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老婆,加班又不是你的意願,好好工作吧,晚上見!」

「嗯,晚上見……」

靳子塵的理解讓喬思語鬆了一口氣,她原本還想問問他和厲默川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可又覺得時候不對,便沒有再問。

掛上電話沒多久,顧希柔突然提着一盒外賣走了上來。

「吶,前台的小妹妹讓我交給你的,說是最愛你的人給你送的愛心午餐。」

最愛她的人!?喬思語的嘴角微微抽了抽,不過厲默川不是說午餐讓王秘書給她送過來嗎?

打開盒子一看,裏面裝的是一份披薩和一份豬頭的愛心便當!

旁邊的顧希柔一見,立刻尖叫了起來,「我靠,你男朋友對你可真好,這是赤果果的秀恩愛啊!」

喬思語微微皺了皺眉,厲默川這傢伙到底什麼意思啊!?

當王秘書提着午餐來到喬思語的辦公室時,喬思語才尷尬的發現自己想多了……

可既然這份豬頭的愛心午餐不是厲默川送的,那應該就是靳子塵叫人送來的,想到靳子塵不但沒生氣,還很貼心地給她送了午餐,喬思語擺好姿勢跟精緻的午餐一起自拍了一張,隨後發到了朋友圈裏,順便還配上了幾個字。

「你的關心,是我微笑的動力。」

不一會兒,有人點贊和評論了,喬思語點開一看,是靳子塵點了贊,還在下面評論了一句,「你的微笑,是我努力的動力!」

顧希柔在一旁看着喬思語,整個人都惡寒地抖了抖,「就一個午餐,至於這麼秀恩愛嗎?」

「至於!」

喬思語的weixin里沒有幾個人,她以前也從來沒發過朋友和照片,可自從跟靳子塵鬧過一次矛盾后,她在網上學到了一些維繫婚姻,維護夫妻關係的方法,跟朋友秀秀老公對老婆的好,老公的虛榮心會得到滿足,雖然有些肉麻,但有效果就行了……

沒過多久,喬席兒和何雨瞳都紛紛留了言。

何雨瞳:「卧槽,萬年潛水黨終於發朋友圈了,可喜可賀啊,必須慶祝一下!」

喬席兒:「姐姐姐夫好恩愛,祝你們幸福。」

還有幾個大學同學都紛紛留了言,猜測她是不是已經戀愛了……

喬思語一笑了之,沒有回複評論,只是心裏卻前所未有的滿足!

而此時的總裁辦公室里,厲默川皺着眉看着王國均手裏的午餐,冷聲道:「不是叫你給喬思語送午餐去了嗎?你怎麼又拿回來了?」

「我去的時候,喬秘書飯桌上已經有人給她送了愛心午餐了……」

說完,王國均果然看到厲默川的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

「誰送的?靳子塵?」

「看喬秘書的表情,應該……可能……大概就是靳子塵送的!」

「她什麼表情?」

聽着厲默川冷若冰霜的聲音,王國均脊背一涼,結巴了起來,「很開心很幸福,就像得到了全世界一樣的表情!」

。 源清素送母親回小豆島,本想在家待到十月,結果被綾子攆走了。

「又不是放假,莫名其妙地跑回家,島上的人還以為你在東京待不下去了,別讓我丟臉。」

「……那我走了。」

帶著不舍,源清素回到闊別二十天多天的東京,時間是九月二十七日,一個晴朗的周六。

就算是在東京,季節也已經進入秋季,二十二度的室外溫度,分外舒適。

「直接回去?」日漸淪為坐騎的源清素,問背上兩位巫女。

「繞去超市,白子讓我買菜,」頓了頓,神林御子的聲音裡帶上些許笑意,「她說要給我們做大餐。」

「又是我燒火?」

「誰讓你火氣旺。」姬宮十六夜當時沒計較,事後算賬了——對別的女人摸他很不爽。

「那個什麼水天宮的巫女,簡直是個痴女。」源清素隔著萬米高空,尋找著超市。

「什麼水天宮的巫女,是小水姐姐。」

「我只有小夜子姐姐,不知道什麼小水姐姐。」紅金色的西方惡龍,一頭紮下雲海,宛如潛入水底。

三人落在一條巷子里。

從巷子一出來,看見周六東京密集的人流,舉著廣告牌的女僕,騎著自行車瀟洒而過的學生,在花店前買花的情侶,心情明亮起來。

進了超市,源清素負責推車,兩位巫女挑選食材。

「有想吃的嗎?」神林御子頗有家庭主婦氣息,儘管語氣依然平淡,但溫柔極了。

「嗯——吃什麼好呢。」姬宮十六夜背著手,小臉沉吟著,可愛得無可救藥。

「神林小姐,神林小姐。」源清素髮現金礦似的低聲呼喚。

神林御子回過頭。

「你看。」源清素遞上一盒蔬菜。

「想吃番茄?」神林御子接過。

「看價格。」源清素提醒。

神林御子一看,298円一個的西紅柿,一個!且只有白子的拳頭那麼大一點。

「這不是要還貸款的你該碰的東西。」神林御子將番茄還給他,示意放回去。

「我覺得這世界真的瘋了,這麼小的一個番茄,居然敢賣298!」源清素難以置信。

「本來就不是給你這種人的。」

「那是給誰的?」

神林御子的目光,瞥向對著高級貨櫃沉思的姬宮十六夜。

「本來我也可以過上那種生活。」源清素咬牙切齒,將番茄放回去,拿了一大袋只需要98円的豆芽。

「你可以拿,就當獎勵你。」神林御子笑道。

「說到獎勵……」源清素笑著,眼神劃過她嬌嫩的嘴唇。

神林御子歪頭,疑惑地看著他。

「你……想耍賴?」源清素望著她。

「清少爺,過來。」姬宮十六夜視線依舊盯著貨架,招手讓他過去,看來已經想好要選什麼了。

源清素推著徹往那邊走,雙眸卻像是裝了人臉識別,死死盯著神林御子,充滿不甘、憤怒、難以置信、你給我等著。

神林御子輕輕揮手,笑著送他離開。

「你們兩個說什麼了?」姬宮十六夜沒有看源清素,比較著兩份價格貴得足以上新聞的松茸。

就這樣不經意的姿態,【京都之主】的壓迫感撲面而來,讓人擔心,會不會在下一刻,她就下令讓人把他拖出去斬了。

「看見一顆番茄,這麼大點兒,298。」

「還有呢。」

「你好有錢。」

「還有。」

「沒了。」

姬宮十六夜轉過臉來,臉上帶著一抹冷笑:「還有。」

「……在支笏湖的時候,她答應我,只要我能活下來,就允許我同時追求你們兩個人。」

「你倒是挺會趁火打劫。」

「小夜子姐姐,你也答應我了吧?」源清素湊近了,笑著問。

「想都別想。」姬宮十六夜將更貴那盒的松茸,拍在他額頭,扭身朝前面走去。

源清素看了眼松茸價格,一面跟上去,一面向她確認:「是你自己出錢吧?」

「瞧你這點出息,還想娶兩個?」

「我怎麼了?」源清素把松茸放進推車,走在她身邊,「我娶的老婆有錢,我生活簡樸,兩兩結合,才是長久之道——你不覺得我說的很有道理?」

「不覺得。」姬宮十六夜拿起一瓶醋。

「我也不覺得,這麼一來,我又覺得我們兩個很配。」

「不覺得。」姬宮十六夜放下普通的醋,換了一瓶檸檬醋。

她根本看不懂配料,只是看有檸檬,想著有水果,應該會好點。

她把醋遞給源清素,源清素想起一件事。

「醋要不要買?」他沒急著把醋放進推車,「你去問神林小姐,我剛和她說完五句話。」

姬宮十六夜有些匪夷所思地打量他。

「怎麼了?」源清素看了自己一眼。

「就一瓶醋,多買了會怎麼樣?」姬宮十六夜嫌棄道,「你不但要提升實力,還要培養氣質。」

「那你……」

源清素話還沒說完,姬宮十六夜就打斷了他。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她說,「不可能,就算這個世界毀滅,我成了母豬仔,真的和御子一起,跟你在一起了,也不可能幫你們還貸款,想都不要想。」

「一下子就猜中我想什麼,我們果然很配。」源清素笑嘻嘻地說。

姬宮十六夜嫵媚的眸子,帶著一點無奈、許多笑意地白了他一眼,隨後又很有情調地勾了他一眼。

神林御子買好了平價蔬菜,走過來。

兩位巫女圍繞著要不要檸檬醋討論了五句,甚至遠程詢問白子。

這樣平凡的時光,經過支笏湖事件之後,也變得珍貴。

源清素就像從冰冷的海水中爬出來,裹著毛毯,對著橘黃色的營火,喝熱乎乎的牛奶,要多愜意,就有多愜意。

乘坐計程車回到白山神社,走進大榕樹。

「御子大人!」白子從鳥居橫樑上跳下,撲進神林御子懷裡。

神林御子彎下腰,輕拍她小巧的後背,臉上露出溫柔的笑意。

源清素看了她們一會兒,視線又轉向通往山上神社的參道,芒草、蔦蘿等別緻又漂亮的秋草,正搖頭晃腦地歡迎他們。

白子從神林御子懷裡抬起頭,擦了擦眼淚,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源清素時,瞬間變得兇狠。

「都是你這個豬仔,為什麼沒保護好御子大人!」

「什麼?我沒保護她?你自己問問,是誰力挽狂瀾,是誰帶著她們飛出來的!」

「那是你這個豬仔應該做的!」

「神林小姐保護我才是應該做的!」

「你今晚別想吃飯!」

「吵架就吵架,為什麼不准我吃飯?!」

「讓御子大人冒死救你,我還准你進來,已經是看在御子大人的份上。」

「神林小姐,你不管管?我那麼辛苦,結果回來晚飯都沒得吃!」源清素只能找神林御子。

「白子是開玩笑的。」神林御子笑道。

「我才不是開玩笑。」白子抱著手臂,哼了一聲,轉過身去。

源清素看她一副心口不一的樣子,忍不住揉揉她的小腦袋。

「豬仔,你幹什麼!」白子捂著自己軍帽,臉色凶得像惡鬼。

「……沒忍住,你這傢伙太可愛了。」

「可愛?你居然敢說上級可愛?!」

「好了好了,」姬宮十六夜打了一哈欠,「趕緊回去,等我坐下來,隨便你們怎麼吵。」

白子哼了一聲,取下軍帽,正了正自己的丸子頭,又把軍帽扣上去,昂頭挺胸,朝山上走去。

源清素看見她的金髮,驀地想起在烈火中消失的金髮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