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真說完,身形激射而出,沖着鯨威而去。同時招呼九兒,繼續發動攻擊。

「你找死!」

鯨威自步入戰王,加入海象城,什麼時候被人輕視過。眼睜睜看着徐真沖向自己,鯨威頭頂氣孔撲地一聲噴出一團寒氣。

「潮汐大道——大海道韻。」

「無盡深海。」

那團寒氣一出現,周圍的氣溫瞬間降至冰點,整個地牢凝結起一層冰霜,讓人感覺好像真的掉落進無盡深海之中,隨着下降,寒冷侵蝕周身。

不過。

「你這寒氣對我而言不起任何用,你以為我這天罡不涅是尋常神通?」

徐真說着,一頭撞進寒氣之中。

「哈哈哈!你該死啊!你竟然敢進入我的道韻寒氣之中,即便你是戰王,今日也難逃凍結」

「什麼!?」

鯨威的眼珠子都要驚出來,看着一口吸盡道韻寒氣的徐真,鯨威徹底感受到了恐懼。

。 「咦?怎麼回事,好像又好了。」趙正抬頭看着頭頂說道。

「嚇我一跳,我還以為又要掉線了。」關飛旭說道。

「看來沒事了。」崔麥香說道。

「搞什麼,嚇我一跳,那種斷線的感覺,讓人感到很不舒服。」徐寧說道。

「那都是那小子搞得,如果你們到時候不舒服,可以合夥揍那小子一頓。」劉天閣指了指場上的楊紫楓說道。

「敢?他只有我能收拾,其他人誰敢在我的眼皮子下動他,我就要誰的命。」展御說道。

「哼,你算個屁,在我眼裏,你就是個渣。」劉天閣不屑地說道。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試試?」展御揪著劉天閣的衣服說道。

「三秒鐘之內,給我鬆開,否則後果自負。」劉天閣瞪着展御說道。

「喂,你說完這句話用了四秒鐘。」徐寧看了看手錶說道。

「好了,你們兩個又來了,都給我安靜。」崔麥香站在劉天閣和展御中間說道。

於飛帶着球來到了三分線頂弧的位置,然後做出了一個單打的手勢。

「唉,這小子,就不能做一次出乎我們意料的事情嗎?」花林間無奈的笑了笑說道。

「我就知道他會這麼做。」楊雨佳也無奈地說道。

「沒有那個實力,非要挑戰,這不是給姓楊的那個傢伙提供數據么?」劉天閣說道。

「這小子的速度特別快,不知道這個大個子能不能追上這小子?」場邊的宮城良田說道。

「剛才他跑動的速度非常的快,中國隊的這個小個子不見的能在這個叫做楊紫楓的身上佔到便宜。」彩子說道。

「是嗎?但是我總感覺小個子雖然身高不行,但是可以靠速度和靈活度來彌補。」宮城良田說道。

就在這時,只見場上的於飛這個時候帶着球突然一個向右側的加速,想從右側過掉楊紫楓。

楊紫楓看出了他的意圖,快速向右側移動,然而這個時候,就見於飛突然將球在胯下來回的過了兩下,然後直接從楊紫楓的右側打算突過去。

然而這個時候,就見楊紫楓突然伸出自己的長臂,一把將球給切了下來。

「什麼!」於飛這個時候驚訝地喊了一聲。

「我就知道……」劉天閣不滿地說道。

這時,就見楊紫楓猛地撲了出去,一把抓到了被他切下來的球,但是他的整個身體這個時候坐到了地板上。

「草!摳鼻兄,你還我球來!」於飛直接沖楊紫楓撲了過去,他的整個身體,直接砸在了楊紫楓的身上。

但是裁判並沒有吹犯規。

「可惡啊,摳鼻兄,把球給我!」於飛趴在楊紫楓身上,楊紫楓盡量將球舉到於飛夠不到的地方。

周圍的人都看愣了。

「搞什麼啊……」

「我靠,滾地搶球!」

「幹什麼呢!」

……

周圍的人全都愣了,誰也不知道為什麼,按理說這個時候裁判至少應該吹個爭球才是,為什麼卻一聲哨響也沒有。

「我知道你們心裏都在想什麼,這個問題或許我能給你們解答。」劉天閣說道。

這個時候,就聽場上的赤木剛憲大聲喊道:「都愣著幹什麼,快去接應啊!」

三井壽和流川楓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急忙上去搶球。

楊紫楓單手將球向左邊一甩,球給到了流川楓的手裏,流川楓帶着球飛快的來到了中國隊的半場。

就在流川楓帶着球來到了三分線右側四十五度的時候,花林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可惡啊,這些人怎麼會這麼快!」流川楓驚訝地說道。

「你剛才說你能解釋?怎麼解釋?」徐寧這個時候問劉天閣。

「是啊,我剛才看到那個裁判似乎很猶豫,但是就是不吹,不知道為什麼?」關飛旭也說道。

「喂,你們難道就不知道動一下腦子嗎?」劉天閣說道。

「你愛說就說,不說就不說,我看你也不知道吧,裝什麼裝?」展御不屑地說道。

「扯淡,你以為我會像你們這些凡夫俗子一樣嗎,一群智障。」劉挺不屑地說道。

「卧槽,囂張啊,真是太囂張了,你大爺的,為什麼這個毛病就是不改呢?」

「我就知道,不該問題。」

「這貨裝逼天下無敵,尼瑪,他肯定也不知道!」

「你愛說就說,不說滾蛋!」

……

中國隊的其他隊員全都不滿地說道。

「哼,那為什麼我就可以看出來,而你們看不出來?」劉天閣冷笑道。

「這……」這下誰也沒話說了。

「我到要看看,你怎麼解釋這個問題?」展御不屑地說道。

「很簡單,我們所在的世界,算是個程序和數據的世界,那個小子雖然去了那邊,但是智能機器的判斷他還是我們的人,也就是說,剛才是我們隊伍里的兩個人發生了身體上激烈的碰撞,你覺得那個程序和數據組成的裁判會吹?」劉挺說道。

「卧槽,這麼一說,還真有點道理。」關飛旭說道。

「不得不承認,這個小子確實有點頭腦,但是真是不想讓他在我面前裝逼。」徐寧低聲說道。

流川楓嘗試想要突破花林間,但是做了幾個動作,都沒有能成功甩開花林間。

「嘿嘿,流川弟弟,想要打敗姐姐我,還得再練幾年才行啊。」花林間這時候撫摸了一下流川楓的臉說道。

「我靠,你這個噁心的傢伙!」流川楓此時氣的眼裏都要冒火了。

「嘟!」這時裁判吹響了花林間犯規的哨聲。

「2號犯規,湘北高中一罰一擲!」裁判伸出手大聲喊道。

「納尼!」所有人都大聲喊道。

「我哪裏有犯規?」花林間走到裁判面前說道。

「你侵犯了對方球員的頭部,下次請注意。」裁判嚴肅地說道。

「我只不過是摸了一下他的臉,用不着這樣吧!」花林間說道。

「下次注意,不要再這麼做。」裁判瞪着花林間說道。

「真不知道他腦子裏裝的是什麼……」徐寧用一種無奈的語氣說道。

「唉,丟人,我估計流川楓現在心裏又該有些許的崩潰了。」於飛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

「彩子,請給我一塊毛巾!」流川楓這個時候走到場邊說道。

「啊?要毛巾做什麼?」彩子奇怪的把毛巾遞到了流川楓的手裏。

「卧槽!」流川楓用力把剛才花林間摸自己的地方擦了一百多遍,要不是彩子攔著,都要擦出火花了。

「流川楓,好了沒有,該執行罰球了!」赤木剛憲這個時候大聲喊道。

流川楓拽了拽自己胳膊上的護臂,然後走到了罰球線上。

「流川楓!我愛你!流川楓!我愛你!」

流川楓的啦啦隊依舊在看台上不停地喊著。

「唰!」

流川楓輕鬆地把兩球全部罰進。

38:70,分差來到了32分,湘北隊球權,繼續發球。

「流川楓真的是太穩了,好帥啊!」赤木晴子犯花痴地說道。

「現在還差三十多分呢,不知道怎麼才能追的上啊。」水戶洋平說道。

「可惡啊,為什麼要讓流川楓罰球,老子現在也投籃了,罰球難不倒我,大猩猩真是有偏有向。」櫻木花道不滿地說道。

「櫻木,你在那裏發什麼牢騷,快去發球!」赤木剛憲厲聲喊道。

比賽繼續進行,櫻木花道站在場邊發球,楊紫楓跑過去伸手要球,但是櫻木花道並沒有給他,同樣,他也想把球給流川楓,就在這時,防守流川楓的花林間突然去防守三井壽,花林間和張之心一起,包夾三井壽,讓櫻木花道除了流川楓和楊紫楓,沒有其他的傳球人選。

「喂,櫻木,快五秒了,趕緊把球傳出去啊!」赤木晴子喊道。

「可惡啊,真是不想傳給流川楓那個傢伙!」櫻木花道心裏不滿地說道。

「白痴,還不傳球!」流川楓大聲喊道。

「櫻木,快傳出去啊!」彩子也着急地喊道。

「喂,櫻木,快給我,給我比給流川楓好。」楊紫楓跑過來喊道。

情急之下,櫻木花道果斷選擇了楊紫楓。

但是這個時候,於飛似乎也想到了櫻木花道會選擇楊紫楓,一把撲上去,直接撲到了櫻木花道扔過來的球。

「不好!你這個笨蛋!」赤木剛憲大聲對櫻木花道喊道。

「真是白痴!」流川楓也不滿地說道。

「真是的,這個時候還計較個人恩怨!」彩子也捂著腦袋說道。

「為什麼不給流川楓呢?」赤木晴子不理解地說道。

「哈哈哈哈……看到我的實力沒有,摳鼻兄,今天,我就要向所有人證明,老子比你強!」於飛心裏得意地說道。

然而他剛說運球向前飛奔的時候,就聽楊紫楓說道:「拿過來吧!」然後一把從於飛的手裏把球拿到了自己的手裏,裁判沒有響哨。

「天哪,好快的手!」彩子驚訝地說道。

「不是吧,這樣都能搶過來!」赤木晴子大喊一聲。

「卧槽,摳鼻兄,你這個卑鄙的傢伙,竟然趁我不備斷我的球,狡猾、奸詐、無恥、卑鄙!」於飛不停地罵道。

「這小子真他媽丟人。」劉天閣不滿地說道,「面對着姓楊的,怎麼能這麼大意!」

「奶奶的,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摳鼻兄,你還我球來!」於飛大聲喊道。

「小子,來試試,看看能不能搶到我手裏的球,來,來!」楊紫楓把球放到於飛面前說道。

「媽的!」於飛上去抄了一把,直接被楊紫楓躲開了。

「可惡啊!」於飛上去掏了十把,全都被楊紫楓躲開了。

「混賬,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於飛大聲喊道,「摳鼻兄,你竟敢耍我!」

「額,再這樣下去,我感覺小飛這小子很有可能被楊紫楓給玩弄崩潰了。」趙正笑着說道。

「搞什麼啊……」一旁的三井壽看着楊紫楓的行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