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們有沒有一起那個過?」

「什麼?」

「就是那個啊…..和小林學長….然後很多女孩子…..」

話題尺度過大,白悠悠腦海裡面浮現出一些不可描述的畫面,連忙搖了搖頭:「他….應該沒有,我被他禍害都是很後面的事情了,所以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沒有。」

女孩子談及這些話題的時候,往往其實比男孩子更容易超車,因為草莓開了一個頭的緣故,後面的話題因為某種神秘力量不予顯示。

反正聊完之後草莓和白悠悠的臉都紅的像是滴血一樣,格外美艷。

…..

另外一邊,林宇看著貼在自己身邊的林歆,無奈道:「你是不是想要站在我身上?」

「不好嗎?以前你也讓我粘在你身上的。」

「那時候你才多大一個小不點兒?」林宇無奈道,「你現在是大姑娘了,別這樣貼一個男人身上,不好。」

「只對你這樣,學校裡面的那些男生我都不理呢。」林歆嘟囔了一句,眼珠子轉了轉,擺了一個很撩人的姿態躺在沙發上。

林宇:???

這丫頭還賊心不死?

「你露春光了。」林宇提醒道。

「這又沒什麼,你是我哥,難道你還想德國骨科?」

林宇嫌棄道:「真是一個爛梗,我和你沒有任何血緣關係,雖然我叫你妹妹。」

「叫妹妹不就是哥哥妹妹的關係嗎?」林歆開始裝傻。

「我還叫林小萌妹妹了,所以我和林小萌也有血緣關係?」

林小萌的電子音響起:「林宇,你總算答應讓我叫你爸爸了嗎?」

「收起你這個糟糕的稱呼,林小萌我真的不是你爹。」林宇感覺自己有點被人工智慧調戲了。

林歆爬了過來,湊的很近:「哥哥,你…..喜歡在危險邊緣試探的漂亮妹妹嗎?」 「吱呀——」

一陣白光從門后射出,眾人紛紛抬手,擋住這刺眼白光。

下一刻,那推門的修士便捂著臉慘叫起來。

這慘叫聲相當凄慘,回聲在地下長廊蕩漾開來,乍一聽聞,還以為是哪個孤魂野鬼在嚎哭呢。

白光閃過一瞬,就收了回去,等白光退完,眾人才放下手。

那推門修士慘叫幾聲后就趴在地上沒了動靜。

與他同門的修士急忙上前查看,剛翻過他的身體,又被他的慘狀嚇得往後一倒,臉色煞白。

「死了……怎麼會死了!」

推門修士死狀極慘,眼球充血突出眼眶,兩行血跡從眼眶流出,他捂住臉的雙手同樣鮮紅。

柳岸青臉色一變,上前查探此人死因。

查探一番后,他失神道:「是神識突然遭受重創,而且……他的神魂也不見了!」

柳岸青心中翻騰,他想過這個後果,卻沒想過此人會是這個死因!

那不過是一道白光而已,居然頃刻間就能要了人命!

而且神魂具毀,根本避無可避!

柳岸青看向那被打開的一條細縫,神色晦暗不明。

有人沮喪問:「這可怎麼辦,難道眼睜睜要看着寶物從手中飛走嗎?!」

其餘人回答不了這個問題,都看向柳岸青。

莫小琪很生氣,這群人真是可恨!

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

只有有事解決不了時才會想起師兄來!

剛剛那人嚷嚷要先上,這群人中大部分都樂得看戲呢!

「怎麼辦?自己不會想嗎?難道還要我師兄把寶物送到你們手裏不成!」莫小琪冷笑不已,一群窩囊廢!

修士都是要臉的,可有些時候,他們的臉皮又比城牆還厚。

「元仙門是幾大門派之首,柳道友又是九葉真人座下大弟子,我們自然聽柳道友的。」

莫小琪氣得胸口起伏不定,眼神望着說話之人漸冷,正要開口,被柳岸青打住。

「現在說這些無益,我也擔不起如此大的責任,你們是去是留,自行決定吧。」

柳岸青起身,叫上元仙門所有弟子圍在一起商量對策。

剩下的人面面相覷,卻又不好真不要臉皮,死活非要跟上。

門口白光已經消失,且門被推開一條縫,那條縫就像長滿了手,正熱情揮着,勾引人過去。

可看着地上的屍體,這群人又猶豫不決。

若白光再出現,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就在眾人猶豫不定時,有人突然走到門前。

此人正是侯安榮!

侯安榮笑着對愕然看他的柳岸青道:「柳道友,我孤家寡人一個,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振興青雲門。如今這婧宸仙宮正是我苦尋多年的大機緣,你可別怪我先行一步搶在你前頭。」

他沉默一瞬,又憨厚笑道:「說到此,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要是我出了意外,還請柳道友能幫個忙,去青雲門告知我的死訊,讓他們各自散去,重新投個門派拜師。」

柳岸青聽出他有幾分託孤的意思,急忙道:「侯道友三思!」

侯安榮哪兒是搶機緣,分明就是去為元仙門探路去了!

他說的話半真半假,婧宸仙宮的確是他苦尋多年的機緣,卻絕不是向他所說的「搶奪」。

侯安榮朝他安心一笑,毅然推開黑色大門。

大門一點點打開,強光從裏面照出,眾人連忙捂臉,生怕慢一步落得個和之前那人一樣的下場。

柳岸青急行兩步,被莫小琪一把拉住蒙上眼睛。

空氣似乎都停滯下來,空曠的長廊里回蕩著一聲比一聲響的心跳。

「吱——」

大門開啟的聲音還在繼續,卻許久沒聽到慘叫聲傳來。

柳岸青拽下莫小琪的手,看到侯安榮呆呆傻傻站在大門口。

大門被敞開一道能容一人通過的縫隙,大量靈氣從縫隙中噴出,甚至還聞到一股奇花異草的香味。

侯安榮大叫一聲,興奮極了。

他轉頭對柳岸青道:「柳道友,快來!」

柳岸青已經大致猜到裏面的情況,急忙跑過去。

侯安榮先他一步跨入,二人一起消失在縫隙里。

莫小琪跺跺腳,趕緊跟上。

元仙門弟子對視一眼,也趕緊跟上去。

見他們都無事,彷彿看到什麼寶貝般急匆匆進入,剩下的人心如貓爪,再控制不住,一窩蜂往裏擠。

沒曾想只擠進去八人,剩下的都被一道勁風刮回去,大門砰一下關緊。

進來的人紛紛回頭看,也只看了一眼,就扭頭投入到眼前美景中。

門裏門外,就好像是兩個世界!

眼前靈植成片,奇花成堆,天元大陸遍尋不得的靈果靈草,在這裏就像野草一般,成堆成堆擠在一起,而他們腳下現在還踩着幾株四品靈草!

當即有人痛呼:「暴殄天物」

心疼之餘抬腳想解救足下靈草,左右看看,竟不知該站哪裏!

保持金雞獨立姿勢沒多久,又哭喪著臉放下,捶胸頓足道:「師父若是知道我踩了他心愛的靈草,也不知會不會把我扔進丹爐中練了!」

這不過是一句玩笑話,也沒人放在心上,很快他們的身心就被這些搖曳生姿的靈草靈果給吸引過去,開始緊鑼密鼓加入到收集靈草的行列中。

柳岸青未動,他總覺得眼前一切都不太真實。

莫小琪站在他身側,同樣沒動。

侯安榮埋頭苦幹之餘不忘抬頭興奮喊:「柳道友,還愣著幹什麼,一會兒那些五品、六品的靈草可要被人搶光了!」

柳岸青失神片刻,旋即笑了笑:「這麼多靈草,怎麼可能被搶光。」

侯安榮見他心中有主意,遂不再多問,哼著也不知從哪裏聽來的小曲兒幹得熱火朝天。

他只恨自己沒多帶幾個玉盒,否則不會像現在這般只敢挑好的!他恨不得將土都給全部鏟走!

可誰又能想到源火秘境中居然還會有成片的靈草生長!

要早知道,他鐵定掏空宗門家底,也要多買幾個儲物袋和玉盒。

挖著挖著,侯安榮眼前一晃,手下靈草不知怎的,突然就蔫巴了。

侯安榮後知後覺反應過來,周圍空氣似乎也變得很熱。 「額……」

睜開眼,一絲陽光直接射入他的眼睛內,不自覺的閉了閉眼,隨後這才完全的睜了開來。

「這一覺睡得真舒服!」葉辰伸了個懶腰,笑着說道。

赫然,這已經是在流光秘境內的第三天了!

突然,看到在一旁的金毛,卻見金毛就一直是睜着眼睛,葉辰立馬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面上不有露出一抹感動,伸手輕撫了下它,說道:「金毛謝了,我現在也醒了,你便好好休息吧!」

啾!

卻是一夜都沒睡的它,也是大為疲憊,在看到自家主人已經沒事了,也是精神鬆懈了下來,立馬眼睛一閉,頓時陷入了睡眠中。

看着金毛睡覺了,葉辰臉上笑了笑,隨即觀察起了自身的情況來了。

「唔~實力上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依舊是處在先天三層開竅境中期巔峰,體內的各大竅穴,臟器也都運轉正常,並無一點異常之處。」葉辰輕語道。

「不知我現在的軀體強度,是否有了增長呢?」葉辰呢喃道。

隨後立馬叫出了葉靈來,他詢問道:「小靈我現在這身軀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哥哥哦,你可知道之前與你融合在一起的黃金骨架的主人,那個龍勇是何存在嗎?」葉靈卻是不先回答,反而問葉辰。

「不知道,是什麼存在?」葉辰不解,但還是如實說道。

「那麼你可要仔細聽好了,這龍勇生前乃是一位王境強者!」

噝~葉辰震驚了!

王境啊,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即使如何的想像,依舊無法想出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距離葉辰而言,這真的太遠了!簡直是遙不可及!

相差整整四個大境界啊!

「王境大能?這怎麼可能呢?要是王境大能,又怎會來這麼一個小地方!」葉辰真的很難相信。

「這是系統給出的評價,此人生前確實擁有着王境的實力。」

一聽到這已經是經過系統的評定后,葉辰也只能相信了!

「所以說,你要知道這是王者之骨,那麼就完全能夠想像,哥哥你得到的是多大的造化啊!」葉靈感慨道。

「王者之骨么……」葉辰呢喃一句,驀地臉上浮現了笑意來。

「哥哥,你現在自己的身軀強度,比之以前絕對要強上五到十倍,當然這還是並未完全激活的王骨,若是真正將王骨激活,那麼……」

葉靈說到這兒便不再多言了。

聞言的葉辰忍不住開始嘗試了下,一拳猛的揮出。

轟!

音爆聲驟然響起,甚至葉辰還發現,在自己揮出這一拳時,前方的空間居然都產生了顫動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