我看着他翹著蘭花指上上下下的對夏末說河裏面肯定又不好的東西,這一帶的水都不幹凈不允許去的時候,夏末這種煩了,忍不住爆發了。

堵上了耳朵不滿的嘟囔道:「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再說了,我之前是因為……」

她話還沒說完,突然欲言又止。

看了我一眼,我立刻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夏末應該是想起來之前答應過我什麼,不能把古墓的秘密泄露出去。

我當時還警告過她,如果我的預計不錯的話,甚至有可能會引來殺身之禍。

她聽了這才害怕,她對於我說的都是將信將疑,雖然有信任,可這小丫頭也不傻,算不上是絕對的信任。

「姑奶奶,你讓我擔心的事情做的還少嗎?你這是要氣死我喲!」

這位娘娘腔的經紀人氣憤的直跺腳。

索性這人也就是長相陰柔了幾分,還有說話做事十分娘氣,長的倒是像模像樣的,要不然夏末估計也不會留他當自己的經紀人。

夏目這次聽了倒也沒還嘴,畢竟這次確實是太危險了,她差不點就死在裏面,要不是有我在的話,今天不會活着出來了。

這麼一想,我又覺得我也算是一個有用的功臣。

內心中不僅自大,而且洋洋得意起來。

夏末他們最終還是把我帶到了他們住的宅子,嘴上說就是普通的一個住的地方,還讓我不要嫌棄空間太小。

看來之後,我簡直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這哪裏是普通的房子?分別就是他娘的別墅!

這麼有錢吃的好,住的好,還可以任性的跑來跑去,說實在我也實在羨慕了。

可惜我沒有那張臉,也沒有那個命,當不了像夏末這麼火爆的人氣明星,也並不適合我。

我心裏很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就像一隻猴子供他人取樂,觀賞,也算是一種辛苦吧。

通過夏末的性格,他的經紀人,我原本以為是凶神惡煞的那種實際上並不然。

夏末的經紀人很有趣,而且很幽默。

只是這房子也有壞處,就是顯得太空曠了,有些冷清。

如果一個人住在這裏,確實會有些不習慣,不過也許夏末喜歡呢,我也就沒有多嘴。

過來之後瞎忙,和這些人都非常的熱情,只是在這個宅子裏,並沒有看到所謂的女僕或者管家,沒有見到我覺得這件事情挺奇怪的,於是就開口問了。

「你是說保潔阿姨嗎?是的,她不住在這裏,她每天還是按點的過來打掃。」

」你知道我現在當明星,如果我的宅子裏住進別人,恐怕不太方便,為了避嫌,就連我和我經紀人都不能在同一屋檐下入住。」

我有些驚訝,沒想到居然是這樣。

這樣聽起來,好像被一隻巨大的囚籠關注的金絲雀,我聽着反倒有些可憐她了。

等等……

我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好像忘了什麼!

鄧雲和鄧三科還在裏面,我必須要找人去救他們。

我跟夏末說清楚情況之後,就準備離開了。

夏末似乎有些捨不得我走,極力的挽留。

這種時候我不可能留下,我再遲疑一分一秒,剩下的兩人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樣。

就是可惜了,我們到最後也沒有能夠探索到墓穴最後是什麼。

沒關係,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我倒是也沒有就此垂頭喪氣,反而更加精神抖擻。

等到我再回去的時候,天已經蒙蒙亮了。

之前那些守在墓穴里的傢伙都不見了。

等到我再過去看的時候,墓穴的入口似乎已經被人封上了。

難道說知道這個墓的不止我們?還是說他們兩個已經……

不等我想清楚,突然一隻手槍抵在了我的太陽穴上,身側傳來熟悉的咯咯的笑聲。

聽到這聲音,我就知道是誰了。

是鄧三科!

他沒有死。

那一瞬間我居然還有點欣喜,沒死人就是好事。

後來回頭一想,他怎麼可能死呢,他可是那種為了活下去不擇手段,甚至能把親妹妹都推下火坑的殘忍無情的傢伙。

這人狠狠的按壓着我的太陽穴,我疼得嘶了一聲,這人聽了之後笑的聲音更大了。

「沒想到啊,劉子龍,你就這麼希望我和我妹妹死在這裏對不對?我告訴你,從今天往後,老子跟你沒有任何的關係!」

我心想我們本來就什麼關係都沒有,現在突然這樣的威脅,對於我來說一點效果都沒有。

「行了,哥哥你也別嚇唬他了。」

鄧雲灰頭土臉的,一看就不是從水裏出來的人。

看來這古墓建造的還是不錯,四面八達,估計應該除了我和夏末的那一條之外,應該還會有別的入口。

鄧雲雖然這麼說,在看向我的時候還是不高興的眼神。

。 第四百八十五章以身相許!

劉小藝不喝酒,所以導演和工作人員也不好勉強她坐在了劉浩哲身旁,看著劉浩哲明顯有些上頭,在那晃著腦袋,很顯然有些醉了。

劉浩哲長呼出一口氣,滿是酒氣。

劉小藝皺了皺眉,她突然站了起來,朝著還要過來敬酒的幾個工作人員道:「這一杯,我替浩哲哥哥喝!」

「小藝,別鬧!」

「你喝什麼,他們都是敬劉爺的,你剛成年,你媽要是知道你喝酒了,還不把我罵死!」

於鳴趕忙仲手把劉小藝的酒杯奪了。

劉浩哲也朝著劉小藝搖了搖頭:「沒事,一會兒你扶我回去!」

說完,劉浩哲又和一眾人喝了起來,

劉小藝也有些無奈,到最後,劉浩哲果然喝醉了。「小藝,你扶著點啊!」

「劉爺就交給你了!」

於嗎在那叮囑著,又給她擠了擠眼睛,這一下,劉小藝突然有些反應了過來!

她也不是笨蛋,今天給劉浩哲的敬酒明顯有些反常。

這一輪一輪的,也未免太多了。

「小藝姐,再見!」

照顧好劉爺啊!」

無數人上來和劉小藝打著招呼,劉小藝點著頭,扶著劉浩哲朝四合院走去,臉上….卻是越來越燙。

隨著走進四合院,她的心跳卻越發的感到加速這是一個機會啊!

整個劇組給她創造的機會,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劉小藝喜吹劉浩哲,而且他們也很想幫她,畢竟….那一日劉浩哲瀑布救下她,所有人都看在眼裡!

「……到底要不要…..!」

劉小藝有些口乾舌燥,她感覺心跳的很快,都已經到嗓子眼了,整個人呼吸都有些總促。

不行,我不能這麼做!

方姐肯定要罵我的!

劉小藝內心在那掙扎著,但另外一個念頭又生了出來:「小藝,幸福是靠自己爭取的!」

「再說,你也做好了準備了!」

「哪怕浩哲哥哥他不愛你,以身相許又何妨?」「是啊,我愛他就夠了!」

「這是我自願的!」

劉小藝一下子就有些想通了,明天浩哲哥哥醒了怪罪自己,她也要這麼做!

過了今天,或許就沒有機會了!

因為《神鵰》殺青,下一次能和劉浩哲天天見面,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一想到這的時候,劉小藝的內心就有些難受這更加決定了她的想法!

劉小藝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而後抬起頭,眼神中充滿了決絕和堅毅,這是她這段時間一直在思索的一件事。

把自己交給劉浩哲!

她扶著劉浩哲,一步步朝著她的住所走去。

四合院,其實是劇組給劉浩哲分配的住宿地,劉小藝其實在隔壁也有一個房間,但劉小藝一直沒住。

這一次,她打開了院門。

回到四合院肯定是不行的,畢竟阿爾芭和林萱都在!

唯有這裡,是屬於劉小藝和劉浩哲兩個人的。他們兩個人的二人世界,誰都不會打擾!

一想到這,劉小藝一下子笑了,劉浩哲異常的甜蜜!

「發生什麼事了?」

床單上怎麼會有血?」

阿爾芭疑感的想著,劉小藝沒有開門,她也不好多說!

「劉還沒回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