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文驚詫,「你們這些天驕也殺?」

王真真也有些不敢相信,但依然還是點頭,「沒錯,我也不例外。

情報來自幻神宗一個金丹長老,那是我們王家的人。」

「幻神宗瘋了吧。」程文也有些慌了,「早知道這樣,就該把所有東西全拿了。」

心中想着,面上沒有什麼表情,「那你有什麼打算?」

王真真搖頭,「最好的辦法當然是離開,但我們出不去,這個草原空間無邊無際,根本就沒有出口。」

「我有個辦法,不知道行不行?」

「你有什麼辦法?」

王真真有些不信,她那麼聰明都沒有辦法,你一個散修,憑什麼就有辦法。

程文不理她,淡淡說道:

「這樣的秘境空間,邊緣都有陣法將人傳回腹地,所以人走不出去。

但是如果攻擊呢?」

「攻擊?」

程文點頭,「沒錯,集結所有人,攻擊於一點。」

他看向王真真,「一旦攻擊超過了轉移的上限,能不能短暫的破開一個缺口?」

「有……有可能吧。」王真真有些不確定。

。。 金鈺點了一下頭,說道:「前幾年我參加過一個聯合國組織的偵破一個世界範圍的販賣人口的案子,那時候的這個案件就是跟埃蒙食品相關的。」

販賣人口?怎麼會和食品公司有什麼關係的呢?

這是是不是也太扯淡的了?

金鈺偵探當然也都看出了大家的疑惑了,趕忙說道:「是這麼回事的,這個埃蒙食品,表面上只是一個糧油食品公司,看起來像是做什麼正經糧油生意的一樣,可是他們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強悍的黑社會組織,而這個組織的根源可以追究到二戰時期,那個時候這個組織叫愛殤之花,在前幾年的時候,這個組織在世界範圍之內大概也有數十玩命的成員,而且這些人大多都是亡命天涯,窮凶極惡之人。他們之前就是想要通過壟斷大部分的糧油生意來做掠奪財富。」

聽金鈺這麼一說了,大家的臉上都露出了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的表情。

直播間里的網友們聽着也是津津入味的,但是也有些憤憤不平。

「原來這個埃蒙食品是一個裹着人皮的禽獸而已啊。」

「如果真的可以在某個地方,壟斷民生最需要的糧油,那確實可以掠奪很大的財富,但是他們居然還販賣人口,人心不足蛇吞象。」

「但是世界上的好多地方也確實存在糧食不足的情況,需要大量進口的,沒辦法。」

「莫非太太的先生就是因為通過這個埃蒙食品才能積累的如此巨大的財富的?」

「可是這個埃蒙食品一聽就知道肯定不是個什麼好東西,還販賣人口,徹頭徹尾的禽獸,這和太太的先生現在做的這些事情完全就是一點都不相符啊,畢竟太太的先生捐贈的那些學校和醫院,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話也不能說的太絕,我要是真的和太太的先生沒有關係的話,那麼這些東西又為什麼會出現在太太家呢,難道太太的先生說的獅子的手段,兔子的心腸,意思是他們還幫助過不少人?」

「我靠,要是這麼說的話,好像也不是不行啊。」

…………

此時,秋瑾的眉頭不由得緊皺了起來,心裏也有了一些不太好的預感。

她可以接受自己的老公是個很普通的平凡人,但是如果自己的老公是一個做過泯滅人性,道德淪陷的惡人的話,肯定就是不行的。

但是在她的三觀認知裏面,一個人做了一個壞事,並不代表他做了一個好事,就可以互不虧欠的了,好就是好,壞就是壞。

此時,金鈺偵探卻非常肯定地說道:「大家可以放心,太太的先生絕對和這個埃蒙食品沒有任何關係。」

這句話,一下子讓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金鈺的身上,等著聽他怎麼說,而秋瑾的眼裏也是一亮,心裏的大石頭也有點慢慢的放下去了。

金鈺接着說道:「我會說太太的先生和這個埃蒙食品沒有任何關係是因為這個組織早就在前幾年的時候就被人殺的片甲不留了,特別是他們的組織的高層那些,一個個的都死的特別慘,在驗明正身以後就全部被灰飛煙滅了。」

大家這才明白。

憑藉太太的先生現在展現的這個實力,要是對方和這個埃蒙食品是有什麼關係的話,肯定也是埃蒙食品的掌控人,或者是非常重要的高層人物。

而現在,埃蒙食品在前幾年的時候就已經被覆滅了。

埃蒙食品的高層都全部灰飛煙滅了。

所以,太太的先生肯定是和埃蒙食品沒有任何關係的。

金鈺接着說道:「這個埃蒙食品的掌控人是安東尼,大概上世紀七零年代的時候,安東尼從他的父親手裏接手了埃蒙食品,並且把整個組織帶向了巔峰。」

「這個埃蒙食品平時從事的都是農副產品的生產和銷售生意,說是農副產品和農業生產,可是他們確是無惡不作,在二戰結束了以後,這個組織一直不停地從世界各地抓來一些難民和貧困百姓來作為奴隸。

逼迫他們日夜不停地進行勞動和生產,如果生病了,或者實在太年邁了,或者因為什麼失去勞動能力了,就會把他們直接埋了,充當肥料。

即使到了兩千年以後,他們也依舊是肆無忌憚的如此,在一些戰亂的地區,出現了難民以後,一些年輕的女性就會被他們抓走,成為一些黑色產業鏈的奴隸,而年老的女人和成年壯年的男子就會被當做勞動的奴隸,這就是埃蒙食品他們做的事,而且他們做了這些事情持續了很久。」

…………

聽完了這些話以後,很多人的臉色都不由得大變。

而直播間里的網友們也都是感慨良多。

「原來世界和我們生活的世界完全是不一樣啊。」

「世界很大,但是華夏是我們家,家裏最安全。」

「我們不是生活在一個和平的世界,只是生在一個和平的國家,永遠無法想像國家在背後為保護我們付出了多少。」

「萬家燈火,總有人為我們守護,這些事情之前的體會還不太深刻,現在聽金鈺偵探這麼一碩,真的很慶幸自己是出生在華夏,有強大的祖國保護。」

「知道了太太的先生和埃蒙食品是沒有關係的,我就放心了,因為那些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個個吃人的禽獸。」

…………

見金鈺這麼肯定地說了,秋瑾也不擔心了。

葉浮生不管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或者是一個億萬富翁,還是一個站着在世界巔峰上的大佬,什麼帝王龍脈的,她都可以接受。

可如果對方是為了利益,不擇手段,是一個吃人的禽獸的話,她是無論如何無法接受的。

這時候,主持人又問道:「金偵探,後面聯合國到底是怎麼把這個可怕惡毒的埃蒙食品給剷除了的?」

金鈺搖搖頭,臉上露出一個十分無奈的笑容,說道:「不是聯合國,聯合國也拿埃蒙食品沒辦法,我們哪次參與行動是因為有不少外出旅遊的人都無緣無故的消失了,於是聯合國在抽調五大國的刑警偵探精英們對這個案子進行調查。

儘管都已經鎖定好了埃蒙食品了,可是埃蒙食品的滲透力實在是太大了,甚至是自由國之內,都有他們的勢力,甚至是到了後面,那些帶頭調查埃蒙食品的聯合國高層的一家人,都被發現慘死在家中。」「會長………」

徐晨轉頭看向一旁的御聖院杏,開口叫道。

什麼都不用說,御聖院杏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你等一下,我出去給家裏打個電話。」

「那就麻煩你了,會長。」徐晨點頭道謝。

「你跟我客氣什麼啊。」

御聖院杏大氣的說了一聲,然後就對着薙切仙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二百六十八章答應進入遠月 如同楊東籬的情況一樣,在中州戰隊的內部人員之中,針對著上一次任務中所暴露出來的問題,開始細細進行思索和總結人物還有不少。

他們都抱著一個樸素的想法,一定要讓站隊變強、變得更好了起來。

在某市的工地上,坐在了開著空調的簡易房中。

黃逸之、也就是翻譯官那貨,表面上正看著電腦上的一份造價單,陷入了沉思之中,好像正在認真的工作一般。

以那一個眉頭緊鎖、似乎沉迷於工作無法自怕的表情,老闆看到了之後還不得給他加加工資。

實際上,這貨其實正在摸魚之中。

首先,在他的辦公桌正中間的抽屜中,在一個藍皮的文件夾之中,夾著的就是那一本他抽到的《初級步槍使用精通》。

抽到了這樣一種只要使用了之後,立刻能成為步槍神槍手一樣的道具,黃逸之當然是相當感到高興。

但是到了現在也沒有使用,那是黃逸之還有著自己的考慮在裡面。

那是因為對比起能成為一個使用步槍的神槍手,他更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國術高手,能靠著強悍的體魄和國術,這一些東西在任務世界的戰鬥中大殺四方。

話說!這樣一個夢想,他可是惦記著有些年了。

以前想想也就算了,但是自從遇上了系統之後,他終於是看到了希望。

不同於胡彪他們當初在翻看著系統商城的時候,所有的注意力在本能之間,要麼就是被那些黑科技一般的殲星艦,又或者是高達所吸引。

幻想著自己開上這玩意后,那還不是小母牛倒立、牛B衝天了。

要麼就是被各種西幻里一般的血族、狼人等血脈,誘惑的吸引住了自己的眼球。

唯有翻譯官這貨,第一時間就被其中的一本綠色道具,也就是《初級煉體術》給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不同於其他的血脈,是直接了當的加強身體素質。

這種《初級煉體術》,是經過了自身的修鍊一點點的提升自己的身體素質,最重要的是增強對自身身體的控制能力,以達到爆發自己本身潛力來。

對比起來,這種後天修鍊的提升方式,似乎有著一點效果太慢,有點得不償失的味道。

但是在看到了這玩意之後,翻譯官本能的就認為著,這玩意絕對是被大家錯過的一個寶藏,一個更強的變強手段。

可惜的是,他這一次的運氣原本還不錯,不但是分到一個青銅寶箱,在僅有的4個黃金寶箱之中,都抓鬮抽到了那麼一個。

結果了,青銅寶箱里抽出了一把TT-33手槍,也就是我國大名鼎鼎五四手槍在毛子家的原型槍。

在稀有的黃金寶箱之中,開出了那一本《初級步槍使用精通》。

按說兩個箱子都出東西了,雖然沒有太好的東西,這樣一個結果也不算是太差。

可誰叫偏偏沒有翻譯官,當前那是最想要的《初級煉體術》了!這玩意真要用採用系統點數兌換,就是打了8折之後,都要1.2萬的點數了。

這麼一個高昂的價格,胡彪肯給他換上一本才是怪事。

然後問題就來了,翻譯官他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弄到一本這玩意?

問題是靠著抽獎的幾率太小了一點,沒看到飛隼、刀客、倉管等幾個據說經歷了4個任務的老鳥,到到現在都沒有混到一個血脈么。

所以翻譯官在一番的取捨了之後,心中暗暗的做出了一個決定:

打算這玩意先不使用了,之後用這一本技能書,去與站隊中已經有了血脈,但是沒有這玩意的成員,去達成一些PY交易。

其次,算是打定了一個主意之後的翻譯官,開始思考著在上一次參與的任務中,戰隊所暴露出來的問題。

有關於這麼一點,不是什麼戰鬥專家的他倒是沒想到。

但是怎麼說,也看過好些次《第一點血》的翻譯官,無可避免的想到了戰場創傷後遺症的問題。

貌似胡彪這個指揮官,根本就是沒有意識到這麼一點,沒有任何的後續安排。

接著,他又想到了一點:若是中州戰隊的隊員,一直在這樣的系統任務中混跡了下去,會不會產生一些玩家心態的問題。

像是遊戲玩家一樣,為了完成任務不惜一切的代價。

畢竟不可能所有的任務,都是在華國的區域之中進行,若是像這一次的楓葉戰隊一樣,去其他的區域和郭嘉作戰。

那麼這些人會不會因為想著死了之後,反正只要完成任務就能復活,而且又不是在自家的地盤上,少了很多顧忌的原因,會不會弄出一些瘋狂的舉動出來。

比如說,瘋狂的進行下毒、生化攻擊、人工製造一些瘟疫等。

還別說!其他人翻譯官還不是如何的擔心,但是他怎麼、看怎麼覺得,被號稱著死人臉的罪者,那貨很危險。

為此,翻譯官決定在一個禮拜之後,去那什麼末日世界那裡,在戰隊開的民主生活會之中,委婉一點將以上的問題給提出來。

******

同樣在北美地區中,在著名紅脖子的大本營德州地區。

有點沒睡醒一般的大洋馬白象,剛剛將那一挺M2勃朗寧重機槍給假洋鬼子傑森,就此的寄送了出去。

在這麼的一個過程中,她依然是選擇隱瞞了自己的身份。

並沒有主動將自己的身份,就此的告訴給了傑森。

所以她沒有選擇與傑森直接面對面的交易,哪怕傑森都說了,可以直接的上門提貨,省下一些費用。

依然是選擇了郵寄的方式,將槍械直接的寄送了過去。

因為在萬惡的資本主義社會,這地方像是M2這種武器,都是能直接郵寄過去的;了不起到了地方之後,收貨人需要去FFT自提。

只要能提供相關的槍證,並支付一部分的稅收就可以直接提走。

感覺上,就和早些年我國去郵局,領上一個郵政包裹一樣的簡單和隨意。

這麼做的一個目的,倒不是為了出售M2重機槍的那將近10萬美刀,這悍妞有著一點不錯的家底,倒真不在意這麼9.5萬美刀。

主要的原因,還是她常年傭兵生涯中,養成的一些本能上謹慎習慣而已。